<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蒼莽人生 >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講究人!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講究人!

        現實的情況跟宮意預料的差不多,在徐琳琳回來的時候,大家雖然沒有說是一擁而上,但是恭喜的聲音可以說是絡繹不絕!甚至有人還背后偷偷的去調查了一番!

        拍攝結束了之后,大家都保持了相當的好奇心,究竟是誰有這么大的能耐呀!一句話!就多出來一個小時的時間,實在是有那么一些夸張了!就算是在國內,貌似也沒有太多人能夠做到這一點吧!更何況這個還是在美國?還是在哈佛總院這邊了!

        但是有關丁羽的資料略顯平淡無奇,至少履歷上面太過于的普通!普通的讓人覺得這個家伙就是一個醫生而已,并沒有什么了不起的!

        可出身于流光十色娛樂圈里面的人,對此還真的就有著不同的解讀,越是這樣平淡的履歷,就越是表示,這個背后有著異樣的故事,而這樣的故事是不流露于表面之上的!背后有著層層的帷幕遮擋,甚至于連影子都找尋不到!

        當然劇組里面也有著其他心思的人,但是想要接觸的時候才發現,這里面困難重重,為什么?因為醫生并不是說你想要見就可以去見的,怎么可能的事情?還有一點所謂的預約呢?就更是不用想了!人家根本就不接受所謂的預約模式!

        至于其他的接觸,就更是不用想了!你以為安保吃白飯的?

        該想的方式都想過了!但是能夠怎么樣?再者這里畢竟是美國,而不是中國。

        所以大家也是把目標放置到了徐琳琳的身上面,為什么沒有放置到宮意的身上面,宮意的見識太廣了!對于內部的小九九太過于的清楚,想要瞞得過他的眼睛,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琳琳,你喝酒了?”

        “小叔說我和宮總兩個人遠道而來,也算是給我們接風洗塵了!”徐琳琳的臉上面有一絲紅暈,雖然沒有到大醉的那個地步,但是酒氣多少還是能夠聞到一些的!“龔助理,這邊的工作沒有耽誤吧!”

        “沒有,夜景的拍攝沒有太多的需要,不過導演先前的時候跟我提及了兩句劇本的事情,說等你回來的時候再說!”助理也是很小心的應對著!

        龔助理并不是徐琳琳的貼身助理,而是劇組方面的,但是先前導演給了自己些許的暗示,讓自己多照顧一下,所謂的多照顧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這里面跟宮總應該有些許的關系,但是為什么先前的時候沒有?這個不能夠讓自己一點遐想都沒有!

        誰都不是什么蠢蛋,有些事情不明說,是因為沒有太多的必要罷了!

        還有一個問題!徐琳琳是宮總的人!這一點大家都是知曉的,但是一直以來,徐琳琳雖然上過不少的戲,但貌似沒有什么挑大梁的時候,是真的挑不起來這個大梁嗎?好像并不是這樣的吧!這里面肯定是有著其他方面深層次的原因所在!

        “宮總!回來的這么早?”

        導演也是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宮意手里面的兩瓶酒,心下也是有那么一些駭然,自己對此倒是有些許的小愛好,平常的時候也是收藏一些!不過相對而言,自己的酒水呢?可能就是夏利,而面前宮總手里面的酒水應該相當于奧迪!而且還是頂配的那一種!

        “有興趣?”宮意也是笑著的把酒水給放置到了一邊的位置,擺放好了之后才嘆了一口氣!“你老哥就不用想了!這個是人家送給琳琳這個侄女的,我也就是跟著沾光,這個東西我可以收下來,但是讓我去送人?我覺得我的腦袋還是留在腦袋上面比較的好!”

        “好東西!但是這么的放置很是不妥!”

        “我已經委托了他們,今天晚上就給送走!”宮意把自己的外套很是隨意的扔到了沙發上面,“回去之后,去我那里,我還留著幾瓶其他的好酒,雖然不能夠跟這個相提并論,但也是我個人的珍藏,你可得給我捧場!”

        “宮總,你到時候別往外攆人就行!這個事情倒是不著急,但是琳琳那邊?”

        宮意坐了下來,搖搖頭,“我的大導演呀!琳琳這個孩子呢?不需要特別的照顧,甚至平時的時候嚴格的要求,其他人無所謂的事情,但是有關她的問題,但凡一絲一毫不合格的地方,不需要給面子!”

        “不給面子?”導演感覺有點傻眼!這是一個什么情況?談崩了?不可能的事情,如果談崩了,回來的時候絕對不會是這樣的表情和態度,更何況還帶了禮物回來!

        “對,不給面子!今天當著大少的面,也是說了兩句,琳琳說了,她要當一個演員,而不是一個明星,大少也是同意的,既然她愿意這么的走下去,那么就讓她試一試!”

        “宮總,演員是不是有那么一些不太妥當?”

        這個行當里面的演員真的是太少,而所謂的明星實在是有那么一些多,畢竟當明星呀!曝光率高,錢來的也快!到時候一嫁人,小日子要多瀟灑有多瀟灑!何樂而不為?而所謂的演員,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人跟人是不一樣的!琳琳的選擇未必就是錯的!而且人與人之間的境遇也是不一樣的!”宮總提點了一句,“我也不瞞著你說,剛剛去的時候,我們還見到了布魯諾!”

        “布魯諾?”導演愣了一下,“就是那個布魯諾?”

        看著舌頭已經開始有那么一些打折的導演,宮意點點頭,“對!就是那個布魯諾,我當時也沒有比你老兄好到那里去!磕磕巴巴,過后想起來,還真的就不是一般的丟人現眼!現在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了吧!”

        “我了個大槽!”導演很是突兀的就爆了粗口!“有了這位,日后在國際上面,還不...?”

        “布魯諾說琳琳呀!現在還真的就不太適合走秀場!太差了!沒有那個根基,雖然有那么一些難聽,但也就是實話實說!有的時候咱們都有那么一些看不過眼,人家是什么,行業的頂級大拿,可以說是一眼就給看了一個通透!”

        “宮總,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說有了這么一條大粗腿,這個日后的路途可以說要多寬廣有多寬廣!那個可是布魯諾呀!”導演也是表現的很是急切!

        “所以人跟人之間的機遇也是不一樣的!你呀!現在還有這樣的機會,雖然現在這條腿還是有那么一些瘦,但將來的時候絕對是一條大粗腿,我呢?當年是錯打錯著,雖然犯下來相當的過錯,但總歸還是上了這條船的!”

        “得!宮總,我明白了!”導演也是表現的很是通透!

        “回去的時候我請你去一個地方吃飯!一個不大的小館子!”

        “宮總,有什么講究?”導演也是一個捧哏的好手!

        “要說講究嗎?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講究,四九城能夠去那里吃飯的人多如牛毛,但是知曉那個小館子底細的人絕對是少之又少,就是一個蒼蠅館子,定價也是相當的底,來去的人基本上都是市井中人,但是這么的說吧!頂級的這些公子哥,基本上都去過!”

        “宮總,會館我去過不少,但是這樣的小館子我去過的真不多!”

        “那個小館子呢?店面不大,但是規矩還是相當的多,最為頂級的客人,是不收錢的,其實我也是道聽途說,具體的事情我也不是那么的清楚!但是這一次我也算是有了相當的機會,成不成的不知道,反正算你一個了!”

        “宮總,我要準備點什么不?總不能夠空手而去吧!天地之下沒有這樣的道理!”

        “你要是拿點所謂的食材去,還可以理解,但如果說你當著什么煙酒糖茶,干嘛?算是去砸場子嗎?至少在四九城,我還真的就沒有聽說過,誰敢這么的去干,人家開那個小館子,開的就是一份情懷,跟其他的沒有關系,人家又不差你的那點錢!”

        “不懂!”導演不住的搖頭,“感覺有點小夸張!”

        “咱們呀!都是錢的奴隸,你呢?可能還好一點,但是我需要承認一點,我就是錢的奴隸,絕大多數的時候都是被錢所左右,你是大導演,可能還有些許的夢想,但是我呢?還真的就沒有這個方面的抱負!這個就是人與人之間的差距了!”

        “狗屁的夢想!”導演自嘲的笑了一句!

        “行了!到時候低調一點沒有任何的壞處,最近去那里的人稍微有點多!”

        具體的原因是什么,宮意還真的就知曉一些,但是這個事情就不足為外人說了!沒有那個必要!更何況自己也沒有這個方面的打算,為什么?孩子他媽現在在那里,都還不知道在那個丈母娘的肚子里面呢!

        至于徐琳琳,自己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興趣!清純歸清純,但并不是自己喜歡的那個類型,至少自己感覺有那么一些不太對眼,合作沒有問題,但是生活在一起,絕對的不合適,不管是徐琳琳,還是自己,都感覺相當的不自在!

        丁羽跟布魯諾見了一面,談了兩句有關艾瑪的事情,隨即也是帶著孩子回家了!三個孩子并沒有任何勞累的感覺!不知道是因為營養太好了!還是說他們的精力實在是有那么一些太充沛了!根本就是一時都不得消停的那一種!

        “這一次怎么沒讓小四眼跟著?”

        “家里面的師傅說,大熊他們不能夠總是這么的養著,需要適當的保持野性,如果就這么的養著,整個就廢了!”小家伙也是晃悠著自己的小腿!“還有就是需要給他找適當的犬種,這一點比較的麻煩!”

        丁羽就是學醫的!對此還真的就是有著相當的了解,“小四眼有那么的名貴嗎?還一定要保持他的血脈傳統!有夠夸張的!”

        “爸爸!”小丫頭也是不甘示弱,“你就是醫生,怎么能夠連這些簡單的道理都不懂呢?我們可是請了相當的專家,對此有著一定的研究,只不過這個研究的過程稍微的有點長而已!”最后的話基本上是細不可聞的那一種!

        一直等電話響起來的時候,爭辯才算是消停了下來,丁羽揉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看著手機上面的來電,“三哥,國內現在應該是早上吧!你老哥起來的這么早?不多見呀!”

        “這還早呀!我也是擔心有那么一些找不到你,所以打一個電話試一試?沒有想到運氣倒是不錯,怎么樣?不忙吧!”

        “別提了!孩子們剛剛回來,三哥您要是不打電話過來,好家伙,我感覺車廂都要爆裂開來,也不知道他們為什么這么的活潑!難道我小的時候也是這樣嗎?沒有印象呀!”

        “哈哈!”王建國也是樂了起來,“找你有點事情,可能會有些許的麻煩!”

        “什么事情,三哥你還這么的謙虛!”

        “有關孩子的事情!”王建國也是勉為其難的說到!

        “孩子!”丁羽愣了一下,隨即也是想到了什么,“不對呀!三哥!就我知曉的情況,你兒子是在名單之上的!他的審閱報告我也看過了!畢竟不是什么外人,在獨立性和記憶力方面,表現的尤為突出,是屬于重點培養的對象,難道出事了!沒聽說呀?”

        “還有這么一說?”王建國還真的就是喜出望外的感覺!

        “對呀!不過這個事情是不對外公開的,小家伙的年紀不大,但是表現的很是突出,有關的情況我這邊都看過了!沒有任何的問題呀!再者說了!就沖著三哥你,也沒有任何的問題!”

        “哈哈,沒有想到小兔崽子還挺爭臉的,不過這個事情跟我和朱英兩個人的關系可能并不是那么的大,主要是我們家老爺子給培養的,老爺子的出身你也知道,他說我就是半個廢物,孩子真的要是給我了!到時候就是廢物養廢物!”

        “哈哈!老爺子還真的有精力!”丁羽跟王建國的關系可以說是非常的好!相交于浮萍,當時的時候這位王三哥可以說是給自己幫了很多的忙,就算是力有不逮的時候,也沒有表現出來任何的猶豫和不滿!

        “說正經的事情,我們家的那個小王八羔子是交到了你的手里面,只要別給打死、打壞了就成,其他方面都不成任何的問題,我這一次呢?也就是燒香拜佛來了!也不知道你這尊菩薩是不是能夠高抬貴手?”

        “誰家的孩子呀!竟然還勞動三哥你的大駕?”

        “不在范圍之內的,如果說已經是審核的,我還真的就不好張這個口,我知道這個審核的標準很是嚴格,連審核都沒有過,就這么的開一個口子,對于方方面面都沒有交代,來頭也是一點都不大,但是兩個孩子的表現很是不錯!”

        “得,我明白了!這個事情我知道了!”丁羽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猶豫和停頓,“不過三哥,有一句說一句,這一次參與的人不少,盯著的人也是稍微有些多,所以相當的考核是有必要的,這個是誰都不能夠避免的!”

        “給句痛快話行不行?”王建國也是‘不滿’的說了一句!“咱們兄弟之間別那么的麻煩了!你給我一句痛快話,我也好有一個交代!”

        “痛快話不能夠給你,至少暫時沒有辦法給你!”丁羽也是奚落的說了一句,“現在盯著這個事情的人實在是有那么一些多,甚至連我母親那邊,也是有那么一些扛不住,她那邊也是找尋了不少的人!”

        “倒是聽說過一些事情,不過阿姨那邊的口風很嚴,而且家風也是尤為的讓人不寒而栗!”

        “說好了,就兩個孩子,我讓人去考核一下!其實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主要就是對孩子們的一些引導和培養,又不是說讓他們吃仙丹,吃了之后立刻就可以羽化成仙,玩笑開得稍微有些大,倒也不至于那么的用心!”

        “你呀!讓我說一點什么是好!大家都已經火燒眉毛了好不好?誰不知道一步慢、步步慢!誰不想孩子能夠打好一個基礎,隨著年紀的增長,有些毛病一旦沾染上了之后,就很難得到更改,所以都想著一門心思的往里鉆!”

        “用心倒是良苦,不過會是什么樣子的結果恐怕沒有人能夠說的清楚,至少就我個人而言,我不覺得這就是唯一的一條路!而且這個事情三哥恐怕也知道,根本就是趕鴨子上架,我也是非常的頭疼,但是奈何,沒有太多的選擇!”

        “你這個家伙呀!我都不知道應該說什么是好了!反正繞來繞去,我還是被你給繞進去了!行,回來的時候我請你,就別再四合院那邊了!吃飯不習慣!地方倒是不錯,東西也不錯,但是那個風格呀!一般人受不了!”

        “到時候再說!”丁羽還真的就沒有表示拒絕的意思,隨即也是掛斷了電話。

        之所以拖著這么長的時間,并不是說真的有事,而是丁羽實在是想讓孩子們消停一會,所以才出此下策,不然的話還不知道會鬧騰到什么時候呢!原本還有小四眼,現在呢?什么都不省下來了!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邳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宜宾 | 济宁 | 黑龙江哈尔滨 | 汝州 | 桐城 | 荆门 | 蚌埠 | 渭南 | 鹤壁 | 潍坊 | 贵港 | 朝阳 | 乐清 | 昭通 | 曲靖 | 黔西南 | 乌兰察布 | 塔城 | 乳山 | 伊犁 | 毕节 | 台湾台湾 | 阿克苏 | 三河 | 昌都 | 铜仁 | 中卫 | 海南海口 | 大庆 | 荣成 | 南平 | 启东 | 琼海 | 简阳 | 清徐 | 呼伦贝尔 | 金坛 | 吉安 | 鹤壁 | 宁波 | 九江 | 海门 | 台中 | 灌南 | 宜昌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三亚 | 那曲 | 高密 | 阜阳 | 内江 | 厦门 | 海南 | 泰州 | 绵阳 | 定西 | 阿克苏 | 大庆 | 邢台 | 清徐 | 博罗 | 荣成 | 新余 | 阜阳 | 阳春 | 萍乡 | 郴州 | 宁国 | 河池 | 淮安 | 亳州 | 黔南 | 永新 | 嘉峪关 | 宜宾 | 安阳 | 伊犁 | 吉林长春 | 海南海口 | 濮阳 | 喀什 | 江门 | 泰安 | 鞍山 | 灌南 | 琼海 | 鸡西 | 黑龙江哈尔滨 | 宝应县 | 台南 | 吐鲁番 | 廊坊 | 迁安市 | 海西 | 枣阳 | 滁州 | 博尔塔拉 | 资阳 | 曲靖 | 雄安新区 | 昭通 | 运城 | 黄冈 | 甘孜 | 黔南 | 桐城 | 固原 | 雅安 | 湖北武汉 | 江苏苏州 | 白银 | 招远 | 黄山 | 博尔塔拉 | 鹤壁 | 镇江 | 十堰 | 眉山 | 广元 | 商洛 | 恩施 | 常州 | 陵水 | 大庆 | 永新 | 黄南 | 漳州 | 吉安 | 廊坊 | 荆州 | 六盘水 | 德清 | 广元 | 万宁 | 赣州 | 泰州 | 临汾 | 上饶 | 曲靖 | 高密 | 锦州 | 潮州 | 台北 | 临沂 | 澳门澳门 | 扬中 | 辽阳 | 固原 | 吉安 | 溧阳 | 灌云 | 乌海 | 日喀则 | 滨州 | 顺德 | 淮南 | 镇江 | 渭南 | 燕郊 | 玉树 | 余姚 | 澳门澳门 | 涿州 | 徐州 | 赤峰 | 金昌 | 宝鸡 | 辽阳 | 儋州 | 长葛 | 昭通 | 广饶 | 河南郑州 | 厦门 | 淮南 | 巴中 | 咸宁 | 绵阳 | 阜新 | 朝阳 | 明港 | 大理 | 丹阳 | 自贡 | 仁怀 | 佳木斯 | 苍南 | 盘锦 | 阿拉尔 | 保亭 | 招远 | 迪庆 | 阜阳 | 三河 | 南安 | 信阳 | 杞县 | 株洲 | 丽江 | 庄河 | 大连 | 玉溪 | 鄂州 | 鄂州 | 鄢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