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偵探推理 > 道修至尊 > 章節目錄 第379章 章八臂怪物

    章節目錄 第379章 章八臂怪物

        在距離玻璃柜咫尺之遙的地方,在山洞冰冷而閃泛著寒光的光禿禿墻壁之上,位于整個山洞光明亮光最為陰暗的角落里,驀然出現的一只八臂怪物讓蘇文鼎等人嚇了一大跳!

        身高七八米,渾身長滿了青綠色青苔,一身油膩泛光的污水遍布全身,若非仔細觀察的話,或許會以為它是墻壁的一部分。全身八條手臂,讓人駭然,兩只粗壯的大腿,證明了這還是一只能夠直立行走的野獸!

        一副腦袋碩大無比,卻又難看到極限,坑坑洼洼的臉上,血肉模糊的皮肉之間,赫然出現兩只如人頭般巨大的黑色眼珠子,在山洞滄海夜明珠發出的白色光芒反射之下,黑色眼珠子看上去嚇人而猙獰,讓人渾身毛發悚立,驚恐不已。

        而在這怪物的身體周圍,赫然是被一連串的碩大鐵鏈鎖住,鐵鏈看似精鋼練就,每一根至少都有著蘇文鼎手臂粗細。那怪物的兩只大腿,和八只手臂,悉數分別都有著一根巨大的鐵鏈穿過筋骨皮肉,在手臂大腿上纏繞了幾圈,另外一端深深的沒入怪物身后的石壁之中。

        若說他是人,因為他有著兩條粗壯無比的大腿,可他還有八只手臂,雖然八只手臂都被鐵鏈鎖住,但也改變不了,這個怪物或許是一只魔獸的事實。

        似乎是鳳云仙的驚聲尖叫將那怪物驚動了,一陣叮鈴鈴的鐵鏈聲響在整個山洞里肆意回蕩起來,蘇文鼎眉頭一皺,赫然看到那怪物的身體,竟然動了。

        渾身被粗大的鐵鏈鎖住,只要那怪物輕微一動,山洞里就回蕩著鐵鏈的聲響,而此時,地上蹲在君庭腳下的白靈兔,一副瘦弱的雪白身軀,卻是赫然開始瑟瑟發抖,將腦袋幾乎埋入了地底,顯然,這怪物比剛才的天神戰象還要讓白靈兔感到害怕。

        “自古以來,寶物旁邊都有魔獸守護,越是高級的寶物,守護的魔獸,等級也就越高!”怒焰猴平淡的聲音在蘇文鼎耳邊響起,面對如此一只長相嚇人,身高體胖的大怪物,怒焰猴卻是表現的十分平靜,一點也不害怕。

        “那這只魔獸得是什么等級啊?”鳳云仙燦燦的看了那丑陋怪物一眼,扭頭看向怒焰猴,眼神里露出希冀的目光,她很是希望能從怒焰猴口里說出超級魔獸,亦或者高級魔獸幾個字來。

        不過,怒焰猴顯然要讓鳳云仙,乃至蘇文鼎都失望了,輕輕搖頭,怒焰猴臉色十分嚴肅,“老娘身為最下級的靈獸,都不能直視這怪物的目光,你們自己去想,這怪我得是什么級別的魔獸吧!說不得,這怪物或許是來自地獄的頂尖怪物,堪比仙獸或者神獸!”

        鳳云仙臉色立馬就變了,和身邊幾個同伴對視一眼,眾人臉上皆是露出了驚駭之色,若是真要如同怒焰猴所說的一般的話。那看樣子,那玻璃柜里面的幾樣寶物,他們卻是根本沒有機會拿到手了。

        “不如我們先撤了吧!趁著那怪物好像還沒蘇醒的樣子!”鳳云仙到底也是個女人,而且也并非真的就是視財如命,現在看來,想要對付那怪物,他們完全不是對手,寶物雖然誘人,但性命最為重要,既然無法得到,那還不如趁早離開為好。

        “想走?老子還沒同意呢!”一陣低沉而沉悶的吼聲,伴隨著整個山洞回蕩著的巨大鐵鏈聲音,讓鳳云仙和幾個女孩子花容失色。

        眾人扭頭看去,那身軀龐大的怪物,身體此時赫然開始動了,往前踏出一大步,怪物便已然來到那玻璃柜之前,八只粗壯的手臂在那怪物身上上下揮舞,頓時一陣亂石從天而降,瞬間傾蓋蘇文鼎等人的頭頂。

        倉促之間,蘇文鼎等人急忙催動法力,施展出幾道防御法術,這才勉強將頭頂轟然落下的碎石擊落開去,不過倉促之間的蘇文鼎等人,還是顯得狼狽不堪。

        “哈哈哈哈!”一陣狂笑聲響徹整個寬敞巨大的山洞,那怪物睜開眼,一陣精光閃閃的巨大黑色眼珠子瞪著蘇文鼎等人,“幾百年了,這得是多少年了?終于是來人了呀,終于是有人來了啊!”

        如同發了羊癲瘋一般,那體型龐大的怪物仰頭發出一陣嘶鳴狂嘯,巨大的嘯聲引動整個山洞頂部無數的散碎石塊稀里嘩啦的掉落下來。整個山洞,也因為那丑陋的八臂怪物,而變得劇烈搖晃起來。

        鳳云仙目瞪口呆,她身邊的蘇文鼎等人此時也是一臉目瞪口呆的看著八臂怪物瘋狂的揮動著八只手臂,轟擊著他身后的石壁。每一次的撞擊,都能有一大堆碎石轟然飛出,有的砸落在那玻璃柜之上,玻璃柜完好無損,且放佛有著彈性一般,每一塊石頭砸落在玻璃柜之上,都會一蹦之后,彈飛出去。

        蘇文鼎身邊的青崇僧人面容嚴肅的擋在眾人身前,雙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詞,隨手一拋,手里的丈八禪杖便飛舞而出,自動旋轉起來,帶著金色佛光,將無數飛向蘇文鼎等人的石塊碎石擊飛了出去。

        等到那八臂怪物停止八只手臂上的動作,山洞里一切都塵埃落定之后,蘇文鼎等人這才睜開眼來,仔細一瞧,八臂怪物身后的石壁,赫然已經被擊打的坑坑洼洼,難看之極。

        八臂怪物寬闊的胸口露了出來,精致的,布滿青苔的黝黑肌肉一起一伏,顯示著八臂怪物內心的激憤,“五百年!五百年了,老子今天終于再見到人了!當初被青蒙那老家伙關在這暗無天日的地下,老子就發過誓,從此之后,不管是誰進入這里,老子都要將他粉碎成為一堆尸塊!以報我胸中千年仇怨!”

        蘇文鼎和身邊的鳳云仙等人面面相覷,從這八臂怪物的話里,他們聽得出來,這八臂怪物當初竟然是被人關在這地下密室的,而且一關就是五百年,五百年不吃不喝,還能不死,那這八臂怪物,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給者的話:

        老板對秘書說:“開除濕機。”正巧司機經過門口并聽到了,于是他迅速返回辦公室,寫了辭職信遞交給老板。老板疑惑問:“為什么要辭職?”司機悲痛地說:“長痛不如短痛,我都聽見了,你說開除司機。”

        一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晋城 | 烟台 | 赵县 | 内江 | 济南 | 山东青岛 | 仁怀 | 沛县 | 玉溪 | 萍乡 | 公主岭 | 雄安新区 | 甘南 | 辽阳 | 湘潭 | 迪庆 | 象山 | 山西太原 | 菏泽 | 鞍山 | 丹阳 | 淮北 | 连云港 | 诸城 | 齐齐哈尔 | 汉中 | 海丰 | 广饶 | 燕郊 | 顺德 | 黄山 | 山东青岛 | 瓦房店 | 齐齐哈尔 | 日照 | 泰州 | 东海 | 宁波 | 保定 | 包头 | 新泰 | 金华 | 潍坊 | 博罗 | 德清 | 澄迈 | 莱州 | 濮阳 | 南通 | 吉林长春 | 澳门澳门 | 甘南 | 三沙 | 雅安 | 喀什 | 德阳 | 吴忠 | 葫芦岛 | 五指山 | 滨州 | 南通 | 海安 | 揭阳 | 百色 | 石狮 | 汉川 | 汉川 | 清远 | 梅州 | 安顺 | 雅安 | 万宁 | 禹州 | 五指山 | 五家渠 | 张家界 | 达州 | 高雄 | 潮州 | 单县 | 伊犁 | 吉林长春 | 楚雄 | 莒县 | 陇南 | 辽源 | 新乡 | 新疆乌鲁木齐 | 河池 | 东莞 | 清徐 | 防城港 | 临海 | 南京 | 乐清 | 淮安 | 七台河 | 南充 | 燕郊 | 黔南 | 白银 | 临沧 | 泗阳 | 乌海 | 台山 | 乌兰察布 | 通辽 | 乌海 | 溧阳 | 锡林郭勒 | 张家口 | 甘孜 | 襄阳 | 无锡 | 安阳 | 黄南 | 霍邱 | 乐山 | 明港 | 昆山 | 鹰潭 | 泰安 | 苍南 | 白沙 | 鄂州 | 宜都 | 来宾 | 承德 | 潜江 | 南平 | 单县 | 云浮 | 莱州 | 文昌 | 湛江 | 保定 | 昆山 | 上饶 | 佳木斯 | 辽阳 | 柳州 | 吉林长春 | 武安 | 惠州 | 甘孜 | 湖南长沙 | 伊犁 | 河北石家庄 | 焦作 | 益阳 | 唐山 | 四川成都 | 启东 | 儋州 | 金华 | 塔城 | 神农架 | 垦利 | 临汾 | 邹城 | 鄂尔多斯 | 台北 | 馆陶 | 锦州 | 常德 | 乌兰察布 | 如东 | 邵阳 | 天长 | 广元 | 鸡西 | 新乡 | 徐州 | 承德 | 湘潭 | 库尔勒 | 济源 | 衡阳 | 寿光 | 深圳 | 黑河 | 天水 | 厦门 | 单县 | 玉林 | 莒县 | 偃师 | 定州 | 永康 | 莒县 | 仁怀 | 淮北 | 苍南 | 定西 | 四平 | 四川成都 | 咸阳 | 香港香港 | 毕节 | 许昌 | 湘西 | 东方 | 镇江 | 开封 | 江苏苏州 | 武夷山 | 常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