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都市言情 > 奇術色醫 > 正文 1954青色的門

    正文 1954青色的門

        艾斯妮點頭道:“是的主人,老主人就是九色迷幻神宮的建造者。”

        “哦,你所說的老主人是什么人?這九色迷幻神宮是什么時候建造的,目的是為了什么?”江帆心里太多疑問了,都需要眼前的艾斯妮來解答。

        “神界形成之初,有三個神人,一個是掌控光明的大神,另外一個是掌控黑暗的大神。掌控光明的大神叫龍之云,他擅長空間法則,掌控黑暗的大神叫謝斯特,他最擅長的是時間法則,他們是神界最早的創世神祖。”女仆艾斯妮緩緩道,她眼睛望著前方。

        “你不是說三個嗎,那還有一個神人呢?”江帆好奇道。

        “還有一個神人是一位女神,她叫艾妮格,是一位十分美麗的女神,她掌控生命法則。”艾斯妮道。

        “哦,那個艾妮格有你漂亮嗎?”納甲土尸突然插話道。

        艾斯妮微笑道:“艾妮格當然比我漂亮,我在她面前簡直就是小丑!不值一提!”

        “哇塞,艾妮格這么漂亮啊!”納甲土尸流著口水道。

        “我,傻蛋,你不要打斷艾斯妮說話!”江帆不悅道。

        “是啊,這個傻蛋就關心艾妮格的美貌!真是色狼!”柳晶甜眼瞪著納甲土尸道。

        嚇得納甲土尸不敢吱聲了,他急忙低下頭,嘀咕道:“小的不說就是了!”

        “龍之云大神和謝斯特大神同時喜歡上了艾妮格女神,他們為了爭艾妮格女神打大出手,結果龍之云略勝一籌,他打敗了謝斯特大神,并贏得了艾妮格女神的愛。然而謝斯特大神并不甘心失敗,他修煉了禁忌時間法則,那就是黑暗法則。”艾斯妮繼續道。

        “哦,男人總是為了女人戰斗!悲哀啊!那后來怎么了?繼續說!”江帆搖頭道。

        “后來謝斯特修煉成功黑暗法則,他再次向龍之云大神挑戰,那場大戰簡直是天昏地暗,就連艾妮格女神也加入了。可是他們兩人聯手都不是謝斯特黑暗法則的對手,最后龍之云大神和艾妮格兩人自爆了,才重創了謝斯特大神。”艾斯妮道。

        聽到女仆艾斯妮的述說,江帆不禁十分震驚,“呃,黑暗法則這么厲害啊!這些和九色迷幻神宮有什么關系嗎?”江帆道。

        “當然有關系,因為建造九色迷幻神宮的主人就是龍之云,他就是老主人,這座九色迷幻神宮就是他與謝斯特大戰之前建造的,他已經預感道失敗結局了,并預言黑暗神謝斯特必將出來,他出來之時,神界必將遭受大劫,所以要有人去拯救神界。”艾斯妮道。

        “呃,不是吧,這些事情聽起來就像上古神話故事,為何確定我就是拯救神界的人呢?”江帆驚訝道。

        “因為你是神龍族的后裔!”艾斯妮道。

        “呵呵,神龍族后裔和龍之云大神有關系嗎?”江帆笑道。

        “當然以關系,因為神龍族就是龍之云的后代!”艾斯妮一語驚人道。

        “啊,你說江大哥是龍之云大神的后代,不是吧?”柳晶甜吃驚道。

        “這當然是真的!主人就是老主人的后代!”艾斯妮堅定道。

        江帆翻了一下眼睛,“呵呵,就算我是龍之云大神的后代,既然連他都斗不過黑暗大神謝斯特,我如何斗得過那個謝斯特呢!”江帆搖頭道。

        “老主人,給您留下了打敗黑暗大神謝斯特的方案,您只要按照老主人交代去做,就可以打敗黑暗大神謝斯特!”女仆艾斯妮道。

        “哦,你說的就是九色迷幻神宮吧,龍之云把所有方案藏在九色迷幻神宮之中了?”江帆猜測道。

        女仆艾斯妮點頭道:“是的,您只要進入九色迷幻神宮就可以拿到打敗黑暗神謝斯特的方案了。”

        江帆望著就座不同顏色大門,“艾斯妮,大殿之中,一共九座不同顏色門,我應該進入哪一座門呢?”江帆手指著四周九色門道。

        “主人,九色門中只有一色門是通往神宮的門,其余的都是假的,老主人說了,您說神龍族后裔,您應該可以準確找到通往神宮的大門。”女仆艾斯妮道。

        “呃,那假的門走進去是不是有危險啊?”江帆冒汗道。

        “主人,是的,假的門走進去就有生命危險,進入之后再也無法出來了。”女仆艾斯妮道。

        “我靠,還說我是龍之云后代呢,我看我是他仇人吧,九個門只有一個是生門,這不是想害死我啊!”江帆滿臉不悅道。

        一旁的柳晶甜也不高興了,“江大哥,我看算了,我們不去什么神宮了,神界大劫就大劫,反正要死大家一起死!”柳晶甜不悅道。

        “艾斯妮,你應該知道那個門是生門吧?”范冰心道。

        艾斯妮搖頭道:“在下不知道哪個門是生門,老主人說了,主人只要動腦筋就可以找到的。”

        “我靠,龍之云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就這么聰明!”江帆搖頭道。

        “帆,既然艾斯妮都這么說,你就想想吧,也許你很快就想出來了。”范冰心拉著江帆胳膊道。

        “范冰心,你是想害死江大哥吧,九個門只有一個是生門,萬一搞錯了,那就完蛋了!”柳晶甜瞪著眼睛道。

        “我怎么會害帆呢,我相信他可以找到生門的,我對他有信心!”范冰心道。

        江帆正在思考艾斯妮的話:“您是神龍族后裔,您應該可以準確找到通往神宮的門的。”

        “他說我是神龍族后裔,神龍族后裔和九色門有什么關系呢?”江帆思考道。

        他望著九色門,來回地徘徊著,腦海里不斷反復斟酌這句話,突然他靈光一閃,江帆露出笑臉,“我靠,我明白了,原來如此!”江帆笑道。

        “江大哥,你想出來了?”柳晶甜喜悅道。

        江帆點頭道:“是的,我知道走哪座門就可以達到神宮了!”

        “江大哥,是那一座門啊?”柳晶甜好奇道。

        范冰心也望著江帆,她也想知道是走哪一座門,江帆微笑道:“那座青色的門!”

        “為何是青色的門呢?”柳晶甜道。

        “呵呵,因為我是神龍族后裔,神龍族就是青龍族啊,通往神宮的門當然是青色的門嘍!”江帆笑道。

        “對啊,我怎么就沒有想到呢!”柳晶甜拍著額頭道。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齐齐哈尔 | 资阳 | 咸阳 | 亳州 | 桂林 | 开封 | 焦作 | 北海 | 昭通 | 阜阳 | 宁国 | 永新 | 郴州 | 瓦房店 | 葫芦岛 | 云浮 | 亳州 | 牡丹江 | 舟山 | 潜江 | 绍兴 | 吉林 | 黑龙江哈尔滨 | 阿勒泰 | 赤峰 | 保定 | 抚州 | 铜仁 | 溧阳 | 亳州 | 通化 | 甘南 | 茂名 | 济宁 | 汕头 | 儋州 | 潍坊 | 日照 | 吉安 | 海北 | 池州 | 诸城 | 吉安 | 海丰 | 延边 | 广汉 | 如皋 | 商丘 | 泰安 | 东台 | 镇江 | 大连 | 扬中 | 咸宁 | 玉林 | 安顺 | 无锡 | 乌海 | 淮安 | 香港香港 | 朔州 | 正定 | 任丘 | 恩施 | 乐平 | 遵义 | 泰兴 | 五指山 | 咸阳 | 普洱 | 咸宁 | 七台河 | 迁安市 | 济源 | 葫芦岛 | 中卫 | 佳木斯 | 台北 | 长治 | 甘孜 | 临沧 | 仙桃 | 定州 | 韶关 | 宁国 | 迁安市 | 邳州 | 永州 | 赣州 | 锡林郭勒 | 广州 | 广汉 | 江门 | 永州 | 清远 | 仙桃 | 扬中 | 昌吉 | 大兴安岭 | 潍坊 | 林芝 | 遵义 | 桐城 | 绥化 | 连云港 | 安庆 | 榆林 | 如东 | 雄安新区 | 衡水 | 黄山 | 吐鲁番 | 汉川 | 庆阳 | 南京 | 白银 | 大丰 | 佛山 | 燕郊 | 十堰 | 招远 | 新乡 | 中卫 | 乐平 | 宁波 | 东方 | 焦作 | 六安 | 马鞍山 | 杞县 | 芜湖 | 中卫 | 呼伦贝尔 | 瓦房店 | 河池 | 阳江 | 常德 | 海门 | 临猗 | 驻马店 | 德清 | 赵县 | 黄南 | 永康 | 东方 | 西藏拉萨 | 宁国 | 永康 | 海安 | 汕头 | 神农架 | 毕节 | 东营 | 铁岭 | 西双版纳 | 馆陶 | 安庆 | 朝阳 | 邯郸 | 昌吉 | 巴音郭楞 | 盐城 | 福建福州 | 和田 | 乐清 | 泗洪 | 淮安 | 德州 | 衡水 | 辽源 | 百色 | 海西 | 肥城 | 临汾 | 醴陵 | 辽源 | 山西太原 | 湘西 | 晋城 | 泉州 | 楚雄 | 崇左 | 海东 | 阳江 | 徐州 | 湖北武汉 | 宜都 | 萍乡 | 惠州 | 台中 | 杞县 | 广州 | 宿迁 | 馆陶 | 日照 | 平潭 | 深圳 | 玉环 | 乐平 | 建湖 | 溧阳 | 安庆 | 临汾 | 焦作 | 台湾台湾 | 阿勒泰 | 肥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