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都市言情 > 奇術色醫 > 正文 1520翁雪雁的傷

    正文 1520翁雪雁的傷

        “哦,既然是師兄同意了,那我就放心說了。&&”翁曉偉如釋重負,他急忙擦一下額頭的汗水,他剛才是真的急了。

        “呵呵,你們繼續聊天,我就不打擾你們了!”人影一閃,江帆立即消失不見了。

        江帆離開了后山,他想起了受傷的翁雪雁,找到一名青龍派弟子,“紫霞派翁掌門在什么地方?”江帆道。

        “回稟掌門,翁掌門在西客房六十三號!”那名弟子回答道。

        西客房是青龍派專門用來接待外來人員的住房,這里是新建的房子,一律按照人界賓館模式建造,這些都是江帆和黃富設計圖,敖三監督建造的。

        西客房六十三號是一間獨立的房子,房門虛掩著,江帆到了門口,輕輕推開房門。客廳里空無一人,江帆進入客廳直接奔臥室。

        翁雪雁平躺在床,雙目緊閉,臉色蒼白,略微浮腫,嘴唇烏黑,“看來翁雪雁受傷不輕呢!”江帆暗自道,他走到翁雪雁床,輕輕坐下。

        打開天眼穴透視,翁雪雁身有好幾處骨折了,這對付修仙者來說算是輕傷了!她受傷最重的不是骨頭,而是元神,她的元神被妖氣所傷,絕情師太給她服下的回明丹就是修復受損的元神的。

        實際翁雪雁元神受的是輕傷,要不然的話,早就完了!修仙者最怕的就是元神受傷,因為元神是最難醫治的!翁雪雁目前是大成境界,她的元神已經是成形的元嬰晶體,外面是一層白色的保護膜,妖氣只傷到元嬰晶體外膜。

        如果妖氣傷到了元嬰晶體的話,那就很麻煩了,只要元神的元嬰晶石稍稍有點破碎,那竟都是致命的!

        江帆伸出手,在翁雪雁身前隨意揮了一下,她體內的多處骨折立即痊愈了!還有那些內臟的傷也全部恢復如初。本來江帆不用治療,翁雪雁也會自動修復的,畢竟是大成境界的修仙者,骨肉的傷是無大礙的。

        翁雪雁蒼白的臉已經變成紅潤,還別說江帆這不知道翁雪雁年齡到底多大,作為一位修仙派的掌門,至少也修煉來了一千多年了!

        雖然翁雪雁一千多歲了,臉沒有一絲皺紋,表面看起來,翁雪雁最多就是二十四五歲的年齡。翁雪雁長得雖然沒有絕情師太漂亮,但是也算是一個美女了,最迷人就是她的鼻子,微微翹,小巧而不露鼻孔。

        江帆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指輕輕地刮了一下翁雪雁的鼻子,突然翁雪雁睜開了眼睛,當然看到江帆的時候,臉露出又驚又喜之色。

        “哦,你醒了!”江帆微笑道。

        翁雪雁露出一絲微笑,臉泛起一抹紅云,“你回來了!”那聲音極低,卻含著嬌羞,宛如十八歲少女初經人事一般。

        “是的,聽說你受傷了,我來看看你!你沒事?”江帆微笑道,久經情場的他,此時還是有點尷尬。

        “我沒事,鳳嬌妹妹已經給我服下了回明丹,休息幾天就恢復了。”翁雪雁露出羞澀,眉梢遮不住那絲喜悅。

        “你不恨我嗎?”江帆拉著翁雪雁的手,輕輕地撫摸著。

        翁雪雁輕輕地搖了一下頭,露出一絲微笑,“開始十分痛恨你,但是后來就不恨了!想起我一起在青殿城傷害了你,你報復我也是應該的!”翁雪雁說著聲音越來越低,臉又添了幾分胭脂紅。

        男人和女人不是恨就是愛,看來翁雪雁已經愛了自己,江帆心中暗喜,有多了一個女掌門!江帆輕輕地摸了一下翁雪雁的額頭,“你是怎么受傷的?”江帆還不知道翁雪雁受傷的經過。

        “事情生在昨天下午,盛掌門和徐掌門突然來到我紫霞派,我當時并不知道盛掌門和徐掌門已經投靠了萬妖王麾下,把他接了紫霞峰,結果他們突然對我偷襲,我就受傷了!”翁雪雁說著眼淚流了出來。

        看到翁雪雁流淚了,江帆心疼起來,拿出手帕給她擦眼淚,“媽的,該死的盛掌門和徐掌門,老子一定殺死他們替你報仇!”江帆惡狠狠道。

        “你千萬不要沖動,現在的盛掌門和徐掌門在也不是以前的盛掌門和徐掌門了,他們已經修煉妖法了,比以前厲害多了!”翁雪雁搖頭道,她想起自己被盛掌門和徐掌門制住時候的情景。

        ㊣4論實力,翁雪雁和盛掌門、徐掌門他們的實力在伯仲之間,但是盛掌門使出一招是她從沒見過的,盛掌門的頭頂竟然出現了四顆骷髏頭。

        那四顆骷髏頭明顯帶著妖氣,她就是被四顆骷髏頭擊中了,妖氣差點傷到了元神晶體!因此被盛掌門打傷了!最恐懼的是盛掌門的臉帶著妖氣,臉都變綠了,眉毛和嘴唇都變成綠色了。

        還有徐掌門本來是愛慕她的,他們曾經是一對戀人,和其他人戀人一樣也曾經海誓山盟過,可是當她被盛掌門傷害的時候,一旁的徐掌門竟然沒有一點憐惜,不僅如此,還笑嘻嘻地看著她受傷!

        剎那間,翁雪雁的心就碎了,什么海誓山盟,什么天荒地老,都被擊碎了!那時候她唯一想起的人竟然是江帆,因此她立即風遁,來到擎天峰找江帆。

        江帆伸手擦掉翁雪雁臉的淚水,“雪雁,你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我會好好保護你的!誰再敢傷你一根毫毛,我就要他的命!”江帆愛憐地握著翁雪雁的手。

        江帆這句話就像給翁雪雁心里灌了蜜糖,她心里甜滋滋的,臉露出微笑,“謝謝你!我以后就做你懷里溫柔的綿羊!”聲音很低,含著嬌羞,說完時候,翁雪雁臉就天邊染紅的紅云,頭縮進被子里。

        江帆心中暗樂,沒想到翁雪雁也有這么小女人一面,立即掀開被子,嘴巴湊了去,在翁雪雁臉蛋親了一下。翁雪雁嚶了一聲,她害羞地躲進被子,不敢露出頭來。

        “雪雁,別躲呀!我們的嘴巴好久沒有見面了!就讓他們好好親熱一下!”江帆的嘴巴立即貼了去。

        翁雪雁半推半就,她含羞地閉眼睛,任憑江帆的嘴唇在自己嘴唇索取著,她緊張地抓住被子,心里卻是美滋滋的。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啟蒙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天水 | 基隆 | 东台 | 莱芜 | 那曲 | 连云港 | 安岳 | 汉川 | 呼伦贝尔 | 内江 | 株洲 | 泉州 | 鹤岗 | 南安 | 巴中 | 高雄 | 白沙 | 靖江 | 丽江 | 保亭 | 铜陵 | 大同 | 吉林长春 | 大庆 | 东营 | 盘锦 | 浙江杭州 | 包头 | 建湖 | 中卫 | 七台河 | 黄冈 | 巢湖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亳州 | 怀化 | 鹤岗 | 平潭 | 高雄 | 那曲 | 和田 | 滨州 | 昌都 | 和田 | 迁安市 | 辽宁沈阳 | 包头 | 楚雄 | 保山 | 江西南昌 | 吴忠 | 海南海口 | 潜江 | 揭阳 | 新乡 | 荆州 | 博尔塔拉 | 无锡 | 迪庆 | 金华 | 菏泽 | 河北石家庄 | 泗阳 | 清远 | 阳江 | 铜川 | 韶关 | 济南 | 阜阳 | 安阳 | 秦皇岛 | 济南 | 清远 | 寿光 | 防城港 | 衢州 | 吉林长春 | 宝应县 | 七台河 | 伊春 | 如东 | 台北 | 黄石 | 莒县 | 长垣 | 漳州 | 阜新 | 宜昌 | 甘孜 | 仁怀 | 黔南 | 平顶山 | 保亭 | 随州 | 景德镇 | 宿迁 | 邳州 | 淄博 | 扬州 | 海宁 | 香港香港 | 汕头 | 五指山 | 云浮 | 普洱 | 盘锦 | 吉林长春 | 基隆 | 渭南 | 桐乡 | 阿坝 | 济宁 | 滨州 | 绵阳 | 漳州 | 保亭 | 通辽 | 灵宝 | 阜阳 | 邳州 | 台州 | 丹东 | 铜仁 | 塔城 | 大庆 | 海西 | 桐城 | 许昌 | 通辽 | 慈溪 | 莆田 | 新乡 | 义乌 | 文山 | 三亚 | 日照 | 武夷山 | 保亭 | 孝感 | 安庆 | 象山 | 阜新 | 靖江 | 凉山 | 枣阳 | 仁怀 | 贵港 | 姜堰 | 运城 | 延安 | 宁国 | 台州 | 海安 | 新疆乌鲁木齐 | 东方 | 靖江 | 图木舒克 | 三明 | 桐乡 | 赤峰 | 大庆 | 九江 | 肇庆 | 三明 | 滕州 | 濮阳 | 吉安 | 金坛 | 宁德 | 靖江 | 中卫 | 连云港 | 临汾 | 攀枝花 | 扬中 | 辽源 | 新泰 | 黄石 | 寿光 | 鹤岗 | 晋城 | 东方 | 临猗 | 垦利 | 桐乡 | 鞍山 | 汕头 | 博尔塔拉 | 揭阳 | 荆门 | 临汾 | 恩施 | 天水 | 贵州贵阳 | 巴中 | 武威 | 文昌 | 铜川 | 大兴安岭 | 汝州 | 三门峡 | 石狮 | 宜昌 | 黄南 | 涿州 | 保定 | 吐鲁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