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魔天記 > 第三卷 海族之戰 第四百二十六章 普陀曇焰

    第三卷 海族之戰 第四百二十六章 普陀曇焰

        海妖皇突然將手中早已藍芒大盛的短尺一揮,身前驟然間一片淡藍光一閃而過,身形竟在一個模糊過后,就此在原地消失了。

        對面的巨大頭顱見此,卻毫不在意的卻發出一陣桀桀怪笑聲,頭顱微微轉動之后,一張巨口,又是一片黑絲潮水般一涌而出,朝一側虛空處一罩而去。

        結果 “轟”的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一團數丈高銀色火浪從黑色絲網下驟然一竄而起,一卷而開,竟將這些似乎刀槍不入的黑絲眨眼間盡數毀去。

        而在火浪中心處,一身白袍的海妖皇,單手托著一朵蓮花般銀色燈焰,浮現而出,沖著近在咫尺的巨大頭顱詭異一笑后,忽然將手中燈焰沖其一拋而出,在空中留下了一連串銀色虛影,自己則一晃瞬間倒射出去,并用一種奇異目光看向對面

        巨大頭顱幾乎下意識的一張大口,將銀色燈焰一吸而入,隨后大笑的言道:

        “我這陰穢神光,祭煉了不知多少歲月,可污穢天下萬物,任何靈器法寶一經沾染,便會靈性盡失。你還有什么寶物,盡管施展出來就是了。”

        “不!鬼黎前輩,那東西是佛門的普陀曇焰,萬萬吞不得!”

        下方傳出了這般如此大的動靜,終于讓半空之中的藍璽,目光朝這邊掃了一眼,結果正好看到了巨大頭顱吞掉銀色燈焰的一幕,當即大驚失色的交出聲來。

        “普陀曇焰!”

        這巨大頭顱聽了后,明顯一怔。但尚未反應過來時,其體內突然傳出一陣梵音天樂之聲。

        此聲音一傳入在場人的耳中。頓時有讓眾人縈繞心頭煩惱,全都被一掃而空的感覺。

        這梵音竟似乎有凈滌神識不可思議效用!

        而與此同時。巨大頭顱體表之上,突然浮現出一個個淡銀色的梵文,陣交織流轉下,從中凝出一朵朵碗口大小的銀蓮,并一瓣瓣的綻放開來,并在下一刻化作了一團團的銀焰,互相融合連接,化作一片洶洶銀色火海。

        也不斷噴出一股股銀焰,頃刻間便將整個頭顱徹底淹沒了進去。

        其土石體表。,以肉眼可見速度飛快的熔解開來。

        身在半空之中的藍璽見到此幕,臉色驟然大變,二話不收的一個個轉身,周身銀光一閃,就向遠處激射而走。

        但海妖皇一聲冷哼后,突然袖子一揮,晶瑩短尺在空中一劃而過,七八柄藍色長槍便幻化而出。一揚之下,長槍便毫不停留的連成一線,向其所在方向激射而去。

        但聽“砰砰”的幾聲脆響之后,“噗”的一聲傳出!

        藍璽體表層層光幕。被這數柄連成一線冰槍一閃的全都盡數擊的粉碎,并且最后一柄從其肩頭處一閃而過,就將其半邊身子全都化為了冰雕。

        藍璽縱然負痛之極。仍然一咬牙的將袖中一枚玉佩瞬間捏碎,當即體表絲絲五色霞光一卷。就將其包裹而起的繼續破空而走。

        但就在這時,忽然一道凄厲尖鳴從附近虛空中傳出!

        一道白芒驟然激射而至。一個閃動后,就直接洞穿五色霞光和藍璽護體罡氣,從其頭顱一側沒入進去,又從另一側帶著一股血線的激射而出。

        白芒隨之滴溜溜一轉,就化為無數骨片的爆裂而開。

        藍璽一聲慘叫后,就從半空中直接墜落而下,重重摔到地面上再也無法動彈分毫了。

        這時,遠處的柳鳴才長吐一口氣,將手中的另外一枚數寸長靈器一收而起。

        這藍璽竟被其用一枚骨錐,出其不意的給擊斃了。

        白袍青年目睹此景,略有些意外,但哼了一聲后,袖子驟然一抖,赫然又是一柄冰槍流星般激射而來。

        “砰”的一聲!

        從藍璽尸體上口鼻中剛剛飛出的一團綠氣,瞬間被冰槍一擊而滅。

        柳鳴見此,神色微動,但目光再一落在那再無任何聲息發出的銀色火焰處后,心中又不禁又一絲駭然!

        “這普陀曇焰到底是何種神物,竟然一個照面,就將這看似無比厲害的怪物就輕易的滅殺掉了。

        “沒想到……這世間竟然真有普陀曇焰這等佛門圣物,我還以為這只是那些上古信徒在典籍之中憑空杜撰出來的。”附近的辛元,也將巨弓垂于一邊,面露驚疑之色的喃喃說道。

        柳鳴聞言,心中一動,正想開口向其詢問一下時,原本站在銀色焰海前的白袍青年,忽然臉色一變,單足驟然一跺,身軀竟一個模糊的向后激射而走,兩個閃動后,就回到了原來所站位置,并一把將懸于半空中的珈藍抱住,然化為一道晶虹的向眾人來時方向破空而走。

        海妖皇這些動作奇快無比,猶如電光火石一般。

        就在柳鳴和辛元見此吃驚的時候,從洶洶銀焰中卻再次傳出了巨大頭顱“嘎嘎”的怪笑聲:

        “嘖嘖,沒想到你這小家伙手中竟然還有一朵佛門靈焰,要是我本體真是一純粹鬼物的話,恐怕還真無法幸免的道消身殞。但可惜的是,我現在的模樣只是借助這本地一些陰氣,凝聚的一具化身而已。”

        話音剛落,銀焰之中驟然間發出一陣嗡嗡之聲,隨后便噴出一根漆黑如墨的符鏈,只是一個閃動,就橫跨出了數百丈虛空,向已經逃的只剩下一個黑點的白袍青年方向激射而去。

        海妖皇抱著珈藍正全力催動遁光而逃,感覺到身后的呼呼風聲,臉色大變之下,手中晶瑩短尺便已再次現出,渾身法力一催之下,短尺便向后脫手而出,迎風化為十丈大巨大,并瘋狂旋轉起來,當即掀起滔天般的藍色寒風,呼嘯著迎向了疾馳而來的黑色符鏈、

        隨著“嗞啦”之聲不斷傳來,破空而至的黑色符鏈竟在颶風席卷之下被節節冰凍,在空中結成了一條閃閃發光的長龍狀藍色冰條,散發著絲絲的寒氣。

        海妖皇則趁此機會祭出了一張符箓,遁光速度一下激增數倍,瞬息之間又竄出了數百丈之遠。

        但就在這時,他身后不遠處的驀然傳陣接二連三的脆響聲,但見那條晶瑩冰條僅僅一個呼吸間便已碎裂而開。

        黑色符鏈一個模糊后,就再次沒入虛空中不見了蹤影。

        白袍青年大驚,但還未再來及采取何種行動時,附近虛空中波動一起,黑色符鏈就一閃的洞穿射出,并一下幻化成重重虛影的一纏而上。

        海妖皇但覺雙臂一緊,身子一滯,便和珈藍便被捆縛個結結實實,渾身山下再也無法動彈分毫,接著在一股巨力牽扯下,被瞬間拉向了飛來之處。

        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海妖皇和珈藍就再次出現在了遁逃前的位置。

        此時,海妖皇蒼白的臉上十分陰沉,被符鏈捆住之后,其體內便潔莉娜爆發出數次驚人氣息,體表也藍光狂閃,試圖想要強行掙脫而出。

        但此符鏈端是詭異之極,無論其強大的肉身之力還是體內精純法力,體一經催動,便泥牛入海般的紛紛消散于體表,根本無法真正發揮作用。

        與此同時,洶洶燃燒著的滔天銀焰驟然一斂,里面便憑空浮現出了一團黑濛濛霧氣來,再滴溜溜一凝后,便又彌漫而開,化為了一張巨大而扭曲的臉孔。

        只是這一次,臉孔全都是由黑氣凝聚而成,面露得意笑容,并顯得有些模糊不清起來!

        如此驚人的巨變,自然大大的出乎了柳鳴和辛元的意料之外!

        不過兩人也不是一般修煉者,反應也算極快之極,幾乎藍璽一聲招呼不打就逃走的片刻間,二人竟也二話不說的同樣轉身而逃。

        柳鳴體表黑霧一個翻滾,當即將身親金甲傀儡一卷而起,化作一團黑氣的破空而走!

        辛元則不假思索的手中黑色巨弓一晃,便再次化為一根黑色巨棒,低喝一聲之下,手臂一彎曲,往另一方向猛地一投。

        “嗖”的一聲。

        黑色巨棒便帶著一道黑色虛影,破空激射而去,并迎風暴漲開來。

        辛元身形原地一個模糊,下一刻竟已出現在了十幾丈外的巨棒之上,仿佛弩箭般的激射而走。

        “去”

        這一次,黑色巨臉沒有再說什么廢話,只是低聲一喝,兩條如先前一般的符鏈,頓時從口中一噴而出,一個模糊的沒入身前虛空不見了蹤影。

        辛元只聽到耳邊破空聲一響,就被從附近虛空中洞穿出的符鏈瞬間綁了個結結實實,體內法力一凝后,就和巨棍同時從半空中墜落而下。

        而柳鳴略一感應到身后傳來的空間波動后,當即臉色大變,單手一掐訣,原本跟著其一起飛遁的金甲符兵,突然身形暴漲一截,手臂一個模糊后,頓時向后一撲而出,同時狂擊出無數金色拳影去,隱約形成一道金茫茫颶風,擋在了柳鳴深后。

        “噗”的一聲!

        從后面虛空中射出的黑色符鏈,竟對金色颶風視若無睹的一閃而過,并直接洞穿金甲符兵的頭顱,再一個模糊后,就詭異的出現在了連柳鳴身軀上,同樣幾個纏繞而上,就將其硬生生也捆束了起來(未完待續。。)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包头 | 吴忠 | 湖北武汉 | 桓台 | 昌吉 | 汕头 | 济源 | 焦作 | 伊犁 | 库尔勒 | 贵州贵阳 | 临夏 | 灌南 | 克孜勒苏 | 沭阳 | 黄山 | 乐平 | 忻州 | 霍邱 | 海门 | 百色 | 周口 | 延边 | 铁岭 | 鞍山 | 恩施 | 河南郑州 | 咸宁 | 赣州 | 莒县 | 玉环 | 吉安 | 锡林郭勒 | 儋州 | 乐平 | 三河 | 济南 | 广州 | 桐城 | 公主岭 | 文山 | 屯昌 | 运城 | 甘南 | 鹤岗 | 石狮 | 龙口 | 宿州 | 达州 | 昭通 | 燕郊 | 平顶山 | 宜昌 | 景德镇 | 大兴安岭 | 靖江 | 三明 | 龙岩 | 江西南昌 | 高密 | 定西 | 阳泉 | 吕梁 | 启东 | 大庆 | 赤峰 | 启东 | 崇左 | 洛阳 | 湖州 | 临海 | 安吉 | 德清 | 咸阳 | 昭通 | 新余 | 信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商丘 | 白城 | 咸阳 | 黑河 | 郴州 | 南阳 | 丹阳 | 广安 | 平顶山 | 湖州 | 临沧 | 鹤岗 | 安岳 | 临海 | 濮阳 | 贺州 | 凉山 | 萍乡 | 北海 | 达州 | 延安 | 枣庄 | 益阳 | 铁岭 | 黑龙江哈尔滨 | 三明 | 启东 | 徐州 | 黄冈 | 任丘 | 萍乡 | 泉州 | 山东青岛 | 达州 | 吉林 | 荣成 | 莆田 | 商洛 | 赤峰 | 阿坝 | 高密 | 呼伦贝尔 | 迪庆 | 单县 | 三沙 | 天水 | 晋江 | 石河子 | 黔西南 | 平潭 | 石嘴山 | 阜新 | 宝应县 | 云南昆明 | 吴忠 | 馆陶 | 海宁 | 宁波 | 贺州 | 洛阳 | 张掖 | 长治 | 临猗 | 顺德 | 红河 | 鸡西 | 张家口 | 庄河 | 五家渠 | 铜陵 | 任丘 | 威海 | 五指山 | 铁岭 | 广西南宁 | 鹰潭 | 乐清 | 余姚 | 洛阳 | 寿光 | 临汾 | 邹平 | 漯河 | 荣成 | 克拉玛依 | 洛阳 | 西藏拉萨 | 中山 | 吐鲁番 | 牡丹江 | 儋州 | 茂名 | 馆陶 | 吕梁 | 金坛 | 深圳 | 红河 | 甘肃兰州 | 保山 | 桓台 | 阿勒泰 | 宿州 | 安康 | 保山 | 岳阳 | 盐城 | 吐鲁番 | 仁怀 | 鄂尔多斯 | 河北石家庄 | 西藏拉萨 | 曲靖 | 佛山 | 包头 | 伊春 | 那曲 | 任丘 | 汕尾 | 荣成 | 宝应县 | 金昌 | 燕郊 | 龙口 | 象山 | 安岳 | 平潭 | 辽阳 | 邹平 | 林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