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魔天記 > 第四十章 異變
        當柳鳴有些郁悶的回到一層大廳的時候,青衣少女還正在低首看著手中的書卷,對他的回來根本視若無睹。

        柳鳴深深看了少女一眼后,也就悄然的離開了閣樓。

        這一次,他雖然并無任何收獲,甚至還將剛到手靈石又弄沒了,但既然擅長此道的靈師也說其身上并無什么異常,總算讓其安心了大半之多。

        也許他先前的感覺的足底涼氣,真可能是一時的錯覺而已。

        他到了此時,也只能這般的自我安慰一番了。

        柳鳴再次施法騰空離開之后,就直接返回了自己小院,并一頭扎進了修煉屋中。

        他盤膝做好后,重新再內視了自己體內一番,仍無任何異常發現后,就不再將此事放在心中,而從懷中將那小半匣巨獸血肉殘渣取了出來,仔細查看了一番。

        有關這東西的用途,他準備去九嬰山的靈法閣查詢一番典籍后,再決定如何處理。

        他現在剛剛完成一次貢獻點任務,短期內不準備再出去執行任務,而是要先把自己實力提升一截后,再去領取一些穩妥些任務。

        畢竟他這次出去,雖然得到了一些貢獻點,但也差點讓自己命喪那頭巨鼠口下,讓其心中更加迫切的想先提高自己的自保能力。

        況且,這次出去還得罪那叫歐陽鋅的靈徒中期弟子,先避避風頭也是好的。

        而短期內提升實力的最好途徑,自然是將新得的三星盾徹底操控熟練由心,其次則是將后來學會的幾門簡單法術,也修煉到小成階段。

        柳鳴心中有了主意后,就將裝著巨鼠血肉殘渣的木匣一收而起,取而代之的將三角鐵牌往手心中一放,心神一靜后,就開始慢慢的吐納吸氣起來。

        ……

        兩日后,當柳鳴從靈法閣返回,在屋中捧著一本厚厚典籍在看的時候,臉上不時顯露出驚喜之極的神色。

        不知過了多久,當他將典籍一合而上的時候,不禁興奮起來。

        按照典籍上記載,即使低階妖獸也一身是寶的。

        妖獸血肉直接食用后,就可直接增進一些修為法力。若是用妖獸血肉煉制成的丹藥,則效果會更加好了,還能避免因為直接食用妖獸血肉產生的一些隱患。

        好在這種隱患指的的是長期食用,偶爾直接食用一些的話,并不會對食用用者有多大影響的。

        而妖獸的皮毛骨頭內臟等動地,更是無一不是煉器的最好材料。

        那名叫葉天眉的女子,起碼也是靈師等階的高人,能被其追殺的妖獸,怎么想也不會是低階妖獸的。”

        柳鳴臉色一陣陰晴變化,忽然一抬手,又將那小半匣巨鼠血肉殘渣取了出來。

        這一次打開蓋子后,他另外找來一雙竹筷,卻絲毫不嫌棄滿匣腥味的開始一點點撥弄巨鼠血肉殘渣,并將一些皮毛骨渣和血肉非常小心的一一分開。

        好好忙碌了一番后,他于得到了一大三小四塊鼠皮和上面附帶著的二十余根綠色硬毛,另有大小十三塊白色森骨渣。

        柳鳴另取出一個小盒后,將皮毛和骨渣專門放進其中后,望向木匣中剩余的巨鼠血肉時,臉上不禁浮現一絲猶豫之色,但一咬牙后,用兩根手指夾起一小塊鼠肉。

        單手一個掐訣,當即一團清水從天而降,將鼠肉上沾著的一些泥土一沖而掉。

        法決再一變,一團火焰在兩根手指間憑空浮現,瞬間就將鼠肉點燃,并馬上有一股肉香之氣傳出。

        柳鳴手腕微微一動,就將這塊半生不熟的鼠肉,直接扔進了口中,并細細咀嚼起來。

        下一刻,他雙目驟然一瞇起來。

        這鼠肉味道竟然出奇的好吃,每一口咬下去后,都有一股說不出的鮮美,而一咽下去后,更是直接化為一團團炙熱能量的直接匯聚在丹田中的靈海中。

        他只要稍有一催動靈海的加以煉化,一縷縷精純之極的元力直接從這些能量團中轉化過來,竟頃刻間就化為了其自己法力。

        柳鳴大喜之下,再也顧不得品嘗鼠肉的鮮美,幾口將嘴中這點鼠肉全都吞下腹中,當即開始專心的吐納修煉起來。

        當他再次睜開雙目的時候,赫然已是大半日后的事情了。

        再一檢查自身法力增長,赫然已經抵他平常半月的修煉效果了。

        柳鳴怔怔了好半天后,再轉首看了看放在一旁的還剩下的眾多巨鼠血肉,再也忍不住的狂笑起來。

        這妖獸血肉食用后并沒有多少飽脹感覺,而在增進法力方面這竟然般驚人。

        這豈不是說,他只要每日吞食兩小塊血肉,不到一個月就可將第二層冥骨決修煉成可以從容的進階到靈徒中期了。

        不過當笑聲一停之后,柳鳴再往深里一思量后,又不禁有些患得患失起來。

        要是隨便吃幾塊妖獸血肉,就可以輕易進階,那他們這些靈徒弟子何必還用這般辛苦修煉,其中應該有什么地方不對吧。

        他看著旁邊木匣中的鼠肉,又不禁有幾分疑惑起來。

        柳鳴自然不知道,一般妖獸雖然也有增進法力效果,但絕不可能有這般夸張的。

        凝液期大成的妖獸,不要說靈徒級弟子根本不可能得到,就是一般靈師恐怕也沒有這他般機緣可以食用到的。

        畢竟整個大玄國,恐怕也找不出幾只凝液期的妖獸,至于凝液器大成的,現在更是再沒有第二只的。

        這種等階妖獸幾乎將一身法力全都煉化到全身的每一塊血肉中,一旦被一名靈徒初期弟子食用,作用自然顯得十分逆天了。

        若是換了一名靈徒后期弟子服用,都不會再有這般驚人效果的。

        至于靈師等級的食用這么一小塊鼠肉,也不過和食用一碗高品質靈米增加法力差不多而已。

        而對更高階的葉天眉以及蠻鬼宗那位灰袍老者來說,食用這些血肉對他們根本沒有什么意義了。

        他們一天稍微修煉增加的法力,都比食用此妖獸血肉強的多。

        柳鳴在原處思量了好一會兒后,雖然并沒有全部想通這一切,但也隱隱猜到了那頭綠毛鼠妖等階之高應該遠超自己想象之上。

        光是直接食用這些鼠妖血肉,就能增加這般多發了。若是再交給煉丹師煉成丹藥的話,豈不是效果更加驚人了。

        柳鳴不禁這般思量道,而且典籍中提及的直接食用妖獸血肉的隱患問題,讓其心中也一陣猶豫。

        不過話說回來了!這等高階妖獸血肉只要露出一點風聲出去,想來宗門也不可能給自己一個三靈脈弟子留下半分的,若是再被一些心術不正之人知道,自己更有可能有其他難料的后果。

        為了萬一,效果差點就差點了!

        至于直接食用妖獸血肉的后患,雖然書中提的模模糊糊,但好在也只有這半匣鼠肉而已,絕談不上什么長期,應該也沒有大問題的。

        柳鳴也算果斷異常之人,心中思量了幾遍后,也就有了決定。

        他當即不再浪費時間的又抬手從木匣中捏出一小塊鼠肉,開始沖洗燒烤起來……

        二十天后,柳鳴盤坐在地上閉目修煉著。

        隨著他的一吐一吸,體表纏繞的一縷縷尺許長黑氣也呼應般的扭動不已,竟仿佛是活物一般,顯得萬分詭異。

        在不知過了多久后,柳鳴雙目一張而開,身上黑氣頓時一斂的收進了體內。

        他再一沉心神的檢查了一番修煉效果后,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來。

        這二十天的修煉可算是異常順利,不但讓其法力激增了數倍,更是離修成第二層冥骨決也沒有多遠了,眼看再過三四天,就可真的進階靈徒中期了。

        這種恐怖的修煉速度,讓他這二十天中幾乎有一種墜入夢幻中的不切實際感覺,

        好在體內每日都在激增的法力不假,整整比先前大上一圈的靈海更是確實存在的,否則他還真要以為自己身處夢境中的。

        柳鳴搖了搖頭,一轉首看了看放在旁邊的那木匣,又露出一絲可惜之色來。

        原本小半匣的血肉殘渣,此刻只剩下一點點了,恐怕也就勉強剛夠其下面幾天食用。

        柳鳴中這般想著,又臂一抬,熟練之極的向木匣中一抓而去。

        但就在這時,他忽然臉色一變,動作一下凝滯般的停了下來,同時目中就閃過一絲驚恐之色來。

        “這不可能,怎么會出現這種事情!”

        柳鳴大叫一聲后,一下惶恐萬分的重新盤膝做好,飛快掐訣吐納起來。

        一道道黑氣重新從其體內一竄而出,圍繞瘋狂舞動不已……

        一頓飯工夫后,柳鳴仍然盤坐地上不動,但是后背熱氣騰騰,一副汗流浹背的模樣,其身上繚繞的黑氣,赫然明顯比先前縮小了近半之多。

        一個時辰后,他身上黑氣赫然只剩下薄薄一層,完全恢復到了二十天前剛剛食用那些鼠肉前的水平。

        一聲長長吐氣后,柳鳴再次睜開了雙目。

        只是這時的他,臉色難看之極。

        他體內原本增大的靈海赫然恢復到了原來大小,一身原本洶涌澎湃的法力比食用鼠肉前竟然還要少上了半分。

        (忘語威信平臺已經建立,加入威信平臺方法,點擊威信平臺下面“通訊錄”--點擊上方“+”----進入查找公眾號----搜尋“忘語”或威信號“wang--yu----”,大家要看清楚名字后面金色驗證標記。)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汝州 | 湖州 | 阜阳 | 云南昆明 | 平潭 | 保定 | 日喀则 | 福建福州 | 呼伦贝尔 | 香港香港 | 长垣 | 保定 | 乌兰察布 | 秦皇岛 | 姜堰 | 海安 | 泰州 | 项城 | 吉林长春 | 丽江 | 阿里 | 林芝 | 梧州 | 丽水 | 锡林郭勒 | 通辽 | 百色 | 恩施 | 莱芜 | 大理 | 毕节 | 喀什 | 阿拉尔 | 海门 | 西藏拉萨 | 绵阳 | 德州 | 常德 | 达州 | 正定 | 儋州 | 云浮 | 滕州 | 巴音郭楞 | 宜春 | 威海 | 邳州 | 项城 | 晋中 | 泗阳 | 黄冈 | 泰安 | 阿拉尔 | 江门 | 肇庆 | 启东 | 韶关 | 云浮 | 潮州 | 济宁 | 顺德 | 青州 | 三门峡 | 黔西南 | 明港 | 南京 | 仁怀 | 神农架 | 图木舒克 | 明港 | 黄山 | 玉林 | 黔南 | 包头 | 济南 | 株洲 | 巴音郭楞 | 赣州 | 怒江 | 泉州 | 衡水 | 吕梁 | 宿迁 | 雅安 | 新沂 | 鸡西 | 安阳 | 保山 | 张家界 | 宿州 | 保定 | 威海 | 诸暨 | 湖州 | 江门 | 陇南 | 阿拉善盟 | 江苏苏州 | 温岭 | 四平 | 铁岭 | 景德镇 | 偃师 | 威海 | 廊坊 | 海宁 | 吉安 | 德宏 | 韶关 | 博罗 | 雅安 | 南充 | 迁安市 | 宜昌 | 珠海 | 伊犁 | 兴化 | 威海 | 湖州 | 台南 | 雅安 | 山东青岛 | 咸宁 | 汉中 | 广汉 | 海北 | 铜陵 | 安顺 | 定安 | 绵阳 | 吐鲁番 | 保山 | 四平 | 宜春 | 包头 | 大理 | 滁州 | 咸宁 | 厦门 | 钦州 | 大兴安岭 | 白城 | 新乡 | 渭南 | 武夷山 | 阿克苏 | 巴音郭楞 | 铜川 | 昆山 | 湖州 | 项城 | 燕郊 | 庄河 | 锡林郭勒 | 安顺 | 和田 | 泰安 | 沧州 | 保定 | 榆林 | 山西太原 | 菏泽 | 玉溪 | 玉溪 | 大庆 | 陕西西安 | 马鞍山 | 玉溪 | 香港香港 | 石狮 | 宜都 | 海西 | 东海 | 嘉兴 | 枣庄 | 吕梁 | 肇庆 | 招远 | 白沙 | 海拉尔 | 临猗 | 大丰 | 招远 | 沧州 | 玉林 | 新余 | 屯昌 | 绵阳 | 潜江 | 哈密 | 马鞍山 | 常德 | 乌兰察布 | 延安 | 海丰 | 莱芜 | 吕梁 | 海南 | 临汾 | 遂宁 | 普洱 | 宜春 | 自贡 | 滨州 | 灌南 | 牡丹江 | 开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