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歷史軍事 > 我們是兄弟 > 【1349】水間逐月的赴宴

    【1349】水間逐月的赴宴

        輝旭“呵呵”的笑了起來,他站在原地,又點著了一支煙“24小時以內,把吞掉的我的所有的場子和地盤,都還給我,老老實實的讓你們的人都給我滾蛋。”

        說到這,輝旭從自己的身上掏出來了一個文件袋,他走到了桌子邊上,把文件袋放在了桌子上面“上面是我輝旭幾十個場子的地址,這都不是秘密了,太多了,我也忘記了竟是誰去霍霍的了,每一個場子后面,都有明確的賠款數字,這份表單就一份,你們復制一下,然后,那個啥,讓那些墻頭草,見風使舵的那群小掌柜,誰拿了我的哪個場子,這后面都有明確的賠款份額,我都列的很詳細的,你看,有些場子沒有造成人員傷亡,有些場子造成了人員傷亡,得賠啊,對,你們把這個表單盡快的散發出去,我也會安排我的人,給這些所有掌柜,都送過去一份的,24小時以內,誰賠了我了,那我就原諒誰了,要是不賠我,那我就不開心了”輝旭笑呵呵的開口“事情不大,我也不想鬧大,我在公司等著,等著你們來賠償我輝旭這些日子的損失哦,別讓我等的太久。”

        說完,輝旭就把這些表單全都放在了桌子上面。

        赤火看了眼表達,很不屑一顧的笑了笑,他拿起來表單,看了一眼表單上面的價目“哎呦,旭哥,你這賠償要價真狠啊,你說你這不是不給人家活路走嗎,你這些小掌柜要是誰賠你一筆款項,那絕對都是傾家蕩產的啊,這誰賠的起啊,你這人,誠心逼人家嘛。”

        “呵呵,不賠的狠點,那怎么給他們長記性啊?”輝旭的聲音不大“就是這個數字了,只多不少的,少一分都不可以,好了,今天我就不打擾大家了,你們既然這么想著分我,那就分就是了,不過這價格,是不能變了,你們要記著賠。”

        “還有一句話,我忘記和你們說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我們若是不賠呢?”典獄長把玩著手里面的打火機“輝旭,你真把自己當天王老子了。”

        另外一邊的赤火更直接“我這個人,就討厭人吹牛逼,我告訴你,我,現在要錢沒有,要命呢,也不給,怎么辦?”說完,赤火直接就把輝旭手上的單子給撕掉了,當著輝旭的面,就給撕成了好幾半兒,然后拿著打火機就給點著了。

        丁暄更直接,他靠在椅子上,沖著輝旭笑了起來“輝旭,我想知道,是誰給你這么大的勇氣,好歹你也是社會上的老大哥了,你告訴我,你這樣做的資本,是什么,或者說,你,憑什么?”

        “24小時以后告訴你們。”輝旭笑了笑,轉身就往出走“記好了,24小時,賠錢哦,幾位”輝旭走到門口的時候,身后的所有馬仔,基本上都把槍掏了出來,對準了輝旭這邊。

        王龍站在一邊看著這群人,又看著輝旭,然后,輝旭嘴角微微上揚“老子這一輩子是踩著人的尸體站起來的”然后他的聲音非常的大“吹牛逼呢!”接著他一把就把門給拉開了,門口還堵著許多許多的小弟,都看著這邊的輝旭。

        輝旭一個字都不說,站在門口,又點著了一支煙,然后,他順手抓住另一個人的臉,輕輕的往后推了推這個馬仔,然后自己轉身就往出走,王龍就跟在輝旭的身后,整整一個走廊,聚集的慢慢的都是里面的三位大哥的馬仔,輝旭就是自己一個人來的,王龍就是一個跟班,但是輝旭的氣場,硬是震懾住了這群人,王龍在后面跟著,額頭的汗水都不挺的往下流。

        他覺得有些緊張,不過看著前面的輝旭,他膽子頓時也大了不少,輝旭走到樓下,上了自己的攬勝越野車,他坐上車以后,王龍透過窗戶,就看見輝旭自己深呼吸了一口氣,坐在車上,額頭的汗水也開始往下流,輝旭自己又帶上了大墨鏡,王龍也看不清輝旭的表情,輝旭直接發動了攬勝越野車,很快就行駛離開了。

        就在輝旭的攬勝剛剛行駛離開的時候,就聽見了一聲叫罵聲“草泥馬的,怎么不動手啊,罵了隔壁的,老子白他媽準備了半天了。”一個虎頭虎腦的光頭大漢罵罵咧咧的就從酒店里面出來了,他走到了邊上一個停車場管理人員的邊上“看你爹呢你看”罵完之后,大漢上去一嘴巴就給那人呼倒了“滾蛋,草泥馬的”大漢摸著自己的腦袋“罵了隔壁的,敢打俺兄弟的主意,操,當初俺殘廢跟俺麻雀哥和小六子霍霍L市的時候,你們還他媽撒尿和泥玩呢”殘廢一邊大罵著,一邊就行駛過來了一輛奔馳商務車,車門打開,殘廢叫罵著“走了,走了,都走!”殘廢叫吼著就上了車,就在殘廢上車了以后,就看見身后的賓館里面,出來了大批大批的人,這些人看起來都挺普通的,但是確實是都跟著殘廢一起來的,都是從奉龍大飯店吃飯的,得有五六十口子人,這群人出來之后,全都到了奉龍前面的停車場,一個一個的都回到了車上,十幾輛車,魚貫行駛而出,給邊上的停車場管理人員都嚇傻了。

        看著這一大批大批的車輛往出行駛,王龍突然之間就明白了,為何剛才那么多人圍著輝旭一個人,丁暄他們都沒有敢下手。

        王龍一直以為輝旭是真正的一個人來的,但是現在看來,他明顯的不是一個人,就在殘廢他們這邊還沒有走完的時候,王龍就看見了奉龍兩側的馬路邊上,停著的很多輛車,沒有看見有誰上車了,但是得有個七八輛車子,全都發動了,也開始一輛一輛的行駛而出。

        王龍站在原地,都看傻了,輝旭哪兒來的這么多人,車子都在行駛的過程當中,然后,王龍轉頭,就看見奉龍大酒店的最頂層,幾條大橫幅就從最上面被人甩了下來,六七條很大很大的橫幅,從樓頂,一直下降到一半兒的位置,橫幅上面寫著“二十四個小時”別的什么都沒有寫,站在樓頂的人,帶著一副大墨鏡,身邊還跟著幾個馬仔,王龍仔細一看,是閃雷。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临汾 | 江门 | 江西南昌 | 安岳 | 阿拉尔 | 泸州 | 广饶 | 平凉 | 徐州 | 淮北 | 喀什 | 琼中 | 吐鲁番 | 喀什 | 吉林 | 呼伦贝尔 | 乐清 | 南平 | 温岭 | 宁德 | 海丰 | 那曲 | 吉林长春 | 信阳 | 榆林 | 湘西 | 百色 | 牡丹江 | 河南郑州 | 邵阳 | 邹平 | 武威 | 海北 | 河池 | 临猗 | 扬州 | 湖南长沙 | 嘉峪关 | 日土 | 馆陶 | 江门 | 益阳 | 如皋 | 永新 | 枣庄 | 吉林 | 阳江 | 佳木斯 | 三亚 | 那曲 | 邢台 | 启东 | 淮南 | 瓦房店 | 玉林 | 阿拉善盟 | 霍邱 | 湖北武汉 | 襄阳 | 景德镇 | 黄冈 | 新泰 | 广安 | 乌兰察布 | 锡林郭勒 | 兴安盟 | 南通 | 葫芦岛 | 赵县 | 文昌 | 济宁 | 醴陵 | 济南 | 香港香港 | 平顶山 | 上饶 | 辽源 | 日喀则 | 宝鸡 | 庄河 | 邯郸 | 汕头 | 灌南 | 和县 | 攀枝花 | 铁岭 | 基隆 | 兴化 | 铜川 | 吉林 | 鹤岗 | 楚雄 | 舟山 | 金华 | 迁安市 | 桓台 | 昌吉 | 嘉峪关 | 邯郸 | 任丘 | 济南 | 宜都 | 荆门 | 保定 | 常州 | 洛阳 | 如东 | 焦作 | 丹阳 | 邢台 | 仙桃 | 如皋 | 果洛 | 大同 | 海宁 | 简阳 | 安阳 | 吉林 | 四川成都 | 桂林 | 吉林长春 | 山东青岛 | 鄢陵 | 天水 | 十堰 | 乐平 | 浙江杭州 | 泗阳 | 云浮 | 鸡西 | 灵宝 | 改则 | 岳阳 | 眉山 | 库尔勒 | 甘肃兰州 | 伊犁 | 廊坊 | 辽阳 | 台中 | 徐州 | 浙江杭州 | 兴安盟 | 塔城 | 常德 | 东方 | 舟山 | 那曲 | 南充 | 景德镇 | 吴忠 | 赣州 | 阳泉 | 河池 | 肇庆 | 明港 | 邳州 | 梧州 | 巴彦淖尔市 | 丽江 | 烟台 | 湖北武汉 | 崇左 | 山西太原 | 邹城 | 怀化 | 上饶 | 汉中 | 赵县 | 娄底 | 襄阳 | 诸城 | 克孜勒苏 | 蚌埠 | 阿拉善盟 | 兴安盟 | 鄂尔多斯 | 延安 | 海宁 | 汕尾 | 东方 | 青州 | 湘潭 | 德州 | 邵阳 | 三河 | 大连 | 钦州 | 台山 | 宜都 | 伊犁 | 迁安市 | 包头 | 海南海口 | 丽水 | 滁州 | 阿坝 | 扬中 | 邳州 | 宜昌 | 漯河 | 日喀则 | 神木 | 新泰 | 三河 | 和县 | 通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