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歷史軍事 > 我們是兄弟 > 【1341】出去一下

    【1341】出去一下

        王龍盯著這紙條,就明白了丁暄的意思,這都是輝旭的地盤,輝旭的場子,他丁暄這是想讓王龍入伙“其實我就是想和你說,王龍,你不要把事情都想的太簡單,只要在這個圈子的人,都會進這次的漩渦,我這話的意思,你明白了?不難做?”

        丁暄這話的意思,就是讓王龍表個態,他們現在三方大佬圍剿輝旭,也已經是整個L市盡人皆知的事情了,基本上所有的小掌柜,該表態的也都表態了,現在來找到王龍,也算是正常,畢竟王龍也是屬于小掌柜了,而且他的身份更特別,一直讓王龍更無法理解的,那就是為何丁暄好像沒有一絲不適應的樣子,就這么和王龍溝通交流,好像他們以前就真的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我覺得,這個事情說不難做,也挺難做的,我就是想正經的做生意,誰不讓我好好做生意,我呢,就不讓誰痛快的過日子。”

        “你太高看你自己了”丁暄站了起來,拿起來杯子“所有的人都不會置身事外的,別想著撿漏子,你們這簍子也撿不起。”說完,丁暄笑呵呵的把杯子舉了起來“三天以內,那幾個場子是你的,若是不要,那就什么都別要了,來,喝酒,大家開心!”丁暄笑呵呵的開口,伸手舉杯,跟著大家一個碰杯之后,丁暄最后把目光又轉移到了唐焱的身上“唐焱啊,你就不怕我去告訴警察,過來抓你?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還是通緝犯呢”

        “誰是唐焱?”唐焱沖著丁暄就笑了“我不知道你說的唐焱是誰,你隨便去報警。”唐焱特別特別的平靜“別跑這胡猜瞎猜了,暴君,你那一套,不是對誰都好用的。”

        暴君“哈哈哈”的笑了起來,他摟住了王龍的脖頸“王龍啊,你膽子真的夠肥的,按照正常的邏輯,只要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會選擇從這里重新開始的,但是你偏偏就選在這里了,你的底牌是什么,你的依靠是什么?別告訴我說,就是唐焱,就是你的依靠咯?”

        王龍嘴角微微上揚“你當初什么都沒有,不也敢從L市起家嗎,我現在有這么多人,這么多錢,我為什么不敢?我哪有什么依靠?你想多了,暄哥。”

        丁暄坐在一邊,雙手把玩著一個酒杯“劉震東有一個把兄弟,這個人的名字呢,叫秦軒,他們之間的感情很是深厚哇,現在這個秦軒在哪兒不清楚,但是我倒是聽過一些關于這個秦軒的事情,秦軒在L市也挺有名號的,然后,他在L市還有一家房產公司,很低調的房產公司,我說的沒錯?”暴君轉頭瞅著王龍“你之前應該是不知道這些的,但是你現在應該是知道這些了,那個秦軒有些名號,有些身份背景,不是一個軟角色,身后還牽扯著一家很大很大的上市公司,他的媳婦叫趙曉萌,東北那疙瘩的,勢力很大,你想用他。”

        王龍眉頭一皺,看著眼前的丁暄,接著,丁暄又笑了“那你之前沒有想到過這些,是因為你不知道,你和我在一起的時候,我覺得那會你就很單純,你沒有說過這些,那就說明你不知道,但是現在你肯定是想用這些關系的。”

        丁暄伸了個懶腰,抬頭又看了眼對面的唐焱“哥們,看來你沒少指點王龍,也沒少告訴他事情啊,呵呵。”說完,丁暄沖著唐焱伸出來了大拇指,然后又轉頭看了眼唐焱“很多東西你是藏不住的,不要過分的自信,你在我的眼里是透明的。”說完,丁暄又拍了拍王龍面前的那張紙,緊跟著“大家吃好喝好啊,哈哈”說完,他笑呵呵的轉身就離開了,陸洵跟在了丁暄的身后,看著丁暄一群人離開。

        桌子上面的彤彤下意識的開口“秦軒是你叔叔?”

        王龍先是看了眼唐焱,然后沖著彤彤點了點頭“是的,但是我不知道現在他在哪兒,我已經去他的公司登門拜訪過了,他沒在。”

        彤彤又看了眼王龍,沒在說話,另外一邊的白靜也開口了“你還有這層關系,這秦軒的事情我也聽說過,L市,關于他們的傳說,很多。”

        “那都是過去了,現在也沒有什么用。”王龍笑了笑,舉杯“不要理會丁暄,來,我們繼續。”

        王龍說完之后,又和唐焱兩個人對視了一眼,一桌子的人都把酒杯舉了起來。

        宴會之后,伏龍最頂層,在王龍的房間內部,王龍手上拿著一杯雞尾酒,看著自己面前的字條,這個時候,房間的門開了,唐焱推開門直接進來了,他走到了王龍的邊上,坐下點著了一支煙“坐在這里發什么呆呢。”

        “我在想暴君,他怎么會知道秦軒的事情,他怎么看出來的這些,他拆了我的老底了。”

        唐焱笑了笑“這個暴君自然不是普通人,他的智商極高,剛才從他拿火開始,一切的一切都是試探,他現在肯定已經盯上我了,查秦軒的事情不難,阿東的女人那一家子,當初都是秦軒做掉的,這種事情在Z市早都傳開了,隨便去個人就能打聽清楚,我唐焱在劉家也不是什么隱藏的透明人物,他知道我是誰也很簡單。”

        唐焱拍了拍王龍的肩膀“不要把他想的太過恐怖,他也是一個普通人。”唐焱特別的平靜“現在把秦軒浮出水面沒有什么不好的,明天接著安排人去探望秦軒,就一直去,看看秦軒什么時候能回來,只要秦軒在,那就能保你這伏龍不倒。”

        “軒叔有這么大的本事,這么多的人么?現在這L市局勢,他能保我伏龍不倒?”

        唐焱笑了笑“自然會的,我和你說過的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的,明白嗎?”

        王龍瞅著唐焱,思考了片刻,使勁的點了點頭,緊跟著,唐焱又開口問道“那你現在知道應該怎么做了么?”

        “我知道了,唐叔,謝謝你。”說完,王龍起身,把手上的字條拿了起來“我出去一下。”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咸宁 | 资阳 | 无锡 | 库尔勒 | 新沂 | 单县 | 三明 | 黔东南 | 三亚 | 阳泉 | 宝应县 | 正定 | 云浮 | 仙桃 | 郴州 | 偃师 | 资阳 | 景德镇 | 仁寿 | 葫芦岛 | 白沙 | 常州 | 怀化 | 阿坝 | 扬中 | 普洱 | 开封 | 阿勒泰 | 吴忠 | 鹤岗 | 宜昌 | 阳春 | 浙江杭州 | 宁夏银川 | 普洱 | 丽水 | 台北 | 莱芜 | 神木 | 三门峡 | 辽宁沈阳 | 高雄 | 漳州 | 昌都 | 福建福州 | 三明 | 保定 | 四川成都 | 阳春 | 攀枝花 | 涿州 | 定安 | 定安 | 怀化 | 慈溪 | 延边 | 保亭 | 宜宾 | 文山 | 朝阳 | 梧州 | 黄山 | 明港 | 惠州 | 定安 | 武安 | 惠州 | 甘孜 | 北海 | 正定 | 常州 | 厦门 | 福建福州 | 西双版纳 | 青海西宁 | 海门 | 郴州 | 泰州 | 扬州 | 广安 | 铁岭 | 曲靖 | 株洲 | 普洱 | 张北 | 黄冈 | 宜昌 | 阿拉善盟 | 马鞍山 | 海门 | 绍兴 | 无锡 | 石嘴山 | 哈密 | 仁怀 | 朝阳 | 天水 | 石河子 | 香港香港 | 常德 | 海西 | 秦皇岛 | 宜都 | 公主岭 | 陕西西安 | 牡丹江 | 巢湖 | 阜阳 | 南通 | 濮阳 | 和县 | 台湾台湾 | 新疆乌鲁木齐 | 遵义 | 大连 | 佳木斯 | 宜都 | 吴忠 | 象山 | 长葛 | 安康 | 桐乡 | 雅安 | 石狮 | 临沂 | 马鞍山 | 三明 | 商洛 | 云浮 | 慈溪 | 黄南 | 姜堰 | 宜昌 | 包头 | 大理 | 滁州 | 果洛 | 黔东南 | 山南 | 江西南昌 | 江西南昌 | 锦州 | 平凉 | 南阳 | 台北 | 乐山 | 海北 | 正定 | 海东 | 贵州贵阳 | 通辽 | 台北 | 恩施 | 溧阳 | 诸暨 | 宜春 | 黑龙江哈尔滨 | 镇江 | 东阳 | 宿州 | 新余 | 泰兴 | 忻州 | 宜春 | 偃师 | 清远 | 枣阳 | 宣城 | 本溪 | 大庆 | 陵水 | 楚雄 | 顺德 | 许昌 | 宁波 | 张北 | 长治 | 招远 | 绵阳 | 项城 | 莱州 | 保亭 | 海丰 | 如皋 | 陕西西安 | 新余 | 固原 | 海安 | 玉溪 | 那曲 | 厦门 | 甘孜 | 南京 | 嘉兴 | 烟台 | 江门 | 潮州 | 广州 | 项城 | 临猗 | 眉山 | 昌吉 | 云浮 | 吐鲁番 | 招远 | 广汉 | 平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