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歷史軍事 > 我們是兄弟 > 【977】暴怒的閃風

    【977】暴怒的閃風

        阿樂看著已經詫異的王龍“多么令人不齒的事情也要做出來,因為你要上位,所以你要為了目的,為了一切的目的,不擇手段,不管多見不得光,只要能達到你的目的,你就要去做,知道嗎,現在能站在頂端你的人,沒有一個人是干凈的,他們做過多少畜生的事情你是不知道的,什么叫做畜生,不擇手段喪盡天良的人就叫做畜生,什么叫做大哥,不擇手段喪盡天良的人就叫做大哥,這兩者的唯一的區別就在于,前面的人沒有成功,但是后面的人,成功了。你若是成功了以后,所有的人都只會羨慕崇拜你表面的風光,沒有人會去管你為了這些風光曾經做過什么,好了,還有一個星期的時間,我就和你說這么多”阿樂站了起來,看著對面的王龍,沖著他笑了“王龍,祝你好運,我看好你。”

        王龍被阿樂的那番話,又給說的驚愕了,他自己坐在原地沉默了許久,許久許久。

        第二天,陽光明媚,這是一個好日子,在l市第一中學,閃炫中午放學都是不回家的,在班里面復習功課,睡一會兒覺,然后就準備上下午的課了。

        大中午的,學校的走廊很是寂靜,一個人影都沒有,大多數學生都回家了,或者從外面上網的,只有少部分從學校吃飯,然后留在了班里面。

        這個時候,閃炫班級門口的門突然之間開了,一個一身快遞模樣打扮的男子,戴著一個帽子,帽檐壓的很低,手上抱著一個盒子站在班門口,很和藹的笑了笑“請問一下,誰叫閃炫啊?”

        “我啊”閃炫正要午睡呢,看見門口的快遞員了,她站了起來“給我的嗎?”

        “是的,名字就是你的,過來簽收一下”

        閃炫點了點頭,閃炫也是一個比較喜歡網購的女孩子,所以也經常會有快遞,快遞員走到班門口,緊跟著,閃炫也出來了,她出來看著快遞員,也沒想太多,拿起來了手上的盒子,接著就要簽字,快遞員盯著閃炫看,然后又看了看周圍。

        閃炫很快的簽完了字,她沖著快遞員笑了“來,這個給你,麻煩你了”她很有禮貌。

        “沒事,不麻煩,我應該的”快遞員笑了笑,緊跟著,他的臉色猛然之間就變了“閃炫。”

        閃炫眉頭一皺,盯著對面的人“嗯?怎么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影猛然之間沖了上來,手上拿著一塊白布,一下就捂到了閃炫的嘴上,緊跟著,這個很健壯的男子,捂著閃炫的嘴,就使勁往后拖,快遞員連忙四處看了看開始把風,很快閃炫就暈了過去,快遞員從邊上拿起來了一個麻袋,一下就把閃炫裝進了麻袋,兩個人下樓,樓下有一輛快遞樣式打扮的面包車,把麻袋扔到了面包車上面。

        很快,快遞面包車行駛離開了學校,一切依舊如往常一樣,門口的保安都沒有想太多,很輕松的,就給快遞車放行了。

        很快,到了下午放學的時間,小勇開著他們家的奔馳車,準時的守在了學校門口,等著小姐放學,以前一放學,閃炫就會很快出來的,可是這次等到了所有的學生都離開了,閃炫還沒有出來,他有些好奇,順手就拿出來了自己電話打給了閃炫,顯示不在服務區,他有些詫異,開始的時候他還沒有想太多,又這樣等了十幾分鐘,學校門口一個身影都沒有了,可是閃炫還是沒有出來,小勇有些急了,轉頭看了眼身后的兩個人“上去看看小姐”

        緊跟著,奔馳車上面下來了兩個黑西服的男子,奔著學校那邊就過去了。

        l市購物中心,在四樓,閃風的妻子夏默走在前面,身后兩個小弟跟在她的身后,每個人手上都拎著好幾個包,都是夏默這半天來的結果。

        “你們等等我,我去趟廁所”夏默沖著兩個人說了一聲,緊跟著,自己轉身就進了四樓的衛生間,她前腳進了衛生間,后腳又有一個身材高挑一頭長發的女人也進去了。

        門口的兩個馬仔就在外面守著,一人拎著好多包,大包小包的。

        夏默進了廁所,從自己的包里面剛要掏手機,想打個電話,緊跟著,她就看見已經被她反鎖上的門,突然之間就開了,他看見了一個長得很丑的女人“喂喂,沒看見人啊?”

        她有些不開心的指責了對方一句,接著,她就看對面的女人臉上的表情突然之間就變了,她還沒來得及反應,這個女人猛的往前大跨了一步,手上赫然之間出現了一把匕首,匕首直接頂在了她的脖頸處“別動,動就扎死你!”

        夏默當即就愣住了,畢竟是閃風的女人,她表現的很鎮定,把自己的包遞給了對面的女人“求財別傷人”她挺平靜的“包你拿走,里面有錢,什么都有,別傷害我。”

        女人笑了笑,進了廁所,把門反鎖上,盯著對面的夏默……

        幾分鐘以后,一個清潔工從女廁所里面出來了,這個清潔工推著一個很大很大的藍色的垃圾桶,帶著口罩,看不清楚長相,出來之后,很快就消失在了走廊。

        夜深了,閃風家的別墅,大廳里面站滿了人,閃風自己一個人坐在沙發上,臉色陰沉的有些嚇人,在他面前,兩個人瑟瑟發抖,一臉的恐懼。

        緊跟著,就看見閃風突然之間大吼了一聲,接著猛的一拍桌子“廢物!”接著從他的手上赫然之間就出現了一把手槍,他拿起來手槍,沖著面前站著的兩個人的頭頂“嘣,嘣!”的連續兩槍,鮮血濺到了他的臉上,緊跟著,兩個身影緩緩的倒在了地上。

        “廢物!”閃風又破口大罵了一句,一把就把手上的槍給甩到了地上,他雙鬢處已經有一些頭發花白了,他眉頭緊鎖,整個人都不可抑制的憤怒“都他媽廢物!”他大吼了起來。

        緊跟著,他一下就站了起來,看著整整一個大廳里面的人“找,全都給我出去找!所有的人,都給我出去找!!!找不到我老婆孩子,都他媽別回來!”閃風咆哮著,緊跟著,一屋子的人二話不說,全都轉身出去了。

        ♂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长葛 | 红河 | 濮阳 | 南充 | 湘潭 | 揭阳 | 威海 | 佳木斯 | 博尔塔拉 | 新疆乌鲁木齐 | 珠海 | 石河子 | 辽源 | 德清 | 绥化 | 崇左 | 海安 | 衡水 | 亳州 | 海南海口 | 塔城 | 宜宾 | 漯河 | 安康 | 任丘 | 儋州 | 鄂州 | 启东 | 潜江 | 大丰 | 长兴 | 徐州 | 岳阳 | 西双版纳 | 连云港 | 牡丹江 | 陕西西安 | 义乌 | 莱州 | 山南 | 定安 | 乐清 | 淮北 | 江西南昌 | 襄阳 | 巴彦淖尔市 | 林芝 | 桓台 | 海南 | 河南郑州 | 安阳 | 包头 | 佛山 | 武安 | 海安 | 定安 | 保亭 | 晋城 | 芜湖 | 泸州 | 齐齐哈尔 | 宿州 | 桐乡 | 绥化 | 五指山 | 乌兰察布 | 琼海 | 德宏 | 乌兰察布 | 新沂 | 安庆 | 沧州 | 瑞安 | 阿里 | 儋州 | 辽源 | 项城 | 邳州 | 庄河 | 抚州 | 博尔塔拉 | 临汾 | 兴安盟 | 黔西南 | 鹤岗 | 固原 | 沭阳 | 伊春 | 江苏苏州 | 阿克苏 | 庆阳 | 惠州 | 邵阳 | 茂名 | 乳山 | 韶关 | 宝应县 | 丹东 | 德阳 | 柳州 | 朝阳 | 常州 | 遵义 | 宝应县 | 宿州 | 巢湖 | 通辽 | 涿州 | 濮阳 | 巢湖 | 永州 | 阿勒泰 | 台北 | 钦州 | 阿克苏 | 辽阳 | 龙口 | 和田 | 三亚 | 仁寿 | 景德镇 | 三河 | 天长 | 朔州 | 临沂 | 徐州 | 盐城 | 单县 | 宿州 | 资阳 | 宝鸡 | 安徽合肥 | 鞍山 | 通辽 | 三门峡 | 怒江 | 天水 | 巴中 | 松原 | 吉安 | 宜春 | 青海西宁 | 营口 | 聊城 | 红河 | 昭通 | 楚雄 | 泰安 | 新沂 | 新余 | 和田 | 通辽 | 佳木斯 | 神木 | 南充 | 泗洪 | 咸阳 | 湛江 | 鹤壁 | 濮阳 | 潮州 | 芜湖 | 益阳 | 山南 | 南京 | 陇南 | 伊犁 | 西藏拉萨 | 遂宁 | 清徐 | 曹县 | 任丘 | 黑河 | 长垣 | 仙桃 | 张北 | 崇左 | 林芝 | 果洛 | 阳江 | 枣庄 | 阳泉 | 宝应县 | 威海 | 大丰 | 昭通 | 许昌 | 泰兴 | 偃师 | 乌兰察布 | 石嘴山 | 招远 | 揭阳 | 博罗 | 霍邱 | 大理 | 枣庄 | 辽源 | 桐乡 | 保山 | 如皋 | 顺德 | 汉中 | 株洲 | 芜湖 | 昭通 | 东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