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歷史軍事 > 我們是兄弟 > 【974】路邊的大樹

    【974】路邊的大樹

        “哥,你了解我的,我根本做不到,我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我沒得選了,哪怕有一天,他被人打死了,我也想陪在他的身邊,我不知道我造了什么孽,但是我知道,我這輩子是離不開他了,真的離不開了。”

        夕陽笑了“我累了,這么多年,我為這個家操碎了心,我真的累了,你走吧,隨你吧,以后你的事情,我都不會再管了,我想管也管不了了,我真的累了,你不想我死就離開。”

        夕郁看著夕陽,好一會兒,她跪在了夕陽的床邊“哥,對不起”緊跟著,她又站了起來,眼神異常的哀傷,她緩緩的出了房間,目不轉睛的往樓下走,整個人好像都失魂了一樣,就在這個時候,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打開手機,里面是一條信息,是夕陽發來的,什么都沒有,只有一個地址。

        夕郁看著手機“哥”的自言自語了一聲,接著,眼淚又流了出來。

        “別哭了,別哭了。”王越摟住了懷里的夕郁,他自然是不知道剛才發生的事情的,只是他看著夕郁如此的哭泣,他也挺難受的“好了,你別這樣了,這個事情先放放,好吧,我們走,六哥帶你去游山玩水,我不報仇了。”

        夕郁沒說話,只是依舊趴在王越的懷里,她順手把自己的手機拿了出來,把夕陽發給他的那條信息擺在了王越的眼前。

        王越盯著信息看,瞬間就愣住了,然后,他又看了眼懷里一臉哀傷的夕郁,他沉默了…….

        夜深人靜,在一條寬闊的馬路上,一個人影飛快的跑了過去,然后,瞬間消失在了夜色當中,緊跟著,又是一個身影飛快的跑到了另一個角落,也消失在了夜色。

        王龍自己坐在馬路邊上,叼著煙,身上早已被汗水浸透,這是一條空曠的馬路,一到了晚上就人煙稀少,這條馬路一直往前走,會通向一個別墅小區,一般的別墅小區都會建在城市很偏僻的地方,很少有建在市中心的,在閃風家附近,王龍一行人已經守點守了一個多星期,確定了下手地點就是這里,是閃風每天回家的必經之路,經過這么多天的踩點,大家換著輪番的搜集閃風的資料,讓人確實有些郁悶,閃風從來沒有過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哪怕就是在他的家里面,成天別墅門口都會堆滿了小弟,出門的時候,自己一輛車不說,身后還通常會跟著一輛保姆車,至于車上面有多少人,誰都不清楚,而且他的家人出行的話,身后跟著的人會更多。

        閃風的女兒今天過生日,閃風一家人從l市著名的五星級酒店,給她女兒包了整整一層,閃風宴請了許多許多的人,包括他女兒的朋友,學校的領導,所有人都很給閃風面子,宴席期間,還請來了一線歌手唱歌,整個生日宴會,所有所有的人都非常的開心。

        閃風的女兒是一個很漂亮,并且年輕乖巧的女孩子,她聰明,懂事,漂亮,而且學習成績非常非常的好,她基本上是綜合了閃風夫婦所有的優點,十幾歲的小姑娘,已經亭亭玉立,在l市第一中學,每次考試都是年級第一,這倒是成了閃風夫婦引以為豪的驕傲。

        一家人很是和睦,閃風夫妻很恩愛,對于他們的女兒,更是達到了溺愛的程度,只是小丫頭雖然出生在這么好的家庭,但是卻也沒有一點公主病,她的名字叫閃炫,絢麗多彩。

        宴席期間,閃風真的沒少喝酒,滿滿的都是夸贊之聲,輝旭和林逸飛也都帶著自己的老婆孩子來了,還包括一些市委領導,也都來了,l市一些舉足輕重的黑道大哥,該來的也都來了,這算是給足了閃風面子,更主要的就是林逸飛家的小子從小都不學習,這更是和閃風家的孩子形成了對比,宴席之間,開起來玩笑,所有的人也是笑哈哈的,閃風真的沒少喝。

        在閃風家的奔馳轎車上,閃風坐在后座,在邊上是閃炫,另外那邊,是閃風的妻子,閃風腦袋迷迷糊糊的,一身的酒氣。

        “爸,你喝多了吧,酒這東西不是好東西,以后你少喝點”閃炫白白凈凈的皮膚,笑起來還會帶著一個小酒窩“你看看你,今天吹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是你給我爭氣啊,寶貝”閃風使勁呼啦了閃炫腦袋一把“哈哈哈哈”的又笑了起來。

        “你注意點你!輕點呼啦孩子,喝點酒就沒樣了”邊上的一個貴婦人呵斥了閃風一句。

        閃風“嘿嘿”的笑了笑“知道了,老婆”然后又看了眼自己的女兒,他很開心。

        “峰子,你開車慢點,實在不行的話,就把車給小勇開”邊上的貴婦人又開口了“喝酒喝了半斤,還敢開車,快點快點,你開車我都害怕,把車子給一邊的小勇。”

        “晚上開心,我也喝了!”這個時候,副駕駛的小勇也轉頭過來了,看著閃風的媳婦“放心吧,沒事的,嫂子”之后小勇拍了駕駛位置處的峰子一把“你丫開車不會開慢點啊,草你舅舅的,喝點酒就把車當飛機開了啊?嫂子害怕了!你丫開慢點。”

        “好好,知道了”峰子連忙笑了笑“嫂子,您放心吧,我們沒事的,開的慢點。”

        峰子是閃風的專用司機,30多歲的年紀了,還沒有成家,至于邊上的小勇,是閃風一個很忠心的手下,由于今天時間太晚了,很多大哥還在酒店喝酒,但是閃風他們不行,女兒明天還要上學的,索性,他們就提前回來了,車子行駛的速度慢慢的放了下來,幾分鐘以后,峰子瞇著眼,慢慢的把車子停了下來,因為他看見前面一顆樹居然橫在了路邊,而且,直接擋住了五分之四的馬路,車子是肯定過不去的了“**,開什么玩笑?這是哪兒來的樹?”

        接著,奔馳車一下就停在了路邊,閃風坐在后面,坐直了身體,峰子和小勇兩個人統一的從身上就把槍拿了出來。

        ♂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海南海口 | 三明 | 吉安 | 陵水 | 安吉 | 漯河 | 衡水 | 泗洪 | 凉山 | 滕州 | 大连 | 锡林郭勒 | 醴陵 | 陇南 | 吉林长春 | 湘西 | 克拉玛依 | 甘肃兰州 | 遂宁 | 灵宝 | 达州 | 山东青岛 | 鄢陵 | 日土 | 巢湖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安康 | 安庆 | 连云港 | 吐鲁番 | 金坛 | 滁州 | 姜堰 | 定西 | 锡林郭勒 | 湖北武汉 | 巴彦淖尔市 | 霍邱 | 哈密 | 通辽 | 防城港 | 吐鲁番 | 三河 | 寿光 | 天长 | 鹰潭 | 毕节 | 临汾 | 延边 | 澳门澳门 | 德清 | 大兴安岭 | 渭南 | 嘉兴 | 湖州 | 朝阳 | 启东 | 惠东 | 海西 | 泰兴 | 吉林长春 | 宁波 | 海南 | 梧州 | 梧州 | 诸城 | 扬州 | 宣城 | 文昌 | 吉林长春 | 海东 | 遵义 | 鹰潭 | 十堰 | 阳泉 | 神木 | 天水 | 屯昌 | 瓦房店 | 东莞 | 遵义 | 泗阳 | 咸阳 | 阜新 | 南京 | 平顶山 | 保定 | 铜仁 | 黄冈 | 博尔塔拉 | 茂名 | 巴彦淖尔市 | 六安 | 延边 | 宣城 | 台湾台湾 | 包头 | 天门 | 石嘴山 | 松原 | 聊城 | 廊坊 | 鹤岗 | 南阳 | 禹州 | 衢州 | 日照 | 白山 | 张北 | 晋中 | 鹤壁 | 怒江 | 广饶 | 五家渠 | 乐清 | 新沂 | 香港香港 | 三亚 | 那曲 | 扬中 | 吉林长春 | 宿迁 | 泰安 | 贵港 | 九江 | 定州 | 鹤壁 | 山南 | 湘潭 | 芜湖 | 深圳 | 东莞 | 温州 | 贵港 | 东方 | 邯郸 | 溧阳 | 吕梁 | 包头 | 昭通 | 三亚 | 铁岭 | 普洱 | 三沙 | 七台河 | 三门峡 | 琼海 | 中山 | 张北 | 济源 | 桂林 | 吐鲁番 | 克孜勒苏 | 张家口 | 乐山 | 晋江 | 延边 | 临海 | 灌南 | 浙江杭州 | 滕州 | 朝阳 | 邵阳 | 诸城 | 东阳 | 三门峡 | 安庆 | 玉环 | 宜都 | 新沂 | 绵阳 | 宜都 | 张家界 | 蚌埠 | 延边 | 驻马店 | 平潭 | 南京 | 顺德 | 甘肃兰州 | 慈溪 | 庆阳 | 本溪 | 赣州 | 深圳 | 铜陵 | 余姚 | 兴安盟 | 商丘 | 文昌 | 大庆 | 菏泽 | 天水 | 阿拉尔 | 赣州 | 吐鲁番 | 枣庄 | 株洲 | 新余 | 福建福州 | 南安 | 鸡西 | 桂林 | 宁国 | 岳阳 | 博罗 | 铁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