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歷史軍事 > 我們是兄弟 > 【641】那個玩意

    【641】那個玩意

        “大夫就是跟你這么說的?”

        云格格點了點頭“下午的時候黑虎來了,陪著王慈嘮了一下午,兩個人應該也是達成了協議了,黑虎讓我征求征求你的意見。”

        “什么意思?”

        “她想要把小王慈送走,送到美國去,他這些日子讓小五他們從美國聯系了一家非常有名望的醫院,希望從那里碰碰運氣,或許可以更好的治療王慈的眼,但是問過那邊了,三個月一個療程,或許三個月就能好,或許半年,或許一年,或許更久,你要有心理準備,而且,價格也是非常非常的昂貴,但是黑虎說了,錢的問題他來處理不用你操心的。”

        “那怎么好意思?”王龍是真的不好意思了。

        “不好意思又能自己是個累贅,而且,生活觀很消極”

        王龍閉著眼,深呼吸了一口氣“那黑虎的意思就是說,我可能一年或者更多的時間看不到自己的妹妹,對嗎?”不跳字。

        “暫時就是這個意思,他時間的,出國治病很麻煩的,所以你要及早的拿主意,這個都托不得。”

        “那誰跟著我妹妹出去,別人我不放心啊”王龍有些焦急“總不能讓她自己在外面吧。”

        “我會跟她去的。”云格格看著王龍“你也別挑了,要么我去,要么瑤瑤去,我想你肯定還是希望我去的吧,王慈這個丫頭惹人愛,而且,說實話,我也想離開這里了,這么好的機會,可以體驗一下異國風情,沒有什么不好的。”

        王龍盯著云格格,他突然之間就沉默了,他看著眼前的云格格,其實說實話,對于云格格,他還是很放心的,只是不什么,他突然之間感覺有些對不起她,說不出來的原因,王龍順手摸了摸云格格的臉龐。

        云格格很快就把他的手給推開了“說王慈的事情,你注意點自己的身份,有一個那么喜歡你,條件又好又單純的媳婦守著你,你安心點。”

        王龍深呼吸了一口氣,抬頭,看了眼天花板“王慈已經同意了,是嗎。”

        “是的,其實這些日子我照顧她,還是挺習慣的,她偶爾也會跟我說幾句話,她整個人都變了,多好的一個小丫頭,其實有時候想想,看看她現在這個樣子,我都心疼,她跟我說了許多許多你們的過去,我現在就覺得,老天爺對這個丫頭,實在是太不公平了。”說到這的時候,云格格的眼圈都已經紅了。

        王龍搖了搖頭,他更是心疼自己的妹妹“這都是命,以后都會好的”他看著面前的云格格,沖著她深深的鞠了一個躬“那我在這里,真的謝謝你了,我王龍,欠你的,我妹妹,就托付給你了,你知道她對我的重要性的,這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唯一的親人。”

        云格格笑了,點頭,擦了擦自己的眼角“那么既然這樣,我就回去了,我回去告訴黑虎,讓他讓人著手安排這個事情了,或許運氣好,去了沒幾天就治好了呢。”云格格笑了,發自內心的笑容。

        “我送送你”王龍跟在了云格格的身后,兩個人一前一后的就下了樓,走到樓下的時候,云格格往醫院大門口走,想要去打車,王龍還是跟在了她的身后,她看著身邊的這個大男孩,又想了想當初在ktv認識他的時候那個小服務生,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樣子,她笑了笑“王龍,你說這時間過得真快,是吧。”

        “是啊,一眨眼,要過第二個年了,過得就是太快了,這些日子,經歷了這么多的事情,好多時候,我都感覺自己跟做夢一樣。”

        “好了,就到這里了,我自己打車吧”云格格沖著王龍笑了笑,緊跟著,順手攔下了一輛出租車,王龍瞅了眼云格格“我妹妹就托付給你了。”

        “放心吧,我喜歡她”云格格說完,就坐上了出租車,出租車緩緩的離開。

        在肖夏雯的家里面,肖夏雯的父母圍在了肖夏雯的邊上“雯雯,雯雯,怎么了啊?”

        “哎呀,我都說了沒事了沒事了,你們倆這是要干嘛啊,從我回家問道現在了,煩不煩啊!”

        “不是,那怎么能沒事呢,誰這么缺德給我家閨女臉上抓了這么長三道啊,心疼死我了”

        “媽啊,我說了沒事,沒事,鬧著玩的時候不小心抓的你們至于嗎?”不跳字。

        “不小心,有這么不小心的嗎!”肖夏雯的母親一臉的不樂意“我去找他,我看看誰這么不小心,我也不小心抓她臉色這么一道,看看她們家人能愿意不,這肯定是打架了”

        “行了,行了,媽,你就別墨跡了,沒事,真的沒事。”

        “這么長,這要是留疤了怎么辦啊,雯雯啊,你可是一個小姑娘啊,你看你。”

        “好了,好了,媽,我受不了了啊,沒事,肯定留不了的,我們鬧著玩,沒打架。”

        “那你把那個人告訴我,我看看是誰,瘋了吧,傻逼吧,把我女兒抓成這樣”肖夏雯的母親又墨跡了起來,從她進家發現肖夏雯的臉上的傷痕,就磨叨到現在了,都好幾個小時了。

        “行了,你別墨跡了”這個時候肖夏雯的父親也站了起來,他看著自己的妻子“這很明顯啊,就是跟人打架了,還不承認,不承認就算了,有啥好問的,反正不是抓到你了。”

        “你怎么說話呢,這是我閨女不是你閨女是不是?”肖夏雯的母親跟肖夏雯的態度雖然很好,但是轉到她父親身上了,就明顯的橫了不少“你不心疼,我還心疼呢!”

        “我不是不心疼”肖夏雯的父親話鋒一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找了那么一個玩意,不要哪天去學著殺人吃喝嫖賭就行了,打個架,那是小意思。”

        【641】那個玩意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黄山 | 博罗 | 永州 | 阳春 | 宜春 | 吉林 | 仙桃 | 抚州 | 姜堰 | 任丘 | 馆陶 | 肥城 | 乌海 | 濮阳 | 黑龙江哈尔滨 | 万宁 | 三门峡 | 改则 | 宜昌 | 乳山 | 双鸭山 | 张掖 | 梅州 | 锡林郭勒 | 大理 | 泗阳 | 中山 | 昌都 | 大兴安岭 | 海西 | 保山 | 安庆 | 汉川 | 遵义 | 宜春 | 淄博 | 三沙 | 辽源 | 铁岭 | 甘孜 | 许昌 | 资阳 | 广汉 | 四川成都 | 深圳 | 启东 | 金昌 | 琼海 | 安阳 | 大兴安岭 | 灌南 | 泗洪 | 甘南 | 淮北 | 徐州 | 宜都 | 宿迁 | 宜春 | 白城 | 商洛 | 扬中 | 温岭 | 佳木斯 | 禹州 | 四平 | 武夷山 | 单县 | 喀什 | 台中 | 阿拉尔 | 玉林 | 库尔勒 | 南通 | 日喀则 | 巴音郭楞 | 舟山 | 青海西宁 | 佳木斯 | 五指山 | 丹阳 | 东阳 | 厦门 | 黄南 | 新余 | 汕尾 | 天水 | 泰兴 | 海丰 | 和田 | 秦皇岛 | 汕头 | 达州 | 石嘴山 | 枣阳 | 常州 | 瑞安 | 湖南长沙 | 枣庄 | 四川成都 | 临海 | 邢台 | 东营 | 博尔塔拉 | 泰州 | 乳山 | 南阳 | 嘉峪关 | 晋城 | 果洛 | 江西南昌 | 三门峡 | 海拉尔 | 永州 | 雄安新区 | 东海 | 德清 | 宿迁 | 黄南 | 山南 | 金昌 | 鹤壁 | 桐城 | 益阳 | 永新 | 宣城 | 黑龙江哈尔滨 | 宜宾 | 凉山 | 安顺 | 安岳 | 高密 | 桐乡 | 吉林长春 | 灌云 | 延边 | 长治 | 基隆 | 黄南 | 铜陵 | 咸阳 | 禹州 | 临海 | 池州 | 新乡 | 晋江 | 清远 | 阿坝 | 桐城 | 龙口 | 防城港 | 河池 | 安吉 | 汉川 | 广元 | 遵义 | 阳春 | 文山 | 云南昆明 | 株洲 | 泰州 | 常州 | 毕节 | 安庆 | 扬中 | 保定 | 万宁 | 聊城 | 双鸭山 | 大庆 | 株洲 | 建湖 | 玉溪 | 长葛 | 扬州 | 湘西 | 辽源 | 黔西南 | 五家渠 | 余姚 | 松原 | 黔南 | 德阳 | 临汾 | 阜阳 | 姜堰 | 六安 | 龙口 | 陕西西安 | 景德镇 | 宁波 | 淮南 | 浙江杭州 | 湘潭 | 靖江 | 锦州 | 乌兰察布 | 景德镇 | 三沙 | 涿州 | 双鸭山 | 池州 | 张掖 | 承德 | 枣阳 | 湘潭 | 云浮 | 佛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