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歷史軍事 > 我們是兄弟 > 【211】大家新年快樂

    【211】大家新年快樂

        彭剛一臉無所謂的笑了,他一邊往前面走,一邊不停的揮舞自己的雙手,狠狠的瞪著高一和高三這兩撥人“e on!”

        “**的,給老子上!”陸峰大吼了一聲,手上拎著家伙,第一個就沖了上去,緊跟著,整個烽火社團的人,嘩啦嘩啦,的全都沖上去了,現在的烽火社團也是越來越有戰斗力,越來越嚴密,人數而且越來越多了,峰火社團這邊剛一上。// 更新最快//

        從另一邊,于江出現了,半邊臉還腫著,他不僅不忙的把煙打開,盯著那邊峰火和彭剛,這個時候,烽火社團的蘇江出現在了于江的邊上“江哥,我們峰哥說,一中是您的,您老大,誰反您,我們就干誰,您說怎么樣,那就是怎么樣。”

        于江笑了,無所謂的瞅了眼蘇江“你告訴陸峰那小子,算他會做人”說完,他叼著煙開始加快了腳步,他身后一大票高三的,從四面八方跟著也開始往過走。

        于江走了沒兩步,他身后的徐鵬一伙人就把家伙抄了出來,頓時之間,四面八方出現了好多好多高三的學生,拎著家伙叫喊著奔著彭剛那邊那一大群人也沖上去了。

        一中學校門口靠前一點的位置,頓時之間變得異常的火爆,交通擁堵,無數高一高二高三的學生,手上持著棍棒,瘋了一樣的互相毆打,人群正中間,陸峰老狼于江徐鵬一伙人,跟彭剛阿凡他們幾個打的火熱,好幾個人臉上竟是鮮血,依舊不停的掄著棍子,叫罵著,場面有些血腥,周圍老多老多圍觀的人了,而且雙方打的很拼,彭剛一伙人明顯的處于劣勢,但是于江和陸峰他們想一口氣把彭剛吃掉,那還就是吃不下去,尤其是彭剛還有他身后那幾個,一個比一個勇猛,焦灼的打斗不知道持續了多久……

        “行了,別看了,跟咱們也沒關系,看也看不見。”

        “你們倆今天精神看起來不錯,怎么著,今天華哥上課沒被老師干出去?”

        “華哥上課的時候跟人家打牌來著,于江他們這個事情鬧的挺大,趙海濤一上午沒露面,男老師都沒露面,也方便了我們了,不過下午估計睡不好了,別提華哥,提華哥我頭痛。”

        “那頭痛什么,人家給你煙的時候你不頭痛了,你們吃人家泡面的時候不頭疼了,這個事情就是雙方面的,華哥,雙刃劍”

        “嗯,尤其是最后一節課,華哥閉目養神了40分鐘,最后要下課的時候,拍著桌子叫醒了我和大鐘,讓我倆做他神教的左右護法,我們都無奈了。”

        “哈哈!”一伙人又笑了起來,龔正拍了拍王龍的肩膀“別著急,我有辦法對付他了……”

        陸峰彭剛,于江,一天之間,成了一中所有學生口中的話題,峰火社團的做法很聰明,陸峰挑明了自己是于江的小弟,峰火是跟著于江干的,一中,是于江的,于江哪會不明白陸峰什么意思,但是他喜歡陸峰的做法,他要的不是以后,他要的就是他于江在一中的時候,那一中就是我于江的,別人怎么樣都不好使。

        彭剛一伙人,確實觸犯了逆鱗,打的就是于江,干的就是于江的人,這樣更是讓陸峰開心,一天的兩場群架,一場在班級,另一場在學校外面,已經震驚了學校的全部領導,被抓住的所有學生,都是當即開除的,聽說僅僅一天,就開除了二十多個學生,沒抓住的不承認,找過去了也沒用,被開除的,大多是高三的,高二的也不多,高一的沒有,但是不會影響到什么,因為主事的,都沒抓到。

        但是這也不妨礙一中嚴打,下午上學的時候,所有人都坐在了班級里面,班級右上角的大電視打開了,一中的校長當即宣讀了處分,上午打架的,被領導抓住的所有學生全都開除,一個不留,展現了學校的鐵血手腕,又警告了半天,所有的老師都被發動了起來,不上課的,就要執勤,學校的學生會里面的學生也都被發動了起來,

        所有的門衛,警衛,一時之間,整個一中都充斥著緊張嚴肅的氣氛,這一下更郁悶了,睡覺都不敢隨便睡了,動不動政教處的領導就來后面轉一圈,這更是苦了王龍和大鐘了,兩個人都不敢睡覺了,但是很困,于江和陸峰彭剛,三伙人,也突然之間都老實了不少。

        畢竟,被學校開除,基本上是所有上學學校都害怕的事情。

        這天晚上,夜深人靜,謝天已經把水果攤都收了回去,他看著自己的母親,依舊坐在門口,天氣蠻冷的,他走到她邊上“媽,挺晚的了,別在這看著了,別著涼了。”

        “我害怕他們過來給咱們使壞,我還是看著點好”

        “這不都連著好幾天了,不是也沒啥事么,沒準真的就沒事了,回去吧,你別從這里了”

        “我這心里就是不踏實,李鼎那些人,不會這么輕易善罷甘休的”

        “那你回去休息,我在這里盯著,好吧。”謝天笑了笑“放心吧,媽,我有數的。”

        謝天的母親看了眼謝天,拖著疲憊的身軀“那就都回去休息吧,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的”

        “好了,媽,不要多想了。”謝天帶著自己的媽媽回到了屋子里面,兩個蠻簡陋的房間,一個人一個,就躺下了。

        躺在床上,謝天剛睡著,沒有多少時間,猛然之間就聽見了“咔嚓,咔嚓,咔嚓”連續的玻璃碎裂的聲音。

        謝天猛的就把眼睛睜開了,他剛睜開眼睛,就聽見他媽的叫喊聲音“來人啊,來人啊!”她嘶吼了起來。

        謝天連忙跑了出去,就看見大廳里面出現了十幾個身影,多大年紀的都有,外面的玻璃全都被砸碎了,十幾個人手上拎著棍子,沖著里面的東西,看見就砸,一點都不帶猶豫了。

        謝天一下就火了,他也不敢亂動,周圍的人都蒙著臉,手上大棍子不停的亂砸,但是也沒有傷害他們母子的意思,謝天也怕他們怎么樣自己的母親,所以一直陪在自己母親的身邊,這伙人一頓砸之后,慢慢的都往出走。

        【ps:一年轉眼之間又過去了,這一年收獲頗多,我在這里,虔誠的為所有支持鼓勵我的兄弟姐妹祈禱祝福,祝福您在新的一年財源滾滾,福運連連,祝福您及您的家人,在新的一年,心想事成,福樂安康,感謝大家的不離不棄,感謝大家的無私支持,我在這里,給大家拜年了,大家新年快樂!】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宣城 | 徐州 | 石狮 | 河池 | 德宏 | 庄河 | 贵州贵阳 | 永新 | 绍兴 | 阿拉善盟 | 阿拉尔 | 青州 | 丽水 | 南平 | 邹平 | 淮南 | 雅安 | 海西 | 上饶 | 大兴安岭 | 鄂尔多斯 | 赣州 | 桂林 | 沧州 | 台州 | 高雄 | 汕尾 | 仙桃 | 台湾台湾 | 南阳 | 漯河 | 黑龙江哈尔滨 | 五指山 | 湘潭 | 五指山 | 湖北武汉 | 诸暨 | 香港香港 | 宁国 | 淮北 | 沛县 | 改则 | 黔西南 | 四川成都 | 沛县 | 锡林郭勒 | 济南 | 玉溪 | 三沙 | 阿坝 | 高密 | 甘南 | 台中 | 玉环 | 肇庆 | 安阳 | 张家口 | 葫芦岛 | 日喀则 | 锡林郭勒 | 天长 | 大连 | 平顶山 | 镇江 | 长治 | 湖北武汉 | 陇南 | 丹东 | 濮阳 | 盘锦 | 德阳 | 齐齐哈尔 | 抚顺 | 定安 | 阿坝 | 屯昌 | 灌南 | 昭通 | 博罗 | 广西南宁 | 永新 | 长垣 | 莱芜 | 怒江 | 黔东南 | 甘南 | 平潭 | 安顺 | 海北 | 临夏 | 平顶山 | 江门 | 永州 | 溧阳 | 甘孜 | 恩施 | 洛阳 | 六盘水 | 中卫 | 邯郸 | 仙桃 | 焦作 | 甘孜 | 黄冈 | 广汉 | 五家渠 | 运城 | 呼伦贝尔 | 清远 | 桂林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铜陵 | 博尔塔拉 | 招远 | 许昌 | 和田 | 日喀则 | 台中 | 邹平 | 澳门澳门 | 仙桃 | 赣州 | 溧阳 | 七台河 | 渭南 | 通辽 | 中山 | 汕头 | 宜昌 | 秦皇岛 | 伊春 | 临海 | 枣阳 | 韶关 | 镇江 | 云浮 | 绥化 | 昭通 | 乌兰察布 | 宝应县 | 泰州 | 武夷山 | 大庆 | 黑龙江哈尔滨 | 石嘴山 | 承德 | 海西 | 文山 | 鄂州 | 遂宁 | 台南 | 青州 | 吐鲁番 | 达州 | 遵义 | 临夏 | 丽水 | 舟山 | 龙岩 | 江门 | 玉树 | 安庆 | 台北 | 平顶山 | 哈密 | 广汉 | 库尔勒 | 长兴 | 吴忠 | 汉中 | 鹤岗 | 襄阳 | 平潭 | 海南 | 陇南 | 保定 | 大兴安岭 | 乳山 | 阿克苏 | 五家渠 | 莱州 | 晋江 | 呼伦贝尔 | 株洲 | 邹平 | 齐齐哈尔 | 北海 | 荆门 | 偃师 | 荆门 | 黔西南 | 广西南宁 | 海拉尔 | 高雄 | 安岳 | 包头 | 四平 | 商洛 | 新沂 | 昌吉 | 和田 | 宁波 | 南阳 | 海门 | 达州 | 靖江 | 肇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