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歷史軍事 > 我們是兄弟 > 【081】一路貨色

    【081】一路貨色

        “你看,這要論死纏爛打,那大鐘肯定是頭一號啊,誰不知道大鐘天天接受指揮啊,那不是雯雯也沒有同意他呢么。//ww 更新最快//”

        王龍笑了笑“峰哥,你這事不穩妥,那我那事也不穩妥了啊,這正哥我可管不了。”

        陸峰“哈哈”的笑了笑,沖著王龍伸手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那正好找時間跟我一起去把朱斌辦了吧,那小子聽說也在追肖夏雯,咱們之間可以用談的,跟他就不用了吧?”

        王龍伸手“穩妥!”

        “哈哈”兩個人都笑了起來。

        看著陸峰離開,張爽站在一邊“我怎么聽著你們兩個人說話怪怪的。”

        “大鐘昨天跟陸峰下面的人因為肖夏雯的事情發生口角了,陸峰今天名義上是來要答案,實際上是來給話談判的,看來他跟我一樣,不想發生太大的矛盾,這樣挺好。”

        張爽摸著自己的腦袋“你們談了什么?我看著都很正常啊。”

        “他要這次考試的答案,要我們幫忙打朱斌,然后,他讓他的人不再騷擾肖夏雯,給大鐘創造條件。”

        “這么復雜?”張爽有些詫異“我怎么什么都沒有聽出來。”

        王龍笑了笑“陸峰真心不簡單,他成熟的很,他最近正在組建社團,聽說社團成員是要收保護費的,他真有頭腦,你聽不明白是正常的,跟他打交道,也確實要小心…..”

        張爽迷迷糊糊的也沒有琢磨過來怎么回事,轉身看著王龍,已經離開了“喂,傻逼王龍!本小姐剛才跟你商量的事情呢……”她連忙又追了上去。

        福緣賓館,黑虎打了個哈欠“這些日子的收入怎么越來越低了,再這樣下去,那以后連油都加不起了。”

        小五嘆了口氣“這麻薯總是不停的安排人來找麻煩,把咱們的賭場都攪和黃了,咱們也不能吱聲,這馬上就到年底了,這上供的錢……”

        黑虎叼著煙,沉思了一會兒“去把我的那套房子賣了,拿去給屠夫上供。”

        小五“啊”了一聲“虎爺,賣房子上供?我這還是頭一次聽說,咱們實在不行…..”

        “照我說的做,你懂什么!”黑虎開口訓斥“快去!”

        “知道了,虎爺”小五緩緩的退出了房間。

        黑虎嘴角掛上了很邪惡的笑容“呵呵”他笑了起來,誰都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在不夜城的最中心地帶,有一座大型的娛樂性場所叫烽火連城,這便是屠夫的老窩,在周圍人的前擁后簇下,一個身材高大的壯漢上了一輛奔馳房車,男子已經50多歲了,臉上掛滿了滄桑,在車子的前后,各有一輛奔馳轎車,三輛車很迅速的前行。

        屠夫坐在車內,叼著煙,感慨回憶萬千,他的邊上是一個很年輕的小伙子,20多歲的年紀,很有能力和膽魄,是屠夫非常信任的人,他叫楊臻康,不夜城的人,叫他西毒。

        “屠爺,那個山寨上面埋葬的那個人到底是誰,能讓您如此的尊敬,這么多年,逢年過節,不遠千里,必去祭拜。”

        屠夫笑了,咧著嘴“那是一個神一樣的男人,唯一一個可以把我玩弄在手掌心的男人,我對他的是尊敬。”

        “那個每次都會在他墳前跪一天,然后自言自語的那個土包子又是誰,就是耳朵上掛著耳墜的那個人。”

        屠夫眼神有些閃爍“說話注意點,你不要去招惹他,那是一個徹頭徹腦的瘋子,身后還有一個更大的瘋子,他還救過我的命……”

        “大鐘,你是不是喜歡我!”肖夏雯一席紅襖,頭發燙了大卷兒,小棉靴,牛仔褲,異常的有氣質“你給老娘回答干脆點!”

        大鐘有些不好意思,看著房間里面的這么多人“啊,啊”了兩聲。

        “說啊!你個傻逼!”龔正第一個叫罵了起來“怎么他媽跟我一起混了這么長時間,臉皮還這么薄。”

        “別逗了,你以為誰都能達到你那個境界啊,裝二代!”

        “傻逼高宇你又開始了是不是!”

        “行,行,別吵了!”王龍笑呵呵的吼了起來“快點,說話!你啊個蛋!”

        “大鐘,大鐘,大鐘”整個房間里面的人都吼了起來。

        大鐘一咬牙,看著對面的肖夏雯“是!”

        肖夏雯本身就是異常的淑女范兒,白皙的皮膚,很漂亮,也很有氣質,但是卻又很開朗的爺們性格“那我問你,你是不是能對我好一輩子,一輩子唯命是從,讓我當你祖宗呢!”

        大鐘也豁出去了,笑得都傻了“是!”

        “你發誓,當著你們哥幾個后面的關二爺發誓!發毒點!”

        大鐘轉身,一臉的尊敬“我金秀鐘,今天在關二爺面前發誓,我會一輩子對肖夏雯好,不離不棄,肖夏雯就是我祖宗!”

        “哈哈!”房間里面的人都笑了起來“好,好!”所有人都開始鼓掌。

        肖夏雯點了點頭“這樣,三件事,你做到了,老娘就委屈委屈跟著你,看著你這幾個月的表現,我有一些滿意,你敢做否?”

        大鐘“啊”了一聲,臉上充滿了興奮的表情“好,好啊,沒問題!你說!”

        “我操,你沒搞錯吧,你這不是愛因斯坦欺負智商癌晚期嗎!”

        “操你妹的,傻逼高宇,誰智商癌”大鐘一轉頭,憤怒的就把拳頭舉了起來。

        “我真幾把費解了,這年頭連豬都可以漲價,為什么你不能漲價”

        “操你妹的龔正,礙你蛋事,你他媽還跌價呢!”高宇照著龔正胳膊就是一口。

        “啊!”龔正使勁吼了一聲“媳婦,給我揍他,這兔崽子也敢咬我。”

        接著兩個人在客廳就打鬧了起來。

        王龍他們一伙人還樂呵樂呵的看著大鐘,大鐘異常的開心“行,行,上刀山,下火海,都可以!你說,你說。”

        肖夏雯點了點頭“第一件事,你聽好了,咱們倆這一輩子,只有我踹你,沒有你踹我,聽見沒有,若是你不聽我的,我就殺了你!”

        “艾瑪,都說最毒婦人心,這話是真的沒錯啊”

        “那可不,女人啊!女人!”

        “龔正你個王八蛋給我閉嘴!”肖夏雯拎起來一個瓶子沖著龔正和高宇就扔了過去“兩個一路貨色。”

        “操,我和他一路貨色?你這是對我最大的侮辱!”

        “操,我和他一路貨色?你這是對我最大的侮辱!”

        龔正和高宇異口同聲,緊跟著,又掐到了一起。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巴音郭楞 | 玉溪 | 大同 | 南平 | 潜江 | 承德 | 云南昆明 | 石狮 | 铁岭 | 上饶 | 巢湖 | 莆田 | 博尔塔拉 | 廊坊 | 昭通 | 吕梁 | 临汾 | 和田 | 连云港 | 保山 | 秦皇岛 | 滨州 | 张北 | 延安 | 鹤壁 | 绵阳 | 乐平 | 吉林 | 丹东 | 兴安盟 | 驻马店 | 项城 | 顺德 | 铁岭 | 石嘴山 | 海丰 | 廊坊 | 包头 | 惠州 | 嘉兴 | 大连 | 锡林郭勒 | 泰州 | 忻州 | 慈溪 | 济源 | 甘肃兰州 | 邢台 | 启东 | 阜新 | 湛江 | 东方 | 绵阳 | 廊坊 | 顺德 | 三亚 | 五指山 | 万宁 | 仙桃 | 临海 | 塔城 | 湖北武汉 | 如皋 | 襄阳 | 延安 | 庆阳 | 瑞安 | 襄阳 | 吉安 | 宁国 | 赣州 | 百色 | 海拉尔 | 仙桃 | 铜陵 | 海北 | 余姚 | 包头 | 澄迈 | 茂名 | 三河 | 新余 | 张家口 | 大同 | 乌海 | 德州 | 丹东 | 大连 | 台州 | 馆陶 | 安阳 | 阳江 | 桂林 | 泰安 | 邯郸 | 江苏苏州 | 博尔塔拉 | 宁国 | 咸宁 | 保定 | 文昌 | 宜宾 | 四平 | 包头 | 长葛 | 新沂 | 甘孜 | 海门 | 章丘 | 永新 | 贵港 | 瑞安 | 武安 | 泰州 | 嘉善 | 连云港 | 玉溪 | 滁州 | 香港香港 | 佛山 | 昌吉 | 阳春 | 日照 | 河北石家庄 | 绥化 | 深圳 | 和县 | 防城港 | 顺德 | 海南 | 仙桃 | 山南 | 锦州 | 云南昆明 | 乐平 | 海北 | 仁怀 | 安岳 | 淮安 | 松原 | 巴音郭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潮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海北 | 黄冈 | 顺德 | 滁州 | 五家渠 | 德清 | 乌兰察布 | 任丘 | 嘉善 | 绥化 | 玉溪 | 黄冈 | 黑龙江哈尔滨 | 台北 | 抚顺 | 防城港 | 黑龙江哈尔滨 | 晋中 | 玉林 | 天门 | 开封 | 沭阳 | 仁寿 | 凉山 | 玉溪 | 台山 | 防城港 | 三门峡 | 葫芦岛 | 邯郸 | 海安 | 青州 | 吉安 | 普洱 | 西双版纳 | 辽源 | 北海 | 吕梁 | 雄安新区 | 庄河 | 改则 | 德清 | 朝阳 | 东台 | 海北 | 海拉尔 | 台中 | 绵阳 | 达州 | 四川成都 | 随州 | 巢湖 | 新沂 | 玉林 | 大庆 | 新沂 | 那曲 | 楚雄 | 江西南昌 | 潍坊 | 海西 | 贵港 | 苍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