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歷史軍事 > 我們是兄弟 > 【036】來找事的

    【036】來找事的

        下午上學,這幾個人站成一排,龔正和高宇兩個人又開始斗嘴,一伙人說說笑笑的往學校門口走,不遠處,看見兩伙人站在一邊,一邊是馮梁曹路一伙兒,另外一邊,是陸峰馬黎明他們。//w 去讀讀小說網高速更新//

        兩撥人在學校門口挺扎眼的,學校的保安都已經出來了,盯著這兩伙人。

        恰好這個時候王龍從他們身邊經過,李磊在原地就站住了,因為里面有很多他們以前的朋友,高宇和龔正兩個人也不斗嘴了,只有大鐘垂頭喪氣的,估計還在想著晚上回家的事情。

        王龍本來不想參與這些的“走吧,別看了,跟咱們也沒關系。”

        “別走,別走。”馮梁樂呵的看重王龍“龍哥,這不是扛大旗了嗎,過來,正好聊聊。”馮梁說話的聲音陰陽怪氣的,聽得王龍心里面很別扭,他知道,這兩伙人都看不起他。

        王龍有些生氣,但是一點也沒有表現出來,走到馮梁邊上“怎么著,梁哥,峰哥。”

        陸峰和王龍是早都認識的“龍哥,梁哥說要扛高一大旗。”

        “那扛唄,關我啥事。”

        “對啊,那你扛你的”陸峰“哈哈”的笑了起來“我怎么沒想到呢,你跟我嘮啥社會磕啊,咱倆嘮的著嗎?”

        陸峰這話一說完,馮梁后面的人猛然的都往前走了好幾步。

        “再他媽往前走給你腿敲折!”馬黎明站在陸峰的身后“不信你他媽再往前走一步試試。”

        “吹雞毛牛逼呢!”馮梁怒了“陳三兒,你給我揍他,我看他還手一下試試。”

        馮梁身后的陳三兒“草泥馬的”罵了一句就要往上沖。

        “草泥馬!”馬黎明他們都急眼了,雖然馮梁這邊人多一些,但是陸峰那邊氣勢不輸。

        “干嘛呢,干嘛呢!”學校的保安和政教處的老師都過來了,一個帶著大眼鏡片子的50多歲的中年男子,這是一中政教處主任,叫戴振斌,據說這廝一直在外面包養情婦,所以,學校的人都跟他叫戴三兒,成天帶著小三兒,一中第一貪。”

        “干嘛呢?跑這開會呢?”戴三兒雙手背后,異常的牛逼“還上不上了?不上了是吧?是不是都不上了?”

        周圍的人瞅著戴三兒,都沒說話,接著,戴三兒吼了起來“滾!再不滾全把你們開除,你們這群害群之馬!該學習不學習的!滾!”戴三兒一頓亂罵。

        周圍的人開始慢慢的散開,龔正都已經把眼鏡帶上了,異常的斯文。

        在王龍他們要離開的時候,聽見了戴三兒的話“龔正,你怎么也在這呢!”

        “啊,我是路過的,戴老師。”

        “我可提醒好你啊,你自己注意點,別以為這次又考了個第一,就能得意忘形了。”

        “沒有,沒有。”龔正態度異常的謙虛,好像換了一個人“我知道的,您放心。”

        “哼!”戴三兒又看了眼王龍他們幾個,又指了指李磊,轉身就離開了。

        “這裝蛋的本事,嘖嘖,絕了,說他官二代,他急眼,說他富二代,他不承認,我現在理解了”高宇一臉的無辜“鬧了半天他是裝二代。”

        “哈哈!”王龍他們陰霾的情緒一掃而空。

        “你個臭傻逼。”龔正照著高宇身上一拳就打上去了,兩個人又折騰了起來。

        王龍連續好幾天沒有和云格格說話了,兩個人之間變得越來越怪,這天的生意很不好,王龍和王赫赫兩個人想抽支煙,就到了ktv的門口,天氣越來越冷了。

        “媽的,凍死了,也沒幾個客人,看來今天晚上又拿不到小費了。”

        正說著呢,就聽見“哈哈”的爽朗的笑聲,一個大胖子出現在了走廊,徐榮跟在麻薯的身后,再后面,還有三四個麻薯的小弟,麻薯依舊腋下夾著一個包兒。

        進了包房,麻薯伸手一指“去,給我多叫幾個妞上來。”

        徐榮點了點頭,轉身把門關上,看著門外的王龍和王赫赫,臉色一下就變了,往邊上吐了一口“操他媽的,這個傻逼真來了。”

        “怎么了,徐經理。”

        “沒事,這傻逼今天是來故意找事的,拖住他,我下去給黑虎打電話,看看怎么辦”

        “你怎么知道他是故意找事來的。”

        “咱們有三個店,他手下之前一個星期連著在那兩個店鬧事,還動手打人了,好幾個新來的姑娘都被他們嚇跑了,他是故意的,沒想到今天來咱們店了,還親自來了,肯定是來者不善,你們兩個也要小心。”

        “知道了,徐經理。”

        王龍和王赫赫連忙開始往里面上吃的喝的,正在擺放的時候,王赫赫看了眼麻薯,麻薯正在從兜里討掏煙,接著,他一下就把自己手上的一瓶紅酒掉在了地上,索性沒有打碎。

        “看著點,干嘛呢!”麻薯身邊的一個小弟有些不樂意“再嚇著我們。”

        “對不起,對不起。”王龍和王赫赫一起道歉,鼓搗完了以后兩個人就出來了。

        在門口,王龍看見王赫赫滿頭大汗,身體都有些發抖“你至于這么害怕么?”

        王赫赫深呼吸了一口氣“我剛才看見麻薯腰上…腰上好像有…有槍。”

        王龍眉頭一皺,他知道王赫赫也膽小“這樣,我在這里守著,你下去告訴徐經理一聲。”

        “甚好,甚好!”王赫赫轉身就往樓下跑,又充分的發揮了他的速度優勢。

        王龍自己站在了包房門口。

        大概幾分鐘以后,麻薯包房的門開了,一個跟著他的小弟出來了“我們大哥問你們這里的姑娘還他媽能不能來了,怎么著,怕我們不給錢啊還是怎么著,黑虎呢,叫他幾把過來!”這個小弟說話的聲音很大,也很猖狂。

        王龍連忙笑了笑“來了,這就來了,我們的姑娘漂亮的都已經上臺了,還有沒來的,不漂亮的也不能來伺候麻薯大哥,馬上就來,想辦法從別的房間調呢,麻煩您通融通融。”

        “哼,快幾把點,尤其是那個叫云格格的,把她一定要叫上來啊!”這個人看著王龍一個小服務員,也沒有為難他,轉身又回去了。

        看著他回去,王龍臉色就變了,徐榮說的沒錯,他們是真的來找事的,他把對講機拿了起來,聲音不大“別讓云格格上來。”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琼海 | 大同 | 喀什 | 江西南昌 | 武夷山 | 图木舒克 | 东阳 | 瑞安 | 运城 | 安顺 | 红河 | 石狮 | 盐城 | 黔南 | 四川成都 | 洛阳 | 宿州 | 金坛 | 天门 | 遵义 | 盐城 | 巴彦淖尔市 | 石嘴山 | 武夷山 | 鄂尔多斯 | 香港香港 | 保山 | 上饶 | 三门峡 | 铜川 | 中山 | 赣州 | 乐平 | 辽源 | 醴陵 | 仁怀 | 铜川 | 天门 | 汝州 | 曲靖 | 瓦房店 | 大同 | 中卫 | 南通 | 章丘 | 淮南 | 聊城 | 德宏 | 大连 | 岳阳 | 聊城 | 招远 | 天门 | 白山 | 德阳 | 朔州 | 承德 | 泉州 | 梧州 | 七台河 | 大同 | 渭南 | 湖北武汉 | 邯郸 | 溧阳 | 山东青岛 | 孝感 | 张掖 | 中卫 | 中卫 | 长垣 | 寿光 | 茂名 | 丽水 | 武夷山 | 瓦房店 | 迪庆 | 锡林郭勒 | 绥化 | 阳春 | 镇江 | 松原 | 柳州 | 克孜勒苏 | 大丰 | 黑龙江哈尔滨 | 宁波 | 攀枝花 | 临夏 | 偃师 | 陕西西安 | 锡林郭勒 | 山东青岛 | 韶关 | 邹城 | 自贡 | 盐城 | 东阳 | 平凉 | 任丘 | 诸暨 | 白银 | 孝感 | 临汾 | 湘西 | 唐山 | 本溪 | 那曲 | 滨州 | 台湾台湾 | 文昌 | 营口 | 鹤壁 | 阳泉 | 济源 | 新乡 | 潍坊 | 宁波 | 晋江 | 海门 | 永康 | 乐清 | 鹰潭 | 黔南 | 辽宁沈阳 | 神木 | 鸡西 | 章丘 | 金华 | 海门 | 孝感 | 淮北 | 百色 | 河池 | 来宾 | 商丘 | 博尔塔拉 | 昭通 | 大兴安岭 | 宜都 | 黔西南 | 嘉兴 | 昆山 | 伊犁 | 宜春 | 九江 | 四川成都 | 溧阳 | 高雄 | 泰兴 | 内江 | 莱州 | 新余 | 廊坊 | 绍兴 | 宁夏银川 | 辽源 | 天水 | 任丘 | 眉山 | 莒县 | 邯郸 | 东方 | 钦州 | 广西南宁 | 马鞍山 | 喀什 | 嘉兴 | 西藏拉萨 | 德州 | 衡阳 | 安康 | 亳州 | 玉溪 | 榆林 | 常州 | 舟山 | 如皋 | 东方 | 宣城 | 固原 | 南阳 | 江门 | 肥城 | 榆林 | 果洛 | 龙岩 | 广西南宁 | 昌都 | 庄河 | 郴州 | 伊春 | 沭阳 | 达州 | 百色 | 邵阳 | 阿拉善盟 | 扬中 | 黄南 | 邯郸 | 巴彦淖尔市 | 宜春 | 忻州 | 临沧 | 天长 | 襄阳 | 赤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