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歷史軍事 > 我們是兄弟 > 【008】讓他叫爺

    【008】讓他叫爺

        第一卷扛旗

        【008】讓他叫爺

        大鐘破口大罵,李鴻儒剛從地上爬了起來,大鐘上去又是一個嘴巴,李鴻儒抬拳一拳照著大鐘掄了上來,大鐘順手就拽住了他的手腕,照著他肚子上面又是一腳,直接給李鴻儒踹的倒在了地上,捂著自己的肚子,表情異常的痛苦。//更新最快 ww//他在地上翻了好幾個滾兒,才爬了起來,伸手指著大鐘“你們,你們倆等著。”

        他釀嗆著就跑了出去,開啥玩笑,金秀鐘一米八多的身材,大壯漢一個,單挑有幾個挑的過他的。

        “**媽的,見他一次打他一次。”大鐘非常的生氣。

        王龍順手把門關上,往座位上走“我不在學校里面惹事。你最好也悠著點,要是他們找回來了,在學校里面,打死我,我都不還手的。”

        “為什么?”

        “我之前兩年被七個學校開除,基本上都是因為打架,而且,我上了七個學校也沒有交到過什么朋友,玩的時候人多,出事的時候,一般就我一個,但是我現在和以前不一樣,我在這里被開除了,就把我妹妹害了,我已經害的她陪著我轉了七次學校了,她喜歡讀書,她是我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我得照顧她,我不能在自私任性了。”

        大鐘摸了摸自己的腦袋“龍哥,那你的父母呢?”

        王龍看了眼大鐘“出生就沒有,從來也不知道他們的任何一點點情況,知道的人也不告訴我。”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大鐘連忙搖頭“龍哥,我不知道,以后我絕對不問了。”

        “沒事,這很正常。”王龍早都習慣了“你膽子真肥,看見李鴻儒上去就敢打。”

        “都是他媽慣得”大鐘破口大罵了一句,“老子就不慣他,有本事他弄死我,反正他自己打不過我。”

        王龍沖著大鐘伸出來了大拇指“沒錯,都是他媽慣的。”說完,就把枕頭拿了出來。倆人剛躺下,還沒說話呢,他們教室的大門一下就被人給踹開了。

        外面沖進來了十幾個還穿著軍訓迷彩服的人,李鴻儒手上拎著一把棍子“草泥馬的!給我干死他們!”

        嘩啦,一票人,沖著大鐘他們這邊就沖了過來,王龍一下就站了起來,把大鐘推到了身后,順手從一邊抄起來了一個凳子“有本事放學從學校門口…”

        下一個字還沒說呢,李鴻儒已經沖了上來“****!”大棍子一棍子就輪到了王龍的頭頂,王龍往后退了一步,靠在了墻邊,緊跟著,這一群人嘩啦的一片都沖了上來,還有好多人踩著桌子上面。

        大鐘“龍哥!”吼了一聲,大拳頭一拳就打到了一個人的腿上,那人剛跳上桌子,被大鐘這一拳就給打的從桌子上面摔了下去,大鐘順手就把自己的凳子舉起來,照著人群,一凳子就甩了上去,不知道誰把王龍和大鐘前面的桌子也給拉翻了,呼啦呼啦的人又全都涌了上來。大鐘很快就被人群淹沒,王龍雙手抱著自己的腦袋,蹲在角落,一動不動,咬著牙,認著這群人踹打。

        李鴻儒手里的棍子不停的照著王龍和金秀鐘掄,一邊掄,一邊破口大罵“草泥馬的,敢打老子!”這群人這一頓揍。

        幾分鐘之后。有人吼了一聲“快點,下面集合了,有人過來了。”

        這一伙人都開始往回跑,李鴻儒站在最后一個,拎著棍子,慢慢的往回走,一邊走,一邊指著王龍和大鐘“這事沒完!**們媽的!等著!”

        一大幫人全都出去了,大鐘靠在墻邊,渾身上下都是土,瞅著一邊的王龍,臉側面都是血,這一下嚇著他了“龍哥,龍哥,血,臉上好多血”

        王龍從地上爬了起來“沒事。”

        他順手把邊上一個礦泉水瓶子拿起來,洗了洗自己臉上。大鐘連忙把創口貼拿了出來,遞給了王龍,王龍下巴和側臉都有一個小口子,問題不大,頭頂起了一個大包。

        兩個人坐在了座位上“龍哥,我又連累你了。”

        “沒啥連累的,中午吃飯的時候,不要跟我妹妹說這些事情,她應該也不會問,她都習慣了。”

        大鐘低下了頭“要么一會兒我去找李鴻儒談談吧,這兩天的事情本來也是我惹起來的。”

        “不用談,沒啥好談的,下次落單兒還干他,就撿著他干。”王龍面色冷酷“找個機會,從校外辦他,我來。”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王龍轉頭瞅著大鐘“你害怕嗎?害怕的話我自己來,你去認慫去道歉,別帶著我一起,代表你個人的觀點。”

        “我沒啥好怕的。”大鐘也淡定了不少“只是我覺得是我連累你的,良心上過不去”

        “交不交朋友了?”王龍瞅著大鐘“痛快點。”

        “交。”

        “那就別那么多廢話。”

        王龍趴在了桌子上面“在看見他,接著給我干他,以后打群架別那么沒有目的,就抓著他死揍,李鴻儒最好祈求老天保佑,別讓我哪天在校外抓著他。”

        中午吃飯的時候,大鐘,王龍,王慈,三個人在食堂。

        “哥,你又跟人打架了?”

        “沒有,跟大鐘鬧著玩的時候,不小心碰到的,你今天晚上早點休息,別老是等我了。”

        “我什么都不想說了,哥,你不要太累了。”

        “放心,我答應你的事情,半個字都不會差。”

        每個學校的附近,都會有許多網吧,這里,也不會例外,不管學校多么三令五申的不允許上網,每到中午放學的時候,網吧都是學生們最喜愛的地方。這附近有三個生意不錯的網吧。

        非凡網絡,風速網城,龍騰網絡會所。

        王慈回家午休了,王龍和大鐘兩個人在非凡上網,大鐘超級喜歡打cf,王龍倒沒有什么特別喜歡玩的東西,他一般上網,就是看電影,看警匪片、懸疑片。

        網吧里面已經被一中的學生們占據了,好多人還穿著迷彩服就來了,網吧里面各種叫喊聲音,王龍把耳機子放下,看著一邊聚精會神的大鐘。把他面前的煙拿過,叼起來了一支。

        “打架了,打架了。外面打架了。”

        不知道是誰最先傳出來的聲音,緊跟著,好多好多的人都往外看。

        最淡定的就三個人,王龍,他就是感覺,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愛打不打,還有大鐘,打游戲打的太專心了,已經到了忘我目空一切的狀態。

        還有一個人,跟著王龍隔著一個座位“都給我坐下,關你們什么事!”

        這人指了指王龍“你看看人家倆人多淡定,在看看你們像啥啊,沒見過打架的是咋地”

        這一下,站起來的人都老實了不少,全都坐下了,依舊聽著外面叫罵的聲音。

        王龍上下打量了打量這個人,因為很明顯,他是這另外一伙學生的頭頭兒。

        這個人很白,蠻帥氣的,頭發是中分,叼著煙,他的電腦后面,擺放著一把棍子,是類似于桌子腿的東西。

        看見王龍看他,還沖著王龍伸手笑了笑。

        王龍沒有理他,這人也沒生氣,撇了撇嘴。

        這個時候,外面又進來了兩個人“峰哥,外面是李鴻儒的人,這幾把李鴻儒真狂!”

        “人家狂礙你什么事,也沒打你,你愿意你也狂去。”

        “操,我還真想出去揍他媽那幾個傻逼。”

        聽見李鴻儒三個字,王龍看了眼一邊聚精會神的大鐘,自己就站了起來,他走到了那個男子的邊上“這個給我用一下。”說完,順手就抓住了男子電腦邊上擺放的凳子腿。

        “早點還給我就行。”男子饒有興趣的打量著王龍。

        王龍拎著棍子腿兒出了網吧,正門口,看見了三個人叼著煙,指著地上一個看起來很瘦弱的學生在辱罵。幾個人異常的囂張,這幾個人王龍一看就知道是跟李鴻儒一起的,三個人全都背對著王龍。

        “跟你說,以后他媽的老實點。”他剩下的話沒說呢,王龍已經從后面沖了上去,照著他的腦袋上面一凳子腿兒就上去了,接著又是一腳,直接就給這人踹倒了。

        王龍轉頭回身,凳子腿沖著另一個人額頭“草泥馬的”連著兩棍子,直接就把這個人也掄到了,他額頭的鮮血就流了出來,他再抬頭一看另一個人。

        那人連忙往后退了兩步,顯然,他也認識王龍“你他媽小子不長記性。”

        “草擬嗎的。”

        王龍拎著棍子沖著他就追了過去,那人轉身就跑,王龍把手里面的棍子使勁就甩了出去,直接砸到了那人的后背,一家伙就給那人給砸倒了,王龍已經跑到了他的邊上,從地上把棍子撿了起來,沖著他腦袋上“咣,咣”就是兩棍子,接著伸手拽住了他的脖領子,一把就把他拽了起來,頂到了墻角上。

        這人捂著自己的腦袋,一臉驚恐的看著王龍,王龍拳頭掄了起來,照著他臉上“咣,咣,咣”的連續幾拳,松開手,這人又倒在了地上。

        王龍拍了拍自己的手,聲音不大“你告訴李鴻儒,讓他弄我就一次性的弄死我,弄不死我的話,早晚有一天我讓他叫爺。我從不說謊。”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芜湖 | 四川成都 | 三亚 | 广西南宁 | 吐鲁番 | 儋州 | 白山 | 庄河 | 海东 | 湖州 | 汝州 | 招远 | 朔州 | 长葛 | 阿拉尔 | 桓台 | 山西太原 | 柳州 | 嘉兴 | 眉山 | 金坛 | 枣庄 | 营口 | 渭南 | 义乌 | 黄山 | 安阳 | 阿拉善盟 | 神木 | 五指山 | 白沙 | 桐乡 | 山南 | 达州 | 宁德 | 湖南长沙 | 永州 | 莆田 | 湖州 | 克孜勒苏 | 铜仁 | 云南昆明 | 张家口 | 黄山 | 金坛 | 黄石 | 深圳 | 桂林 | 寿光 | 巴音郭楞 | 湘西 | 眉山 | 三门峡 | 简阳 | 白银 | 清徐 | 怀化 | 葫芦岛 | 神农架 | 浙江杭州 | 日土 | 衡水 | 吴忠 | 红河 | 泰安 | 定州 | 济宁 | 芜湖 | 鸡西 | 鸡西 | 蚌埠 | 启东 | 衡水 | 沧州 | 香港香港 | 抚顺 | 临汾 | 延边 | 宝应县 | 大兴安岭 | 赵县 | 吐鲁番 | 单县 | 天长 | 黔西南 | 普洱 | 新余 | 湘潭 | 屯昌 | 三亚 | 宁夏银川 | 巴中 | 博罗 | 克拉玛依 | 简阳 | 驻马店 | 泗阳 | 苍南 | 达州 | 嘉兴 | 巴彦淖尔市 | 青海西宁 | 定安 | 宿州 | 临海 | 东海 | 怒江 | 陇南 | 雄安新区 | 营口 | 延边 | 宜春 | 庄河 | 晋城 | 贵州贵阳 | 盐城 | 平潭 | 潜江 | 雄安新区 | 泗阳 | 攀枝花 | 新乡 | 余姚 | 淄博 | 宣城 | 邯郸 | 扬中 | 淮北 | 徐州 | 汝州 | 大连 | 沧州 | 文山 | 巴彦淖尔市 | 定安 | 平凉 | 韶关 | 景德镇 | 诸暨 | 铁岭 | 潜江 | 泉州 | 长兴 | 池州 | 伊春 | 莆田 | 三沙 | 铜仁 | 琼海 | 北海 | 海东 | 枣庄 | 果洛 | 顺德 | 衡水 | 唐山 | 连云港 | 灌南 | 漳州 | 青海西宁 | 乐平 | 大连 | 台州 | 鄢陵 | 邹城 | 丹东 | 舟山 | 宁德 | 漯河 | 红河 | 垦利 | 沛县 | 佳木斯 | 高密 | 库尔勒 | 巴彦淖尔市 | 保亭 | 日照 | 玉溪 | 九江 | 新泰 | 启东 | 锡林郭勒 | 德阳 | 诸城 | 新沂 | 诸城 | 金昌 | 北海 | 贵州贵阳 | 榆林 | 德阳 | 燕郊 | 溧阳 | 图木舒克 | 宁夏银川 | 青海西宁 | 保亭 | 和田 | 毕节 | 香港香港 | 周口 | 莱芜 | 衢州 | 永新 | 攀枝花 | 山西太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