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歷史軍事 > 我們是兄弟 > 第四卷 爭霸 【2702】什么毛病

    第四卷 爭霸 【2702】什么毛病

        “血狼有九匹,九匹歸位平天下,九狼之中血狐狼為九狼狼頭,狼頭引九狼,狼首扛九狼,抗狼者必有血光之災,狼首之災為最大,狼頭其次,剩下的八狼平分,血狼反噬十分嚴重,對于狼首來說,抗的血狼越多,危險越大,最開始的時候,我,大鐘,云豹,我們三匹血狼,程華聽說了這個血狼的傳說,就要抗我們三匹血狼,我們三個人的血狼都是開光的,程華那個時候就是不相信這些,自己要抗,后來直接就被王巍給橫掃了,差點丟了xìng命,最后還是我們把他救出來了,他自己當即就用刀子把自己狼首的肉皮子給劃了,再也不抗了。”

        “所以才有了后面的故事,他自從不在抗狼首之后,整個人的運氣就好了起來,以前那會整個程氏集團都已經在BS市要不復存在了,這才多少年,你看,一點一點的也全都回來了,而且現在發展的似乎更好了,連軍隊自己都擁有了。”

        王越笑了笑“扛了三匹就不行了啊?那最早是誰給你們紋血狼的,是誰想抗血狼?”

        “是黑虎,他的野心極大。”王龍想到黑虎,臉上的表情有些暗淡“他最開始的時候是想抗狼首的,我之前就覺得,按照程華的能力,抗了三匹血狼就要出事,黑虎連著紅軍已經是四匹血狼了,現在想想,他們承受的不一樣,黑虎的血狼沒有點睛,所謂的點睛,就是我們的血狼都是沉睡的,差一點儀式,讓血狼睜開眼睛,睜開眼睛之后,會和之前的不一樣,睜開眼睛的血狼,才是真正的血狼,應該就是這樣的。”

        王龍瞇著眼“我和大鐘云豹我們三個的血狼都是點睛的,是程華找的一個所謂的巫師點的,這種東西應該是點睛之后,也就是蘇醒之后,才會產生力量。”

        “說的挺有意思,這神話故事講的。”王越伸手一指“繼續說下去,然后呢?”

        王龍點了點頭“狼首是抗狼,若是狼首若出事了,那狼首該扛著的血狼一定會降到狼頭身上,狼頭出事,在降到剩下的八匹狼身上,血狼妖邪的狠,而且嗜血,嗜主,扛過去了風光無限,抗不過去死路一條,道上的人沒有誰是愿意抗血狼的,紋身也很少有給自己上血狼的,雖然說這是道上迷信的說法,但是很多東西不信就是不行,我知道這樣迷信的說法很不好,可是我現在覺得自己就是狼首不抗狼了,黑虎最后也沒有抗狼,程華給我們點睛了,之后他自己不抗了,所以就剩下了我們幾個自己承擔了,我,大鐘,還有云豹。”

        說到這的時候,王龍嘆了口氣“而且,我已經很久沒有看見云豹了,也沒有他的消息,也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樣了,六叔,就是這樣的。”王龍笑了笑“你說有些事情,奇怪吧。”

        王越搖了搖頭“其實也沒有什么,如果抗九狼真的可以平天下,那我抗一下也無所謂。”

        “你還抗?”王龍笑了起來“六叔,當初程華那么大的勢力,抗了三匹血狼,點睛之后他就開始承受反噬,就那么一陣子,就差點把一輩子的基業都毀掉,索xìng他后來反應的快,你要是抗九條,我覺得那就可以提前那個啥了。”王龍雖然沒說,但是那意思誰都明白。

        “我挺喜歡狼的。”王越的聲音不大“所以我不相信那些東西,雖然狼的個體不是很強大,也沒有那些獅子啊,老虎之類的那么兇狠,什么叢林之王,但是。”

        王越話鋒一轉“你們誰也沒有從馬戲團里面見過狼的身影吧?”王越笑了笑“有時間去找芳芳問問,如果真的有這么個說法,我還是抗一下試試的好,反正我這一輩子福大命大的,這么多人想要我死我都沒死了,如果要是因為這個事情,死了,那我也沒啥好遺憾的了,反正別的不敢說,我覺得我這一輩子,是真的值了。”

        王龍嘆了口氣,看著一邊的王越,無奈的搖了搖頭,一行三人就在這里呆著,大概一個多小時的樣子,大夫從房間里面出來了,他看著外面的人“你們誰是A型血,憂姐需要輸血。”

        “輸我的就行了。”王越這個時候看了眼里面躺著的憂姐,她的臉sè煞白“不用驗了,我們倆的血型一樣,很多年以前,她給我輸血過。”

        大夫楞了一下,轉頭看了眼憂姐,憂姐的臉sè很是難看,看起來非常的虛弱,她渾身上下都包扎了起來,但是她還是點了點頭,大夫一看憂姐點頭了,一拉王越“你跟我過來…..”

        十幾分鐘以后,憂姐躺在床上,手上打著一個吊瓶兒,王越從邊上拿著棉球按著自己的胳膊,剛剛抽血過后,王越有點難受,不過他沒有表現出來,他看著憂姐,憂姐看著他。

        好一會兒,憂姐緩緩的開口“你們出去一下,讓我們兩個單獨的聊聊。”

        “好吧。”王龍一行人點了點頭,轉身全都出了這個房間,房間里面就剩下了王越和憂姐。

        王越坐在了一邊的凳子上面,他瞅著憂姐,思考了片刻“我現在沒有地方去,外面的人都在抓我,我需要從這里躲一段時間。”王越的聲音不大“看來還得麻煩你了。”

        憂姐沒說話,只是看著王越,王越有些不自在,他揉了揉自己的腦袋,從兜里面把王龍那會掉出來的那個木片也拿了出來,他拿著木片“這個東西這么多年了,你還留著,我以為你早都已經扔掉了呢,沒想到這么多年沒見,你受了這些傷,臉上的表情還是那么的堅強。”

        王越笑了笑,自言自語了起來“你一直都是一個很堅強的女人,不僅僅是現在。”

        “我之前那會,拖江昱偉給你辦了一個新的身份,戶口,證件都是全新的,都是聯網的可以查到的,用的還是你以前的照片,留在檔案里面的照片,只是我現在沒有帶在身上,等著這次我離開了,我回到了拉薩,我會把東西給你快遞回來的,就是這個地址,等我逃走以后,我覺得這種事情不是誰都可以辦下來的,估計你現在的那個男人也不好辦吧,要是沒有你就用,要是有的話,你多一個官方的身份也沒有什么毛病。”

        “還有別的什么想說的嗎,一起說完。”憂姐這個時候的眼圈紅了,她就躺在一邊。

        “別的?”王越想了想“對不起,我當初辜負了你,然后就是這些了,別的沒有什么了。”

        “我不會原諒你的,這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憂姐倒也直接“這就是我的回答,完了嗎?”

        “我本來也不是來獲得你的原諒的,只是我要在這里躲幾天,等外面的風聲好點了,再走。”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焦作 | 遂宁 | 阿拉尔 | 鹤岗 | 包头 | 茂名 | 百色 | 乳山 | 芜湖 | 澄迈 | 靖江 | 包头 | 榆林 | 招远 | 龙口 | 陕西西安 | 福建福州 | 衡水 | 肇庆 | 铁岭 | 石狮 | 马鞍山 | 蚌埠 | 北海 | 常德 | 七台河 | 邢台 | 果洛 | 河源 | 乌兰察布 | 诸城 | 咸宁 | 吉林 | 曲靖 | 陕西西安 | 衡阳 | 扬中 | 黄山 | 株洲 | 如东 | 塔城 | 大丰 | 文昌 | 章丘 | 吐鲁番 | 仁怀 | 日土 | 乳山 | 湛江 | 仁怀 | 南充 | 十堰 | 贵州贵阳 | 随州 | 西藏拉萨 | 河池 | 保定 | 吉安 | 延安 | 十堰 | 肥城 | 海西 | 宿州 | 南充 | 贵州贵阳 | 吐鲁番 | 潮州 | 遵义 | 盘锦 | 肥城 | 抚州 | 阳泉 | 四平 | 吉林长春 | 池州 | 鹤岗 | 高雄 | 张家口 | 固原 | 昆山 | 通化 | 长葛 | 枣庄 | 绥化 | 阿克苏 | 河池 | 六盘水 | 邢台 | 吉林 | 铜陵 | 义乌 | 临海 | 济源 | 云浮 | 普洱 | 台中 | 阿克苏 | 日喀则 | 海南海口 | 玉环 | 六安 | 安阳 | 张家界 | 石嘴山 | 雅安 | 潮州 | 三河 | 衡阳 | 毕节 | 长治 | 三亚 | 诸城 | 金昌 | 中山 | 舟山 | 台北 | 甘孜 | 金昌 | 西藏拉萨 | 阿里 | 滕州 | 莱芜 | 香港香港 | 馆陶 | 五家渠 | 贺州 | 萍乡 | 赵县 | 南平 | 泰州 | 云南昆明 | 信阳 | 黄南 | 临沧 | 雅安 | 汉中 | 南充 | 岳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东莞 | 漳州 | 枣阳 | 巢湖 | 汉中 | 保山 | 菏泽 | 延边 | 阿勒泰 | 武安 | 玉林 | 仁怀 | 乌海 | 鄢陵 | 铜陵 | 醴陵 | 佳木斯 | 澳门澳门 | 曲靖 | 龙岩 | 百色 | 菏泽 | 莱州 | 陇南 | 伊犁 | 琼中 | 三门峡 | 东海 | 玉环 | 南京 | 黄冈 | 四川成都 | 武安 | 伊春 | 澳门澳门 | 平凉 | 五家渠 | 喀什 | 肇庆 | 乐平 | 大庆 | 万宁 | 曲靖 | 东台 | 和田 | 库尔勒 | 海门 | 林芝 | 海丰 | 洛阳 | 黄石 | 泰州 | 乐清 | 五家渠 | 儋州 | 克孜勒苏 | 海拉尔 | 攀枝花 | 万宁 | 潮州 | 丽江 | 铜仁 | 梅州 | 余姚 | 六盘水 | 阿里 | 中卫 | 青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