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歷史軍事 > 我們是兄弟 > 第四卷 爭霸 【2687】禁不住查

    第四卷 爭霸 【2687】禁不住查

        邊上的男子一直掐著憂姐的脖頸,憂姐想要反抗都有些費勁,畢竟剛才被那么的折騰的半天,而且身上好像還受傷了,就在憂姐快斷氣兒的時候,螺紋突然之間松開了憂姐,憂姐直接就摔倒到了地上,她靠在車邊上,氣喘吁吁的,螺紋笑了笑“我讓你就這么死了,都對不起我們兄弟遭受的這么多罪,也對不起我們那些死去的兄弟們,**,我們rì子還長。”

        說完之后,螺紋從兜里面拿出來了一副手銬,憂姐是有些功夫的,他們都知道,他拿著手銬就把憂姐的手銬了起來,他起身,一下就把憂姐給抗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螺紋轉頭看著邊上的一個男子,這個男子已經把單管獵槍對準了王龍的額頭“就是他!”邊上那個男子一臉的憤怒“就是他剛才打爆了底紋的頭,我要殺了他!”

        “我來!”螺紋扛著憂姐,走到了這個男子的邊上, 從他手里面接過單管獵槍,他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好像已經習慣了這些生死離別一樣,他的臉上沒有任何的波動,他把槍口對準了地上的王龍“下去給我弟弟賠罪吧。”接著,他就要扣動扳機。

        但是就在這一瞬間的功夫,就聽見“嘣!”的一聲槍響的聲音,螺紋手上的槍直接就掉落在了地上,鮮血從他的手上就冒了出來,周圍的jǐng車聲音瞬間全都響了起來“不許動!不許動!放下武器!舉手投降!”不遠處一個jǐng察已經出現了,手上拿著槍,剛才打螺紋的,也是他。

        很快,周圍不停的有jǐng察出現,其實他們前后的時間不過五分鐘,問題就是現在BS市屬于嚴打的階段,周期到處都是巡邏的jǐng察,所以出jǐng也就更是迅速了。

        螺紋看著周圍,然后又看了看他身邊的人“大家分開跑,小心點,兄弟們,老地方見!”

        說完之后,螺紋一咬牙,從兜里面一下就拿出來了一把手槍,沖著不遠處的那個jǐng察“嘣,嘣”的就是兩槍,周圍突然之間就亂了,所有的jǐng察都開始開槍,雙方的人直接就火拼到了一起,他邊上的人不停的中彈,螺紋扛著憂姐就扛到了邊上的一輛索納塔轎車邊上,緊跟著,車子“嗡”的一聲就沖了出去,王龍趴在地上,腦袋還是暈乎乎的,疼的要命,他咬著牙,看著那邊的飛奔離開的索納塔,他想往起爬,但是根本爬不起來。

        這個時候,一個男子已經沖到了他的邊上“去死吧!”男子沖著王龍“嘣,嘣”的就是兩槍,王龍咬著牙用自己最后的一點力氣,一個翻身,這兩槍打空了,接著邊上“嘣,嘣”的槍響聲音響起,這個人直接就被jǐng察一槍爆頭了,周圍瞬間就亂了,大批大批的jǐng察都出現了,這邊的人肯定還都是逃命為主,很快,周圍越來越亂,荷槍實彈的特jǐng也出現了。

        王龍躺在地上,聽著槍響的聲音,另外一邊的狗子是什么情況,他也不清楚,但是他看見剛才那個叫螺紋的,已經扛著憂姐上車逃竄了,周圍還有逃竄的人,很快,救護車也趕到了,王龍和狗子兩個人都躺在地上,直接就被抬上了jǐng車,氧氣罩蓋在了王龍的鼻子上面,防止他不能呼吸,一些急救措施對兩個人也開始使用,索xìng這里離著醫院很近很近,幾分鐘不到的時間,王龍和狗子兩個人就全都送到了醫院,兩個人躺在了同一個急救室,大夫開始給兩個人做檢查,都是一些簡單的身體機能檢查,也就是半個多小時左右的時間。

        王龍躺在病床上面,大夫們站在他的邊上,還正要給他檢查,這個時候他覺得自己的身體好了一些,腦袋雖然痛,但是比剛才已經緩過來很多了,這個時候,就聽見了一個大夫開口說道“摸摸他的身上,把手表手機的什么都拿出來,給他做一下腦核磁共振。

        邊上的人點了點頭,很快,這個人順手就要摸王龍身上的兜兒,當他摸到王龍的褲兜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明顯的變了,他一抓,從里面抓出來了一個金屬物體,開始的時候還沒有感覺,當他看見金屬物體的時候,當即就愣住了“啊”這個小護士大吼了一聲,手上的槍直接就掉落在了地上,這一下,周圍的人都安靜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王龍的身上。

        王龍的腦袋很痛,本來他是閉著眼睛的, 但是當他們摸到自己褲兜的時候,他就感覺到了,大事不好,他這個時候把眼睛睜開了,強忍著疼痛,看著邊上的人,邊上的人都下意識的往邊上退了兩步,邊上的幾個小護士明顯的都有了躲意。

        王龍這個時候一抹自己的褲兜,從里面又抓出來了一把匕首,他一下就坐直了身體“不許動!”

        邊上的人都不敢動了,目光都看向了王龍,王龍一咬牙,扶著邊上的床,要往起爬,這個時候,邊上的大夫一抓王龍的肩膀“你最好別動,好好的檢查一下,別的事情,檢查完再說。”

        “不用,我沒事。”王龍咬著牙,坐直了身體“你們都別動,我不想傷害你們,別逼我。”

        邊上的人都看著王龍,王龍起身,一個沒站穩,直接就摔倒在了地上,就在他剛摔倒到地上的時候,邊上一個小護士“啊”的大叫了一聲,轉身就要往前跑,王龍從邊上一把就抓住了她的腳腕,猛的一拽,直接就把這個小丫頭給拽倒到了地上,王龍順勢把手槍也拿了起來,一拉這個小護士,把這個小護士拉到了自己的邊上,自己拿著槍就對準了小護士的腦袋“你最好別動,都安靜點,別動,別逼我。”王龍氣喘吁吁的,腦袋很痛。

        他自己心里面很清楚,不能讓急救室的人出去,如果讓急救室的人出去了,那通知了jǐng察,他們就不好跑了,他和狗子,都是禁不住查的人。

        “過來一個人,扶我起來!”王龍看著對面的護士,很快,過來了兩個小護士,他們扶著王龍,就把王龍扶了起來,王龍拿著槍對準了他們“去,去,全都到那邊,墻角,站好!”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涿州 | 阿勒泰 | 保亭 | 榆林 | 宝鸡 | 慈溪 | 承德 | 安庆 | 龙岩 | 阜新 | 贵州贵阳 | 临猗 | 瑞安 | 吉林长春 | 达州 | 高密 | 临沧 | 烟台 | 湛江 | 青州 | 白山 | 承德 | 宁国 | 漯河 | 白银 | 遂宁 | 商洛 | 宿州 | 辽宁沈阳 | 庄河 | 改则 | 贺州 | 滁州 | 渭南 | 周口 | 咸宁 | 简阳 | 商丘 | 巴中 | 宜昌 | 陇南 | 明港 | 南平 | 郴州 | 三门峡 | 垦利 | 石狮 | 余姚 | 淮北 | 图木舒克 | 宜宾 | 博罗 | 泉州 | 天门 | 珠海 | 晋江 | 汉中 | 阳泉 | 忻州 | 邢台 | 神木 | 德阳 | 温岭 | 南充 | 南充 | 定西 | 贵州贵阳 | 曲靖 | 枣庄 | 铁岭 | 克孜勒苏 | 蓬莱 | 邵阳 | 安庆 | 宿迁 | 喀什 | 株洲 | 渭南 | 瓦房店 | 三明 | 三沙 | 邢台 | 宁夏银川 | 石狮 | 广元 | 醴陵 | 宜宾 | 定安 | 灌南 | 通辽 | 固原 | 来宾 | 沛县 | 抚州 | 武夷山 | 广安 | 吴忠 | 伊犁 | 甘南 | 瑞安 | 宁德 | 平顶山 | 丹阳 | 广州 | 白城 | 潜江 | 榆林 | 本溪 | 绵阳 | 海西 | 白城 | 和田 | 新疆乌鲁木齐 | 台北 | 霍邱 | 广州 | 灌云 | 酒泉 | 广元 | 广汉 | 莒县 | 鹤壁 | 玉环 | 金坛 | 玉溪 | 德州 | 澄迈 | 德阳 | 淄博 | 深圳 | 绍兴 | 牡丹江 | 遵义 | 双鸭山 | 燕郊 | 诸城 | 瑞安 | 襄阳 | 义乌 | 定州 | 信阳 | 荆门 | 海安 | 宁波 | 滁州 | 攀枝花 | 漳州 | 禹州 | 伊春 | 石河子 | 江苏苏州 | 阿拉尔 | 海东 | 新余 | 乐平 | 忻州 | 衡阳 | 保定 | 西藏拉萨 | 江门 | 兴安盟 | 贵州贵阳 | 佳木斯 | 怀化 | 大连 | 瓦房店 | 黔东南 | 辽阳 | 包头 | 宁波 | 信阳 | 大庆 | 泗阳 | 贺州 | 黔南 | 宜宾 | 九江 | 库尔勒 | 宿州 | 廊坊 | 铜陵 | 宜宾 | 阿勒泰 | 新沂 | 廊坊 | 广西南宁 | 十堰 | 邹平 | 清徐 | 兴安盟 | 烟台 | 万宁 | 绵阳 | 柳州 | 邯郸 | 济源 | 晋江 | 吕梁 | 温州 | 江西南昌 | 遵义 | 沧州 | 临沂 | 莱芜 | 昆山 | 宜昌 | 辽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