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歷史軍事 > 我們是兄弟 > 章節目錄 【2532】營救麻雀

    章節目錄 【2532】營救麻雀

        “你要干啥?”狗子看著王龍,一臉的小心謹慎“好好的,提那個做什么?”

        “把藥量弄小點,一會兒把門口的保安弄麻醉了就好,我們救人會比較順利,如果我猜測的不錯。”王龍眉頭緊鎖,思考著那個叫做趙昱的男子“我們速度要快,只有半個小時時間。”

        狗子點了點頭,像是一個怨婦一樣“王龍,我有句話還是要和你說的,這次事情以后,咱們兩個沒感情了,也沒有友情了,絕交,你明白絕交的意思吧。”

        “你明白閉嘴的意思嗎?”王龍看了眼邊上的狗子“快點,藥量小點,讓他們能睡一晚上就可以了,千萬控制好,一定不要整出來人命,或者讓人殘疾。”

        “你怕什么,跑都跑了,就算失手弄出來人命,又能怎么滴啊,你這么多仇人,還怕多一個。”

        “他有他的底線,他的底線就是不會去犧牲他的士兵,這個是肯定的,這個人城府很深。”王龍思考了片刻“反正如果我真的被人追殺了,我一定會把你供出來的,到時候要死一起死,你想體驗一下被一個軍區司令派兵追殺的感覺嗎?你以為你有六叔那么硬的命嗎?”

        “你嚇唬老子。”狗子大罵了一句“逼急了老子,老子真的不干了。”說完,狗子轉身就流進了樓道,王龍跟在了狗子的身后,兩個人進了走廊,狗子的動作很輕,在一層就要拐角的位置,狗子就靠在了墻邊上,他看了眼邊上的王龍,這個時候,他手上出現了一把小麻醉槍。

        他示意王龍往后退了退,接著狗子趴在了地上,他拿著麻醉槍,看著不遠處一個房間的門口,這個門口兩個小兵正站在邊上,正在輕聲細語的不知道在說些什么。

        一點聲音都沒有,王龍就看見狗子輕微的動了兩下,接著,那邊的兩個人,先后瞬間都倒在了地上,不到幾秒鐘,就見效了,緊跟著狗子一下就從地上爬了起來,拉著王龍就往過跑,倆人幾秒鐘就跑到了那個房間門口,狗子拿出來了他的金絲,直接幾下就把外面的那扇防盜門給打開了,外面的防盜門打開之后,里面還是一扇鐵門,狗子很快又把鐵門打開。

        “誰!”這個時候,房間里面的一個大漢站了起來,當他看見王龍的身影的時候,眉頭微微一皺,但是他沒有開口,畢竟麻雀也是老江湖了,這個時候,他知道不能說話。

        王龍和狗子兩個人二話不說,拉起了了地上的兩個士兵,就拖進了房間,順手把房間的門關上,房間里面很yīn暗,外面的月光照shè了進來。

        王龍擦了擦自己額頭的汗水,他看了眼在房間的角落,一張鐵床邊上,麻雀的手上和腳上都被拷著一條鐵鏈,床是固定住的,鐵鏈的另外一端鎖在床上,麻雀的移動范圍,不超過兩米。

        “雀爺。”王龍開口喊了一聲,然后伸手一指狗子“你快點,去給他把鎖打開。”

        狗子點了點頭,這個時候的麻醉槍也已經收起來了,他跑到了麻雀的邊上,拿著手上的金絲,很快,就把麻雀的手銬和腳銬全都打開了,麻雀這個時候站了起來,他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把目光就落在了狗子的身上,他上下打量著狗子“你是什么人?”

        “你他媽管大爺是什么人!”狗子一臉的憤憤不平,看著對面的王龍“罵了隔壁的。”

        他剩下的話還沒說呢,麻雀一把就抓住了狗子的脖頸,猛的一用力,一下就把狗子給拎了起來,狗子本來就是身形瘦小,在麻雀的面前就跟小雞子一樣,麻雀一把就把狗子推到了墻邊,掐著狗子的脖子,狗子連說話的聲音都有些困難了。

        王龍這一下慌了,他連忙往前跑了兩步,一把就抓住了麻雀的胳膊“雀爺,別,別動手!”

        麻雀的表情非常的嚴肅,他依舊緊緊的掐著狗子的脖頸,王龍一看這麻雀是動了殺心了。

        “雀爺,這是我朋友,是我的朋友!”王龍是真的急了,緊跟著他猛的一用力,一把就扯開了麻雀的胳膊,狗子直接坐到了地上“咳咳,咳咳咳”的就咳嗽了起來,他表情很痛苦。

        麻雀在邊上,看著地上的狗子,一言不發,臉sè很怪,王龍連忙跑到了狗子的邊上,把狗子扶到了床上“沒事吧,雀爺,這是我的朋友,你這是做什么啊!”

        麻雀一言不發,依舊盯著狗子再看“疼死我了,疼死我了,王龍你個挨千刀的,你他媽是故意的是不是,你們倆是一伙兒的,故意的想要報復我是不是!”

        狗子“咳咳”的使勁咳嗽,他扶著墻又爬了起來,在看著麻雀的時候,狗子老實了不少。

        麻雀很快又走到了狗子的面前,麻雀是一個超級大壯漢,他和狗子站在一起,那感覺太懸殊了,狗子這一下又老實了不少,連忙往后又退了退,可惜后面是墻,他一臉的小心謹慎,看著麻雀,伸手一指“你,你,你是誰你!”狗子的聲音不大,卻有些慌張“你想干嘛,恩將仇啊你,你別忘記了,可是我救你出來的,如果是王龍的話,根本不可能救你出來!”

        麻雀眉頭緊鎖,看著對面的狗子“你和姓喬的什么關系,你最好直接回答我!”

        “開玩笑,什么姓喬的,我什么時候認識姓喬的了!”狗子一臉的委屈“我cāo,你們想干嘛,不是隨便就想找個理由我把宰了埋了吧,王龍,這就是你要我救的人。”

        王龍這一下站到了狗子的面前“叔,您別誤會,這是我的朋友,絕對可靠的朋友,你為什么這樣,對他這么大的意見,是不是他長的像誰。”

        麻雀的聲音不大,他長出了一口氣“你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嗎?這是姓喬的老窩,就憑你們兩個人,怎么可能來到這里,怎么可能見到我,但是現在的情況就是你們兩個出現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大庆 | 洛阳 | 台湾台湾 | 日照 | 广安 | 马鞍山 | 邳州 | 宣城 | 启东 | 晋城 | 杞县 | 广安 | 内江 | 宁夏银川 | 澄迈 | 广州 | 宜宾 | 钦州 | 果洛 | 喀什 | 五指山 | 赤峰 | 龙岩 | 恩施 | 姜堰 | 漯河 | 安康 | 泰兴 | 河南郑州 | 铜陵 | 白银 | 潜江 | 唐山 | 余姚 | 涿州 | 启东 | 资阳 | 宜春 | 新沂 | 鄢陵 | 澄迈 | 通辽 | 临沧 | 保定 | 象山 | 屯昌 | 甘肃兰州 | 临沂 | 铁岭 | 桐城 | 四川成都 | 景德镇 | 东营 | 宁波 | 泰州 | 大丰 | 溧阳 | 乳山 | 如东 | 广州 | 温州 | 惠州 | 阿勒泰 | 松原 | 泗洪 | 吕梁 | 大庆 | 蚌埠 | 长垣 | 益阳 | 襄阳 | 黑龙江哈尔滨 | 鞍山 | 偃师 | 天水 | 昌吉 | 鄢陵 | 西藏拉萨 | 海宁 | 厦门 | 通辽 | 伊犁 | 霍邱 | 涿州 | 瓦房店 | 博罗 | 德阳 | 伊犁 | 图木舒克 | 驻马店 | 博尔塔拉 | 吉安 | 七台河 | 乐平 | 包头 | 亳州 | 诸暨 | 单县 | 大兴安岭 | 临沂 | 保定 | 嘉善 | 南充 | 马鞍山 | 佳木斯 | 怒江 | 驻马店 | 榆林 | 资阳 | 绵阳 | 七台河 | 平凉 | 六盘水 | 湖南长沙 | 南京 | 江西南昌 | 达州 | 灌云 | 衡阳 | 六盘水 | 赣州 | 忻州 | 黔西南 | 邯郸 | 恩施 | 湛江 | 安康 | 盘锦 | 张北 | 贵港 | 四川成都 | 遵义 | 邹平 | 铜仁 | 崇左 | 蚌埠 | 东海 | 三亚 | 眉山 | 嘉兴 | 连云港 | 泰州 | 义乌 | 莱州 | 吴忠 | 海北 | 牡丹江 | 宿州 | 黑河 | 马鞍山 | 黔东南 | 北海 | 莆田 | 海北 | 漯河 | 高雄 | 淮北 | 惠东 | 巴彦淖尔市 | 东海 | 公主岭 | 陇南 | 许昌 | 广汉 | 普洱 | 顺德 | 澳门澳门 | 丹东 | 伊犁 | 北海 | 梧州 | 诸暨 | 泰州 | 淮安 | 枣庄 | 义乌 | 安吉 | 通辽 | 廊坊 | 灌云 | 六安 | 绍兴 | 亳州 | 大理 | 玉环 | 黑河 | 保定 | 南京 | 大庆 | 琼海 | 中卫 | 泉州 | 阜阳 | 海东 | 启东 | 果洛 | 吉安 | 三门峡 | 禹州 | 舟山 | 赵县 | 大连 | 台湾台湾 | 吉林 | 武威 | 桐乡 | 长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