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歷史軍事 > 我們是兄弟 > 章節目錄 【2147】你還有臉

    章節目錄 【2147】你還有臉

        以后所有的掌柜每年繳稅減半兒,屠夫上任之后,拿出來了兩千萬的現金,是整整兩千萬,獎勵了所有這次在不夜城的集體戰斗中參與的掌柜,受傷的也都給了額外的獎勵,錢真是個好東西,不夜城終于不用斗來斗去了,所有掌柜的店面開始陸續開張,生意也逐漸紅火了起來,一切朝著平穩和諧的方向發展,掌柜們這些日子提心吊膽,擔驚受怕的日子也終于結束了,所有人還都拿到了不少的報酬,op市也恢復了不少平靜,屠夫的名望在不夜城又高了一層,但是烽火連城這次的大折損,一時半會是真的沒有辦法彌補了,傷了元氣了,不夜城要恢復到陸朝霸那會的鼎盛時期,沒有幾年是不可能的了,屠夫也開始動用手上的金錢,大肆的招兵買馬,打點地方官員。

        同樣的,作為不夜城的老對手,血海,與不夜城也簽訂了停戰協議,血海與不夜城一站也是傷亡慘重,王龍重新執掌血海,人間仙境重新裝修營業,一切好像都恢復到了之前,只不過是人變了不少,但是王龍的名號,在op市也響亮了起來,尤其是他繼承了王巍的王巍基金,秉承了王巍的樂善好施,一個大善人的名號,逐漸在op市也流傳了起來。

        第二個震驚所有人的事情,那就是肖慶的認罪伏法,而且倒臺的,超乎了所有人的預料,不僅僅是肖慶一個人,整個老肖家都倒臺了,包括了肖慶的弟弟,弟妹,以及一大家族人,老肖家的公司也倒閉,被查封國有,抄家抄出來了數不清的奇珍異寶,全部上繳國庫,一時之間,這個再op市矗立了這么多年的老肖家,終于結束了他們在op市的地位,op市,也再也沒有老肖家這么一說了,不過暗地里有消息,最后對付肖慶的,不僅僅是龔明堂和張大中兩個人,甚至連韓振在最關鍵的時候,也都臨陣倒戈了,韓振依舊是op市的市長,只不過張大中變成了op市的市委書記,另外一邊,龔明堂的地位直升,顯然成為了op市的第三把手,公安局的嚴打整頓也隨即展開,整個城市都欣欣向榮……

        op市第一中學,就在學校對面的一個不起眼的小飯店里面,王龍,龔正,夕念,謝天四個人坐在這里,一人手上拿著一個酒杯,一邊喝酒,一邊聊天。

        龔正沖著王龍笑了起來,他臉色紅暈,明顯的已經喝多了“我覺得就像是做夢一樣,你知道嗎,兄弟我是真的沒得選,不過我真的很不喜歡這樣”

        他揉著自己的腦袋,看著對面的謝天“一頓酒席了,你特么能不能說句話,從特么認識你的時候,你就是這個得性,惜字如金,現在還這樣。”

        謝天無奈的搖了搖頭,自己把酒杯端了起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說”之后,他一飲而盡“你做你想做的事情吧,作為兄弟,我一定挺你的”

        “挺什么挺啊,我父母把我養這么大,我也老大不小了,我現在必須按照他們給我規定的路走了,不過還算好點啊,最起碼我和韓嫣兒還有一個過去了,結婚就結婚吧,我爹給安排的,沒辦法,沒有感情,不想也沒辦法,我必須和他結婚,你們知道為啥不?”

        龔正“呵呵呵”的笑了,整個人都迷迷糊糊的“這,這他媽就叫政治,政治婚姻!他們一起搞的老肖家,然后為了讓彼此之間的關系更穩固,我們,我們就成了犧牲品,我他媽是真的不想這樣,我想走,一走了之,但是我不能這么做,父母養我這么大,我得報恩啊”龔正搖晃著自己的腦袋“這么快,回來這就要訂婚了,訂婚之后呢,就是結婚,呵呵,結婚,和一個自己很多年沒有見過的女人結婚,和一個自己不愛的女人結婚,呵呵,真有意思。”

        “不過沒關系啊!”龔正“哈哈哈哈”的又笑了“那個于江,就是當初咱們上學的時候,一中那個老大,你們知道他要娶誰了嗎,你們知道了嗎?”

        王龍靠在一邊,叼著煙“行了,兄弟,喝不了就少喝點,喝多了多難受。”

        “不行,我得喝,只有在你們面前我才可以做我自己,不用演戲,不用勾心斗角,我想說什么就說什么,明天我就不能這樣了,我們三家人,結成兩對兒,聯姻,政治聯姻,張爽也慘咯,和李鴻儒婚紗照都拍好了,這一下也完蛋咯,她得嫁給于江,哈哈哈哈,聽說現在正在家里面鬧絕食呢,不用做無謂的抵抗了,張爽鬧絕食,她媽媽也得鬧絕食,兩個人對著鬧吧,鬧到最后的結果,我,龔正,得和韓嫣兒結婚,她,張爽,得和于江結婚!哈哈,哈哈哈,于江和張爽一個字都沒有說過啊,于江出獄以后就出家了,去少林了知道嗎,聽說天天習武,就這樣還被韓振給弄了過來,弄回來結婚,有意思,有意思啊,哈哈哈”龔正一邊說,一邊“啊”的一大口就給吐了出來,邊上的謝天連忙站了起來,開始扶著龔正。

        夕念在邊上嘆了口氣,搖了搖頭“可憐的孩子,政治婚姻啊,我就不存在這些問題,你也不存在吧,其實有時候生在官員家庭里面也不見得是什么好事。”夕念轉頭沖著王龍笑了笑“那個啥,大舅哥,你看,這龔正都要結婚了,那我和王慈的事情,咋整啊。”

        “你自己有本事你自己就上唄,你能搞定,我絕對是不反對的”王龍沖著夕念笑呵呵的“不過就一點,念爺,我們是兄弟,你要追我妹妹,我不反對,但是不要因為這個,破壞了我們的關系,要么你就搞別的女人,你隨便搞,要是追了我妹妹,還瞎搞,或者對她不好,咱們倆只能活一個”王龍笑呵呵的“我沒和你開玩笑啊,念爺。”

        夕念“哈哈”的也笑了“行了,你說的這些我都明白,你放心吧,我心里面有數。”

        王龍四處看了看,從自己的兜里面拿出來了一個小袋子,是黃色的布袋,看不清楚里面的東西,他把袋子放到了夕念的面前“這個幫我拿給龔局長,告訴他,這東西值五千,讓他給我五千塊錢,我是賣給他的,不是送給他的,不是古董,是假的”

        夕念饒有意思的看了眼王龍“行了,這些我會辦,你放心吧,王慈的事情,你想好了。”

        “你想好了嗎?”王龍看了眼夕念“你應該問問你自己,能不能管住自己,現在龔正不會參與你們的事情了,他覺得自己政治婚姻很痛苦,所以他想讓你自由點。”

        “我一直都沒有和你開玩笑過”夕念站了起來“我很認真的,大舅哥”夕念笑呵呵的,從邊上扶住了龔正“你們呆著吧,我送他回去,順便幫你賣東西。”

        王龍和謝天兩個人扶著龔正和夕念,看著他們離開,兩個人重新回到了飯店。

        坐在飯桌上面,謝天自己把煙點著,他看了眼王龍“他們都要結婚了,那你呢,現在挺平靜的了,你可以結婚了吧,凌洋也要結婚了,現在血海挺平靜的,生意也不錯,你王龍的身份地位也是越來越高了,不少人都盯著單身的你呢。”

        “你呢,你別光說我,你自己呢。”王龍笑了笑“我這邊現在還不合適呢,我先把你們處理好了吧,我結婚,以后再說了”王龍深呼吸了一口氣“還有張大中,還有韓振,這三家的禮物都得送,到時候結婚的時候送就不好了,跟我一起吧,我都準備好了。”

        “嗯,走吧,我這樣的人,誰要啊”

        謝天和王龍兩個人起身,十幾分鐘以后,兩個人到了張爽家的樓下,站在這里,王龍突然之間有些感慨,他思考了片刻,從后備箱拿出來了兩條煙,這是一條最普通的煙了,然后隨手還拿起來了一個玉扳指,另外,還有兩幅字畫。

        幾分鐘以后,王龍和謝天走到了張大中家,王龍敲了敲門,門被打開了“張叔,我是張爽同學,聽說她快結婚了,我來看看他”

        這是王龍他們想到的唯一的理由,也是很合適的理由。

        張大中看了眼王龍和謝天,他自然清楚王龍現在在op市是一個什么樣的人,什么樣的存在。

        他笑了笑“進,進”他很有禮貌“張爽,出來,出來”他一邊叫著張爽,一邊就很客氣。

        王龍四處看了看把手上拿著的兩條煙,隨手一放,就放在了桌子上,緊跟著,王龍坐在了沙發上,拿著玉扳指,還有兩幅字畫“張叔,知道您喜歡字畫,給您看看這個,假的,高仿的”

        張大中接過字畫,看了眼,還有王龍手上的玉扳指,他是**湖了,沖著王龍微微一笑“這假的我也不能隨便拿你的東西啊,這樣,給你一萬塊錢,算是我買你的”

        “行,那我也不客氣”

        王龍笑了笑,看著張大中把字畫什么的都拿走了,然后遞給了王龍一萬塊,王龍把錢裝好,這個時候,房間的門打開了,張爽出來了,她臉色十分壓抑,當她看見王龍的時候,臉上的表情當即就變了“你還有臉來我這里?”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广元 | 石河子 | 大兴安岭 | 招远 | 泰兴 | 烟台 | 大连 | 万宁 | 信阳 | 焦作 | 保定 | 佛山 | 邵阳 | 嘉兴 | 台南 | 娄底 | 保亭 | 鄂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滨州 | 永州 | 甘孜 | 承德 | 吉安 | 漯河 | 甘孜 | 鹰潭 | 江西南昌 | 慈溪 | 枣阳 | 博尔塔拉 | 吉林 | 宜春 | 遵义 | 庆阳 | 甘南 | 铁岭 | 巴音郭楞 | 高雄 | 渭南 | 宜春 | 安庆 | 铜陵 | 汉川 | 陇南 | 西双版纳 | 伊春 | 石狮 | 吕梁 | 台北 | 东阳 | 资阳 | 昆山 | 阳江 | 宜春 | 信阳 | 惠东 | 阜新 | 眉山 | 咸宁 | 柳州 | 邹平 | 浙江杭州 | 雅安 | 亳州 | 亳州 | 肇庆 | 广元 | 沛县 | 黔南 | 荆门 | 象山 | 漯河 | 包头 | 晋江 | 龙岩 | 昌吉 | 新泰 | 邳州 | 温岭 | 鞍山 | 保定 | 济源 | 三沙 | 余姚 | 张掖 | 梧州 | 鹤壁 | 金昌 | 阿拉善盟 | 昭通 | 海北 | 株洲 | 五家渠 | 临沂 | 日土 | 巢湖 | 泰兴 | 吐鲁番 | 屯昌 | 红河 | 宁夏银川 | 阿拉尔 | 自贡 | 临沧 | 乐清 | 邹平 | 汕尾 | 宝应县 | 博罗 | 安吉 | 邵阳 | 乌兰察布 | 韶关 | 铁岭 | 武威 | 黑河 | 湛江 | 东海 | 琼海 | 东方 | 桓台 | 通辽 | 巢湖 | 儋州 | 十堰 | 神农架 | 儋州 | 大连 | 青州 | 楚雄 | 图木舒克 | 赣州 | 广饶 | 六安 | 慈溪 | 菏泽 | 武安 | 广汉 | 单县 | 商洛 | 秦皇岛 | 喀什 | 丹东 | 盘锦 | 湘西 | 临夏 | 濮阳 | 邢台 | 启东 | 扬中 | 萍乡 | 沭阳 | 吕梁 | 河北石家庄 | 澄迈 | 九江 | 怒江 | 菏泽 | 张北 | 新余 | 德阳 | 金坛 | 伊犁 | 巴中 | 六安 | 包头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金华 | 阜新 | 娄底 | 吕梁 | 西藏拉萨 | 威海 | 自贡 | 洛阳 | 广西南宁 | 沭阳 | 武夷山 | 铁岭 | 大连 | 菏泽 | 焦作 | 南通 | 佳木斯 | 百色 | 海东 | 仁怀 | 滁州 | 东方 | 潮州 | 松原 | 扬中 | 咸阳 | 长垣 | 济源 | 渭南 | 蚌埠 | 西藏拉萨 | 张掖 | 厦门 | 昌吉 | 许昌 | 丽江 | 玉林 | 塔城 | 衡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