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神控天下 > 第523章 那它現在是你的了

    第523章 那它現在是你的了

        第523章那它現在是你的了

        赤卷云虎叢林之中的王者,它對于人類一向不屑,很少會主動攻擊人類。// 去讀讀小說網  //[ ~]

        那兩人一定是做了什么激怒它的事情,才讓它如此惱火。

        那兩人被它干掉了,居然還打算對凌笑等人攻擊。

        它認為凌笑等人一定與剛才那兩人是同伴。

        吼!

        赤卷云虎嘶吼一聲,龐大的身體朝著當先的凌笑撲壓了過來。

        它全身的熊熊烈火映照得四周都變得通紅了起來。

        “少爺你退后,我來對付它”毒蝎一馬當先擋在凌笑身前準備出手。

        可是,有兩道人影比他還要快。

        砰!

        眾人只覺得眼前一花,那赤卷云虎居然如炮彈一般飛出了大老遠,它的身體狠狠地砸在那些樹木之上,壓倒了數十根巨樹。

        “居然敢動我老大,我滅了你”出手將赤卷云虎打飛的赫然是敗家仔。

        而在他一旁的殘豹都被嚇了一跳,其他人也更是大吃了一驚!

        他們都不知道凌笑突然多出的這個小弟是哪來的,但是從之前他殺血狼傭兵團的人的時候,他們都知道他很厲害。

        可是,他們卻沒想到要比之五階高階的靈獸還要恐怖,那可是相當于人類高階地皇的實力。

        高階地皇在西北或南域已經可以雄霸一方了。

        可是,卻擋不住敗家仔的一拳。

        可以想像敗家仔的實力到底有多強了!

        敗家仔二話沒說,追上那要逃跑的赤卷云虎,那看起來瘦小的雙拳卻是蘊含著恐怖的能量,連續轟了兩拳,赤卷云虎便如一頭死虎一般奄奄一息,沒有剛才那威風凜凜的樣了。

        殘豹心里都有點發麻了,他實在不明白少爺為何能收到如此厲害的小弟,隱隱間對凌笑更加敬畏了幾分。

        如果凌笑的實力比他厲害,能收服這種小弟,他覺得理所當然,可是凌笑只是高階王階啊,卻每每出人意表,像那毒蝎、彩霞月和鳳纖韻哪一個不比他少爺強,可是誰都心甘情愿地追隨著在他身邊。

        這只能說凌笑有著讓別人難以抗拒的人格魅力,才能讓他們死心踏地吧!

        殘豹內心悄然發生改變“或許他真是一個值得我一生追隨的主人吧!”。

        曾經的一代魔門霸主,終是心甘情愿地認凌笑為主了。

        凌笑有著他一半魂力,立即能感應到殘豹的微妙變化,露出了一個不易察覺的笑容。

        然而,除了殘豹之外,毒蝎也是再次感到了濃烈的危機,他覺得自己連仆人的位置似乎都受到了嚴重的沖擊。

        隨著凌笑身邊的高手越來越多,那他的作用也就越來越小,萬一有一天少爺冷落了他怎么辦?

        除了他們兩個,還有獨鷹、李狂虎等人,也是與他們一般,都發現自己實力實在太弱了,一股危機感油然而生。

        他們都是攥著拳頭,在心里暗下決定要盡快將實力提升起來,絕對不做少爺身邊最差的那人。

        敗家仔無意的出手,卻是無形中讓凌笑的下屬造成了一種壓力,一種讓他們自強不息的壓力,一種讓他們生怕被淘汰的壓力!

        就在敗家仔要將赤卷云虎干掉的時候,凌笑叫住了他“仔仔,別殺它!”。

        敗家仔不解地放下拳頭看著凌笑道“老大留著它何用,我要吃了它”。

        凌笑向他擺了擺手,接著大喝道“狂虎何在!”。

        李狂虎從后面迅速出來單膝跪下應道“狂虎在!”。

        此前,凌笑叫人并不用他們行跪禮,而李狂虎現在卻是下了跪禮,可見他對凌笑的敬畏之心已經變得無以加復了。

        “誰叫你跪的,給我起來”凌笑輕皺了一下眉頭道。

        凌笑可不興那一套萬人之上的感覺,他喜歡和自己的人打成一片,主仆之間也可以成為朋友和兄弟的。[ ~]

        “是少爺!”李狂虎應了一聲立即如槍一般站直了身。

        “你想不想要它?”凌笑指著赤卷云虎說道。

        李狂虎身心一顫,虎目之中露出了激動之色道“想!”。

        “好,那它現在是你的了,仔仔讓它認狂虎為主”凌笑很是干脆地說道。

        “多謝少爺!”李狂虎正要再次跪下稱謝。

        可是,凌笑卻是瞪了他一眼道“不準在我面前再行跪禮!”。

        李狂虎沒再堅持,他知道凌笑向來是說一不二的人。

        李狂虎正欲去讓赤卷云虎認主的時候,敗家仔有些不滿地說道“老大要這種垃圾干什么,如果你想要更高階的,我可以回族里將他們召喚出來”。

        凌笑自然知道敗家仔說的是什么,但是他卻不能接受輕地搖了遙頭。

        敗家仔沒堅持,于是對著快要死的赤卷云虎踢了兩腳,讓它將獸丹吐了出來。

        獨鷹、冷蛇以及八將們都對李狂虎投去了羨慕的目光。

        他們都沒有護身靈獸,他們也早想降服一頭了,可是一時間沒找到合適自己屬性的,就算找到合適屬性,就是等階上又不對稱。

        李狂虎現在只是中階王階的實力,可是卻能獲得一頭五階高階的赤卷云虎,在他們眼中當真是天掉下來的陷餅,換做是誰都不會拒絕收了這靈獸。

        而這一切又是他們少爺賞賜的,他們只知道唯有跟著少爺,他們未來絕對能走得更遠。

        一旁的韋林業和葉水清也都看在了眼里,他們對凌笑的印象又各增了一分。

        韋林業純粹是欣賞,又覺得葉家想拉擾這種天生的領袖年青人似乎不太現實了。

        而葉水清則是認為凌笑在作做,覺得他很是虛偽。

        凌笑當然沒空理會他們想什么,再次帶著眾人離開了原地,選擇了另一個安靜的地方休息。

        經過連夜的駐扎,眾人都是很自覺地尋找自己的崗位,將幾女護在最中間的位置,以防晚上會有什么靈獸出沒。

        凌笑知道他們這么做跟本沒用,因有敗家仔在這里,一旦有靈獸來襲,他們都會第一時間察覺得到。

        不過,凌笑卻不會打擊他們的積極性。

        只有他們時刻都有這種高度的警覺意識,他們才能在以后的日活得更久一些。

        凌笑選擇了一處安靜的地方坐了下來,讓敗家仔給他護法。

        他盤坐了下后,手中多了一株晶瑩如玉的靈草。

        這是五階中階的魂草,是凌笑在荒叢山脈之中找到的。

        現在,他的控神訣已經將第一階修煉大層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積累精神液了。

        他有時在想“如果能得到后面兩階的功法那就好了”。

        控神訣的威力讓凌笑迷醉,那種無形滅殺敵人的神秘手段,讓他履試極爽。

        他很想知道后面兩階功法的威力到底又有何神奇的地方。

        凌笑將開僻出來的洞口布上了禁制,然后取出了藥鼎準備煉制補魂丹。

        他已經進階五品煉制師快兩年了,煉制的手段也是越發的嫻熟,只見那一株株靈草不停地飛騰了起來。

        每一株靈草都散發著濃郁的純凈能量的波動,在藥鼎上空形成了一簇簇五彩繽紛的光團,顯得是那么地晶亮唯美。

        凌笑很是寫意地拍打出了魑魅藍火焰。

        火苗很是靈動地撲燒在藥鼎之上,那灼熱的溫度迅速將靈草烤焦萎縮,靈草精華如雨一般朝著藥鼎之中落了下去。

        凌笑整個人顯得是那么地專注,神情卻透著從容的神態。

        魑魅藍火焰與他的契合適已經是越來越高,只要凌笑一個念頭所至,火候的濃烈完全可以控制得極度地完美。

        沒過多久,那數十株靈草全部化成虛無,而藥鼎之中便多了一團團稠粘的精華。

        凌笑沒有遲疑,手中一顆獸丹拋落了藥鼎之中。

        五階的獸丹能量很大,很爆燥,稍有不謹便會炸鼎。

        一旦出現這種狀況,藥鼎不好,修為不高,就算是煉藥師都要被炸成重傷或死亡。

        這也是為什么越是高品的煉藥師,需要相等階的修為才能煉制了。

        兩個時辰過去,藥鼎發出悶吭的爆炸之聲。

        隨后,濃烈的丹香味飄散了出來。

        凌笑不用看也知道丹成了,只是不知道這一爐能凝成多少顆了。

        凌笑等那煙消散后,總算看到了在藥鼎之中的丹藥。

        他驚喜道“居然一爐成了三枚,總算有少許進步了!”。

        自鼎魂跟他說過,要煉制七階以下的丹藥一爐最高可以凝煉出十顆后。

        凌笑就一直在努力去將每一個步驟做到最完美,盡可能地將靈草的精華利用完畢。

        原來他只能一爐煉制得出二枚五品丹藥,現在卻是多出了一枚,已經代表著他現在又進了一步。

        凌笑收斂了興奮的心情,取出了一枚補魂丹丟入了口中,然后便盤坐了下來。

        一夜又過去,東方漸漸浮白。

        凌笑從洞口之中走了出來,臉上沒有半點疲憊之色,反而顯得更加精神奕奕了。

        補魂丹雖是能提高精神力的丹藥,可是它那強烈的丹藥藥性還是讓凌笑的實力上又增強了幾分。

        如今凌笑的實力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達到了高階王階中成之境,而他的精神力也達到了一個駭人的地步。

        只怕都可以與玄帝的精神識海相比了,但是他的精神力卻比之玄帝階的要強悍得多。

        或許唯有達至七品頂尖的煉藥師相比了。

        所以,只要凌笑實力修為提上去,他便可以穩穩成為一名七品煉藥師了。

        ,  . ,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宿州 | 垦利 | 儋州 | 阿里 | 白银 | 雅安 | 凉山 | 黔东南 | 宜宾 | 湖北武汉 | 桐城 | 三明 | 鄂尔多斯 | 衢州 | 茂名 | 绥化 | 株洲 | 巢湖 | 莒县 | 黔西南 | 眉山 | 榆林 | 亳州 | 沧州 | 黔南 | 曲靖 | 天门 | 大连 | 伊春 | 秦皇岛 | 厦门 | 公主岭 | 济宁 | 丽水 | 果洛 | 漳州 | 营口 | 长兴 | 江西南昌 | 黄石 | 潜江 | 宝鸡 | 新余 | 张北 | 咸阳 | 长垣 | 宜昌 | 文山 | 泉州 | 天水 | 张掖 | 喀什 | 西双版纳 | 聊城 | 铜仁 | 宜都 | 汕头 | 金坛 | 吴忠 | 平顶山 | 肥城 | 兴化 | 高雄 | 建湖 | 东阳 | 北海 | 海丰 | 伊春 | 广州 | 深圳 | 诸暨 | 乐山 | 大丰 | 烟台 | 喀什 | 海拉尔 | 新乡 | 汕头 | 昭通 | 玉林 | 包头 | 朔州 | 延边 | 临海 | 张北 | 荣成 | 天长 | 诸城 | 昭通 | 石河子 | 沧州 | 霍邱 | 湘西 | 阳江 | 澄迈 | 本溪 | 红河 | 阿坝 | 中山 | 张掖 | 三沙 | 武威 | 菏泽 | 台北 | 武威 | 库尔勒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文昌 | 基隆 | 宁夏银川 | 泉州 | 湖州 | 新余 | 洛阳 | 博尔塔拉 | 佛山 | 武威 | 博罗 | 河北石家庄 | 宿州 | 南通 | 河池 | 辽阳 | 神农架 | 天水 | 中卫 | 瓦房店 | 广元 | 喀什 | 内江 | 任丘 | 玉环 | 燕郊 | 郴州 | 吕梁 | 永州 | 海宁 | 塔城 | 那曲 | 芜湖 | 邯郸 | 和田 | 承德 | 醴陵 | 博罗 | 达州 | 南京 | 三亚 | 玉树 | 和田 | 黄冈 | 本溪 | 遂宁 | 溧阳 | 孝感 | 香港香港 | 丹东 | 阳江 | 河北石家庄 | 阿克苏 | 霍邱 | 宁波 | 三亚 | 海西 | 宜昌 | 天长 | 宁波 | 毕节 | 大庆 | 香港香港 | 仁寿 | 普洱 | 荆门 | 曲靖 | 昌都 | 东莞 | 鸡西 | 晋中 | 眉山 | 大庆 | 天门 | 桓台 | 仁怀 | 鸡西 | 益阳 | 海东 | 霍邱 | 双鸭山 | 铜川 | 湘西 | 桐城 | 通辽 | 枣阳 | 永州 | 淮安 | 张家口 | 东阳 | 忻州 | 新泰 | 四平 | 怀化 | 迪庆 | 庆阳 | 嘉峪关 | 正定 | 屯昌 | 茂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