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神控天下 > 第494章 遺棄的諾言

    第494章 遺棄的諾言

        第494章遺棄的諾言

        今天很想三更的,但是情節的轉變純潔需要好好想想怎么寫才好,明天絕對獻三更!

        微黛兒,四年過去了,都要成為三十歲的成熟女人了,實力也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去讀讀小說網  //[ ~]她的風情依舊,那一襲鮮紅的綢緞將她那火爆性感的身材體現得淋漓盡致,她那妖嬈的臉蛋雖不是禍國殃民那種,但也絕對是所有男人所想的床上尤物。

        只是這個本是開朗熱情的女人現在卻是有著舒展不開來的愁緒。

        獨鷹,那只眼獨變得更加的凌銳了,他已經不再是低階靈師的修為,經過四年的叢林苦修他身上那股草莽殺氣更顯得濃郁,一身實力已經進階為中階靈師巔峰了。

        冷蛇,現在也與獨鷹一樣是中階靈師,曾經的冷蛇傭兵團長,天斌跟本不亞于獨鷹。

        李狂虎,在離開紫天宗的時候也是低階靈師,現在卻是高階靈師了。他曾經應該是紫天宗的內門弟,要不是被勞家的人陷害,他的成就不比紫天宗任何真傳弟差,還好他認見了凌笑,讓他又有了重來的機會。對于這個機會他格外地珍惜,他的修煉也比別人要努力數倍。

        而當初被凌笑來的八名追隨者,如今皆是低階靈師的修為,個個顯得精氣十足,戰意凜然。

        他們這些人能這么快提升與之前凌笑讓李狂虎帶回來的資源脫不了干系的。

        照以往,這么一股勢力在隕石城已經堪比中型家族了,一般人絕對不敢來招惹。

        可是,在他們眼前卻多了一名油頭粉面的囂張年青人。

        這人二十七歲,但已經是低階靈師了,在隕石城這種落后的城池絕對是天才級別的人物。

        可是,在這之前他不過是玄士階的修為,他能這么快提升皆因他多了一個王階的叔爺爺給他帶回來了破靈丹這種三品丹藥,才助他突破了靈師階。

        這人不用說就是劉家家主的小兒劉斗。

        他也正是如今外面傳得沸沸揚揚的劉羅兩家聯姻的男主角。

        而在他懷中抱著的赫然是他的未婚妻羅輕霜。

        羅輕霜依舊難掩她清麗姣好的面容,四年前那稚雅之氣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高雅端莊的氣質。只是如今,在她那張清麗的容顏上卻是掛著淡淡的愁緒,似乎對抱著她的未婚夫有一種排斥感。

        “你們來干什么,這里不歡迎你們”身為這里的女主人,夢惜云對著兩人嬌喝道。

        要不是在他們兩人身后跟著幾名實力不弱的人,她就會下令把這對狗男女扔出去了。

        男的不用說,她看著就討厭,居然敢她家來打壞心思,而女的,她一直把她當閨女看,甚至都在心里默認了這個媳婦了。

        可惜,在面對強權面前,她居然選擇了妥協。

        就算這不是她的本意,但在夢惜云眼中她已經不可原諒了。

        現在倒好,這女人居然陪著她的男人來她們這里耀武揚威,實則是讓她更加反感。

        “你這女人不錯,可惜老了一點,我對老女人不感興趣”劉斗上下打量了一眼夢惜云不屑說道。

        “大膽,敢對夫人無禮”獨鷹身為凌笑第一仆,對凌笑的忠心絕對是百分百的,他聽見對方居然一開口就對夢惜云不敬,他如果能忍受得住。

        獨鷹正要撲出去,夢惜云出言嬌喝道“獨鷹先不要沖動”。

        “你們到底來這里干什么?我說了這里不歡迎你們,如果再不走休怪我們凌家不客氣了”夢惜云冷冷地說道。

        “哈哈,凌家算個屁啊,再過三天凌家就要從隕石城除名了,你們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啊?”劉斗哈哈大笑了起來。

        夢惜云一干人當然知道了現在家族的情況,現在被人家當面說出來,眾人的臉色都不好看。

        “說實話,再過幾天你請我也不會來,現在我以未來劉家家主的名義告訴你們,我看上你們兩個了,只要你們倆跟著我,以后就會是劉家的夫人,在隕石城絕對是高人一等,沒有人敢對你們不敬,而我也會像對霜妹一樣好好寵幸你們的”劉斗目光落在白雨惜和微黛兒身上說道。【葉*】【*】

        他的眼神充滿了濃烈的占有**。

        說實話的,他早見過這兩個美麗的女人了。

        四年前,在家族大比之時,他們劉家是有參加的,劉斗雖沒有參加,但也跟隨家族的人出來給自家的兄弟打氣加油。

        當時,他就看到凌家的一個少爺身邊圍著幾個美艷的女。

        一個是羅家的千金,一個是第二傭兵團的美女蛇,另一個雖沒有名氣,可是卻沒掩蓋住她那楚楚動人的模樣。三女的姿色各有春秋,皆是任何男人都想擁有的對象。

        在隕石城,這種級別的女人,任何一個男人能擁有一個就燒香拜佛了。

        然而,凌家那個少爺居然能享齊人之福,能讓三女同時糾纏在他身邊。

        當時,劉斗就在心里幻想著,如果上天讓我劉家能與凌家齊名,一定要把這三個女人搶過來當老婆。

        他沒想到,他當時一個沖動的夢想,今天終于就要實現了。

        他叔爺的回歸,讓他家強勢地崛起,而他也越來越感覺到自己離那夢想越來越近了。

        于是,他在家族之中盡心盡力地討好他叔爺,終于皇天不負有心人,他獲得了他叔爺的賞賜,得了一顆破靈丹,提升了實力。

        不僅如此,他還因此力壓兩位兄長有可能成為劉家未來一代的新家主。

        從那時起,他春風得意啊!

        所以,當劉家對羅家動手的時候,劉斗站出來說話了。

        他向他爹要求與羅家聯姻,皆因他看中了羅家的千金羅輕霜。

        對于羅家的千金劉家家主當然也是相當滿意。

        于是,并未對羅家下死手,給他們留了三分之一的產業,但這條件就是要把羅輕霜嫁給劉斗。

        不管羅家愿不愿意,羅輕霜他們都要定了,要不然羅家就從隕石城除名吧。

        所以,羅輕霜成為了劉斗的未婚妻。

        不管是羅輕霜自愿也好,非自愿也好,這事已經是滿城皆知了。

        如今劉斗也不管羅輕霜樂不樂意,現在他準備將另兩個夢想中的女人一并搶過來。

        微黛兒杏目瞪著劉斗非常不屑地罵道“就憑你這三條腿的癩蛤蟆也想染指我們,做你的白日夢去吧”。

        “美女蛇果然夠辣,我最喜歡看你生氣的樣,很早以前我就對你很向往了,想著你這美妙如蛇的身材,晚上我都躁熱得睡不著,不過從今晚起你就可以去給我暖床了,要不然……隕石城將沒有你們容身之地”劉斗用淫淫的眼神盯著微黛兒那飽滿傲人的胸部說道。

        “混蛋,看我廢了你”身為哥哥的冷蛇,又豈能容忍妹妹被別人污辱。

        冷蛇帶著強大的火烈氣息,長劍直刺劉斗面門,欲將他一招擊殺。

        然而,還沒刺到劉斗面前,一人率先擋在了他身前,將他的長劍擊偏,并快速地反擊。

        “冷蛇小心!”實力最高的李狂虎發現了對手強大,提醒了一聲,搶身進了戰圈,朝著那人轟了一拳過去。

        “別急,你的對手是我”劉斗身后又有一人跳了出來迎上了李狂虎。

        冷蛇失去救援,身腹被對方刺了一劍,身受重傷。

        “哥,我殺了你們”微黛兒驚喝了一聲,向著那刺傷她哥的人出手了。

        “姐姐,我來助你”白雨惜已經不再是當初那膽小害羞的小女孩了,她手中多出一柄藍色長劍,與微黛兒雙雙刺向那人。

        兩女皆是中階靈師的修為,一火一水合攻,威力皆是不凡。

        冷蛇捂著傷口連連后退,獨鷹趕緊給他服下丹藥,然后轉頭對夢惜云道“夫人,你先回去躲躲,這些人由我們來處理”。

        “不用了,對方今天是有備而來,我們躲去哪都一樣”夢惜云搖了搖頭拒絕道。

        劉斗身邊一共只帶了八人,但是這八人卻有四人是高階靈師,另四人修為也不弱,除非是凌家上代長老凌塵或上代族長凌蒼過來,否則沒有人能將劉斗等人留下。

        夢惜云這邊就李狂虎是新晉的高階靈師,其他人實力都稍遜一籌,跟本不能強迫劉斗等人離開。

        羅輕霜在劉斗身邊淡淡道“你讓他們住手吧”。

        劉斗側臉看了一下羅輕霜,將她抱得更緊了幾分問道“怎么心疼了?放心,我很快讓你們三姐妹團聚的,到時候我希望你們三個能很快活地服侍我知道嗎?”。

        “你……難道你就不怕他有一天從紫天宗回來嗎?”羅輕霜微微惱怒道。

        “他?你說那個笑霸王?呵呵,他回來又怎么樣,難不成他可以力扛我劉家三大王階?你別癡心妄想了,以后記得乖乖給我當好夫人,如此我才會讓羅家好過點,不然……你應該知道那下場”劉斗將手滑到了羅輕霜的翹臀之上狠狠地捏了一把說道。

        羅輕霜羞憤,但是又無可耐何。

        她很后悔當初沒將身給了那個他,現在卻平宜了這個自己不喜歡的王八蛋。

        可是,她現在跟本沒有選擇的余地。

        如果她不妥協家族就沒了,為了她的親人,犧牲她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同時,她在心里恨那個一去幾年不復返的男人。

        她很想問問他為什么這么狠心,將她們幾個女人丟在這里一直都沒回來看看,難道他不知道她們一直在思念著他嗎?

        或許他在外面已經有了別的女人?

        羅輕霜選擇了劉斗,很大原因是為了家族,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她不想無止休地等下去了。

        女人的芳華耗不起,她生怕自己等到人老珠黃他都還沒回來。

        所以,她最終還是放棄了當初的諾言。

        ,  . ,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邳州 | 铜川 | 枣庄 | 如东 | 黔南 | 新沂 | 邢台 | 龙岩 | 德州 | 遵义 | 铜川 | 东台 | 柳州 | 锦州 | 灵宝 | 扬中 | 姜堰 | 漳州 | 肥城 | 那曲 | 金华 | 遂宁 | 河北石家庄 | 泉州 | 和田 | 武夷山 | 德宏 | 宁国 | 葫芦岛 | 四川成都 | 邢台 | 吉林 | 临沂 | 枣阳 | 武威 | 乐平 | 曹县 | 沧州 | 天门 | 唐山 | 和田 | 三沙 | 临汾 | 阳泉 | 桐乡 | 亳州 | 宁国 | 新余 | 莆田 | 淮安 | 阿里 | 汕尾 | 鹤岗 | 明港 | 桐城 | 白银 | 晋中 | 吐鲁番 | 青州 | 张家界 | 五指山 | 常州 | 宣城 | 垦利 | 仙桃 | 寿光 | 阿坝 | 北海 | 杞县 | 万宁 | 雄安新区 | 锡林郭勒 | 黔南 | 庄河 | 淮南 | 赤峰 | 长治 | 秦皇岛 | 崇左 | 莱芜 | 苍南 | 青州 | 博尔塔拉 | 平顶山 | 宁国 | 中山 | 淮北 | 大理 | 庆阳 | 黔东南 | 阳春 | 大庆 | 禹州 | 大理 | 新乡 | 扬州 | 文山 | 汉川 | 庄河 | 镇江 | 昭通 | 邢台 | 库尔勒 | 商丘 | 山南 | 湘西 | 寿光 | 乐山 | 湖州 | 扬中 | 乌海 | 临沂 | 福建福州 | 益阳 | 馆陶 | 宝应县 | 泰安 | 陕西西安 | 沧州 | 长兴 | 长垣 | 周口 | 楚雄 | 大同 | 大丰 | 淮南 | 任丘 | 宿迁 | 伊犁 | 余姚 | 铜仁 | 嘉兴 | 泰州 | 白沙 | 温岭 | 吐鲁番 | 禹州 | 锡林郭勒 | 仁寿 | 金坛 | 湖北武汉 | 泰兴 | 六安 | 黄冈 | 靖江 | 桂林 | 长兴 | 巴彦淖尔市 | 神农架 | 燕郊 | 库尔勒 | 五家渠 | 滨州 | 楚雄 | 昭通 | 玉溪 | 安庆 | 包头 | 喀什 | 昌吉 | 兴安盟 | 西藏拉萨 | 荆门 | 定州 | 石嘴山 | 江西南昌 | 阿勒泰 | 随州 | 莱州 | 宜昌 | 建湖 | 通辽 | 平顶山 | 榆林 | 阿拉尔 | 漯河 | 龙口 | 临沧 | 淮北 | 昌吉 | 安吉 | 萍乡 | 滨州 | 牡丹江 | 盐城 | 丹东 | 澳门澳门 | 陕西西安 | 蓬莱 | 百色 | 溧阳 | 仁怀 | 基隆 | 库尔勒 | 台中 | 昌都 | 巴彦淖尔市 | 天水 | 阜阳 | 阿拉善盟 | 晋中 | 邹城 | 徐州 | 宜昌 | 南充 | 中山 | 七台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