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都市言情 > 絕對權力 > 第574章 各懷心思

    第574章 各懷心思

        由云湖鎮前往洪州,要經過十原鎮。

        遠遠的,岔路口有一臺桑塔納在等候。

        李文翰看得明白,好像是朝陽農場的車。整個朝陽農場,縣團級單位,就這么一臺“鎮場之寶”,還是半新不舊的。

        夠寒磣。

        李文翰就提高了警惕。

        實在朝陽農場和云湖縣之間,鬧過太多矛盾小說章節 。那個農場場長黃子軒,就是個“二百五”,李文翰對他沒有半點好感。不過李文翰也不是太擔心,就這么孤零零的一臺車,想必沒啥“可怕”的,再說,后面車上不坐著朝陽農場的一把手呢!

        見兩臺尼桑車過來,桑塔納的車門打開,走下來三個人。

        當先一人,短平頭,神情彪悍,正是黃子軒,另一個則單單瘦瘦,胳肢窩下夾著一個公文包,卻是杜雙魚。

        李文翰的雙眼情不自禁的瞇縫了一下。他是真的想抓杜雙魚,市局頭頭專程給他打過電話,讓他“伺機”抓捕杜雙魚,還很隱晦地透露了那么一點信息,據說是某位市委主要領導的指示。

        李文翰想著這位市委主要領導,不是市委書記譚啟華就是市長郭清華,他倆對杜雙魚可謂“恨之入骨”。害他們在省委領導面前丟那么大的人,過后還不得找杜雙魚算賬?

        甚至找黃子軒算賬都有可能。只是省里直接將尤省長的大秘書派到農場當黨委書記一把手,市里領導一時半會不好向黃子軒“下手”。剛剛換了黨委書記,緊接著又換場長,也得看范鴻宇同意不同意。朝陽農場屬于市里和省農業廳雙重管轄,要撤換場長,還得經過農業廳。

        農業廳則是直屬省政府管轄序列。范鴻宇這位前任省府一秘。對農業廳頭頭的影響力絕對大過市里領導的影響力。范鴻宇如果下定決心要保黃子軒。市里還真沒有辦法把黃子軒弄掉。農業廳那邊,肯定要給范大秘面子。

        這就是省府一秘的潛在影響力,絕非普通縣長可比的。

        現在看來,范鴻宇在農場采取的策略是“懷柔”。先穩住陣腳再說。不然,何以解釋范鴻宇居然讓杜雙魚給他做通訊員?

        就事論事,李文翰覺得范鴻宇這個策略是正確的。剛剛接手,“穩定”壓倒一切。總要等慢慢摸清了農場的底細。在關鍵位置上安插好自己信得過的人馬,才能真正舒一口氣。

        農場雖小,卻也五臟俱全,是個扎扎實實的官場。

        見了黃子軒杜雙魚等人的神色,李文翰更加安心。

        無疑,他們是在這里等候范鴻宇,估計是一起去省城見香港客人。

        兩臺尼桑車都靠邊停了下來。

        陳霞很麻利地下車,想要給范鴻宇拉開車門,不過動作還是慢了一拍,范縣長居然自己開門下車了。

        見到李文翰的那一刻。杜雙魚臉色微微一變,略略有點緊張。說起來也有意思。前幾天,杜雙魚身在“虎穴”,面對窮兇極惡的葛二壯,葛大壯,甚至面對云湖縣委書記陸玖和公安局長李文翰的時候,杜雙魚都鎮定自若,甚至直接問李文翰是不是要抓他。如今有范書記“撐腰”,杜雙魚反倒不是那么淡定了。

        或許,當時正在“跑路”的杜雙魚,心里早已有了“破罐子破摔”的打算,可稱“哀兵”。想杜雙魚堂堂正正的本科大學生,天之驕子,被逼到這個份上,那種憋屈,實在不足為外人道。左右不過是“死”,倒看開了。如今事情忽然出現這么大的轉機,他不但不需要跑路,還成了農場辦公室的干部,范書記的秘書,轉眼之間躍上枝頭變鳳凰,頓時就對今后的日子倍加珍惜起來。

        大凡有一線“活路”,誰愿意“破罐子破摔”啊?

        不過隨后就見到范鴻宇下車,杜雙魚立馬安下心來。

        不知不覺間,他對范鴻宇的信賴甚至就趕上了對黃子軒的信賴。這位年輕書記,實在是個有擔當的。

        “范書記!”

        黃子軒連忙帶著杜雙魚和司機一起迎了上來。

        上午接到范鴻宇的電話,說要帶他去省城見一位香港客人,黃子軒就做好了準備,心里也在暗暗詫異,范鴻宇還真是個雷厲風行的性格,剛剛在農場說了要請香港人來建銷售公司,這么快就有了實際行動。原以為他去了云湖縣,沒個十天八天,想不起農場的事來。

        明眼人都清楚,云湖縣實在比朝陽農場重要多了。

        和云湖縣長比起來,朝陽農場黨委書記,簡直什么都不算。那才是正經八百的“官身”。

        朝陽農場歷任黨委書記和場長,俱皆在農場終老,就沒有一個走上過更高的領導崗位。只有一位副書記,通過個人的關系,調出了農場,從此再沒有回來過。

        范鴻宇笑著上前和黃子軒握手,說道:“黃場長,久等了吧?”

        黃子軒笑道:“嘿嘿,也不算久,半個小時吧。”

        范鴻宇一笑,隨即給大家引介。

        其實黃子軒,李文翰和陳霞彼此之間都是認識的,黃子軒再對云湖縣的領導沒好感,一些具體的問題,還得來縣里和陸玖等人溝通,與陳霞也算得老熟人了。

        李文翰和陳霞都客客氣氣的,和黃子軒握手寒暄。

        這多半是看在范鴻宇的面子上。就黃子軒本人,雖然是個正處級干部,李文翰和陳霞可不覺得他算個人物,在他們心里,云湖縣的任何一位正科級干部,都比黃子軒更值得看重。一個破農場的場長,還是個“二百五”的性格,有什么要緊的?

        只是范鴻宇如今身兼雙職,是云湖縣和農場的父母官,大伙既然俱皆范縣長的下屬,那就該彼此多親近,不然,范鴻宇面上須不好看。

        與黃子軒握手之后,李文翰主動向杜雙魚伸出了手,笑著說道:“杜秘書,你好!”

        杜雙魚正經職務是范鴻宇的通訊員,不過沒人會這么稱呼,一概以“秘書”名之。

        杜雙魚顯然有些意料不到,忙不迭地伸手和李文翰相握,說道:“李局長,你好!”

        李文翰握著杜雙魚的手,搖晃了兩下,又輕輕拍打了幾下,臉上堆滿笑容。這個動作和滿臉的笑容,可都不是給杜雙魚的,是給范鴻宇看的。李文翰想告訴范縣長,我知道杜雙魚現在是你的秘書,所以請范縣長放心,我肯定不會再搞他的名堂。

        縣委書記辦公會尚未召開,范鴻宇也不曾明確給他指示,他就“擅自”解除了對葛大壯的禁閉狀態,盡管關禁閉是紀律部隊的內部措施,他李文翰完全可以自己做主,無需請示任何人。但實際上,哪有那么簡單?李文翰很擔心范鴻宇會因此對他有不良印象。

        現在趁這個機會,向范鴻宇表示一下自己的“識相”,也是好的,聊勝于無。

        寒暄了幾句,范鴻宇抬腕一看表,揮手說道:“走吧,還要去‘溫泉賓館’趕晚飯呢。”

        當下大伙各自登車,警車開路,二號車居中,桑塔納殿后,小小車隊向著洪州滾滾進發。國道線路況不錯,又有警車開道,車行甚速,不到五點半,就趕到了洪州郊外的溫泉賓館。

        貌似令和繁每次來洪州,住溫泉賓館的次數多過了住青山賓館的次數。

        令公子很喜歡泡溫泉,可以去疲勞,迅速恢復體力。

        警車開到溫泉賓館一號樓門廳,李文翰朝范鴻宇說道:“范縣長,還有什么指示?”

        范鴻宇笑道:“李局,哪來那么多指示啊?你晚上沒別的安排吧?一起吃個飯。”

        其實李文翰是有安排的,出發之前,已經打電話約了省廳一位關系不錯的副處長,晚上一起吃飯,樂呵一下。他可沒想到半路上會碰到范鴻宇。但眼下范縣長發出了邀請,李文翰又不好推脫。再說了,他為什么要推脫?

        這可是難逢的機會。

        盡管有謝厚明關照,能夠和范鴻宇搞好關系,絕不是壞事。

        不過當李文翰的眼神無意間在陳霞臉上掃過之后,立馬就改了念頭,含笑說道:“范縣長,你和香港客人會談重要工作,這個可不好打擾。我是個粗人,可別在香港客人面前影響了我們縣里的形象……我還是先去省廳報到吧。”

        心中暗叫可惜。

        如果不是陳霞在這里,今天無論如何都要“蹭”這頓飯。

        實話說,李文翰對陳霞滿懷“警惕”。這個女人可不簡單,在縣委大院權柄顯赫,據說很多副縣長都要看她的臉色,甚至身為縣委常委的縣委辦公室主任,也要讓她三分。

        傳聞之中,她和前后兩任縣長陸玖和老崔,似乎都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關系。

        當然,也僅僅只是傳聞,誰也沒有當真證實過。

        李文翰眼神只在陳霞臉上一轉,范鴻宇便對他心中所想一清二楚,也不強留,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去省廳報到是正事,還是以工作為重。”

        其實明天上午八點開會,現在需要報什么到?

        李文翰又說了幾句客氣話,恭送范縣長進了賓館大堂,這才登上尼桑警車,離開溫泉賓館。

        一上車,李局長的臉色就變得陰沉無比,甚至還暗暗咬了咬牙。(未完待續。。。)

        ♂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石河子 | 雄安新区 | 昌都 | 焦作 | 那曲 | 延边 | 临沧 | 滁州 | 牡丹江 | 义乌 | 雅安 | 福建福州 | 淮南 | 晋城 | 苍南 | 如皋 | 南平 | 台中 | 绵阳 | 宁国 | 温岭 | 安徽合肥 | 图木舒克 | 大理 | 汉中 | 临猗 | 临汾 | 巴彦淖尔市 | 南阳 | 正定 | 邯郸 | 安庆 | 白山 | 牡丹江 | 百色 | 抚顺 | 楚雄 | 甘孜 | 永州 | 凉山 | 洛阳 | 济南 | 鹤岗 | 江西南昌 | 义乌 | 淮北 | 醴陵 | 徐州 | 武夷山 | 和田 | 乳山 | 惠州 | 塔城 | 汉川 | 长治 | 陇南 | 淮南 | 盘锦 | 果洛 | 鹤岗 | 乌海 | 济源 | 珠海 | 嘉兴 | 海拉尔 | 枣阳 | 吉林长春 | 大同 | 山南 | 仁怀 | 日喀则 | 迁安市 | 亳州 | 随州 | 吐鲁番 | 巴彦淖尔市 | 开封 | 大庆 | 防城港 | 铜川 | 诸城 | 德宏 | 迁安市 | 玉溪 | 湖州 | 南通 | 醴陵 | 桓台 | 石嘴山 | 新疆乌鲁木齐 | 济源 | 和田 | 白银 | 明港 | 泰兴 | 唐山 | 茂名 | 三门峡 | 南安 | 锡林郭勒 | 广西南宁 | 昆山 | 鹤岗 | 泗洪 | 文昌 | 包头 | 德宏 | 公主岭 | 海拉尔 | 安阳 | 南通 | 曲靖 | 图木舒克 | 喀什 | 石河子 | 辽源 | 新余 | 阿勒泰 | 固原 | 随州 | 长垣 | 吴忠 | 东阳 | 灌南 | 黑龙江哈尔滨 | 库尔勒 | 天水 | 大庆 | 永新 | 鄂州 | 保定 | 安康 | 丽江 | 海西 | 临海 | 阿勒泰 | 平潭 | 基隆 | 娄底 | 兴安盟 | 灵宝 | 吉林 | 来宾 | 霍邱 | 平顶山 | 大庆 | 改则 | 荆州 | 定西 | 阜阳 | 朝阳 | 黄石 | 唐山 | 平凉 | 渭南 | 黔西南 | 浙江杭州 | 东方 | 锡林郭勒 | 德州 | 慈溪 | 玉溪 | 济南 | 晋江 | 兴安盟 | 宁波 | 贵州贵阳 | 宿州 | 晋中 | 普洱 | 乌兰察布 | 如皋 | 昌吉 | 雄安新区 | 台中 | 石嘴山 | 白银 | 海东 | 儋州 | 台州 | 象山 | 如皋 | 沛县 | 台北 | 枣阳 | 威海 | 天长 | 北海 | 宁夏银川 | 东营 | 莱州 | 昭通 | 自贡 | 新泰 | 定西 | 德清 | 来宾 | 莒县 | 垦利 | 中卫 | 五指山 | 昌吉 | 台山 | 沛县 | 姜堰 | 包头 | 淮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