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都市言情 > 絕對權力 > 第538章 葛二壯
        范縣長在打量喇叭褲,喇叭褲們也在打量他。

        三個男喇叭褲的眼神帶著刺,挑釁之意很明顯。這也是**十年代流氓阿飛的特點,看任何同齡人的眼神都很不友好。不要說生面孔,就算是熟面孔有時候也是一樣。不如此,不足以顯示他們的“特立獨行”,與眾不同。

        兩個女喇叭褲的眼神卻有點亮晶晶的。她們忽然發現,原來只要人長得帥,不穿喇叭褲也是一樣的帥。

        范鴻宇沒有和他們對峙,笑了笑,繼續喝他的米酒,吃水煮魚片。

        為首的墨鏡喇叭男“哼”了一聲,也不再搭理范鴻宇,轉向廚房那邊叫道:“三姐,死了啊?怎么不出來接待客人?”

        小餐館的老板娘是一位三十來歲的少婦,長相算得周正,雖然忙碌于灶臺之間,衣著卻比較整潔,不像邋里邋遢的飯店女工,尤其身材豐腴,胸乳碩大,走起路來晃晃蕩蕩,堪稱波濤洶涌。聞言笑嘻嘻地走了出來,嗔罵道:“二壯,要死了,大喊大叫的……”

        先就給墨鏡喇叭男拋了個媚眼。

        范縣長一口酒差點噴了出來。就墨鏡喇叭男那小身板,豆芽兒似的,也敢叫“二壯”?還好他沒叫大壯!

        墨鏡喇叭男嬉笑著上前去,看樣子很想伸手在三姐碩大的雙乳上狠狠掏一把,不過最終還是沒動手,只是戀戀不舍地在那倆西瓜上盯了一會,嬉皮笑臉地說道:“三姐,你這兩個奶怎么長的?你每天都吃些什么東西,長這么大,愛死人了……”

        另一個喇叭男就起哄說:“嘿嘿,狗三每天揉啊揉的,面團也揉大了……”

        “是不是啊,要不我也揉揉,看能不能再揉大些?”

        墨鏡喇叭男二壯好不容易移開的眼神又死死盯住了三姐的雙乳,甚至還舉起手來,做了個“抓奶龍爪手”的樣子。

        “嘿嘿,二壯,莫開玩笑,莉莉嘴巴撅那么長,能掛七八個油瓶了……莉莉啊,今天吃什么?要不要給你做個鯽魚湯?鯽魚湯補血。”

        三姐將二壯丟到一邊,笑著對一個穿乳白色喇叭褲的年輕女子說道。

        估計這個莉莉,應該和二壯有些關系,也許是女朋友之類的。不過聽三姐的語氣,也不是很在意她看到自己和二壯打情罵俏。

        這種“新潮青年”之間的男女關系一般都比較混亂,這段時間二壯和莉莉在一起,別人就當他們是男女朋友了,過一段時間分開,那也誰都不會在意。

        三姐這么做,更多只是一種拜托二壯糾纏的招數。

        莉莉果然很不高興,冷笑道:“我二十歲的人,要補什么血?還是留給你自己補吧。水煮魚,煎雞蛋,我就點這兩樣。”

        不管她和二壯的男女朋友關系能持續多久,就是看不慣三姐那浪蕩樣子,三十出頭的女人了,還在裝嫩,仗著一對大奶子忽悠人。

        “我要青椒炒油渣……”

        “回鍋肉回鍋肉,三姐炒的回鍋肉最有味……”

        其他喇叭男就亂哄哄的點菜。

        好不容易點好了菜,三姐也不在意莉莉對她的冷嘲熱諷,給他們上了一碟子酸蘿卜,一壺涼茶,笑呵呵地轉身回廚房忙碌去了。

        做個小生意,挺不容易的。

        三姐手腳麻利,不一會就炒好了青椒炒油渣,滿滿一大盤子,端了上來,青椒香氣撲鼻。九十年代初,大棚菜還遠遠未曾泛濫,這種自然生長的青椒,香味絕不是大棚栽培的青椒可比的,口感更不能比。油渣黃橙橙油津津,也令人食指大動。

        范鴻宇笑著說道:“老板娘,我也炒個油渣。”

        一大盤子水煮魚片已經吃得差不多,半斤米酒也下了肚,范縣長該吃飯了,青椒炒油渣是很下飯的菜。在二十幾歲的時候,吃什么都填不飽肚子,非得是米飯或者面食才頂事。

        “好咧,等一下啊。”

        三姐高興地答應一聲,笑瞇瞇的去了。

        范鴻宇年紀雖輕,一看就是不差錢的老板,坐在那里,氣度斯斯文文的,人又高大帥氣,三姐心里頭著實歡喜。這樣的客人,看著就讓人舒服。

        “喲,洪州來的大老板啊……”

        墨鏡喇叭男二壯剛舉起筷子想要夾個油渣吃了,聞言又放下筷子,望向范鴻宇,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范鴻宇說的是洪州方言。在另一個世界,范鴻宇在洪州上過三年大學,這個世界,前不久做了一年的省府一秘,洪州方言說得蠻順溜。

        范鴻宇便笑著點了點頭。

        實話說,二壯他們的裝束,是讓范鴻宇有點“違和”。不過他如今是范縣長,不是范二哥,心態自然起了些變化,不能單純的以貌取人。更何況,此番范縣長微服私訪,目的就是了解十原區和朝陽農場最基層的情況,正愁待會吃完飯后找不到人聊天呢,這二壯主動搭訕,倒也不是壞事。和他聊聊也不錯。

        “老板貴姓啊?”

        見范鴻宇點頭,二壯頓時興致大發,笑著問道,努力在自己的云湖方言之中加上一點洪州腔調,以顯示二壯哥也不是土包子,見過大世面的。

        “姓范,模范的范。你貴姓?”

        “姓葛,我就叫葛二壯,家里就是十原鎮的,大伙都叫我二壯哥。”

        葛二壯傲然說道,似乎二壯哥在十原鎮當真是個大大有名的人物。

        “范老板,二壯哥可是我們十原鎮有名的大哥,年年和朝陽農場那些人打架,都靠著二壯哥撐腰,咱們才回回打贏。你在十原鎮碰到什么事,只要跟二壯說一聲,天大的麻煩都不怕。”

        老板娘三姐又端著一大盤青椒炒油渣出來,擺在范鴻宇面前,笑著接口,為二壯哥狠狠揚名立萬一番。

        “嘿嘿,朝陽農場那些家伙算什么?跟我們十原鬧,也不看看他們夠不夠分量。我二壯不是在這吹牛,他們再敢鬧,我就直接送幾個去見閻王爺。以為他們是吃國家糧的了不起?還不是一群土農民!”

        二壯立時便變得牛皮哄哄的。

        范鴻宇不由來了興趣,問道:“二壯,你為什么要和朝陽農場的人打架?好像這個事,跟你沒關系吧?”

        就目前了解的情況來看,朝陽農場和十原區的沖突,主要是發生在農場三大隊和十原區二周鄉的幾個村之間。

        三大隊的轄區和二周鄉接壤,一些土地存在著爭議,還有漁業上也有爭端,加上雙方的“宿怨”,一點小矛盾就能釀成暴力沖突。葛二壯應該是十原鎮上的人,不像農民,怎么也會參與到“邊界爭斗”中去?或許其中另有隱情。

        葛二壯橫了他一眼,有點輕蔑地說道:“范老板,你是大學生吧?一看就知道是知識分子,斯斯文文的,這些事,你當然不知道了。”

        范縣長摸了摸下巴。

        想范二哥前世今生,兩輩子加起來,這還是頭一位說他“斯斯文文的”,范二哥不勝歡喜之至。

        看來一個人要變斯文,就得當官,官當得越大,人就越斯文。哪怕吃人不吐骨頭,面子上也是風淡云輕,嘴角絕不會留下一抹未曾擦拭的血痕。官員吃人水平越高,幫他擦嘴抹手的狗腿子就越多。

        “朝陽農場那些地,本來就該是我們十原的,關他們什么事?當年圍湖造田,全是我們出的力,他們憑什么來撿現成?還敢跟我們打,他媽的那是不想活了。我只要招呼一聲,立馬就是幾十把刀子幾十把火槍,砍不死他們?你到處打聽打聽,這十原區是誰的地盤。”

        葛二壯傲然說道。

        “是啊,范老板,你是到我們這里來收魚的老板吧?跟你說,要收魚好辦,只要跟我們兄弟幾個搞好關系,二壯哥給你撐著,你想收誰家的魚就收誰家的,價錢絕對是最便宜的。保證你賺得腫起來。”

        那邊,另一個喇叭男就笑著說道,雙目炯炯,滿是貪婪之意。此時此刻,范老板在他們眼里,就是一只大肥羊。

        “哦,二壯你還做魚生意啊?”

        “嘿嘿,你錯了,我不做魚生意,我收保護費。保護費你懂吧?看過香港電視沒有?不管是誰,要到十原鎮來收魚,就得經過我二壯哥的同意。我同意了,你這生意才能做起來,才能賺到錢。要是惹我不高興,嘿嘿,不管你是誰,也休想在十原鎮收到一條魚。就算天王老子來了都不行!”

        葛二壯斜乜著范鴻宇,輕蔑地說道。

        這些大學生,仗著讀了幾句話,就以為自己是個人上人了,其實屁用沒得。

        “對不起啊,二壯,我不是來做魚生意的,我是來旅游的。”

        范鴻宇笑笑,說道。

        此人公然在范縣長面前收保護費,還問他懂不懂什么叫保護費,也算是膽大包天了。

        “切!早說啊,害我浪費那么多時間跟你廢話!”

        葛二壯頓時大為不爽,一揮手,回到了自己的座頭上,拿起一瓶啤酒,對著瓶口就吹了起來。還以為碰到個才學著做生意的大肥羊呢,誰知道是來旅游的。害二壯哥白費心機。

        旅游?

        來十原鎮旅游?

        葛二壯連聽都沒聽說過!

        這十原鎮有什么好旅游的?

        看破房子聞魚腥氣么?

        神經病!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石狮 | 锦州 | 宿迁 | 仙桃 | 黑河 | 惠东 | 石河子 | 佳木斯 | 基隆 | 沛县 | 桐乡 | 河北石家庄 | 聊城 | 包头 | 阳江 | 潍坊 | 宜宾 | 锡林郭勒 | 洛阳 | 海丰 | 昆山 | 贵港 | 南京 | 遵义 | 神农架 | 大兴安岭 | 长兴 | 贵港 | 鹤壁 | 迪庆 | 鹤岗 | 赣州 | 库尔勒 | 黔西南 | 伊犁 | 九江 | 甘孜 | 仁寿 | 鄂州 | 天门 | 长垣 | 保定 | 阿克苏 | 湛江 | 乌海 | 阿坝 | 鸡西 | 邹城 | 咸阳 | 惠东 | 济南 | 铜川 | 常州 | 石嘴山 | 泰州 | 厦门 | 海拉尔 | 新泰 | 黑河 | 秦皇岛 | 辽阳 | 防城港 | 广州 | 昭通 | 铁岭 | 黔西南 | 营口 | 临汾 | 景德镇 | 阿拉善盟 | 台南 | 哈密 | 屯昌 | 鹤壁 | 巴彦淖尔市 | 十堰 | 百色 | 禹州 | 马鞍山 | 锡林郭勒 | 泰州 | 怀化 | 桐乡 | 佛山 | 达州 | 济宁 | 阿拉善盟 | 商丘 | 嘉善 | 辽宁沈阳 | 淮南 | 五指山 | 济南 | 金华 | 锡林郭勒 | 绥化 | 定州 | 新余 | 梧州 | 潮州 | 陇南 | 菏泽 | 霍邱 | 常州 | 阿勒泰 | 博罗 | 河源 | 铜川 | 大庆 | 宝应县 | 果洛 | 南阳 | 抚顺 | 和县 | 新乡 | 沧州 | 乐清 | 邢台 | 库尔勒 | 垦利 | 和田 | 赣州 | 昆山 | 菏泽 | 通辽 | 玉林 | 永新 | 延安 | 通化 | 大庆 | 泉州 | 红河 | 果洛 | 如皋 | 曲靖 | 兴化 | 黑河 | 铜陵 | 吉林长春 | 长兴 | 日土 | 黑龙江哈尔滨 | 南阳 | 韶关 | 东营 | 昌吉 | 如皋 | 葫芦岛 | 诸城 | 阳春 | 通辽 | 西藏拉萨 | 台州 | 吉林 | 台北 | 酒泉 | 毕节 | 湘潭 | 河源 | 仁寿 | 南通 | 韶关 | 咸阳 | 荆州 | 佳木斯 | 黑龙江哈尔滨 | 菏泽 | 新乡 | 正定 | 无锡 | 山西太原 | 东阳 | 巢湖 | 文山 | 襄阳 | 景德镇 | 昭通 | 溧阳 | 玉林 | 陵水 | 益阳 | 济南 | 高密 | 如皋 | 乐平 | 新沂 | 郴州 | 云南昆明 | 包头 | 海西 | 广州 | 锡林郭勒 | 蚌埠 | 遵义 | 绵阳 | 庆阳 | 宜春 | 石狮 | 基隆 | 涿州 | 襄阳 | 沛县 | 贵州贵阳 | 澳门澳门 | 广西南宁 | 吉林长春 | 丽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