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都市言情 > 絕對權力 > 第419章 省委一秘的意外邀約

    第419章 省委一秘的意外邀約

        離開省委書記辦公室的時候,尤利民的臉色不是太好,顯得心事重重。

        范鴻宇就知道,和榮啟高的此番溝通,并未達到尤利民理想的效果。這倒在范鴻宇的意料之中。問題看似出在彥華地區一隅之地,但“性質”相當嚴重,“姓什么”的問題,正是黨委書記該管。在這樣的事情上,榮啟高確實不好輕易表態。省委書記與省長,省委副書記是有很大區別的,往往省委書記的態度,會被高層解讀為青山省全體干部的態度。

        榮啟高必定慎之又慎。

        相對而言,彥華地區的國企改制和“青山王”問題,在榮啟高心目之中,其重要性恐怕更在前段時間發生的“金吾山張保力案”之上。張保力案,看似“兇險萬端”,將袁留彥于偉光等好幾位省部級干部都牽扯了進去,然而歸根結底,不過是個刑事案子。如何處置,不關乎政治大風向的表態。榮啟高基本上可以做到完全掌控,高層大佬和其他兄弟省市的主要領導干部,都不會就此事發表多少看法。

        一句話說完了,這是青山省的“家務事”,榮啟高這位“大家長”說了算。

        但“姓什么”卻是一個最高層面的路線問題。

        范鴻宇默默跟在省長身后,離開省委一號辦公樓。

        曹成依舊保持著“高標準”的禮節,站在辦公室外的走廊上,目送尤利民和范鴻宇離去,這才進入里間辦公室收拾。

        出乎范鴻宇意料的是,下午快下班的時候,曹成忽然給他打了電話過來。

        “你好,范處長。”

        曹成在電話里輕言細語,態度溫和。

        自從鄭美堂被范鴻宇搞得灰頭土臉之后,曹成就變得益發的“平易近人”。至少在范鴻宇面前是這樣。

        “曹主任?你好你好!”

        范鴻宇略略感到有些意外。一般來說,除了公務溝通。曹成很少主動給他打電話,他給曹成打電話的次數多得多。畢竟很多文件的流程是先省長然后再去省委書記那邊,范鴻宇向曹成質詢正是理所當然。

        如果是公務溝通,曹成通常不會在快下班的時候打電話給他。

        曹成微笑著問道:“范處長,下班后有什么安排沒有?”

        范鴻宇笑道:“沒有,一個人回宿舍看電視,各種無聊。”

        一不小心,范處長就使用了后世的網絡用語。

        異地戀的娃傷不起!

        所幸曹成理解能力驚人。聞言一笑,說道:“那,待會一起吃個飯吧。不知道范處長是不是肯賞臉?”

        省委一秘親自約飯局,范處長想不賞臉都不行。

        “固所愿也,不敢請爾。”

        范處長掉了一句書包。

        其實曹成是正兒八經的重點大學本科畢業生,可不是范處長這種黨校本科生可堪比擬的。

        “哈哈,那好,下班之后,我去接你!”

        曹成似乎心情很不錯。

        范鴻宇忙即說道:“曹主任,這個可不敢當。還是我過去接你吧。”

        范處長再牛叉。這些面上的規矩還得遵守。省政府辦公廳區區一位副處長,哪里當得起省委辦公廳副主任親自來接?

        再說。省委一秘下班時間驟然出現在省政府這邊,只怕也會引起無數猜測。

        果然曹成也不推來推去的講客氣,聞言說道:“那好吧,咱們六點半在省委門口會齊。”

        曹主任固然不好親自到省政府這邊來接范鴻宇,范處長也不大好在下班時間去省委接曹主任。無論哪種情況,一旦被人“發現”,都不大好。

        掛斷曹成的電話。范鴻宇略一沉吟,便進入里間辦公室,向尤利民做了匯報。

        省委書記大秘書約省長大秘書一起吃飯。可不能當作純粹的私人交往來看待。曹成也絕不是突發奇想,想要在這個時候和范鴻宇套近乎搞好關系。

        這個動作,基本可以肯定是得到了榮啟高的首肯,也許壓根就是榮啟高屬意的。一些話,榮啟高不好當面與尤利民溝通,那么通過彼此的秘書來溝通,就是一種變通的辦法。

        范鴻宇自然要第一時間向尤利民匯報。

        尤利民略略頷首,沒有說什么。

        范鴻宇給他當秘書的時間還不是太長,但兩人之間,卻已取得了高度的默契。這與范鴻宇極強的政治領悟能力有直接的關系。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范鴻宇心中所想,很多都與尤利民的想法暗合,他們的政治理念,基本趨于一致。

        正所謂“志同道合”是也。

        尤利民相信,范鴻宇無須自己多吩咐,也能很好的代表自己和曹成“談判”。

        下班之后,司機送尤利民回省委常委院,范鴻宇獨自駕車,直駛省委大院。他是掐著時間去的,六點二十九分,桑塔納緩緩開到了省委大院門口不遠處的馬路上。第一次和曹成單獨吃飯,遲到固然不可能,來得太早,在省委大院外等候也不妥當。

        與此同時,一臺八成新的桑塔納緩緩駛出了省委大院,駕車者正是曹成。

        曹成沒有停留,出門右拐,直駛向前,范鴻宇腳下輕輕一點油門,加速跟了上去。兩臺桑塔納,一前一后,很快就融入了首義路滾滾的車河之中。

        讓范鴻宇略感訝異的是,曹成竟然直接向郊區駛去。

        這個吃飯的地點,選得夠偏僻的。

        大約半個小時之后,早已經離開了城市中心區,路邊的房屋稀疏起來。這也是因為八十年代末期,洪州的城市規模不大,車流量也不大,很少發生堵車的現象。如果在另一個世界,時光倒流之前,半個小時從省委大院開到郊區,想都不用想。

        那時候,從彥華市開車到省委大院,花在高速公路上的時間和花在城內的時間,基本上是一樣的。

        曹成在一個農家院落前停了下來。

        這是真正的農家院落,古老的建筑式樣,紅磚水泥結構,屋后是一片平整的水泥地,緊鄰一條小河,小河畔上則是一片菜地,栽種著各種時鮮菜蔬。正是七八月,日落時間比較晚。滿天的晚霞,映照得河水一片橙紅,瑰麗無比。

        范鴻宇從車里下來,笑著說道:“曹主任,可真會選地方。”

        曹成笑道:“這里遠離市中心,空氣清新,供應的都是最新鮮的蔬菜,原滋原味。吃過一回之后,就放不下了,隔斷時間總想過來吃上一頓。”

        “這個好這個好,讓人渾然忘卻城市的喧囂,回歸大自然的寧靜。”

        范鴻宇不由感嘆道。

        貌似范處長是有這個毛病,明明學歷不高,總是喜歡文縐縐的掉幾句書包。如果在大老粗面前掉書包也就罷了,偏偏還喜歡在高興漢,邱明山,高潔,曹成這些正牌知識分子面前掉書包,愣充文化人。

        一點都不帶臉紅。

        曹成微微一笑,說道:“榮書記看上的也是這一點。”

        輕輕一句話,就點出了他來此地的緣由,合著是榮啟高以前來這里吃過飯。

        想想也有道理。

        作為省委一秘,曹成平日里確實沒有太多自由活動的時間和空間,如果不是榮啟高有類似的指示,曹成再有閑情逸致,只怕也不會專程找到這農家院落來吃飯。然而一旦變成了省委書記的需求,那就完全不一樣了,曹成必須全力以赴。說得極端一點,哪怕這農家院落以前并不供應飯菜,榮啟高有了這樣的需求,曹成也得給他“變出”一個農家樂來!

        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絕不是說著好玩的。

        權力這個東西,真的能變成實實在在的感官享受!

        不過,眼前這農家院落,和后世那種完全職業化的所謂“農家樂”還是有一定的區別,兩臺桑塔納相繼停在家門口了,也不見有人笑容可掬的出來迎接客人。直到曹成和范鴻宇走進堂屋,才有一位三十幾歲的農家婦女笑著迎出來。瞧裝扮,這位可真是扎扎實實的農家婦女,穿一件廉價的t恤,健壯結實,笑容也很淳樸。

        “曹主任,來了?”

        農家婦女笑呵呵的與曹成打招呼,看上去彼此已經十分熟稔,可見曹成確實是這里的常客。只怕她雖然知道曹成是“主任”,但到底是哪個單位的主任,就不得而知了。

        榮啟高的身份,絕不能隨意泄露出去。

        “哎,嫂子,來了。”

        曹成也笑哈哈的,十足和氣。

        “這位是……”

        農家嫂子的眼神便落在了范鴻宇的臉上,有些詫異。以往曹主任基本都是和一些上了年紀的人過來吃飯,一看就知道是有權有勢的大人物,很少見過范鴻宇這么年輕的。

        不過這位年輕人器宇軒昂,氣勢上絲毫也不輸于農家嫂子以往見過的那些大人物。

        “嫂子,這是我的同事范處長。”

        曹成便做了簡單的介紹。

        “嫂子,你好!”

        范鴻宇也微笑著給農家嫂子打招呼。

        “原來是范處長,貴客貴客……來來,曹主任,范處長,里邊請坐……曹主任,還是坐外邊吧?通透,涼快!”

        農家嫂子便熱情地領著曹成和范鴻宇去到屋后的水泥坪里。那里打著一個葡萄架,枝繁葉茂,形成了一個天然的綠色屏障。葡萄架下,擺著一張小圓桌,幾張竹椅子,架子上掉一個白熾燈,旁邊立著一把風扇,配置相當齊全。

        【 注冊會員可獲私人書架,看書更方便!去讀讀 】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莱州 | 陇南 | 清徐 | 兴化 | 台湾台湾 | 南阳 | 宝鸡 | 三亚 | 深圳 | 吉安 | 武安 | 清徐 | 沭阳 | 北海 | 乐平 | 揭阳 | 滕州 | 德阳 | 万宁 | 海门 | 咸阳 | 宜昌 | 诸城 | 齐齐哈尔 | 宿迁 | 宜宾 | 凉山 | 上饶 | 雄安新区 | 潮州 | 泉州 | 长治 | 果洛 | 徐州 | 云浮 | 明港 | 临汾 | 沧州 | 三门峡 | 崇左 | 承德 | 眉山 | 海拉尔 | 荆州 | 乌兰察布 | 仁怀 | 黑龙江哈尔滨 | 泰安 | 贵港 | 宁国 | 台湾台湾 | 仙桃 | 塔城 | 白城 | 神木 | 吴忠 | 通辽 | 六安 | 浙江杭州 | 湖南长沙 | 单县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扬中 | 商丘 | 乳山 | 黄冈 | 张家口 | 周口 | 荆门 | 恩施 | 楚雄 | 淮南 | 阜阳 | 锦州 | 大理 | 广饶 | 宿迁 | 山西太原 | 北海 | 长葛 | 楚雄 | 乐清 | 甘孜 | 汉川 | 丽江 | 诸暨 | 涿州 | 乌海 | 衡水 | 云南昆明 | 温州 | 庄河 | 高密 | 宝鸡 | 红河 | 南阳 | 正定 | 十堰 | 东方 | 内江 | 许昌 | 内江 | 白银 | 德清 | 芜湖 | 泉州 | 衢州 | 任丘 | 商洛 | 鹤岗 | 平潭 | 泰兴 | 龙口 | 赤峰 | 山南 | 台山 | 淮北 | 天水 | 开封 | 临沧 | 新疆乌鲁木齐 | 台南 | 迪庆 | 景德镇 | 辽阳 | 宁波 | 哈密 | 汕尾 | 泉州 | 雅安 | 榆林 | 溧阳 | 阜阳 | 内江 | 鹤壁 | 贵港 | 龙口 | 泗阳 | 邯郸 | 乐清 | 宜昌 | 台北 | 滁州 | 荆门 | 北海 | 琼中 | 铜陵 | 仁怀 | 乌海 | 无锡 | 海安 | 泉州 | 贵州贵阳 | 临夏 | 齐齐哈尔 | 吴忠 | 溧阳 | 酒泉 | 巴音郭楞 | 东营 | 海东 | 赵县 | 烟台 | 盘锦 | 保定 | 天门 | 海南 | 焦作 | 平凉 | 连云港 | 滁州 | 云浮 | 赣州 | 昭通 | 巴彦淖尔市 | 高密 | 山南 | 阜新 | 溧阳 | 杞县 | 海北 | 阳江 | 铜仁 | 芜湖 | 德宏 | 余姚 | 灵宝 | 青海西宁 | 三明 | 贵州贵阳 | 新乡 | 海南海口 | 宁波 | 甘南 | 鄢陵 | 邵阳 | 海丰 | 玉环 | 宜宾 | 莱芜 | 株洲 | 聊城 | 中山 | 安康 | 澳门澳门 | 江门 | 平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