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都市言情 > 絕對權力 > 第354章 好大的排場

    第354章 好大的排場

        金吾山不高,但那說的是海拔高度,和國內的許多名山大川比較而言,金吾山比較矮。不過山路是不能以垂直高度來衡量長短的。青石臺階盤山而上,路旁都有指示牌。根據地圖顯示,龍虎觀不在山頂,而是在接近山頂的位置。

        “龍虎觀我以前去過一回,地勢比較平整,有一大塊空地。咱們先去看看其他寺廟吧,待會再去龍虎觀,聽說還有素齋供應。”

        站在一條分岔路口,高潔停住了腳步,說道。

        “素齋嘛……”

        范秘書就苦了臉。實話說,對于范鴻宇這種大型肉食動物而言,素齋的吸引力確實不咋的。

        高潔登時就“發作”了:“哎,你不能老是吃肉,要多吃蔬菜,多吃植物油,不要總是吃豬油……”

        “豬油好吃啊。”

        不待高潔教訓完,范鴻宇就打斷了她,申明自己的理由。

        “好吃是好吃,但不能貪吃。你現在年輕,身體好,體力消耗大,還不要緊。再過幾年,職務更高了,年齡也大幾歲,活動量一減下來,馬上就會發胖。到時候什么高血脂高血壓高血糖,還有其他心腦血管疾病都找上門來,看你怎么辦?”

        高潔就瞪起了眼睛。她出身官宦世家,這樣的例子見得實在太多了。

        以前兩人關系也很好,高潔經常和他開玩笑什么的,但一般不會規勸這些內容。如今關系發生了質的變化,高潔就自動自覺以未婚妻身份自居,開始管制范鴻宇的衣食住行。

        看來不論是女市長還是普通家庭主婦,在管男人這方面,基本都是一樣的。

        “不會不會,肯定不會,你說的那是人家,不包括我。我身體多棒啊……”

        范鴻宇拒不接受勸告,雙手握拳。做了個健美的姿勢。

        “你呀!那你今天陪我吃頓素齋總可以吧?”

        所幸高潔十分了解此人固執如牛的性格,再說范鴻宇如此年輕,身體問題似乎還很遙遠,也就沒有再勸,等以后結了婚,再慢慢糾正他這些不良習慣也還為時不晚。

        “行行行,一頓還是可以的。這邊這邊,先去看和尚。完了再去看道士。”

        范鴻宇生怕高潔沒完沒了,拉著她的小手,就向右邊岔路而去。

        金吾山風景秀美,兩人且逛且聊,其樂融融,差不多快到中午時分,才來到龍虎觀。嚴格來說,金吾山的龍虎觀只是別院,真正的龍虎觀,天師道的“總舵”。不在洪州。擱在古代,這種情形不會出現。天師道和龍虎觀在道教傳承之中。地位相當尊崇,不容人褻瀆。

        如今是新社會,也就沒人再去理會這些古老的規矩。

        “哇,規模這么大,擴建了?”

        一來到龍虎觀前,高潔就吃了一驚,滿臉疑惑之色。

        “我前幾年到這里來玩的時候。風景區才剛剛開始搞建設,龍虎觀也比較破舊。好像以前這里也不是叫龍虎觀,是叫三清觀……”

        三清是道教始祖。天師道只是道教的一個流派。將三清觀更名龍虎觀,本來就有點匪夷所思。只是真正的宗教傳承,很多都已經亂套了,普通善男信女,誰會較這個真呢?只要這里有廟宇,有道觀,有菩薩,有神仙,可以讓大家虔誠磕頭膜拜,那就足夠了。

        善男信女所求的,也不過是個心靈上的安慰和寄托罷了。見到神像就磕頭,想來是絕不會錯的。

        “姐,哦不,小潔……咱們今天本來就是郊游踏青的,又不是真的拜菩薩,管那么多干嘛。真正的張天師,還在龍虎山好好呆著呢,這里的張天師,誰知道他打哪鉆出來的?”

        “嗯,聽說很多人都信他,尊為天師,搞不好就是個裝神弄鬼的神棍。”

        高潔點點頭,壓低聲音說道。

        雖然和高興漢一樣,高潔亦是堅定的無神論者,但在這道教“圣地”,周圍所見,無不是虔誠的信徒,高潔倒也不想引發眾怒。

        “怪力亂神,基本上都可以稱之為神棍。”

        范鴻宇笑道,心里頭卻沒來由的浮起一絲陰影。如果這世間真的無神,那發生在他身上的一切,又如何解釋?時光倒流之前,范鴻宇也是無神論者,然而現在,卻再不是那么“理直氣壯”了。

        “其實我還真想見見這位張天師,能夠擁有那么多信眾,總也是個有本事的。至少也有幾下江湖散手,單純頂著一個天師的大帽子,可不那么中用。”

        稍頃,范鴻宇又說道。

        “行啊,你想見見,那就去見唄,只要你不被他蠱惑出家就行了。”

        高潔無可無不可。

        范鴻宇笑道:“放心,現在宗教也是來去自由,和尚道士也能結婚娶媳婦的。退一步來說,我也能夠在家里當個居士。”

        高潔便給了他兩個白眼球。

        好像他要是出了家,自己就沒人要了似的,美得他!

        經過擴建之后的金吾山龍虎觀,規模宏大,氣勢恢宏,屋宇眾多。觀外是一大片平整的空地,都打了水泥地面,兩旁是一排排的店鋪,賣香燭,竹卦和一些紀念品。不遠處則是一間“大食堂”,專門供應飯菜,古意盎然。據說這也是龍虎觀的產業,為觀里創收的。

        人來人往,觀里不是響起鞭炮聲,熱鬧非常。

        高潔和范鴻宇就這樣兩手空空的往里走,和別的香客迥異,不料卻被門衛伸手攔住了,讓他們購票。

        高潔詫異地說道:“還要購票?我記得以前不要票的。”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現在我們這里是風景名勝區,不賣門票,沒有收入,這些古跡就沒錢保護……你們是學生吧?有學生證的話,可以優惠的,打七折。”

        門衛倒也和氣,上下打量著兩人,給他們提了個醒。

        高潔便眼望范鴻宇,抿嘴一笑,頗為自得。這女同志嘛,只要年滿二十,年齡立馬就成了最高機密,沒有人不喜歡別人夸自己年輕的。上至第一夫人,下至家庭主婦,無一例外。

        范鴻宇哈哈一笑,拉著高潔去一旁的售票區購票,低聲說道:“我有學生證,不知道他們認不認賬。”

        黨校的學生證,估計不在優惠的范疇之內。

        好在范二哥是名副其實的大款,不在意小錢。

        兩人購了票,重新進門。

        “毀了……”

        在氣勢恢宏的龍虎觀里慢慢流連,高潔秀眉輕蹙,不住搖頭,嘆息道。

        范鴻宇也點頭附和:“嗯,這里滿眼都是浮躁之氣,哪里還有半點世外之人的清靜意境?”

        任何道觀廟宇,一旦開辟為旅游勝地,立馬就變質,這是鐵的定律,絕少例外。

        “幾年前不是這樣,早知道不來了。”

        范鴻宇趁機說道:“咱們去見見張天師,再吃頓素齋,就回去吧。趕得早的話,還能去洪州百貨那邊逛逛街,買幾件新衣服。”

        逛街和買新衣服,亦是高潔的至愛。

        “嗯。”

        高潔點點頭,有些興味索然。

        范鴻宇便即逮住身邊一位香客,向他詢問如何得見張天師。

        “你想見張天師?”

        那名香客大約四十來歲年紀,上下打量范鴻宇,問道,神色頗為愕然。

        “對。有什么不妥嗎?”

        “嘿嘿,你怕是不懂規矩吧?張天師可不是什么人說見就見的,只有大款和官老爺才能見到他老人家,一般人哪里有那個福氣?”

        香客嘿嘿地笑著,臉上露出虔誠的敬意,但對范鴻宇又十分的不以為然。

        范鴻宇一蹙眉:“是嗎?還有這么大的規矩?那請你告訴我,張天師住在哪里?”

        “喏,就在那邊,靜心筑。”

        香客隨手往前一指。

        只見前邊有一個月門,上面大書“靜心筑”三個紅漆大字,月門邊標槍般挺立著兩名道裝打扮的年輕男子,頗為彪悍,卻和出家人,尤其是道教的清靜無為不怎么搭界了。這兩位,看上去像保安多過像道士。

        月門一旁,則豎著一塊錚亮的不銹鋼牌子,上書“游客止步”。

        高潔說道:“這都哪跟哪啊?看上去,這靜心筑的占地面積,比正殿這邊都要廣闊。”

        “嘿嘿,這你們就不知道了吧?這是張天師清修悟道的地方,聽說里面別有洞天呢。”

        中年香客顯然有點話癆,主動相告。

        高潔更不解了:“別有洞天?里面還真有山洞?”

        “什么山洞啊,聽說是賓館客房……”說到這里,中年香客情不自禁地壓低了聲音,左右瞧瞧,身邊沒別人,這才繼續神神秘秘地說道:“跟你們說,很多當官的和有錢人在那里面包了房間,那價格,比大賓館大酒店還貴……聽說,還有好些漂亮女孩子經常住在里面呢。”

        說著,就不住拿眼睛的余光在高潔臉上身上瞄來瞄去,眼神甚是曖昧。

        高潔怫然不悅,哼道:“鴻宇,咱們走吧,這樣的地方,不看也罷。”

        范鴻宇卻似乎來了興趣,笑著說道:“既然到了這里,那就去看看吧。也許規矩并不是一成不變的。”

        “好,那就去看看,倒要見識一下這位張天師的排場。”

        望著高潔和范鴻宇向靜心筑走去,中年香客臉上甚至流露出一絲幸災樂禍的表情。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广西南宁 | 张家界 | 海安 | 滕州 | 迁安市 | 南京 | 海西 | 神木 | 南平 | 馆陶 | 潍坊 | 大庆 | 靖江 | 鹰潭 | 宜昌 | 厦门 | 鸡西 | 汉川 | 鄂州 | 秦皇岛 | 姜堰 | 青州 | 定安 | 三沙 | 大丰 | 三门峡 | 宜春 | 海宁 | 襄阳 | 梧州 | 韶关 | 七台河 | 武威 | 明港 | 韶关 | 乐平 | 赣州 | 张掖 | 巴彦淖尔市 | 肥城 | 阜新 | 肇庆 | 广饶 | 三亚 | 德州 | 湖南长沙 | 曲靖 | 安顺 | 宁德 | 铜川 | 本溪 | 果洛 | 杞县 | 百色 | 平潭 | 荆州 | 乳山 | 昭通 | 文昌 | 西藏拉萨 | 武夷山 | 晋中 | 巴音郭楞 | 泗洪 | 蚌埠 | 景德镇 | 云南昆明 | 曲靖 | 潮州 | 朝阳 | 德阳 | 韶关 | 曹县 | 龙口 | 榆林 | 宁国 | 连云港 | 连云港 | 鹤壁 | 泉州 | 巴彦淖尔市 | 扬中 | 包头 | 泰州 | 榆林 | 乌兰察布 | 三门峡 | 芜湖 | 连云港 | 吉林 | 建湖 | 临沂 | 崇左 | 巴中 | 醴陵 | 南安 | 塔城 | 葫芦岛 | 常德 | 日喀则 | 丹东 | 渭南 | 三沙 | 宁国 | 厦门 | 湘潭 | 招远 | 武威 | 仁怀 | 青州 | 延边 | 承德 | 巢湖 | 曹县 | 锡林郭勒 | 高密 | 新余 | 桐城 | 单县 | 泉州 | 株洲 | 宜昌 | 海南 | 广汉 | 大连 | 内江 | 咸阳 | 湖南长沙 | 通辽 | 库尔勒 | 日土 | 桐乡 | 黄南 | 屯昌 | 伊犁 | 长垣 | 达州 | 呼伦贝尔 | 宜都 | 陕西西安 | 石狮 | 四川成都 | 东海 | 抚顺 | 深圳 | 鄂尔多斯 | 赤峰 | 台南 | 肇庆 | 那曲 | 昆山 | 神木 | 安康 | 吉安 | 鄢陵 | 溧阳 | 克孜勒苏 | 鸡西 | 德州 | 鸡西 | 滕州 | 襄阳 | 曹县 | 镇江 | 屯昌 | 西藏拉萨 | 日照 | 和田 | 陇南 | 南平 | 中山 | 福建福州 | 南充 | 那曲 | 唐山 | 明港 | 遂宁 | 吕梁 | 建湖 | 红河 | 丹东 | 曲靖 | 昌都 | 姜堰 | 昭通 | 台湾台湾 | 丽水 | 陕西西安 | 牡丹江 | 苍南 | 遵义 | 连云港 | 双鸭山 | 四川成都 | 北海 | 黑龙江哈尔滨 | 泉州 | 鞍山 | 新疆乌鲁木齐 | 抚顺 | 百色 | 崇左 | 宣城 | 安康 | 辽源 | 青海西宁 | 廊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