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都市言情 > 絕對權力 > 第298章 怎么回事?

    第298章 怎么回事?

        大約半個小時之后,辦公室房門打開,陸月從里面走了出來,神色冷靜,西裝革履,結束整齊。『伍九文學書友上傳』

        時間已經進入十月,天氣剛剛開始轉涼。年輕人身體強壯的,還穿著單襯衣,甚至有穿短袖襯衣的,陸月已經穿起了西裝,黑色西褲筆挺,皮鞋錚亮,風度絕佳,隱然有凌人氣勢。

        秘書忙即站起身來,等候吩咐。

        “去宋書記辦公室。”

        陸月淡淡吩咐了一聲,雙手往身后一背,緩步而前。

        秘書連忙拿起公事包,疾步跟了上去。

        宋珉也很不平靜。

        陸月給他打電話的時候,宋珉剛剛拍完桌子,給市委宣傳部陳部長打了電話,厲聲質問他怎么回事,喝令他馬上到自己辦公室來一趟。

        然后陸月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對陸月,宋珉的態度自是迥然不同,盡管胸中怒火熊熊,依舊還是盡量心平氣和。陸月說要過來匯報個事情,宋珉也沒有拒絕。

        陸月緩步來到宋珉辦公室前,身后就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

        “宣傳部陳部長來了……”

        跟在陸月身后的秘書壓低聲音提醒了陸月一句。只有他才最明了陸月外表謙和內里傲岸的性格。

        果然,聽到這句提醒,陸月才頓住腳步,微微側過身子,望向樓梯口。

        從樓梯口那邊疾步跑過來一位四十幾歲的中年男子,白白胖胖的。怕不有一百七八十斤,跑得氣喘吁吁,滿頭大汗,正是彥華市委宣傳部陳部長。

        陳部長沒想到會在這里碰到陸月,不由愣怔了一下,連忙放緩了疾奔的腳步,一迭聲地給陸月打招呼:“陸市長。你好你好……”

        肥肥的雙手伸出老長,滿臉敬重之色。

        “陳部長。”

        陸月淡然應答一聲,等陳部長來到自己身邊才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

        別看陸月平易近人。但對待同志的方式其實相當講究。比如陳部長,陸月就隱然以上級領導自居。陳部長也是市委常委,排名在陸月之后。級別相當,以職務而論,算不得陸月的下屬。陸月之所以對他比較冷淡,倒還不是因為此番范鴻宇的文章“莫名其妙”上了《群眾日報》,關鍵在于陸月對陳部長不怎么看得上眼。

        眾所周知,陳部長乃是宋珉最親信的嫡系。據說此人本身的能力并不如何出眾,能夠升遷到今天的位置,完全是出自宋珉的“恩賜”。陳部長別的本事也還罷了,稀松平常,最主要就是“聽話”。對于宋珉的每一個指示。俱皆堅決執行,絕不打半分折扣。

        就算只是為了給別的干部樹立一個“榜樣”,宋珉也該給陳部長一些好處。

        陸月也很清楚,身在官場,自己也很需要陳部長這樣的下屬。但需要是一碼事,心里頭是否瞧得上這種人,那又是另一碼事了。

        陸月深通馭下之道,深知對陳部長這種人,不能太客氣。你對他太客氣了,他就順著桿子爬上來。自以為是,找不著北了。

        陸月沒有和陳部長多說,握一下手,便即繼續向宋珉辦公室走去。

        陳部長呆了一下。

        瞧這個架勢,陸市長也是來找宋書記的,可是宋書記召喚自己那么急,陳部長可不敢等陸月和宋珉談過話之后再進去。可是要他攔住陸月,說讓自己先去見宋書記,陳部長卻也不敢。

        宋書記這段時間對陸市長特別客氣,陳部長又不是不清楚。

        當真是左右為難。

        陸月似乎很明白陳部長的心思,來到門邊,淡然說道:“陳部長,一起吧。宋書記找我們談話,是同一件事。”

        陳部長這才恍然大悟。

        可不是嗎?

        都是哪個混賬的范鴻宇,又惹出天大的事情來了。

        陸市長前不久在《青山日報》上發表了一篇肯定公有制企業改革的文章,范鴻宇轉手就在《群眾日報》上明白無誤地進行批駁。

        直接打擂臺啊!

        叫宋書記和陸市長,還有李副書記等人,臉上如何掛得住?

        范鴻宇也太混蛋了!

        宋珉沒有在待客沙發那邊等候,而是端坐在辦公桌后,黑著臉,猶如要滴下水來,惡狠狠地瞪了陳部長一眼,神色極度不善。

        陳部長激靈靈打了個冷顫,情不自禁地低下頭去,尚未平息的汗水再次狂涌而出,將本就濕透了的白色襯衣緊緊黏在胖乎乎的身軀之上。

        “宋書記!”

        陸月在宋珉辦公桌不遠處站定,淡然打了個招呼。

        “陸市長!”

        宋珉朝陸月點了點頭,努力擠出一絲笑容,也沒有讓座,自己站起身來,雙手撐在辦公桌上,陰厲的眼神,死死盯住了陳部長白白胖胖的肥臉。

        “老陳,怎么回事?”

        稍頃,宋珉開口了,語氣冰冷,沒有絲毫暖意。

        “宋……宋書記,我……我不知道……”

        陳部長戰戰兢兢地抬起頭來,艱難地咽了一口口水,結結巴巴地說道。

        陸月的雙眉頓時蹙了起來。

        陳部長這話,有點莫名其妙。

        什么叫“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宋珉的語氣依舊低沉,但任誰都能感受到他拼命壓抑的無邊怒火。如果不是礙著陸月在場,這當口陳部長只怕早已被罵得狗血淋頭了。

        宋珉對干部們比較和氣,那也是相對而言的。對普通干部,他不輕易發火。但對自己最親信的下屬,卻沒有絲毫顧忌。

        “宋書記,我……我是真不知道……范,范鴻宇這篇文章,沒有通過我們宣傳部,我剛才打電話問了,地委,地委宣傳部的王部長,他們也不,也不清楚……”

        陳部長努力向宋珉做著解釋,額頭上青筋若隱若現,冷汗汨汨而下,也顧不得擦拭一下。

        “你在胡說八道什么?”

        宋珉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猛地一拍桌子,怒吼起來,瞧那神情,恨不得一口就將陳部長給吞了。

        這不可能!

        范鴻宇難道連這最基本的規矩都不懂嗎?

        “宋書記,是,是真的……我們真的都不知道,范鴻宇,范鴻宇他這篇文章沒有通過我們,直接就送上去了,我也是剛剛看到報紙才知道的。”

        經過了最初的慌亂期,陳部長終于略略鎮定了幾分,說話也比較流利了,而且很“勇敢”地和宋珉對視,不再躲避他的眼神。

        有點理直氣壯的意思。

        宋珉吼道:“這怎么可能?”

        陸月也插口說道:“陳部長,這不對吧?基層干部這種理論性文章,要刊登在《群眾日報》上面,沒有市委,地委和省委宣傳部的同意,怎么可能呢?《群眾日報》不會用這樣的稿子。”

        他是京官出身,對《群眾日報》發稿的流程,十分了解。

        他老子還是政研室的主要領導同志呢。

        陳部長委屈得不行,哭喪著臉,攤開雙手,叫屈道:“宋書記,陸市長,這,這是真的。省委宣傳部我還來不及打電話詢問,但我們和地委宣傳部確實都不清楚這回事……宋書記,我這個人您也是知道的,在您的領導之下工作了二十多年,就算我膽子再大,欺騙誰也不敢欺騙你呀!”

        最后這一句,說得誠懇無比,就差涕淚交流了。

        真要有比干那本事,估摸著陳部長會一刀將自己的心剜出來給宋書記瞧瞧,讓宋書記親眼看一下,自己對他是多么的忠心耿耿。

        這句話很有效果。

        宋珉的神色登時就緩和下來。

        老陳說得沒錯,他絕沒有那么大的膽子欺騙自己。如果是別人,宋珉或許還會對這話“存疑”,但老陳真的不會。沒有自己的提攜,老陳憑什么坐到今天這個位置上?

        宋珉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

        如此說來,是范鴻宇自作主張將稿子送到《群眾日報》去了,瞞住了省地市三級黨委宣傳部。老陳被蒙在鼓里。

        盡管一時半會還想不明白為什么沒有省地市黨委宣傳部的公章,《群眾日報》也會刊登這樣的文章,但卻不好再對老陳發火。

        嚴格說起來,老陳也是“受害者”。

        宋珉畢竟非同一般,馬上就冷靜下來,從辦公桌后緩步轉出,來到待客沙發區,對陸月和陳部長說道:“陸市長,老陳,過來請坐吧。”

        自己率先在長沙發上落座。

        雖然這段時間宋珉都在加意籠絡陸月,對陸月十分客氣,但在自己的辦公室,當著老陳和秘書的面,基本的體統不能廢。不能讓大家笑話。

        陸月緩步過去,坦然在左側沙發落座,老陳則先朝宋珉哈了哈腰,待宋珉微微點頭,這才在右側沙發坐下了半邊屁股,小心謹慎得很。

        盡管宋書記相信自己被“冤枉”了,但難保不會再次遭受池魚之殃,心情煩躁之際,莫名其妙朝自己發一通火,完全有可能。

        時時刻刻準備充當領導的“出氣筒”,也是一個好下屬必備的基本條件之一。

        秘書忙著給領導們奉上茶水。

        “老陳,這個事,你怎么看?”

        宋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淡然問道。

        “宋書記,我認為這是典型的無組織無紀律行為。范鴻宇膽大包天,一定要嚴肅處理他。簡直是胡鬧……不嚴肅處理,不足以服眾!”

        陳部長立時挺直了胸膛,語調鏗鏘地說道,滿臉正義之色。

        估摸著宋書記這會,連吃了范鴻宇的心都有。。。)

        s

        【 注冊會員可獲私人書架,看書更方便!去讀讀 】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莆田 | 大兴安岭 | 六盘水 | 江西南昌 | 运城 | 百色 | 黔东南 | 荆门 | 河源 | 龙岩 | 雄安新区 | 朝阳 | 项城 | 三沙 | 玉溪 | 泰州 | 兴安盟 | 宿州 | 迪庆 | 阿拉尔 | 天长 | 漳州 | 十堰 | 眉山 | 湖北武汉 | 德清 | 山东青岛 | 鄢陵 | 营口 | 宝应县 | 包头 | 柳州 | 宜春 | 承德 | 禹州 | 高密 | 苍南 | 海拉尔 | 张北 | 徐州 | 湘潭 | 焦作 | 铜陵 | 昌都 | 红河 | 库尔勒 | 临汾 | 阳泉 | 三门峡 | 毕节 | 安岳 | 防城港 | 内江 | 咸宁 | 三门峡 | 运城 | 改则 | 宿州 | 滁州 | 潜江 | 滕州 | 仁怀 | 林芝 | 甘孜 | 安岳 | 阳江 | 台湾台湾 | 溧阳 | 石嘴山 | 景德镇 | 张家界 | 湘西 | 朔州 | 玉溪 | 包头 | 郴州 | 衡阳 | 延安 | 杞县 | 吉林长春 | 图木舒克 | 海丰 | 周口 | 肥城 | 吉安 | 和县 | 宁波 | 开封 | 南阳 | 宜都 | 如东 | 忻州 | 石狮 | 库尔勒 | 本溪 | 芜湖 | 三明 | 荣成 | 昌吉 | 东营 | 潍坊 | 枣阳 | 荆门 | 昌吉 | 承德 | 张掖 | 厦门 | 济南 | 荣成 | 吉安 | 海北 | 嘉兴 | 石河子 | 宝鸡 | 南充 | 中山 | 宜昌 | 温岭 | 宁德 | 湘潭 | 莆田 | 林芝 | 忻州 | 日喀则 | 巴音郭楞 | 齐齐哈尔 | 海东 | 金坛 | 大庆 | 安庆 | 瓦房店 | 兴安盟 | 乐清 | 义乌 | 朔州 | 海南海口 | 山西太原 | 昌都 | 宜昌 | 包头 | 乌兰察布 | 滨州 | 玉环 | 武夷山 | 四川成都 | 衡阳 | 韶关 | 鞍山 | 吴忠 | 濮阳 | 楚雄 | 鄂尔多斯 | 鸡西 | 文山 | 吴忠 | 阳江 | 贺州 | 江西南昌 | 晋城 | 灌南 | 莱芜 | 三门峡 | 桐乡 | 遵义 | 阿克苏 | 庆阳 | 临海 | 黔东南 | 怀化 | 宜宾 | 日土 | 山西太原 | 滕州 | 诸暨 | 台北 | 乐清 | 莱芜 | 淮北 | 高密 | 德宏 | 文山 | 白城 | 德宏 | 哈密 | 德清 | 镇江 | 雅安 | 商丘 | 宣城 | 沧州 | 锡林郭勒 | 赣州 | 邳州 | 白银 | 遂宁 | 昌吉 | 景德镇 | 汕头 | 安徽合肥 | 巴彦淖尔市 | 保定 | 柳州 | 宣城 | 白城 | 怀化 | 济宁 | 厦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