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都市言情 > 超級拍賣行 > 章節目錄 第一千九百四十五章 一道光(大結局)

    章節目錄 第一千九百四十五章 一道光(大結局)

        時光主宰。

        這位上一輪回的至強者,圣祖和輪回之主都提醒過方慎,讓他警惕的恐怖存在,就這么毫無征兆的出現在方慎面前。

        周圍的一切都停滯了下來,包括想要殺了方慎的太古金鵬,也包括另一位強大主宰。

        方慎知道,并不是他們失去了行動能力,隕落于此,而是他和時光主宰所在的范圍,時間被分割了開來,對他和時光主宰來說,或許是很長時間,可對太古金鵬和另一位主宰而言,卻僅是一瞬間。

        終末降臨,時間長河停止了流動。

        對于無盡混沌的絕大多數生靈而言,時間已經沒有了意義,他們的生命也已經不復存在,唯有主宰,有著強大的實力,才能短暫的超脫時間長河,讓他們周圍的時間繼續存在。

        當這些超脫時間長河的存在,以及他們的時間消失,才是終末的極致,下一刻,時間將會倒流,回歸古老石門,醞釀著等待下一個輪回。

        期間,如果誕生了至強者,那還有希望度過輪回,如果沒有,那這一輪回的所有印記,都會隨之埋葬,不復存在。

        轉念之間,方慎想了很多,他平靜的看著時光主宰:“你終于出現了。”

        “初次見面,天帝方慎。”時光主宰露出一絲笑容:“在現實中,我們是第一次見面,但在夢里,我看過你很多次了,你是一個真正驚才絕艷的天才,無任是這一個輪回,還是上一個輪回,你都能光彩奪目。”

        “正如那位圣祖猜測的那樣,真正的我,與時光同化,成為了時間長河的一部分。”

        “在這一輪回開始、時間長河流動起,我就陷入了沉睡,做起了夢,在我的夢里,倒映著無盡混沌的漫長時光里發生的事情,非常的漫長,也非常的精彩,夢是凌碎的,我時刻都在做夢,也時刻都在遺忘,但總有一些事跡,讓人印象深刻,難以遺忘,其中,就有你。”

        “我‘看著’你在微末中成長,崛起,威凌諸天萬界。”

        “即使是我,也未必能在這么短的時間里,成長到這一步,可惜,你出生的太晚了,否則,這一輪回的至強者,你絕對是最有力的爭奪者。”

        方慎平靜的看著他,沒有打斷。

        他并不擔心時光主宰會對自己不利,出現在方慎面前的時光主宰,神秘非常,卻沒有多少力量在身,威脅不到他。

        這僅是時光主宰的一個投影罷了,真正的他,恐怕還與時間長河融為一體,沒有醒來。

        “你的目的是什么?”

        “為什么會選擇現在出現。”

        “我不希望看到你死。”時光主宰微微一笑:“方慎,我們來做一個交易吧。”

        “雖然真正的我還沒有醒來,但借助時間長河的力量,我仍能做出一些影響,我能拉長你的時間,讓你有足夠的時間吸收那些虛界,踏入古老者的層次,而在其他人眼里,僅僅只過去一瞬。”時光主宰自信道。

        方慎目光微亮,時光主宰的話,讓他看到了一線生機,這也是他現在最需要的。

        昆荒遺跡中,時光主宰立下的陣法,能輕易讓內外時間流速不同,現在由時光主宰親自出手,即使僅是借助時間長河的力量,也能達到一瞬千年的效果,帶給方慎最需要的時間。

        “你想要什么?”方慎不相信,時光主宰會因為欣賞他,就主動出手。

        以時光主宰現在的狀態,想要出手肯定不簡單,沒有目的不可能這么做。

        “方慎,你知道嗎。”時光主宰露出回憶的神色:“在上個輪回,我廝殺到了最后,成為了至強者,凝聚出不滅之痕,然而,就在我最志得意滿的時候,我卻發現了一個殘酷的事實。”

        “我的不滅之痕不完整,它缺少了一塊。”

        “憑借著不完整的不滅之痕,我同樣能度過終末,來到下一輪回,但是,那樣的代價就是不滅之痕嚴重破損,無法再度過一次輪回,而且,更重要的是,我永遠沒有機會證道永恒、成就不朽。”

        “因此,我選擇了封印自己,與時間長河同化,沒有憑借著不滅之痕去強行度過終末。”

        “我保留了我最為強大,也最巔峰的一刻,但是,只能在終末時刻,時間倒流的時候才能真正蘇醒,在時光中復生。”

        “復生的那一刻,我就必須面對終末。”

        “而且,不會再有第二次機會,讓我與時間長河同化,這是我證道的唯一機會。”

        方慎點了點頭。

        靠著不滅之痕度過一次次輪回,僅是茍延殘喘罷了,不可能一直活下去,就像圣祖那樣,遲早會寂滅。

        唯有在成為至強者的那一刻,凝聚了不滅之痕,那是最強大也是最巔峰的時候,只有那時,才有機會證道永恒、成就不朽。

        可是,那很難很難,近乎不可能,圣祖失敗了。

        時光主宰的不滅之痕是不完整的,他根本沒有機會證道,因此,他會做出如此選擇,將希望放在下一輪回,也是情理之中,恐怕也只有他,才能做到與時間長河同化,封印最巔峰的自己。

        “等等,你缺少的那一塊,難道是……”方慎突然渾身一震,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他終于明白了,為什么時光主宰會找上自己,為什么會幫助他,與他交易。

        “沒錯,不滅之痕缺少的那一塊,就是圣祖。”時光主宰點頭。

        方慎恍然大悟。

        圣祖是上上個輪回的至強者,但他也降生于上個輪回,是那個輪回的生靈,而完整的不滅之痕,是需要凝聚所有生靈的印記的,很顯然,同樣有著不滅之痕的圣祖,能度過終末,也就有了不被時光主宰吸納的條件,也正因為圣祖的存在,才使得時光主宰的不滅之痕無法完整。

        “我要交易的,就是圣祖的印記中,屬于上一輪回的部分。”時光主宰肯定了方慎的猜測。

        “我們并不是敵人,當我在時光中復生的時候,這一輪回已經誕生了至強者,因此,并不會威脅到你們。”

        “而且,我與時間長河同化,沒有降生于這一輪回,無礙你們凝聚不滅之痕。”

        “我們之間,其實沒有沖突。”

        方慎嘆了口氣,他明白過來,圣祖在生命的最后時刻,恐怕已經徹悟,所以,他才留下了那枚晶體,里面不僅有圣祖的記憶,同樣有他上個輪回和這個輪回的印記。

        “成交。”

        ……

        與時光主宰完成交易后,方慎向前走去,在他身周,一條小型時間長河緩緩流動著。

        太古金鵬和另一位主宰一動不動,任由方慎穿了過去,不是他們被時間停滯了,而是雙方的時間流速不一樣,相差太大了,造成了對方幾乎靜止的效果。

        走到錨定點,隨著時間的流速驟然加快,那一個個虛界立刻出現在方慎面前。

        “幸不辱命。”輪回之主出現在方慎面前,他已經是虛無深層的生命了,比之主宰也是絲毫不弱,除了他外,那些虛界中的生靈,一個個全部凝滯,時間停止了流動。

        “師尊,辛苦了。”方慎道。

        “開始吧。”

        沒有耽擱時間,方慎立刻控制著諸天萬界,吸收最近的一個虛界,兩者的極度相似,使得吸收過程非常的快,僅僅數十年就成功,這個虛界也化為了諸天萬界的一部分。

        這只是開始,隨著諸天萬界變得越來越強,吸收虛界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一個,兩個,十個,百個……

        當最后一個虛界也被方慎吸收,他終于踏入了古老者的行列,同時,眾生之海中,輪回之主也是化為無數光點,融入了方慎的光輝。

        什么是古老者,像虛靈海、混沌天和九幽那三位古老主宰,就是古老者。

        這時,那道小型時間長河的力量也已經耗盡,消失不見,方慎身周的時間流動,恢復了正常。

        “……來得好。”

        太古金鵬的大道,觸及了方慎,在他的時間里,僅僅過去了一瞬間,然而就是這么一瞬間,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太古金鵬難以置信的看到,那位弱小的主宰搖身一變,成為了比他們更為強大的古老者。

        “怎么可能。”

        沒等兩位主宰反應過來,方慎強大到極致的大道就席卷而來,擊潰了他們。

        吸收了這兩位強大主宰,方慎的大道進一步壯大,終末降臨,所有規則都已經崩潰,方慎已經不需要去無盡混沌各處尋找別的主宰,只需要將自己的大道無限擴散,將遇到的一位位主宰擊敗吸收他們的印記即可。

        很快,方慎終于遇上了第一位古老者。

        那熟悉的大道,讓他心中一動。

        “虛靈海。”

        正是化身為虛靈海的那位古老者,雙方的距離不知多遠,但在此時,卻能碰撞在一起。

        對方也是古老者,然而在方慎的大道席卷下,卻也沒有堅持多久就被擊潰,化為方慎的一部分。

        方慎毫不意外。

        所謂的古老者,存在的時間都非常漫長了,他們誕生于古老的時期,壽命早就到了極限,不得不通過沉睡來茍延殘喘,只有在終末降臨,規則崩潰的這一刻,才能蘇醒,可以說,他們是才剛蘇醒沒多久。

        方慎卻是一路擊敗了眾多主宰,尤其是太古金鵬和另一位主宰,讓他在古老者中也屬于強者。

        虛靈海的這位古老者,轉眼被擊潰。

        三大高層世界,距離并不遠,否則,也不可能都與諸天萬界連接了,很快,方慎又找到了另外兩位古老者,順利擊敗了他們,這時,方慎在眾生之海中,已然是頂天立地,綻放出無盡耀眼的光輝,能與他抗衡的,寥寥無幾。

        不知過了多久,眾生之海中,僅剩下兩尊通天徹地的古老者,分別占據了半壁江山。

        方慎的目光望去,看到了那位古老者。

        那是一顆龐大的古樹,枝繁葉盛,對方也是真實世界的存在,至于虛無深層的那些可怕存在,都被兩人一一擊潰,化為印記吸收。

        雙方各自占據了一半的生靈印記,繼續打下去,沒有人有勝算,而且消磨了時光,恐怕最后的結果是兩敗俱傷,使得至強者無法誕生。

        沒有任何猶豫,方慎盤踞在時間長河之上,他的力量化為光輝,開始朝著時間長河上游蔓延。

        時間長河停止了流動,沒有了未來,現在被雙方平分,唯一能搶奪的,就是過去。

        誰能占據過去,誰就能擊敗對方,成為至強者。

        古樹比方慎慢了一拍,也是化為光輝,朝著時間長河上游延伸,恢弘的長河被兩種力量侵染,難分先后的迅速擴散。

        幾千年前。

        黑巖族長等斬道巔峰,從各個方向殺入禁地,想要弄清楚里面的情況,而圣祖等人,以各種手段攔截。

        就在雙方打的如火如荼的時候,突然,天地間出現了一尊頂天立地的巨人和一顆撐天而立的古樹,占據了兩角。

        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就紛紛化為印記,融入了雙方。

        幾十億年前。

        諸天萬界開辟之初,無數混沌魔神殺入,諸天萬界的眾多神圣奮起迎戰。

        然而,在天地間出現的巨人和古樹光輝下,戰斗戛然而止。

        幾百億年前。

        ……

        同樣的畫面,出現在時間軸上,無盡混沌的每一處,過去的時間片段,被兩位古老者紛紛占據,他們出現在任意一個時間節點,任意一個位置。

        眾生之海。

        那顆巨大的古樹突然發出了一聲嘆息,他的身軀粉碎開來,化為無數印記,融入了另一邊的巨人體內。

        這場時間長河中的戰斗,方慎笑到了最后。

        他有圣祖的記憶和經驗,一步先步步先,始終沒給古樹機會。

        無數生靈印記匯聚而來,在方慎體內凝聚成了一道不滅的印痕。

        不滅之痕。

        方慎成為了這一輪回的至強者。

        就在方慎成為至強者的時候,時間長河中,一道人影緩緩走了出來,他散發出不弱于方慎的強大光輝。

        真正的時光主宰。

        “祝你好運。”

        “有緣的話,再見。”

        兩人對視了一眼,沒有繼續說話,他們的不滅之痕都是完整的,也都處于最強大的狀態。

        下一刻,時間開始倒流,一切都隨之回歸原初。

        再強大的古老者,在時間的倒流下,也會回到最弱小的時候,甚至是還未誕生的時候。

        但是,方慎和時光主宰都是最強者,他們體內的不滅之痕散發出耀眼光輝,讓他們承受住了時間倒流的沖刷。

        周圍的一切變得混沌,方慎也漸漸看不到時光主宰。

        一切都隨著時間長河的倒流,回到了古老石門,這里混沌未分,一切都是不可知、不可明,方慎僅能感應到自身的存在。

        他知道,如果就這么沉淪下去,那么自己就會漸漸陷入沉睡,直到下一輪回才醒來,而不滅之痕則會被不斷磨滅,失去完整的姿態。

        想要跳出輪回,證道永恒,這是唯一的機會。

        “如果你能在那里,看到一道光,不要猶豫,沖著那道光去吧,那是跳出輪回的唯一機會。”圣祖的話,在方慎腦海里響起。

        為了不讓自己陷入沉睡,方慎不斷移動著,他像是在深海中游泳一般,朝著那看不到盡頭的上方游去。

        周圍是無邊無盡的深沉黑暗,看不到盡頭,也看不到希望。

        方慎不知道,自己游了多久,也不知道,已經過去了多久,他的意識越來越模糊,體內的不滅之痕也是越來越暗淡,就在他的思維快要停止運轉的時候,突然,一道光芒出現在他上方。

        奮起最后的力量,方慎全力一躍,沒入了那道光。

        ……

        全書完。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巴彦淖尔市 | 钦州 | 广汉 | 灌南 | 山南 | 江苏苏州 | 鹰潭 | 新余 | 安徽合肥 | 那曲 | 西藏拉萨 | 张北 | 潮州 | 安康 | 海东 | 朔州 | 昌吉 | 随州 | 石狮 | 无锡 | 顺德 | 昌吉 | 娄底 | 安康 | 乐平 | 九江 | 果洛 | 四平 | 怀化 | 贺州 | 台山 | 肇庆 | 大庆 | 巴中 | 平凉 | 铁岭 | 洛阳 | 开封 | 五指山 | 贺州 | 醴陵 | 武夷山 | 台湾台湾 | 南京 | 石狮 | 石嘴山 | 吉林 | 大同 | 济南 | 柳州 | 丹阳 | 吉安 | 抚顺 | 咸宁 | 海丰 | 长葛 | 揭阳 | 四川成都 | 包头 | 景德镇 | 黔东南 | 毕节 | 盐城 | 曹县 | 昌都 | 泗洪 | 芜湖 | 自贡 | 自贡 | 许昌 | 黑龙江哈尔滨 | 乐山 | 朔州 | 芜湖 | 定西 | 保定 | 赣州 | 白山 | 西藏拉萨 | 灵宝 | 广西南宁 | 中山 | 萍乡 | 宿迁 | 防城港 | 汉川 | 克孜勒苏 | 贵州贵阳 | 如皋 | 任丘 | 乌兰察布 | 抚州 | 来宾 | 莱芜 | 十堰 | 定安 | 黔西南 | 佳木斯 | 汝州 | 潜江 | 平顶山 | 新疆乌鲁木齐 | 普洱 | 承德 | 乌海 | 张北 | 上饶 | 广西南宁 | 临沂 | 保定 | 聊城 | 襄阳 | 涿州 | 陇南 | 新疆乌鲁木齐 | 定州 | 滨州 | 娄底 | 博罗 | 廊坊 | 漯河 | 白山 | 榆林 | 包头 | 德州 | 资阳 | 诸城 | 明港 | 仁寿 | 定州 | 吕梁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桐乡 | 安徽合肥 | 乌海 | 伊犁 | 昭通 | 临沂 | 临海 | 玉溪 | 大连 | 汉中 | 信阳 | 开封 | 商洛 | 岳阳 | 安岳 | 青海西宁 | 和县 | 长治 | 仁怀 | 齐齐哈尔 | 吐鲁番 | 汝州 | 大丰 | 廊坊 | 如东 | 镇江 | 宁夏银川 | 白山 | 塔城 | 柳州 | 乐山 | 陇南 | 漳州 | 广汉 | 阳春 | 和县 | 山东青岛 | 瓦房店 | 安徽合肥 | 东方 | 大兴安岭 | 博罗 | 齐齐哈尔 | 文山 | 抚顺 | 金昌 | 包头 | 宜宾 | 临汾 | 安阳 | 南通 | 伊春 | 阿拉善盟 | 如皋 | 大连 | 新疆乌鲁木齐 | 泸州 | 海东 | 巢湖 | 黑河 | 图木舒克 | 营口 | 宜昌 | 桓台 | 牡丹江 | 甘南 | 忻州 | 邳州 | 鹤岗 | 商洛 | 忻州 | 三亚 | 和田 | 九江 | 台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