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都市言情 > 老子是村長 > 一六一七章 新世界(大結局)

    一六一七章 新世界(大結局)

        擋住諾林的路,她的意圖如此明顯,楊峰又怎會讓她如愿,地獄三頭犬現在是屬于他的,這等于他的私人財產,必須得保護,諾林心底也意識到一些情況,看了眼不遠處的地獄三頭犬,再看向楊峰的眼神,變的犀利了幾分。

        “認輸吧,這個世界,是屬于廣大生靈的。”楊峰說道。

        “你覺得是這樣的?”諾林邊出招邊問道。

        “難道不是嗎?”楊峰反問道。

        “九族繁榮共存之時,我們也覺得世界會這樣下去,可最終的結果又怎么樣呢,如果不是這些年不見天日的潛藏著,恐怕我們早已被人族消滅了吧,你能保證你的時代和平共處,可你能夠保證你之后的時代還能夠共存?”諾林嚴厲的問道。

        “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再堅持下去,今天就是你的末日。”楊峰擋下諾林所有的招式,說道。

        “呵呵!你覺得我做到現如今的程度,僅僅是因為時還是運,如果這樣想,那你就大錯特錯了,能夠決定命運的,唯有實力,這一點恐怕是你也不能否認吧?”諾林輕笑一下。

        “還有什么手段,盡管使出來就是了。”楊峰同樣輕笑,給文文打了個手勢,文文開啟空間封印,把這一片的空間徹底封鎖了,這樣諾林就是要跑,也得費點手段。

        “不用擔心,我不會跑,今天,不是我死,就是這個世界重新建立秩序,到了這個時候,我也不指望這些愚昧的種族了。”諾林掃視了一圈戰場,眼中閃過一絲決絕。

        楊峰心底生起一絲不好的感覺,一般有這種神色的人,都會燃燒小宇宙,后果有有很大概率是很嚴重的,對方不打算留手了,那他也沒有留手的必要,正欲把壓箱底的招式全部丟出來,可諾林手中突然多了一塊彩色的石頭,晶瑩剔透流光閃動,一道彩色的光芒把諾林包裹,形成了一個護罩,完美的把諾林保護起來,有攻擊落在罩子上,竟然沒有一點效果,看來這是開啟了無敵模式,楊峰也試了下,箭射不進去。

        諾林身上也隨之出現了變化,一個個光點在身體上浮現,這些光點慢慢的脫離身體,飛入那塊石頭中,彩色光華更甚,隨著光點的飛逝,諾林身上的氣勢好像在慢慢的變弱,很快,諾林不止氣勢在變弱,整個身體也出現了變化,現實變的衰老,接著變的人不人鬼不鬼的,耀眼的彩色光華映襯下,看著有些嚇人。

        “哈哈哈哈!這就是我最終的歸屬,楊村長你不會想到吧?”手托著彩色石頭,諾林仰天大笑,只是這聲音無比的難聽。

        楊峰沒有說話,此情此景他不知道該說什么,說實話,他是看不出諾林究竟想干嗎,難道這塊石頭能夠把他們都干掉,還是能夠毀滅世界?貌似不大可能,好在諾林也沒打算等楊峰來解答,“七色光芒,加上光明與黑暗,就是這個世界的全部色彩,以生命為代價,靈魂為媒介,可以打破這個世界的結界。”

        “能簡單直白點嗎?再啰嗦我擔心你撐不到說完整個故事。”楊峰忍不住打斷諾林,也不看看啥情況,還打算在那里展開反派的長篇大論,誰有工夫聽啊!

        “呵呵!”諾林看著楊峰冷笑一下,輕聲說了聲“不用了,你們很快就會明白”,再沒有說什, 整個人突然化作一片黑色的流光,和那塊彩色的石頭融為一體,突然彩色石頭光芒大作,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沖天際,沖破了空間封印,整個天空都為之起了漣漪,就好像一塊大石頭投入平靜的湖面一般,天空慢慢變的風起云涌,接著就是地動山搖,整個世界好似都在經歷著什么。

        “唉!”楊峰嘆了口氣,雖然不知道這塊石頭有什么用,但就目前所發生的情況來看,諾林最后這一手,給這個世界留下的絕不是財富,絕對是災難,超級災難,不看連南嶺也發生了極大的變化,而且這個變化還在繼續。

        “斗轉星移,天地位移,萬界歸一!”張道風突然說出了這么一句話,楊峰聽的有些迷糊,這什么意思。

        “我的使命也將到來,直到這一刻,我才知道我存在的意義,你能相信嗎?”張道風向楊峰問道。

        “你要離開?”楊峰問道。

        “準確的說,是我存在的意義來臨,沒有想到啊,我竟然還有如此偉大的一刻,值了。”張道風笑了笑,說的話依然有些聽不明白。

        “往明白了說。”楊峰沒好氣的說道。

        “如果我說一切都是注定的,你肯定不信,我說我要永生了,你肯定還是不信,但真的,我要永生了,為我喝彩吧,好了,廢話不多說了,我給你傳輸一些東西,照著做就可以了。”張道風爽朗的一笑,楊峰腦海中就多了一些東西。

        “必須的嗎?”接受了腦子里突然出現的東西,楊峰問道。

        “你說呢?”張道風沒好氣的問道。

        “此時此刻,我只想對你說聲謝謝!”楊峰由衷的道了聲謝,要不是因為張道風,他就不會有現在的人生,而現在,是他們分別的時刻了。

        “九方歸位,萬靈合一,天地重開!”奇怪的手勢,嘴里念著怪異的咒語,人們聽清楚的,恐怕也只有最后的這十二個字。

        隨著最后一個字出口,楊峰感覺有東西從自己的身體中被剝離,以他為中心,一道道氣流在迅速的擴散,慢慢的,天地歸于平靜,世界還是那個世界,但又好像變的不一樣了,就在楊峰疑惑之時,空中突然響起一道嘹亮的龍吟鳳鳴之聲,接著就是彩霞滿天,原本被戰斗摧毀的花草樹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生長。

        “九溪靈域?”戰斗結束,一切歸于平靜,而最不能平靜的就是楊峰了,看出異常,察覺到問題所在,大家不約而同的問了句。

        “是的,九溪靈域與世界融為一體了,從此之后,整個世界都將得到萬物守護。”楊峰笑了笑,雖然有所不舍,但他更不愿意看到世界被毀滅。

        “那叔叔你現在豈不是世界的神?”

        “哪有那么夸張,沒有了九溪靈域,叔叔說不定連你也打不過。”楊峰笑了笑,暗暗的車是了下,發現在九溪靈域內的一些規則,并沒有隨著九溪靈域和世界的融合而出現在他身上,比如無線距離的空間移動,在這個世界,他要想去什么地方,只能靠兩條腿或者交通工具,不可能如同九溪靈域中的那樣隨心所以的移動。

        最讓楊峰感到欣慰的是,九溪靈域消失,他失去那個近乎真實的世界,但給他留下了一個無限大的空間,原本在九溪靈域內的死物全都留下了,只是這個空間死氣沉沉的,灰蒙蒙一片,再不復往日的色彩,他試了下,不能把任何活物裝進去,看樣子,這僅僅只是一個儲物空間,話說這樣也不算太虧,最少留下點什么。

        戰斗結束了,隨著諾林的消亡,她所帶領的勢力要么頑抗到底被消滅,要么就投降了,世界不論什么種族都是這樣的,只要代表著精神支柱的那個倒下,那么整個世界都如同倒下了,這就是種族滅亡的根源。

        勝利,是喜悅的,可沒有人為這最終的勝利浮現出笑意,看看滿目瘡痍的四周,再看看周圍橫尸遍野的情況,怎能笑的出來,再想想整個世界的變化,多少人失去親人,失去家園,又怎能高興的起來。

        靜靜的站了那么一會,楊峰舉目向四周看了看,給文文打了個手勢,慢慢浮向空中,大聲說道:“世界,需要我們每一個生靈來守護,我們不要求各種族之間做到平衡,但我想大家發生沖突的時候,想想這段時間我們所經歷的一切,這是一個終點,也是一個起點,接下來的路該怎么走,世界該怎么轉變,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是大家集體說了算,不過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重建家園,建立一套新世界的秩序。”

        沒有慷慨激昂,也沒有豪言壯語,有的只是默默的分別,每一個人走的時候,來到楊峰面前,都給楊峰深深的鞠躬致意,在這個世界,如果沒有他們這批領軍人物,那這個世界早已毀滅了,而楊峰就是這群領軍人物中的領軍人物,這是毫無疑問的。

        人流漸漸散去,就剩下了楊峰他們幾個,看著這個曾經充滿歡聲笑語的地方,楊峰故地重游般的走了一遍,把一些事情交代完,帶著家人前往自己的島嶼,他需要好好休息下,至于建設新世界,如此重大的事情,有那么多人,不需要他再出謀出力了,再說了,這種事情他又不擅長,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去做,世界各地都有他們派出的監督小隊,相信各地的混亂很快就會得到平息,每個人,每個種族,都喜歡平靜的生活,沒有誰骨子里帶有殺戮基因,也沒有誰喜歡戰斗,乃至于戰爭,不然其他種族也就不會隱世那么多年了。

        距離最后一次大戰,已經過去一年多的時間了,這一年的世界,各族不止重建了家園,世界也重新劃定了地盤兒,并沒有大一統,形成一個聯邦制的大鍋,這是很多人不愿意的,經過這么多年的紛爭演變,大家都清楚,只有競爭才能促進發展,成為一家人,對這個世界并沒有什么好處,只不過在原本的世界之外,又多了一層建制,這層建制是九族之間的協議,而且從協議達成之后,九族就開始了慢慢的融合,沒有什么比習慣更能讓人接受的。

        這一年,楊峰基本上是在自己的小島上度過的,不時的來幾個客人,一起喝喝酒,聊聊天,這樣的生活過的無比愜意,有時候他也出來走走,看看重新建設的大好河山,經過九溪靈域的融合,整個世界的生態變的好的不得了,再加上世界巨變使的人口急劇減少,人類生活的范圍,基本縮回了城市,而有些地方更是成為了禁區。

        經過這一戰的融合,九族之間說是一家人了,可彼此之間還是有所隔閡的,所以在選擇領地的時候,大家都很有默契的避開了,劃片而居,只是異族相對于人類再不陌生,因為在新世界的建設中,異族起了很大的作用,不敢說在街上隨處可見,但時不時的,你總能看到幾個非人類,大家友好的打著招呼,再不像以前要么是驚恐萬分的逃跑,要么是看大猩猩一樣的情景。

        今天,楊峰再一次出島,而且來到了南嶺上河村,是受邀參加全新上河村揭牌儀式的,經過一年的建設,上河村徹底恢復了楊峰在上河村居住時的模樣,帶著孩子和諸位夫人固定重游,昨日的一切恍若就在眼前,很多人已經不在了,可音容笑貌依舊在心頭回繞,走到楊宅,站在門前陷入一種回憶,這里有太多太多的記憶,有太多太多的思緒。

        “唉!我現在也變的多愁善感起來了。”楊峰笑了下,邁步走進院子,熟悉的玫瑰,熟悉的房屋,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要不是身旁妻兒成群,他都要懷疑穿越回到了那個最初的時代。

        “后悔嗎?”董玉歆輕聲問道。

        “不存在,看看你們,看看孩子們,我怎么會后悔,什么叫人生巔峰,這才叫人生巔峰。”楊峰笑道。

        “是啊,嬌妻成群,再過幾年就兒孫滿堂,可以縱向天倫之樂了。”董玉歆打趣道。

        “我已經快到哄孫子的年齡了嗎?”楊峰不由的一問,問完自己都笑了,老了啊,不管外表如何,他的確是老了,不知不覺得,都快不如老年人的行列了。

        “這里將會成為一座豐碑,是屬于你的,驕傲嗎?”董玉歆問道。

        “不算吧,如果有的選擇,我寧愿這個世界平平靜靜的,可惜沒有如果,現在這個結局,或許是最好的。”楊峰想了想,笑道。

        “好也罷,壞也罷,世界因我們而改變,我們這一生已經足夠的精彩了,接下來你有什么打算,難道就一直在島上養老?”董玉歆問道。

        “你有什么想法?”楊峰感覺老婆大人這話里有話,自然而然的問了句。

        “沒什么想法,就是想到處走走,重新認識一下這個世界,用腳丈量一次全新的世界。”董玉歆笑道。

        “好的,沒問題。”楊峰想都沒想的答應,獨特的環球旅行就這樣決定了,拒絕了其他人的加入,只有他們一家人。

        揭牌儀式沒有啥特殊的,套路還是那個套路,楊峰上去說了一頓廢話,各方人士喜笑顏開的吃肉喝酒,這個儀式就算結束了,有人留了下來,有人離開了,也有人剛剛到達,在上河村逗留了兩天,盡了盡地主之誼,楊峰帶著家人也離開了,從南嶺而起,開始周游世界,去見識這個全新的世界。

        從此以后,再沒有人見過楊峰他們一大家子,有人說在泰山之巔見過,有人說在華山見過,更有人說在非洲見過,也有人說在北極見過,只不過,沒有任何的影像記錄下楊峰的行蹤,直到多年后,有人在一個雪山之巔,發現了一道損壞的空間之門,人們猜測,楊峰他們可能是離開了這個由他們一手建立的新世界,新家園!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石河子 | 四平 | 漯河 | 博尔塔拉 | 眉山 | 改则 | 赵县 | 酒泉 | 衡水 | 山南 | 喀什 | 漯河 | 温州 | 商丘 | 咸宁 | 建湖 | 吉林长春 | 南通 | 陕西西安 | 东方 | 渭南 | 松原 | 三明 | 贵港 | 攀枝花 | 海东 | 泰安 | 临夏 | 呼伦贝尔 | 永新 | 固原 | 曹县 | 丹阳 | 三门峡 | 惠东 | 赤峰 | 阿里 | 龙口 | 屯昌 | 招远 | 台湾台湾 | 克拉玛依 | 山西太原 | 咸阳 | 博尔塔拉 | 伊犁 | 吉林 | 通辽 | 桐城 | 浙江杭州 | 齐齐哈尔 | 保山 | 阳春 | 新疆乌鲁木齐 | 宁德 | 烟台 | 玉环 | 临沂 | 沛县 | 包头 | 凉山 | 唐山 | 馆陶 | 屯昌 | 鸡西 | 铜陵 | 云南昆明 | 厦门 | 长葛 | 临猗 | 遂宁 | 防城港 | 桓台 | 三沙 | 仁怀 | 阿克苏 | 广西南宁 | 东营 | 伊犁 | 孝感 | 驻马店 | 乌兰察布 | 龙岩 | 德阳 | 溧阳 | 阜新 | 琼海 | 乌海 | 丹阳 | 灌南 | 沭阳 | 大连 | 大庆 | 抚顺 | 牡丹江 | 五指山 | 济宁 | 柳州 | 鄂州 | 如东 | 海东 | 辽阳 | 淮北 | 滕州 | 牡丹江 | 达州 | 台山 | 定西 | 平凉 | 甘孜 | 德清 | 海北 | 清徐 | 台中 | 芜湖 | 四川成都 | 汝州 | 昭通 | 黄南 | 齐齐哈尔 | 宁夏银川 | 嘉兴 | 台中 | 娄底 | 曹县 | 任丘 | 镇江 | 贺州 | 驻马店 | 吴忠 | 南通 | 襄阳 | 万宁 | 吴忠 | 长葛 | 宜宾 | 绍兴 | 清徐 | 榆林 | 蚌埠 | 河南郑州 | 盘锦 | 东台 | 改则 | 章丘 | 绥化 | 北海 | 防城港 | 临沂 | 迪庆 | 张掖 | 馆陶 | 中山 | 那曲 | 西双版纳 | 宁国 | 长垣 | 乳山 | 慈溪 | 那曲 | 蚌埠 | 博罗 | 醴陵 | 灌南 | 那曲 | 大连 | 克孜勒苏 | 醴陵 | 德州 | 三明 | 巴中 | 长治 | 晋城 | 衡水 | 焦作 | 莱州 | 宜昌 | 邢台 | 许昌 | 宜春 | 长垣 | 天长 | 曹县 | 晋城 | 江西南昌 | 温州 | 陕西西安 | 章丘 | 西藏拉萨 | 德宏 | 张北 | 绵阳 | 武威 | 涿州 | 临沧 | 东海 | 余姚 | 清远 | 鄢陵 | 泉州 | 辽阳 | 晋城 | 徐州 | 桓台 | 清远 | 东台 | 许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