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網游動漫 > 超級都市法眼 > 正文 第0900章 薛家的資源

    正文 第0900章 薛家的資源

        這種可能性不是沒有,而是非常大異世大話

        在緬甸翡翠大公盤上南邵掉進了劉宇浩給他準備好的大坑里,致使南家在資金上陷入了困境,雖然沒到傾家蕩產那一步,但隨時都有資金鏈斷裂的危險紅叛軍最新章節

        如果想從南家手中奪回那些國寶級文物就必須快點下手,再拖下去,寶物易主的不確定因素就會更多更復雜。

        劉同學滿嘴苦澀的搖了搖頭。

        最初讓南邵跌了個狗啃屎的得意沒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自己挖的坑還得自己填”的悲催感受。

        這讓劉宇浩情何以堪!

        早知道賀老爺子會這么重視那七件國寶,劉宇浩寧可讓那金絲紫銅翡被南邵得去也不會輕易放他們離開緬甸。

        當然,那些只不過是劉宇浩心里短暫的變化,開什么玩笑,讓南邵得了那金絲紫銅翡?劉宇浩還不得半個月誰不著覺?

        但劉宇浩的擔心不是沒有根據的。

        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喜愛古董文物的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一旦某珍品屬于個人,他們必將使之藏于密室,不愿輕易示人。

        這種奇特的現象非常普遍,已經屢見不鮮了。

        譬如曾曇花一現的法老面具;埃及艷后克麗奧佩托拉七世胸前那顆碩大無比的迷人非洲血鉆;歐弗洛尼奧斯陶瓶......

        那些曾經讓無數人為之瘋狂,發誓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拿下的珍品無一不是在拍賣會結束后就立刻消失,大家甚至連中拍者究竟是誰都不知道。

        如果藏品的主人一直能保持家族的興旺不衰,那么,世人將永遠都沒有機會再看到自己心中一直向往的珍稀文物,就算其主人家族衰敗了,但那些文物也只是再來一次驚鴻一瞥,然后消失在下一個主人的手中,如此周而復始!

        “你想去加拿大和南家的人接觸,以圖弄回那批文物?”

        賀老爺子的眉毛擰成了一個“川”字,仔細考慮著劉宇浩剛才那些話中的可行性和困難程度。

        “是的爺爺!”

        劉宇浩哪敢說不?只好硬著頭皮點頭。

        做人留一線來日好相見!

        看來,古人誠不欺我,在緬甸把南家折騰成那樣,劉宇浩還真沒幾分把握到了加拿大南邵會和顏悅色的跟自己見面。

        賀老爺子瞇著眼睛順手拿起身邊的茶杯,一看,沒水了,隨即又輕輕放下。

        劉宇浩見狀,立刻乖巧的幫老爺子續好水,然后靜靜的站在一邊。他知道老爺子的個性,現在已不是在考慮幾成把握的問題,而是在想該怎么做成這件事了。

        賀老爺子上馬管軍風雨十幾年,下馬管民亦是幾十載,即便是在考慮問題的時候也有一種風雨欲來之勢,那種不怒自威之勢能讓周圍的人幾乎喘不過來氣。

        “薛副總理在加拿大有一些資源,你可以去他那里尋求幫助。”

        老爺子終于開口說話了,語氣淡淡的,但劉宇浩卻能從中聽出那種不容置疑的味道。

        “我現在就去見薛老爺子。”

        劉宇浩知道事情的緩急輕重,點了點頭便準備出門。

        哪知賀老爺子呵呵一笑,指著劉宇浩笑罵道:“小猴崽子,你就這么去見人家啊?”

        “哪不對勁嗎爺爺?”

        劉宇浩愣了愣,腦袋有點懵,可再看了眼自己渾身上下,心說:“沒不得體的地方呀。”

        大概是對劉宇浩這種態度很滿意,這才像個二十多歲的人該有的表情嘛!以前那種滑不溜手的樣子著實讓人不爽。

        “爺爺,早一天過去就少一分意外......”

        劉宇浩依然有些不解,極力爭辯。

        賀老爺子虎目暴睜,瞪了劉宇浩一眼,道:“放屁,平時就你小子腦袋瓜里鬼點子多,這會怎么又糊涂了,叫你坐下等就乖乖坐下。”

        “哦!”

        吃了老大一個癟,劉宇浩訕訕的撓撓頭坐在賀老爺子身邊。

        賀老爺子興致頗高,抓著茶杯大大地飲了一口,才笑著說道:“堂堂副總理豈是你想見就能見到的?我來安排吧。”

        “呃......那倒也是!”

        劉宇浩這才明白剛才是自己莽撞了,薛老爺子還沒退下來,日理萬機,的確不是自己想見就能拜見的。

        閑話了一陣,賀老爺子大手按在沙發的扶手上不斷摩挲著,良久之后,問道:“這次你想要什么獎勵?”

        媽呀!老爺子咋就認定了劉宇浩此行必定成功呢?

        劉宇浩略一怔愣,差點沒脫口說出:“我要和嘉怡結婚”的話來,好在他定力還行,嘿嘿一笑說道:“爺爺,能為國家出一份力是我應該做的,哪能要什么獎勵。”

        那啥,不是劉同學不想,是心里想的不敢提啊!

        賀老爺子冷冷瞥了眼劉宇浩,微微一頷首,鼻腔中“唔”了一聲,道:“你們都老大不小的了,等這次回來還是把親事給定下來吧調教太平洋。”

        什么什么?

        劉宇浩眸中閃過一道驚喜,不相信的看著老爺子,想問又怕自己說錯話老爺子突然反悔。

        太突然了!

        突如其來的喜悅差點沒把劉宇浩砸暈過去,終于守得云開見月明,讓老爺子親口許諾自己和小妮子的婚事,劉宇浩能不激動嘛!

        “一切都聽爺爺的安排!”

        這一次劉宇浩完全收起了平時的那種不羈之色,一臉嚴肅認真,而且說話的時候還盡量不讓自己的聲音發出一絲顫抖。

        “還是小泥鰍!”

        賀老爺子冷笑一聲,抓起身邊的一本書看了起來,再也不理會劉宇浩。

        他老人家怎么會看不出來劉宇浩那副慎之又慎的模樣是裝出來的,但既然對方要裝,老人也自然懶得去揭穿,索性就讓他裝下去。

        不一會工作人員就來匯報薛老爺子正好也在玉泉山,薛老那邊安排的是劉宇浩可以在飯后過去,有半個小時的時間。

        “老小子會籠絡人心。”

        賀老爺子稍加思索,從口中吐出幾個字來,慢慢從躺椅上站了起來,又道:“安排吃飯吧,吃完了讓他自己過去。”

        這話自然是對工作人員說的。

        那位工作人員用很異樣的目光打量了一下劉宇浩,不動聲色的退了下去。

        能讓薛老專門騰出半個小時接見,還能讓賀老爺子親自安排一起用餐,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以前沒有聽說京中大佬的家中有這么一個小伙子存在啊。

        恐怕那工作人員想破腦袋也想不出劉宇浩的背景。

        其實不止是他,就連京城那些豪門大族也都拿怪異的眼光在審視劉宇浩,這個兩年前還是窮困潦倒的學生是怎么就能一夜成名,怎么就成了老賀家的座上賓的呢?

        謎一樣的年輕人!

        吃完飯,賀老爺子一邊品著劉宇浩新制的茶,一邊交代了一些需要注意的問題,看時間差不多了才讓人帶劉宇浩去了薛老爺子那邊。

        ......

        “爺爺正在書房等你呢。”

        當劉宇浩看到薛薇薇的時候眼前猛地一亮。

        晃瞎眼啊!

        薛薇薇笑吟吟的走過來的時候,身子散發著驚人的誘惑力,既有著江南女子的嬌小、白皙;又有著北方女人的豐滿、挺翹。

        此時的劉宇浩雙眼立時被點燃了,炙熱的目光當中,流露出難以掩飾的驚艷之色,這種灼熱的目光,自然逃不過薛薇薇那雙美眸。

        “看什么看,沒見過美女嗎?”

        被男人注目,尤其是被帥哥,而且那帥哥又是自己喜歡的所注目是一種享受,薛薇薇自然也不例外,眸子里閃爍著幾分得意兼有狡黠的笑意。

        劉宇浩笑笑,望著那張艷光四射的俏臉,搖頭說道:“什么時候首長配了這么漂亮的秘書,真讓人羨慕呀!”

        薛薇薇悚然一驚,下意識的看了看周圍并沒有別人,這才拍拍胸脯,嗔怒道:“要死呀,光天化日之下敢編排爺爺,你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嗎?”

        我了個去的!

        “呃......開玩笑,開玩笑的!”

        劉宇浩也是臉色微變,嚇出一身冷汗,悄悄釋放出異能查看了一下周圍,還好,沒人注意到自己,這才舒了一口氣。

        天下間敢在玉泉山說這種話的人恐怕還真沒有,不知道以后有沒有來者,但劉宇浩剛才那一番胡言亂語的確是前無古人。

        擱過去,這叫妄議之罪,是要殺頭的!

        “噗哧......”

        從未見過劉宇浩吃癟,終于看到他那窘迫模樣薛薇薇忍不住笑了出聲,美眸流轉間,顯出十分不勝嬌羞的柔弱模樣,讓人見了格外地憐愛。

        “快點走,爺爺怕是等急了。”

        薛薇薇猶自未覺,輕咬櫻唇,那笑容仿佛春花初綻,明艷不可方物。

        “那就快點。”

        劉宇浩正了正色,但嘴角還是不禁現出一絲苦笑,這等禍國殃民的尤物以前怎么就沒注意呢,不過,劉宇浩隨即便又釋然了。

        這樣也不錯,自己的女人已經夠頭疼的了,如果再加上一個薛薇薇,那以后還能不能再像現在這么逍遙就得兩說了。

        老薛家是老虎的屁股,摸一次就已經夠劉宇浩心驚肉跳了,如果膽敢再摸第二次,怕薛老爺子沒出手,薛家子弟也要讓劉宇浩尸骨無存。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唐山 | 那曲 | 义乌 | 大庆 | 泗阳 | 日喀则 | 屯昌 | 随州 | 广饶 | 台州 | 天门 | 宜宾 | 白山 | 广元 | 台北 | 大庆 | 普洱 | 泸州 | 枣阳 | 赵县 | 澳门澳门 | 东方 | 三河 | 廊坊 | 日照 | 高密 | 新疆乌鲁木齐 | 溧阳 | 松原 | 固原 | 连云港 | 遵义 | 灵宝 | 承德 | 漳州 | 包头 | 信阳 | 河南郑州 | 桓台 | 七台河 | 台州 | 荆州 | 淮北 | 偃师 | 许昌 | 昭通 | 阿坝 | 揭阳 | 兴化 | 海南海口 | 雅安 | 衡阳 | 信阳 | 鹤壁 | 浙江杭州 | 永康 | 阿里 | 贵州贵阳 | 潜江 | 盐城 | 安岳 | 白沙 | 崇左 | 偃师 | 锦州 | 焦作 | 台北 | 张北 | 通辽 | 黄南 | 青州 | 通辽 | 邳州 | 长兴 | 包头 | 南充 | 沧州 | 偃师 | 舟山 | 昌吉 | 嘉兴 | 铁岭 | 周口 | 黄石 | 新乡 | 泰州 | 亳州 | 明港 | 深圳 | 南平 | 六安 | 衡水 | 龙口 | 福建福州 | 汕尾 | 大丰 | 海南 | 海南海口 | 赣州 | 柳州 | 莒县 | 扬州 | 丽江 | 偃师 | 阿拉尔 | 抚州 | 东阳 | 莱州 | 宝鸡 | 吐鲁番 | 宝鸡 | 牡丹江 | 阿坝 | 佳木斯 | 枣阳 | 十堰 | 漯河 | 辽源 | 克孜勒苏 | 来宾 | 安阳 | 邹城 | 山西太原 | 如皋 | 天门 | 灌南 | 莒县 | 博罗 | 厦门 | 巴音郭楞 | 安阳 | 恩施 | 无锡 | 日土 | 通辽 | 固原 | 五家渠 | 珠海 | 海拉尔 | 常德 | 澳门澳门 | 朝阳 | 鹤壁 | 东阳 | 桂林 | 鄂州 | 任丘 | 扬州 | 黄南 | 无锡 | 仙桃 | 禹州 | 五家渠 | 桂林 | 楚雄 | 辽阳 | 蓬莱 | 丽水 | 新乡 | 海拉尔 | 滨州 | 六盘水 | 扬中 | 扬中 | 九江 | 乌海 | 兴安盟 | 鹰潭 | 阜阳 | 灌南 | 招远 | 五指山 | 沭阳 | 宿迁 | 五指山 | 黄冈 | 仁怀 | 宣城 | 郴州 | 吉林 | 安庆 | 白银 | 石河子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永康 | 诸暨 | 昌都 | 邳州 | 山东青岛 | 随州 | 芜湖 | 惠州 | 昆山 | 六安 | 章丘 | 深圳 | 仁寿 | 红河 | 琼中 | 黄石 | 泰兴 | 保亭 | 南充 | 鸡西 | 邹平 | 泰州 | 哈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