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網游動漫 > 超級都市法眼 > 正文 第八十章 有女程蔥蔥

    正文 第八十章 有女程蔥蔥

        吃完東西,劉宇浩喝了一口茶,這會已經看不到周錫的人在哪了,賀旭東去談事情也還沒有出來,劉宇浩有點想回家的意思,畢竟他還不習慣在這種地方駐足。

        至于身邊這兩個女孩,劉宇浩也不想有太多的糾纏,他心里明鏡似的。

        這三個女孩說不好就是被人騙到這里來的,不知道為什么她們會這么糊涂,難道報紙網絡上每天報道的這類事情還少了嗎?可能還真是應了那句,當局者迷的話了吧;但也有可能是自愿來這的,都這么大的人了什么不懂啊,裝純的人還少了嗎。

        “劉少,我可找到您了,周少說讓您再等會,他和賀少馬上就下來。”

        田融在這時出現了,臉上堆滿了虛假的笑容,雖然田融不知道劉宇浩和他們之間有什么樣的關系,但看到賀旭東和周錫都能對這個年輕人很客氣,那自己裝也要裝出那副熱情來。

        “嗯,我知道,要是能看到他們就說叫他們快點。”

        劉宇浩有點不耐煩,這不是拿哥們開涮嘛,把哥們帶到這個鬼地方來,美其名曰是玩的,還沒開始呢就丟下自己一個人都跑了,這樣做有點不厚道吧。

        “行,行,那您先玩著,要是覺得無聊了,樓上還有vip房,去活動活動筋骨其實也不錯。”田融臉上的笑容更炙了,腿有些彎,頭點的跟小雞吃米樣。

        我的個天啊,這小子究竟是個什么來頭,我田融也算是個人物了,也不敢這樣去跟那兩位爺這么說話啊,這位可好,一張嘴就是讓那二位爺快點,還有點不耐煩的表情,這可要伺候好嘍,別出什么岔子才行,田融在心里這么琢磨著,立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劉少?”這個詞對程蔥蔥她們來說太有震撼力了,能來這種地方,還是少爺的人有可能是剛才自己心里想的那種跑腿的嗎?絕對不可能嘛。

        正在喝水的程蔥蔥差點沒把一口茶全噴到田融的身上,詫異的瞪大雙眼捂著小嘴一直盯著劉宇浩猛看,小萱則咬著有些蒼白的嘴唇在心里想著:“我剛才沒說什么過分的話吧,老天爺保佑我這苦命的人兒吧!”

        “你們要吃點什么嗎?我去幫你們拿。”

        不再理會田融,劉宇浩也是出于客氣,或是好心,看桌子上擺著那么多的食物,除了自己以外,這別墅里竟然沒有一個人去吃,反正放那也是浪費了,就笑著隨便說了說。

        “不,不了,我們正在減肥呢。”

        程蔥蔥擺著雙手,漲紅了臉聲音越來越小的說道。說完話,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腳尖,在地上劃拉著,露出秀發下一片白皙的脖頸。

        “輪到你們試鏡了,快點跟我來。”正在聊著天,胖子經紀跑了過來,招呼著三個女孩離開。

        “喲,怎么是田總。”

        胖子看到程蔥蔥她們身邊站著的那個人大吃一驚,馬上把腰彎成了九十度,做卑恭狀,萬分小心的和田融打著招呼。

        “你是?”

        田融眨巴了幾下眼睛,最終還是沒想起來自己面前這個奴才狀的人是誰,皺了皺眉頭,不屑寫在臉上。

        “我是小常啊田總,常樂安,您可能忘記了,上次我幫您倒過茶的。”

        擦汗

        這都什么人啊,幫別人倒過茶也算是和別人認識嗎?劉宇浩心中對這常樂安一陣鄙視。

        “哦!還是不記得。”

        田融看這胖子沖劉宇浩這沙發來的,還以為是劉宇浩認識的人,當然會表示一點客氣,當知道只是一個小角色后,馬上收回準備開笑的臉,拖著老長一句“哦”后,再也不正眼去看那常樂安了。

        “田總,彭爺那邊請這兩位姑娘過去,您看是不是方便?”

        常樂安當然不敢去計較田融對自己的態度,依然沒敢把身子站直,嘿嘿干笑著問道,他嘴里的彭爺估計就是占了賀旭東常用包廂的那個彭易陽吧。

        “劉少,方便嗎?”

        田融自不會自做主張,這倆姑娘剛才不是和人家劉少聊著的嘛,怎么也要問問人家的意思才行吧,聽了常樂安的話,田融笑著對劉宇浩說道。

        點了點頭,劉宇浩沒說話,這事看來是讓人給誤會了,最好是不表態,那才是最好的表態。

        “去吧,去吧。”

        明白了劉宇浩的意思,田融朝那常樂安揮了揮手,趕蒼蠅一樣。

        臨走時,胖經紀還恭敬的看了看劉宇浩,鞠了一躬,人家不理自己,田融也沒介紹的意思,那就是不想自己知道什么,常樂安很明白自己的身份。

        做完自己該做的,常樂安才抱著自己那肥碩的身體跑開了。劉宇浩搖著頭笑了笑,真懷疑這胖子是怎么能跑起來的,居然地板沒有發出顫抖。不過臨離開時,程蔥蔥對劉宇浩拋來了一個苦澀的微笑,嫵媚中的凄苦盡顯其中。

        這些初出校園的天之嬌子們就象溫室里的花朵一樣,并不明白社會上的風錘雨打是個怎么回事,可能真的要等碰了一頭包以后才會拋棄那一身理想和空談,轉而塌實下來。劉宇浩一直都是這么看待這些小女孩的。

        又是無聊的等待,劉宇浩有些生氣了,進來這別墅快兩個小時了,周錫和賀旭東都沒有再出現過,除了剛才田融過來了一會馬上又去忙自己的了。

        劉宇浩想要是再等二十分鐘后他們還沒來的話,自己就先回去了。

        啪,啪,兩聲脆響。

        正在無聊的想著剛才那肖萱的好笑之處和那程蔥蔥的嬌媚羞澀,劉宇浩忽然聽到一聲扇耳光的清脆聲音和女子嚶嚶的哭聲,似乎還有尖叫聲。

        這說話的聲音有點熟悉嘛,劉宇浩心想。

        抬起頭,劉宇浩正好與衣衫有些不整的程蔥蔥四目相對,跑在最前面的程蔥蔥那近乎可憐的眼神中充滿了無助和恐懼。

        “瑪拉隔壁的,臭婊子,別給臉不要臉,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在程蔥蔥的身后是那個胖子經紀常樂安,只見常樂安一手扯著肖萱的頭發,另一只手使勁的扇了肖伊萱一把嘴巴子,還一邊還在嘴里不干不凈的罵著,臉上的肥肉上下顫抖著。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铜陵 | 鹤岗 | 文昌 | 黄山 | 白银 | 乌兰察布 | 丹东 | 大庆 | 资阳 | 鄢陵 | 大理 | 招远 | 绥化 | 宝鸡 | 清远 | 巴中 | 阜阳 | 海安 | 泸州 | 东台 | 焦作 | 鹤壁 | 泰安 | 孝感 | 南京 | 娄底 | 晋江 | 伊春 | 三明 | 天水 | 海北 | 台中 | 明港 | 东方 | 南平 | 肇庆 | 张掖 | 衡阳 | 咸阳 | 香港香港 | 昌吉 | 钦州 | 阜新 | 滨州 | 项城 | 白山 | 青海西宁 | 厦门 | 沧州 | 辽宁沈阳 | 昌吉 | 阿里 | 玉环 | 徐州 | 云浮 | 六安 | 衡水 | 梧州 | 扬中 | 安庆 | 玉林 | 那曲 | 迪庆 | 肥城 | 瑞安 | 大连 | 威海 | 无锡 | 兴化 | 泸州 | 正定 | 凉山 | 启东 | 临猗 | 温岭 | 招远 | 酒泉 | 福建福州 | 石狮 | 绵阳 | 迪庆 | 丽水 | 鹤壁 | 新乡 | 海拉尔 | 红河 | 周口 | 海拉尔 | 赣州 | 通辽 | 新疆乌鲁木齐 | 咸阳 | 泸州 | 石河子 | 绍兴 | 乐平 | 衡水 | 曹县 | 新乡 | 安阳 | 桐乡 | 文昌 | 宁德 | 泗洪 | 淮南 | 佛山 | 日喀则 | 澳门澳门 | 吴忠 | 瑞安 | 石狮 | 资阳 | 陕西西安 | 漯河 | 鞍山 | 临汾 | 包头 | 屯昌 | 河池 | 平凉 | 松原 | 丽江 | 泗洪 | 宁国 | 怀化 | 潜江 | 涿州 | 张家口 | 邹城 | 晋江 | 苍南 | 阿拉尔 | 鄢陵 | 洛阳 | 大丰 | 淄博 | 驻马店 | 宣城 | 屯昌 | 乌海 | 洛阳 | 广饶 | 临猗 | 顺德 | 张家口 | 赵县 | 白山 | 汕尾 | 山南 | 衢州 | 淄博 | 霍邱 | 沭阳 | 南充 | 和田 | 偃师 | 吉林长春 | 毕节 | 张北 | 葫芦岛 | 遂宁 | 衢州 | 潜江 | 商丘 | 绥化 | 连云港 | 贺州 | 临夏 | 淮南 | 三亚 | 滨州 | 阿里 | 桐乡 | 三河 | 东方 | 石嘴山 | 玉树 | 南安 | 邹平 | 临沂 | 喀什 | 如皋 | 梅州 | 大同 | 日土 | 燕郊 | 邳州 | 广安 | 乌兰察布 | 博罗 | 衡水 | 菏泽 | 铜仁 | 喀什 | 商丘 | 济源 | 武威 | 章丘 | 伊春 | 大庆 | 香港香港 | 珠海 | 乳山 | 张家口 | 贺州 | 日喀则 | 泗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