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網游動漫 > 網游之修羅傳說 > 正文 第296章 天大的任務

    正文 第296章 天大的任務

        同時被這么多人盯著,別說寶寶,風逍心里也是直跳不已。他一臉灑灑然的走了過去,同時不著痕跡的把白虎威令夾在手里,閃耀著淡淡的紫光。

        所有人的目光被微弱……卻又仿佛強烈到刺眼的紫光所吸引,頓時再無疑慮,一個個激動的手足無措。當先之人一臉惶恐的快步迎了上來,拱手作揖:“雷神之城雷帝,拜見尊貴的白虎使者。”

        風逍還未來得及一臉威嚴的回答,寶寶已經可愛的輕呼出來:“叔叔,原來你叫雷帝,和我的炎帝叔叔好像呢。”她稍稍想了想,又加了一句:“連衣服都好像。”

        雷帝一怔,意識被她無厘頭的問話卡住了幾秒,一時竟不知該怎么回答。

        風逍一直在仔細的觀察著眼前的雷帝。能成為主城的帝王,不但要有強大的實力,而且還要有著極高的智力、魄力和堅韌的心性。他的實力,深不見底,但情緒波動的太明顯了。

        難道這個“白虎使者”的身份,遠比自己想象的復雜?

        “拜見尊貴的白虎使者……”

        幾百人的喊聲把風逍嚇得一個激靈,他沒空去理會那些目光灼灼的看著他的群臣們,面無表情的對雷帝說道:“你好雷帝大人,我們可不可以找個地方詳談。”

        “啊……好!好,當然好。”雷帝忙不迭的答應,同時恭恭敬敬的側身讓路:“白虎使者前面請。”

        前面,赫然是雷神正殿。

        風逍點點頭,也不跟他客氣,昂首挺胸的走在前面。但很快,腦海中響起的一個聲音讓他腳步頓了一下。

        “風哥哥,你有麻煩了!”軒轅婉兒笑嘻嘻的說著,語氣里竟有些幸災樂禍的意味。

        “麻煩!?”風逍用眼睛的余光掃了一下身后的炎帝和周圍恭恭敬敬的臣子。他們臉上的激動和尊敬之色絕對不會有假,而且一幅惟命是從的樣子,怎么也和麻煩不沾邊吧。

        “你知道他們為什么對你這么恭敬嗎?”軒轅婉兒嘻嘻笑道。

        “難道不是因為白虎?”

        “圣獸白虎的確是原因的一部分了,但最重要的原因是……”軒轅婉兒的聲音頓了一下,開始解釋起來:“雷神之城的狀況你也看到了。白虎是圣獸,但終究不是神,它有能力保護整個西方,卻沒有辦法讓這里的人擺脫困境。所以,為了讓雷神之城的子民不至于世世代代都活在絕望中,白虎在幾千年前留下預言……終有一天,白虎使者會持著白虎威令來解救整個雷神之城。”

        “什么!?”風逍腳下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在地,把后面的雷帝嚇的不輕。

        “解救整個雷神之城……我!?我擦!!白虎怎么沒有和我提起過!”原本他以為白虎大方的送他一塊白虎威令是為了助他在雷城暢通無阻,沒想到卻不聲不響砸了個這么大的重擔給它。

        手中的白虎威令仿佛變成了一個燙手山芋,讓他開始有些心神不寧。如今它已經在自己手里,而且偏偏被雷神之城幾乎所有重要的人都知道了,也點燃了他們所有的希望……如果自己不能解救他們,不但會受到雷城民眾的唾罵和鄙視,也會讓他們徹底的絕望……連白虎的威信也會蕩然無存。

        只是白虎,為什么要把這樣的任務交給自己?它又憑什么認為自己可以做到。

        風逍用力捏了捏手中的白虎威令,額頭上開始冒出些許細汗,忍不住在心里罵了一句:“白虎你個卑鄙無恥殺千刀的。”

        咔嚓!

        萬里無云的清空忽然響起一個真正的晴天霹靂,把所有人都震的一個激靈……但也僅僅是一個霹靂而已,響過之后,再也沒有其他的異狀。于是,天生信奉雷神,又紛紛得知白虎使者駕臨的雷城子民。理所當然的把這聲響當成祥瑞之兆,希望的笑意開始洋溢在每個人的臉上。

        風逍冷汗直冒,暗道乖乖不得了。不愧是白虎的地盤,自己隨便詛咒一下它都感應到了。剛才不會是在警告自己吧。

        雷神禁區,一只全身紫色條紋,身高數十米的巨大白虎伸出前爪撓了撓自己的鼻子:“真是奇怪了,怎么突然打了個噴嚏……我記得好像一萬多年沒打過了。”

        雷神正殿很是寬敞,只是其中的空氣稍稍帶點黃土的味道。正中的墻壁上,雕刻著一只巨大的白虎,仰天長嘯,威武生姿。雷帝一臉恭敬的坐在風逍對面,沒有露出絲毫的帝王架勢,更沒有了平日的沉穩,因為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可是身系雷神之城的未來,是他們數千年來翹首苦盼而來的,連他身邊的寶寶,也被他判定為小祖宗級別。

        光是她對炎帝不帶絲毫敬畏感的稱呼就讓他汗顏不已。想到炎帝,雷帝心里猛地抽搐了一下。自己和他實力差不多,又是同時登上帝王之位……可是看看人家過的那豐衣足食,無憂無慮的日子,在看看自己成天的東奔西跑,焦頭爛額,沒哪一天消停過。果然是人比人得死,城比城也得死。

        風逍坐在那里一言不發,心里那個糾結……

        “咳咳,尊貴的白虎使者,不知白虎圣神有何指示?”雷帝終于忍耐不住打破沉默問道。

        風逍暗中咬牙,心一橫,既來之則安之,小爺怕過誰了。

        他迅速把臉色一正,肅然說道:“雷城的狀況我已經親眼目睹,我也很是憂心。白虎讓我前來的目的想必你也已經知道。”

        雷帝暗道一聲來了,強自壓下心中的欣喜,“對對!不知我們該如何著手?”

        “這個嘛……”風逍聲音頓了一下,然后臉不紅心不跳的肅然說道:“很簡單,首先,要找到一個人,一個可以使用‘天使之淚’這個光明系禁咒的人。”

        “天使之淚?”雷帝眉頭一皺,有些猶豫的說道:“使者大人,據我所知,這種光明系的禁咒極其罕見,甚至已經絕跡,我也只是在傳說里聽聞過……”

        “白虎圣神的安排自有它的用意,難道你還懷疑它的威信不成?”風逍一臉淡然的說道。卻把雷帝嚇得不輕,連忙一臉惶恐的說道:“絕對不是,就是再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質疑白虎圣神的話。既然白虎圣神說他存在,那雷城周圍一定有這樣一個人,我馬上派所有人到城內外尋找。”

        別說是去找人,就是現在讓他把宮殿馬上拆了他都照辦。誰讓對方是白虎預言中的“救世主”呢!雷神之城唯一的希望啊!

        “好吧,那就先這樣,我還有事情要做,找到那個人的話一定要第一時間通知我,呃,我的名字叫風魂。”風逍站起身來,他怕自己待的越久反而容易露出破綻。如今有了雷帝的幫助,搜索的效率至少提高幾十倍。而他所要做的,就是到雷神之城郊外偏遠的區域尋找。尤其是那個什么靈山派。

        以雷帝深不可測的實力,想隨時聯系到他一定簡單至極。

        “好,恭送白虎使者。”雖然眼前的年輕人**還沒坐熱就要走人,但他不敢阻攔,也不想阻攔,說不定他著急去做拯救雷城的大事也說不定。

        “小白!”

        小白的身影在他身邊顯現,卻把雷帝驚訝的目瞪口呆。

        “這個力量是……白虎!”雷帝驚叫起來。

        風逍無奈的搖頭:“你錯了,你再仔細的感受一下,我的小白,絕非白虎。”

        不用風逍提醒,雷帝已經緊接著搖了搖頭:“的確不是,但它不但外形酷似,而且身上隱有一絲白虎的力量。”

        風逍沒有解釋,抱著寶寶躍上虎背,飛馳而白已經不是第一次被錯認做白虎,黃金巨龍、炎帝、冰雪兒都曾疑惑過。但他如今已經明白,小白身上的那絲白虎氣息完全來自白虎,白虎當初施加在小白身上用以保護它的雷電能量被小白吸收,從而有了雷之力和淡淡的白虎氣息。也因此,它隱含白虎氣息的獸王咆哮對西方的怪物不但可以震暈,而且可以嚇得它們倉皇逃竄。

        如果雷神禁區前的場景是荒涼的話,那這里的土地幾乎是徹徹底底的貧瘠。而且整個雷神之城人煙極少,而且個個病怏怏的無精打彩,與天龍皇城的繁華熱鬧不可同日而語。或許如果沒有雷神禁區的阻隔,這里的人會全體向天龍皇城移民吧。

        對了!他們為什么不移民?抑或是,白虎為什么要布下雷神禁區不讓他們移民。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清徐 | 毕节 | 雄安新区 | 巴中 | 温州 | 德州 | 铁岭 | 启东 | 石狮 | 铜仁 | 周口 | 喀什 | 沛县 | 抚顺 | 河北石家庄 | 林芝 | 库尔勒 | 牡丹江 | 垦利 | 内江 | 沧州 | 汕头 | 大连 | 陵水 | 清徐 | 新疆乌鲁木齐 | 忻州 | 扬州 | 抚州 | 建湖 | 黑龙江哈尔滨 | 伊春 | 东方 | 永州 | 桂林 | 天长 | 三亚 | 日喀则 | 义乌 | 黔南 | 禹州 | 四川成都 | 诸暨 | 咸阳 | 大同 | 泗阳 | 桐乡 | 天门 | 枣阳 | 延安 | 鹰潭 | 辽阳 | 醴陵 | 汉川 | 兴安盟 | 澳门澳门 | 信阳 | 黄石 | 宿州 | 五指山 | 莆田 | 燕郊 | 杞县 | 天水 | 天水 | 日喀则 | 嘉兴 | 龙岩 | 白城 | 安吉 | 四平 | 阿勒泰 | 邹城 | 巴彦淖尔市 | 醴陵 | 双鸭山 | 和田 | 沧州 | 新乡 | 邹城 | 阿拉尔 | 鸡西 | 朔州 | 渭南 | 济源 | 周口 | 平顶山 | 肥城 | 徐州 | 娄底 | 酒泉 | 玉环 | 红河 | 阿克苏 | 中山 | 象山 | 韶关 | 库尔勒 | 桓台 | 浙江杭州 | 鸡西 | 伊犁 | 石河子 | 晋城 | 吉林长春 | 晋城 | 招远 | 克拉玛依 | 南平 | 邯郸 | 吉林长春 | 湘潭 | 毕节 | 章丘 | 台湾台湾 | 临汾 | 临夏 | 眉山 | 大丰 | 象山 | 咸阳 | 曹县 | 基隆 | 阿坝 | 丽水 | 赤峰 | 阜新 | 武夷山 | 儋州 | 辽阳 | 黄南 | 亳州 | 株洲 | 喀什 | 朔州 | 淮南 | 海南海口 | 苍南 | 陵水 | 清远 | 清远 | 延安 | 宜宾 | 武威 | 焦作 | 石嘴山 | 大理 | 青海西宁 | 沧州 | 淄博 | 云南昆明 | 景德镇 | 阳泉 | 景德镇 | 许昌 | 运城 | 晋城 | 龙岩 | 德宏 | 泰安 | 固原 | 湘潭 | 湖北武汉 | 定安 | 玉环 | 泉州 | 马鞍山 | 玉溪 | 定安 | 瓦房店 | 陕西西安 | 曲靖 | 晋中 | 仁怀 | 贵州贵阳 | 绵阳 | 巢湖 | 通辽 | 大连 | 雄安新区 | 宜宾 | 枣阳 | 东阳 | 泗阳 | 灌南 | 通辽 | 临沧 | 荣成 | 贺州 | 安庆 | 广元 | 内江 | 昌吉 | 荆州 | 宝应县 | 潮州 | 枣庄 | 商洛 | 朝阳 | 宝鸡 | 吕梁 | 内江 | 仁怀 | 济南 | 海南海口 | 图木舒克 | 河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