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網游動漫 > 網游之修羅傳說 > 正文 第264章 天煞風云的糾纏

    正文 第264章 天煞風云的糾纏

        天龍廣場早已不復曾經的擁擠和喧鬧,99的玩家都已經分散到了皇城外的各大城鎮和練級點,但有一部分人卻每天都會在廣場中央的復活點轉來轉去,似乎他們從來不練級,不做生意,不享受生活。

        兩道靚麗至極的身影出現在廣場中央。風瑤半攬住寶寶的身體,防止她被川流不息的人流碰觸到,帶著她向風樓走去。

        不同的位置,一些目光閃爍的人終于長長的松了一口氣,匆忙拿出通話器,接通了自己的上司……

        “瑤兒姐姐,這里好吵呢,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么多人。”寶寶有些好奇的看著四周的人群。從小被媽媽用最溫柔的方法保護著,她從來不會被帶到這種充斥著噪音和各類人的場所。即使在《輪回》世界,她也從來都是被風逍以空間門在風樓與火神之都之間瞬移,從來不讓她碰觸到這樣的人群。

        “姐姐也不喜歡這么多人的地方,我們快走吧。”風瑤無奈的搖頭,有些埋怨起系統為什么沒有可以瞬間移動回自己家的設定。

        好在,風樓就在天龍廣場正西方,位置好到讓人嫉妒的吐血,僅僅一分鐘,她們就可以到家。

        零零碎步,飄渺若仙……接近家門的時候,風瑤的腳步停了下來,秀眉微微斜起。

        “你好……輕問你是……戀風瑤夢嗎?”

        天煞暗影感覺自己的舌頭仿佛有些不受控制,說話竟出奇的結結巴巴起來。第一次如今近距離的面對這個傳說中的神女,那種高貴典雅如仙如夢的氣息竟讓他產生自慚形穢的感覺,甚至不敢直視那道比星辰還美麗的目光。

        “我是,請問有什么事情?”風瑤輕輕答道,暗中嘆了一口氣。

        風逍很久以前就和他說過,自從他那次劫來端木家的傲月伊人后,風樓就暴露了,雖然不會惹來什么實質性的大麻煩,但小麻煩一定有。

        她完全可以直接進入而不去理會,但她還是選擇了冷然面對,如果可以,她很想幫哥哥清除掉這些潛在的“小麻煩”。

        寶寶察覺到風瑤的表情變化,有些迷茫了看了一眼旁邊一臉局促不安的黑衣男子。

        “很……很榮幸見到你……我,我是你的忠實粉絲和崇拜者……”天煞暗影暗中罵了自己幾句,努力壓下心中的緊張感:“是……是這樣,我們家少主想要……啊,是我們幫主天煞風云想要買下你的超神獸寵物金翼鳳凰,不知可否……”

        艱難的說完,天煞暗影恨不得打自己兩個巴掌。他發誓,自己這輩子都沒有這么不爭氣過……但,眼前的這個女人,自然散發的無形氣質竟如此的動人心魄,無端的讓他產生甘愿為她千死萬死的沖動。

        風瑤的纖眉猛地的一蹩。這個微小的動作落在天煞暗影眼里,讓他頓時心里狂跳,頭垂的更低了,同時無奈的向天煞風云發起密語。

        “少主……我可能不行……可能要你親自前來。”天煞暗影暗中擦了一下自己的冷汗,對方只一個輕微的動作就讓他想要打退堂鼓,這絕對是他平生第一次。

        “廢物……拖住她!我需要30秒!”

        亂石嶙峋的無風涯底,天煞暗影“啪”的掛斷了通話器,淡淡的瞥了一下眼前的幽暗山洞,暫時放棄了當前的隱藏任務,返回了天龍皇城。

        “對不起,金翼鳳凰是我的伙伴,我不會把它賣給任何人。”風瑤淡然的說完,拉著寶寶向風樓門前走去。從相遇那一刻,她和金翼鳳凰的心靈就相連在了一起,她甚至隱約覺得,自己的命運也已經和它緊緊相連。而此時竟有人想要打金翼鳳凰的主意,這已經碰觸到了她心中僅次于風逍的禁忌。

        “等……等一下……”不敢直視那道足以讓所有男人徹底沉迷的目光,天煞暗影竭力的給自己打氣,滿臉的祈求之色:“請……請給個機會好不好,五億!五億金幣如何!”

        普通人100輩子也掙不出來的錢擺了出來,天煞暗影一臉期待的看向風瑤的反應,卻失望的發現她的目光沒有一絲的波動。

        “對不起,可以讓開一下嗎?”風瑤微微嘆氣,聲音雖然平淡,但依然那么的裊裊如煙,讓人意醉神迷。

        仙音繞耳,天煞暗影心中還未來的及升起失望,就已經不自覺的陶醉,下意識的讓在身體,目光也勇敢的看向她,仿佛想在腦中牢牢的刻下仙姿。

        嗖……

        就在風瑤剛剛拉緊寶寶的小手時,一道黑色的影子如鬼魅般擋在風瑤身前,鋒利如刀的目光在她臉上掃過,瞬間變得熱烈無比。

        “少……少主。”看著突然出現的天煞風云,天煞暗影戰戰兢兢的走上前去。

        陰冷的目光淡淡的掃過他的身體,令他遍體生寒。天煞暗影知趣的垂首離開,臨走前仍有些戀戀不舍的看了風瑤一眼。

        “你好尊貴的戀風閣閣主……”

        “我認識你!”寶寶伸出一根白嫩若雪的手指指向天煞風云,聲音里滿是氣憤:“你是修羅哥哥說的大壞蛋,那次還找了好多人攻打瑤兒姐姐的幫派,還趁機想欺負修羅哥哥,哼!!”

        風瑤的目光也在他出現那一刻變得冷寂下來,她很少會討厭什么人,眼前的這個天煞風云算一個,因為她最愛的哥哥似乎不是一般的討厭他,更可恨的是,他一直在想方設法想對她哥哥不利。

        饒是天煞風云也被這悅耳到令人窒息的聲音撥弄的心中泛起波瀾。從一出現,他眼睛的余光就一直注意著寶寶。面罩下完美到令人驚嘆的肌膚,無形中散發的精靈氣質,都讓他心中狂動不已。

        這就是那個一招轟殺包括我天煞幫在內三千多人,公認的比修羅還可怕的人“魔炮少女”!?究竟是怎么的背景,才可以培養出如此完美的外形和氣質。

        神女榜上的兩人同時出現,足以令所有男人瘋狂,天煞風云也不例外,雖然外表平靜如水,但內心的貪婪和狂熱膨脹到前所未有的強烈程度。

        他忽然很悲哀的發現,論到個人能力,等級、裝備、寵物、實力,自己似乎什么都遠不及修羅。眼前的這兩個神女榜上的女子,也無一不是在修羅身邊,一個是他的妹妹,另一個……難道是他的私寵?

        自己所有過的女人和她們比起來,連渣都不算,提鞋都不配。

        內心劇烈起伏,面部古井無波,為了早日繼任天煞幫的少主,他經過了無數最殘酷的特訓,做到喜怒不形于色更是必修課。他沖著寶寶微微一笑,抬起頭來時,臉上已經掛滿尷尬的表情,看著風瑤說道:“的確,我和修羅兄弟曾有過不少誤會。但我今天前來絕對沒有任何惡意。”

        看到風瑤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依然冷冷的看著他,天煞風云溫和的一笑,繼續說道:“想來我的手下已經和戀風閣主提到過,沒錯,我十分渴望有一只超神獸寵物作為伙伴,甚至做夢都想,不知戀風閣主可否割愛……當然,條件請隨便提,只要我有能力做到,我一定不會推辭。”

        天煞風云的眼中閃過狂熱,細細的觀察著風瑤的反應。人人都從官網得知,天龍大陸有著十只超神獸,每一只都強大到無法匹敵。如果哪位玩家想獲得超神獸寵物,只有兩個方法:一個是捕捉超神獸。這個方法成功的可能性和火星撞太陽差不多。另一個則是超神獸甘愿臣服于人類,成為寵物,這個可能,也小到微乎其微。

        所以,超神獸寵物本是不可能出現的,神獸寵物已經是頂破天的強大,是所有人的夢想,沒有人敢奢望自己哪天能擁有一只超神獸寵物。

        圣獸寵物?靠,完全就是扯淡!

        但,事實出乎世界上所有人的意料,超神獸寵物居然在《輪回》開始僅僅后兩個月不到就在華夏出現了,而且還同時出現兩只。

        擁有一只超神級寵物代表什么,只要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會知道。那將完全等于隨身攜帶了一支強大的軍隊。無論是升級、打裝備、挑BOSS、PK、裝逼、泡妞,絕對變得無往而不利。所以,幾乎所有貪婪的視線都盯在了寵物排行榜的兩只超神獸身上,而更多的,是那只已經知道主人身份的金翼鳳凰。

        天煞風云,更是想不擇手段的占為己有。

        “我不會把金翼鳳凰出讓的,請讓開。”風瑤的聲音遠沒有面對天煞暗影時那么客氣,絲毫不給天煞風云面子,沒有絲毫回旋余地的冷冷拒絕。

        天煞風云臉色一沉,轉瞬恢復一臉溫爾笑意:“十億金幣!”

        ……

        遠處,一個目光如鷹的男子眉頭緊皺,猶豫了一會,接通了通話器。

        “天煞幫的天煞風云纏住了目標。”

        “……天煞幫?嗯……那這次先算了!”

        “是。”

        男子掛掉了通話器,卻沒有離開,依然隔著老遠看著那邊模糊的人影。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台山 | 达州 | 南京 | 临沂 | 云浮 | 临汾 | 海南 | 果洛 | 丽水 | 贵港 | 广安 | 锦州 | 那曲 | 阿勒泰 | 盘锦 | 天水 | 铜仁 | 仁寿 | 灵宝 | 锦州 | 临汾 | 宜宾 | 三明 | 丽江 | 龙岩 | 台北 | 南安 | 果洛 | 宝鸡 | 自贡 | 凉山 | 汕尾 | 台中 | 湖北武汉 | 红河 | 滨州 | 安阳 | 阿拉尔 | 揭阳 | 安徽合肥 | 承德 | 济源 | 松原 | 高密 | 广州 | 河池 | 白山 | 宜宾 | 黄石 | 惠州 | 杞县 | 海拉尔 | 金坛 | 瑞安 | 安庆 | 五指山 | 兴安盟 | 济源 | 江西南昌 | 平潭 | 揭阳 | 南阳 | 项城 | 白银 | 宜昌 | 吕梁 | 梅州 | 宜昌 | 天水 | 晋城 | 白沙 | 咸阳 | 巢湖 | 宁波 | 黔南 | 海西 | 顺德 | 如皋 | 桐城 | 湖南长沙 | 宣城 | 福建福州 | 抚州 | 辽源 | 贺州 | 遂宁 | 朝阳 | 许昌 | 山西太原 | 石河子 | 澳门澳门 | 包头 | 宁波 | 鹤岗 | 临汾 | 巴彦淖尔市 | 博尔塔拉 | 昌吉 | 信阳 | 湖北武汉 | 宝鸡 | 桓台 | 吉林 | 商丘 | 黔西南 | 青州 | 屯昌 | 潍坊 | 五指山 | 曹县 | 馆陶 | 简阳 | 鹤岗 | 昌吉 | 韶关 | 随州 | 安岳 | 吴忠 | 庄河 | 燕郊 | 鄂尔多斯 | 三沙 | 伊犁 | 哈密 | 临沂 | 随州 | 陵水 | 克拉玛依 | 周口 | 吉林 | 洛阳 | 唐山 | 抚州 | 顺德 | 潜江 | 南通 | 迪庆 | 扬州 | 儋州 | 武威 | 晋中 | 山东青岛 | 石嘴山 | 怀化 | 温岭 | 抚顺 | 溧阳 | 永新 | 阜阳 | 宜宾 | 四川成都 | 昆山 | 平顶山 | 平潭 | 阿坝 | 灌南 | 南通 | 海西 | 高雄 | 文山 | 台北 | 邯郸 | 江西南昌 | 咸阳 | 锡林郭勒 | 鹤岗 | 平顶山 | 商洛 | 济源 | 荣成 | 山东青岛 | 临汾 | 象山 | 平顶山 | 安吉 | 乐山 | 洛阳 | 任丘 | 嘉峪关 | 杞县 | 新沂 | 阿克苏 | 文昌 | 台湾台湾 | 雄安新区 | 三门峡 | 灵宝 | 惠东 | 昌吉 | 永州 | 临汾 | 承德 | 铜仁 | 衡阳 | 咸宁 | 保定 | 石嘴山 | 滕州 | 辽源 | 大理 | 凉山 | 如皋 | 娄底 | 铜陵 | 姜堰 | 定西 | 金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