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網游動漫 > 網游之修羅傳說 > 第四卷 宿命的相逢 第230章 天水魚皇的報復(下)

    第四卷 宿命的相逢 第230章 天水魚皇的報復(下)

        風逍停止了暴風箭,嘴角咧起不屑的弧度。

        “修羅放棄了?”

        “不放棄又能怎樣,他已經沒什么威脅了。”

        “除非他把這些工匠都殺了……但可能嗎?”

        “切~~除非他想掉回零級。”

        ……

        “死吧!都死吧!從哪里來就滾回哪里去!”七星斷月遙指空中,狂暴的龍卷旋風開始放射出無數的綠芒――轉瞬,冷冽的綠芒在無數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如雨點般墜下,籠罩了身下的大片人群……

        密集的人群以第二道門為中心出現大片的真空,這一招“暴雨箭”,秒殺八十多人,所有的工匠無一存留,全部回到了天龍廣場的復活點,不借助道具從那里走回這里,至少要3個小時的時間。

        看著安然無恙,一臉冷笑的修羅,血域幫再次絕望,如果讓他們重新選擇,打死他們也不會再也修羅為敵!即使是面對最強的幫派天煞幫與眾神領域,他們也有一戰之力,甚至有戰勝的可能,而不是這種完全的束手無策和絕望。

        “原來那個人竟然是修羅!”彩虹霓裳精致的月眉微微彎起,清幽如水的聲音里透著淡淡的驚訝。

        “是啊……沒想到那個人居然是修羅唉,我居然和修羅近距離接觸過了!!”彩衣幽幽滿臉癡迷和崇拜的看著視頻中的修羅,興奮中忘記了彩虹霓裳的存在,情不自禁的嬌喊出來。這種強大到讓人窒息的男人,是每個女孩子心中的夢想所向。

        彩虹霓裳微微嘆息,看著那個天神般的男子,眼睛里閃動著璀璨而又復雜至極的光芒。

        如果沒有命運的捉弄,我也會像普通的小女孩一樣去癡迷和崇拜這樣的強者吧――但這對我,畢竟只能是奢望。。

        她的視線逐漸轉移到修羅手中的那把弓上,喜愛和渴望的神情顯露無疑。

        …………

        未知的空間。

        “他……在發泄。”白裳如雪的女子輕輕搖頭,

        “一年以后,他真的可以打敗她嗎?”輕咬玉唇,她出聲問道。“她叫紫兒…………她……好可憐。”

        “她需要的是救贖,而非毀滅。”黃衣女子凝望東方,仙音裊裊。

        “我知道……她非惡人,只是怨恨太深太深,但她絕非真心想要殺戮。否則即使面對三張逆天卷軸,她依然可以以穿梭太虛之力輕松逃脫……只是這一切,都在潛意識中,或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西方魔皇,她恨的根源在東方,卻從未屠戮過東方之人……”

        “從她看向寶寶的眼神中,他猜到了這一切,所以他才會使用逆天卷軸,并提出一年之約。既給了她停止殺戮的理由,也給了自己必須變強的理由。他的心思……慎密至極。”黃衣女子依然凝望東方,徐徐說道。

        白衣女子的目光也移向東方,“他真的會去那里嗎?”

        “為了那個叫水柔柔的女孩,他一定會去那里……”

        尋找青龍……

        …………

        “夕若姐姐,你快看,那邊就是天水湖,和我小時候看到的一模一樣。”水柔柔興奮的指著遠處光滑如鏡的水面,那里是她童年時的樂園。

        “哇……好漂亮,我從來都沒見過這么漂亮的湖,我們快點過去。。采完藥后,我們一定要好好的在這里玩一會哦。我好喜歡這個地方。”楊夕若對大自然有著一種本能的親密,面對眼前純凈的毫無雜質的自然,她興奮中帶著沉醉,甚至有一種把自己融入其中的沖動。

        “咦?奇怪,怎么這么漂亮的地方會沒有人呢?”水柔柔疑惑了看了四周一眼,眼前的情景和她印象里有一個很大的不同,這里沒有了嬉鬧的人群,湖畔也沒有一個人在那里釣魚……

        “或許都在練級吧,那些人和我們不一樣,都是把等級看做第一位的。”楊夕若拉起柔柔的小手向湖畔走去,“我們可不要像他們一樣,享受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殘廢的雙腿痊愈,灰暗的雙眼也完全恢復了光明,如今又有了最好的姐妹和最愛的風大哥,楊夕若覺得自己所處的世界是那么的完美。仿佛上天在努力的補償她之前所受到的所有痛苦和折磨,她的性格,也一天比一天的開朗起來。

        遠處,兩個玩家面面相覷。

        “她們不會是想去湖邊吧?那里經常有一條超級厲害的**oss出現,不管誰靠近都會被秒殺!”

        “應該不是吧,或許是去附近轉轉也說不定。”

        “萬一她們不知道呢?我們要不要去提醒下?”

        “算了吧!你也不看看那個女人是誰,她可是修羅的女人啊,不小心惹到的話我們就別想在《輪回》里混了。”

        “哦……也對。”

        兩人帶著驚艷的目光走向湖邊,一只0級的小兔子蹦蹦跳跳的從旁邊跑過,楊夕若眼睛一彎,情不自禁的停下腳步想去抱起它。仿佛感覺到了她的親近和溫和,小兔子猶豫了一下,竟歡快的跑到她伸出的手邊。

        楊夕若輕輕一笑,溫柔的將它抱起。忽然,她全身一顫,滿眼的欣喜全部化成了極度的驚恐,懷中的小兔子也跌落回地上……

        天水魚皇最近憋了一肚子火。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前去天水湖釣魚,他手下那些貪吃的子民開始以極快的速度減少著,于是,再也無法忍受的它派出了自己的左侍衛毀滅金槍魚去湖面給那些人類一個警告,沒想到剛把它派出去一個小時不到,就接到到了它已經被擊殺的信息,就在它暴怒的時候,湖畔忽然又傳來十三聲震天動地的爆炸,把整個天水湖都給震的久久不能安寧!

        這還得了!

        于是它怒了,徹底的怒了,撕毀了和善的外衣,它帶著自己的右侍衛毀滅銀槍魚親自出馬,準備給那些猖狂的人類一個教訓。

        原來它最多只想在湖畔待上個三天,嚇唬嚇唬那些人類之后再返回去享受它的帝王生活,沒想到一個狂妄大膽的人類做了一件更讓他暴怒的事情。

        它能力的源泉、最珍貴的收藏品――一個漂亮的發夾不見了!同時,它的能力也開始以極快的速度退化著。

        這個打擊,讓原來就憤怒的它變得極為暴躁,開始肆意的擊殺著進入它攻擊范圍的人類,讓原本充滿歡聲笑語的天水湖畔,變成了人人望而卻步的禁地。

        如今,居然又有兩個不知死活的人類想要靠近,想要觸犯它天水帝王的尊嚴。

        天水魚皇兇狠的眼睛緊盯前方,全身已經是蓄勢待發,就在其中一個人踏進它攻擊范圍的瞬間,一支冰藍的水箭以肉眼難辨的速度射了過去。

        “不!!”

        隨著夕若撕心裂肺的哭喊,水柔柔的身體如同飄舞的柳絮般倒飛了出去……

        楊夕若的大腦一片空白,周圍的世界也仿佛完全變成了白色,眼中所能看到的,只剩下水柔柔驚恐至極的表情和慢慢飄落的身體……

        ……

        風逍的嘴角再次露出諷笑,隨著一招“斷月七星”,第二道門化成塵埃。

        “記住……我是修羅!這就是你們觸犯我的代價。”

        高傲和陰冷的聲音回蕩在每個華夏人的耳邊,讓所有的敵人遍體生寒,無數的少女高聲尖叫。

        在血域幫眾近乎絕望的眼神之中,風逍把箭頭指向了第三道門……

        “風大哥……風大哥,你快回來啊……柔柔出事了,柔柔她出事了啊……天水湖,快來天水湖啊……”

        撕心裂肺的哭喊讓風逍的身體劇烈的顫抖,一股灰暗至極的陰影蒙在了他的心上,強烈的不安讓他的心跳變得無比劇烈――身體隨即消失在原地。

        柔柔,你要是敢出事,少爺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修羅的離去讓所有血域幫的人松了一口氣,血域無敵和血域無情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息起來。

        “哈哈……哈哈……修羅又怎么樣,他一定是沒箭了,要不就是害怕我們的報復……你們都還愣著干什么。馬上去請工匠來修補啊!!”

        這種自我安慰的話每個人都聽的出來,壓下心中的恐懼和顫抖,他們開始忙了起來。

        水柔柔的表情依然是那么的柔和,只是其中微微帶了一絲驚恐和不解,讓人看上去是那么的……心痛。

        npc死了,就是真的死了!就連身體,也只能存在一天,一天之后就會化作塵埃完全的消失……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黔东南 | 固原 | 桓台 | 新乡 | 宁夏银川 | 天水 | 吉林 | 贵州贵阳 | 锦州 | 宁德 | 大兴安岭 | 抚顺 | 杞县 | 北海 | 襄阳 | 江西南昌 | 葫芦岛 | 包头 | 南平 | 宿州 | 湖北武汉 | 铜仁 | 衡阳 | 丹阳 | 郴州 | 茂名 | 海门 | 瓦房店 | 潍坊 | 汉川 | 南安 | 德宏 | 辽源 | 乳山 | 济源 | 萍乡 | 柳州 | 昌都 | 五家渠 | 安康 | 廊坊 | 乌兰察布 | 百色 | 吕梁 | 佳木斯 | 珠海 | 诸城 | 宜春 | 顺德 | 东营 | 海安 | 广汉 | 安徽合肥 | 张家界 | 黔南 | 伊春 | 东方 | 宝鸡 | 晋城 | 大庆 | 四川成都 | 海西 | 宜宾 | 潮州 | 莒县 | 信阳 | 滁州 | 果洛 | 大理 | 郴州 | 安庆 | 韶关 | 邯郸 | 伊犁 | 保亭 | 汉川 | 扬州 | 锡林郭勒 | 三亚 | 澳门澳门 | 衡水 | 喀什 | 晋中 | 黄山 | 惠州 | 聊城 | 晋中 | 汉中 | 安顺 | 邵阳 | 宜昌 | 日喀则 | 台中 | 黄石 | 和县 | 滁州 | 朝阳 | 肇庆 | 葫芦岛 | 山东青岛 | 甘孜 | 文山 | 海拉尔 | 乳山 | 益阳 | 甘南 | 辽宁沈阳 | 常州 | 衢州 | 济源 | 龙口 | 泰安 | 吉林 | 黄石 | 湛江 | 晋江 | 深圳 | 曲靖 | 鹰潭 | 章丘 | 大庆 | 新泰 | 东阳 | 韶关 | 滁州 | 安顺 | 桐城 | 吴忠 | 鹤岗 | 龙岩 | 简阳 | 包头 | 泰安 | 铜陵 | 黄山 | 东方 | 溧阳 | 十堰 | 新余 | 遂宁 | 亳州 | 南通 | 桐城 | 广汉 | 通化 | 盐城 | 镇江 | 商洛 | 榆林 | 四平 | 定安 | 阿拉善盟 | 灵宝 | 东台 | 邹平 | 铜仁 | 五指山 | 赵县 | 台北 | 淮南 | 营口 | 日土 | 台北 | 安康 | 通化 | 明港 | 高雄 | 义乌 | 泗阳 | 东台 | 建湖 | 沧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巢湖 | 佛山 | 四川成都 | 仁怀 | 威海 | 改则 | 揭阳 | 双鸭山 | 台北 | 河南郑州 | 任丘 | 阳泉 | 惠州 | 溧阳 | 阿勒泰 | 湘潭 | 塔城 | 齐齐哈尔 | 四平 | 东海 | 普洱 | 庆阳 | 图木舒克 | 杞县 | 泸州 | 日照 | 南安 | 长兴 | 临沧 | 黑龙江哈尔滨 | 阜新 | 安吉 | 汝州 | 临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