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網游動漫 > 網游之修羅傳說 > 第四卷 宿命的相逢 第186章 化險

    第四卷 宿命的相逢 第186章 化險

        天眼準確的捕捉到了圣盾卷軸的信息,風逍眉頭一皺。

        “寶寶,乖乖坐在小白身上不許動,哥哥下去欺負他們!”風逍在寶寶臉上輕輕一吻,換來她咯咯的輕笑,才施展“靈動之舞”,從空中慢慢飄下。

        幻影和封魔結界的效果還沒有消失,漫天的弓箭十有**出現了MISS,但由于在空中無法進行躲避,所以在他落到地上時,幾十個靠近的弓箭手三輪攻擊也滅掉了他五千多的生命,同時他的八系魔武輔助技能也全部施展完畢。

        風逍穩穩的落到了大廳門前,無數的刀劍向他攻來,他冷冷一笑,吞掉一顆靈木丹,生命瞬間回滿,同時黑色的能量在手上聚集。

        死亡之手!累計39%的即死概率在的高幸運之下絕對可以發揮到50%以上的效果。

        戰士和盾衛沒有刺客與弓箭手的高命中,所以他們打在加持“幻影”狀態風逍身上的攻擊幾乎全部MISS。風逍施展“追影”在門前雜亂的人群中間隨意的瞬移著,躲避著無數的武器和箭矢,同時手中接連揮出冰破斬,每一次都帶起好幾個黑色的傷害。

        死亡之手,能把人帶入死亡煉獄的死神之手!

        雖然只受到20%的傷害,但頭頂不斷落下的炮彈和天雷依然給他們造成不小的壓力,更讓他們恐懼的是,那個可怕的修羅,依然能輕松的秒殺他們!

        黑色……紅色……黑色……黑色……

        極少出現的黑色傷害在修羅的手下頻繁的飄起,帶給他們別樣的恐懼,時間一秒秒過去,門前二十米依然沒能涌進太多人,只要一踏入,就會被閃著幽光的巨劍奪走生命,黑色的數字觸目驚心。

        又是一個地滅波,門前所有的敵人再次被震飛,15秒的死亡之手效果結束,風逍再次吞下一顆靈木丹,臉上略微露出無奈、

        一個人對抗千人,還要保護后面的建筑,真當我是神嗎?

        “軒轅圣炎!”

        “即使有了超強的防御,你們依然擺脫不了被秒殺的命運!”

        金光閃耀中,燦爛的冰花掃向逼近的六個敵人,同時,六道呼嘯的冥魂從修羅幻飛出,分別攻向六人,在冰破斬和冥魂的雙重攻擊下六個人無一例外,全被瞬殺。

        每殺一人修羅幻中的冥魂就會增加一個,所以風逍絲毫不用擔心冥魂的虧損,在冰花與灰魄之中反復的收割著敵人們的性命。每施展一次,就會以追影瞬移到其他的位置,讓無數的刀劍箭矢幾乎全部落空。

        人群每倒下一片,就會馬上被蜂擁的人流填滿,每個人都放棄了攻擊大廳的中門,竭力的捕捉不斷變幻位置的身影,但后果只能是暈頭轉向,只有在對方忽然出現攻擊的時候才能偶爾打中對方一下,而自己的命運通常是被秒殺。

        天煞風云的臉越來越陰沉了,因為這個修羅的強大超出了他的想象,在人海戰術下堅持了這么久,他居然還沒死。反倒是自己的人越來越少,在炮彈和修羅的強悍攻擊下,人數已經減少了接近兩百多。

        每死一次至少掉一級,裝備也要掉落1-2件,也就代表著幫派實力的下降。

        紅色的大網逐漸的黯淡,天煞風云的臉上終于露出獰笑。

        30秒一點一點過去,風逍擔心的事情終于來到了——封魔結界、幻影、軒轅圣炎的效果幾乎同時消失。

        “魔法師全部給我集中攻擊,牧師沖上去加輔助狀態!”

        而風逍,也終于使出了他的殺手锏。

        修羅的眼神!

        修羅之眼,親身經歷過的魔狼幫和血域幫曾經在網上描述過那種仿佛墮入深淵的恐懼,可是他們并沒有太過重視,反而嗤笑著他們的膽小,如今,他們終于領會了什么叫恐怖,什么叫地獄。

        被鎖定的兩百多人全身顫抖起來,手中的武器凝固在空中,再也不敢發出絲毫的反抗,直到一個還算清醒的人發出恐懼的凄吼時,他們才如夢方醒,丟盔棄甲的瘋狂逃離,再也不去理會幫主的命令和憤怒,只想盡可能的逃,離這個魔鬼越遠越好!

        風逍的身前出現了一大片的空地,所有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驚疑不定的不敢上前。也給了風逍喘息之機,生命快速的回復著,緊繃的精神也得到了半刻的休整。

        “論壇上所說的修羅的眼神?”天煞風云稍一沉思,然后低沉的吼道:“不用顧及,他已經沒有絕招可以用了。”

        “呼……早知道當初就不用用掉那張雷魂爆卷軸了。”風逍氣喘噓噓,修羅之眼消耗的是根源的靈魂之力,一次鎖定太多人,他的大腦出現了強烈的眩暈感,連視線都變得有些模糊。

        好在圣盾卷軸的效果也已經消失。

        冥魂不斷的從修羅幻飛出,雙倍的攻擊肆意的消滅著沖上來的敵人,如今他可以一次召喚八只冥魂,因此修羅幻每閃動一次,就會帶走八條生命,同時冥魂的數量迅速回滿。

        無數的弓箭和各系魔法鋪天蓋地的攻來,風逍苦笑一聲,兩個追影瞬移到魔法師群中,一個地滅波滅掉了十多人,但大廳的中門被頻繁的擊中,已經岌岌可危了。

        “這次……是注定無法保護瑤兒建立的幫會了嗎?”風逍暗嘆。如果他要安然逃脫,他們絕對無法阻攔,但如果選擇逃離,就完全背離了自己前來的初衷。

        而且……自己施展追影后的躲避,讓無數的攻擊轟擊到了門上……

        絕不可以讓瑤兒的幫會被破壞!

        風逍一咬牙,迅速回返至門前,抵擋住所有的攻擊,同時一步一步的向前逼近,清除著可以攻擊到門的敵人。他的動作讓天煞風云嘴角露出冷笑,手勢一揮。

        “擺好陣型,不要管其他!全部給我攻擊門的方向!”

        在天煞風云的死命令下,天煞幫眾不得不硬著頭皮頂著魔彈沖向前去。魔法師的攻擊距離在十到十五米左右,弓箭手25米左右,因而戰士盾衛在前,十米之外魔法師圍成一環,二十米之外弓箭手圍成一環,井然有序的向中間的風逍發動攻擊,只要他躲避,攻擊就會落到門上。

        寶寶的攻擊每次都能轟掉五米范圍內的所有弓箭手和魔法師,但即使如此,每秒還是會有二十多個魔法攻擊和數十支箭矢擊打在風逍身上。而且攻擊隊伍一旦出現空缺,就會馬上被相同職業的人群再次填滿。

        “小白,快下去把修羅哥哥救上來!”寶寶和風逍組隊,自然可以看到他的血槽正在以很快的速度下降。

        “不行!”風逍立即發出命令阻止了小白的動作,如果它沖下來,寶寶很可能會受到攻擊,以她三千多的生命根本抵擋不住太多人的集中攻擊。

        而且,他的倔脾氣一旦上來,一百頭牛都拉不回去。如果他想逃跑,沒人攔的住,如果他使用追影躲避,再加上極快的生命回復速度,這些人也根本不能把他怎么樣,但他寧愿承受所有攻擊,也不允許他們傷到后面的門。

        “修羅哥哥,如果你再不聽話,寶寶可要跳下去了……”

        風逍全身一震,修羅冥王波發動,封鎖了前方二十米內的全部敵人,同時用“暗黑噬魂斬”將生命回復了一小半。

        “寶寶,要聽話,我不會有事情!”

        話音剛落,遠處忽然響起震撼的腳步聲和呼喊聲,黑壓壓的人群由遠及近,聲勢猶如萬馬奔騰,人數絕不下于三千人。

        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攻擊,驚疑不定的看著遠處的人群。

        “終于來了,速度不算太慢。”風逍松了一口氣,他出發的那一秒,就已經開始聯系楓葉幫,他們的幫派駐地離這個地方很近,憑借建幫令的人情,他們不會不出手相助。

        天煞風云臉色陰暗不定,他拿不準對方的目的。

        “原來是小瀾,莫非你們也對修羅有興趣?”天煞風云一臉溫和的笑意,臉上看不出絲毫的異動。

        楓葉狂瀾還未說話,楓葉浩然已經搶先一步說道:“原來竟是風云兄弟,實在是讓我們意外。呵呵,我們絕對不是想和風云兄弟為敵,只是戀風瑤夢是我和小瀾的好朋友,她的幫派出事我們絕對不可以袖手旁觀,只是——為何你會對這么一個小幫派如此興師動眾?這樣豈不是弱了天煞幫的名聲?”

        看了一眼門前的風逍,楓葉浩然臉上露出恍然大悟:“呵呵,我想我明白風云兄弟的意圖了,不知風云兄弟可否賣我們楓葉幫一個面子,你與修羅的恩怨我們絕對不會插手,但是關系到戀風閣……”

        天煞風云擺擺手,一臉爽朗的大笑起來:“原來如此,這次是兄弟魯莽了。好,既然是小瀾和云兄弟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了,我馬上帶我的手下離開,以后絕對不打戀風閣的主意,還請兩位代我向戀風瑤夢表示歉意,”

        楓葉狂瀾長舒一口氣,一臉感激的說道:“實在太感謝了,如果風云兄弟以后有什么吩咐,我們決不推辭。”

        下章預告:修羅的身份終于暴露,而發現他身份的人,赫然是一個三歲的少年。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庆阳 | 邯郸 | 定州 | 乐山 | 陇南 | 宜昌 | 肇庆 | 琼海 | 南京 | 青海西宁 | 牡丹江 | 酒泉 | 怒江 | 台南 | 海门 | 天长 | 甘孜 | 玉溪 | 锦州 | 临沧 | 邢台 | 丽水 | 宣城 | 张掖 | 海宁 | 景德镇 | 吉林 | 如东 | 寿光 | 黄冈 | 昌吉 | 昭通 | 保定 | 海东 | 甘肃兰州 | 克孜勒苏 | 白城 | 阜阳 | 铜仁 | 舟山 | 信阳 | 咸阳 | 肥城 | 正定 | 雅安 | 德阳 | 安庆 | 临沧 | 保亭 | 沧州 | 海东 | 厦门 | 伊犁 | 博尔塔拉 | 惠东 | 昭通 | 宁波 | 曹县 | 广饶 | 嘉峪关 | 新泰 | 马鞍山 | 安顺 | 惠州 | 汕头 | 姜堰 | 榆林 | 寿光 | 偃师 | 启东 | 香港香港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马鞍山 | 聊城 | 如东 | 包头 | 永新 | 云南昆明 | 四川成都 | 溧阳 | 改则 | 崇左 | 那曲 | 吉林 | 三明 | 驻马店 | 昭通 | 红河 | 张掖 | 天水 | 迁安市 | 驻马店 | 商丘 | 四平 | 亳州 | 兴化 | 贺州 | 铜仁 | 张家界 | 阿里 | 山西太原 | 图木舒克 | 盘锦 | 来宾 | 黔南 | 衢州 | 常州 | 阳泉 | 莱芜 | 德阳 | 钦州 | 安阳 | 铜仁 | 郴州 | 黔东南 | 哈密 | 海宁 | 来宾 | 淮南 | 玉林 | 赣州 | 葫芦岛 | 绍兴 | 平顶山 | 海东 | 海拉尔 | 承德 | 毕节 | 江西南昌 | 台山 | 醴陵 | 汕头 | 包头 | 葫芦岛 | 池州 | 广汉 | 广饶 | 乐清 | 嘉善 | 万宁 | 西藏拉萨 | 龙岩 | 大连 | 乐山 | 石嘴山 | 蓬莱 | 台南 | 松原 | 宁德 | 吉林 | 大同 | 梅州 | 大丰 | 河南郑州 | 济南 | 儋州 | 商洛 | 巴音郭楞 | 吉林长春 | 汝州 | 明港 | 六盘水 | 永新 | 大理 | 福建福州 | 仁怀 | 陕西西安 | 金华 | 河北石家庄 | 嘉兴 | 香港香港 | 余姚 | 安阳 | 武安 | 明港 | 桓台 | 肥城 | 吉林 | 荆门 | 高密 | 库尔勒 | 黄冈 | 黑龙江哈尔滨 | 松原 | 临夏 | 绵阳 | 天门 | 安徽合肥 | 广安 | 泸州 | 河南郑州 | 乳山 | 杞县 | 青海西宁 | 涿州 | 达州 | 河池 | 萍乡 | 昭通 | 洛阳 | 石河子 | 陵水 | 绵阳 | 三河 | 儋州 | 陇南 | 长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