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網游動漫 > 網游之修羅傳說 > VIP章節目錄 第672章 再見龍威

    VIP章節目錄 第672章 再見龍威

        風逍直接從窗戶躍下飛向高空,直至飛到常人無法以肉眼看清的高度,然后拿出許久未用的手機接通蕭天:“在哪里?”

        “呼……老大你總算有動靜了。我現在和瘋子在研究風城稅收的事。咦?老大,你沒有在游戲里?”

        “馬上帶瘋子去炎黃大廈的頂樓,就說,他的女兒在那里!”

        蕭天沉默了老半天,然后發出一聲驚叫:“老大,你說什么?”

        “你還記不記得瑤兒出事之前,我有一次讓你去給一根頭發做DNA檢驗報告?”風逍早就料到他會大驚小怪,緩緩的解釋道。

        “記得……難道那個就是……”

        “嗯,和一年前瘋子的相比,相似度極其驚人,可以100%的確定為是親人關系。我只和瑤兒一個人說過,還沒有來得及和瘋子說……就已經出事了。”

        “這……那個人她是誰?”蕭天緊張的問道,同時看了一眼不遠處擺著一張死人臉策劃著什么的瘋子。風逍昏迷半年,他身邊的每一個人無不心碎神傷,一天比一天著急。而瘋子卻仿佛什么都沒發生過一般,依然每天如個瘋狂的機器一樣瘋狂轉動,除了工作,其他的任何事都與他毫不相干。用風逍的話說,除了報仇,他生無可戀,仇恨早已經將他的感情死死冰封。

        “……是血櫻,東瀛戰區的第一高手血櫻。”風逍想了一下,終于還是說了出來。

        如他所料,蕭天久久沒有傳來回音,仿佛被震懵了過去。

        “老老老老老大,我就問一個問題,你是怎么拿到血櫻的頭發的,她可是遠在東瀛,而老大你之前好像沒去過東瀛國。”蕭天結結巴巴的問道。

        “嗯。煉妖壺雖然不能將在輪回里以‘意識’形式存在的玩家帶出去,否則那個人會變成白癡,意識也會完全消散,但在輪回里脫落的頭發之類卻可以。比如頭發從身體上脫落的話就會被一種神秘的力量改造成屬于那個世界的靈體,帶回現實世界后就會變成實體。”

        “神秘的力量”自然是東皇鐘的玄妙之力,而這個疑惑他也是在與東皇琉璃交談后才解開。說話間,他又仿佛憶起了當初偷偷從血櫻頭上拔下一根頭發的情景。

        直覺是個可怕的東西。當他知道血櫻的年齡后,他就鬼使神差般的做了這樣的事,然后被煉妖壺成功的帶出。

        蕭天聽的云里霧里,只好點頭道:“我馬上帶瘋子去。”

        “還有,傲天回來多久了?”

        蕭天想了一下說道:“已經四天了,他現在很強,回來的第一天就一個人毀了整個魔狼幫,還把西門狂用可怕的方法折磨到了零級,我估計那個西門狂連死的心都有了。”

        “四天……那這幾天他在做什么?”

        “以西門狂的性格,自然瘋狂的派人找他想要報仇。傲天現在依然在訓練場的地下室里,西門狂別想找到他,而在輪回世界里根本不用他們找,傲天都主動去找他們,見多少殺多少。”蕭天說道。

        “你們應該是在等我吧,否則以傲天的性格,早已經殺向了西方家,我完全確信,他的力量可以帶到現實世界。”

        “嗯……西門家族畢竟牽連著太多的東西。我擔心……”

        風逍打斷蕭天的話,平靜的說道:“讓傲天去吧,讓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按自己想要的把自己內心的仇恨都發泄出來,別的什么都不用顧忌。”

        “可是老大……”

        “想想傲天所受到的痛苦吧。”風逍嘆了口氣說道。

        蕭天一呆,腦中瞬間閃過無數滅絕人性的畫面,他臉色一沉,恨聲道:“我明白了!”

        掛掉通話,蕭天疾步沖到瘋子面前,“瘋子,趕緊下線,我過會派車送你去一個地方。”

        瘋子面無表情的搖頭,目光依然看著自己正在劃著的表格。

        “是你的女兒!老大他找到了你十幾年前失散的女兒!”

        瘋子手中的魔法筆“啪”的一聲掉在地上,他猛的抬起頭來,渾濁的老眼死死的盯著蕭天。

        蕭天干脆抓著他干枯的只剩下骨頭的肩膀,一邊搖晃一邊說道:“你沒聽錯,是你女兒!千真萬確!你并不是沒有了親人,你還有一個女兒在這個世界上,現在已經長大成*人,在等你這個父親去看她!這是老大親口說的,你以為他會拿這樣的事情來開玩笑嗎!”

        瘋子渾濁的雙目依然死死的看著他,那張所有人都以為已經老化僵硬的死人臉竟在不斷的抽搐著……這是蕭天第一次在他臉上看到一種叫“表情”的東西。隨后,那似乎風吹就倒的干枯身體竟爆發出驚人的力量猛的掙脫蕭天的雙手,在白光中下線。

        蕭天拿起通話器接通楊傲天:“傲天,老大說你不需要任何顧忌,去吧,去把所有的仇恨發泄出來,去把所有的血債都討回來!不管你做的多絕,都不會有人怪你。”

        ………………………………………………………………………………………

        大半年了,京華市依然沒有什么太大的變化。風逍在上空俯瞰著下方。無論是他的飛行高度還是飛行速度都足以讓下方的人不可能看清他是一個人,而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在遙遙高空看清地面上的一片綠葉。

        幾分鐘的時候后,他在高空停了下來,目光復雜的看著下方。

        龍風集團——雖然完全屬于他,但他所做的只是為它取了一個名字,然后提供了大量的原料來源,其他的一切他從未著手過。甩手掌柜做到他這種程度也算是罕見了。而今,短短的不到一年時間,這個已經遍布全世界的超大跨國集團已經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他現在已經明白為什么從輪回世界帶回來的普通藥水會對現實世界的人類產生那么不可思議的效果,因為它們其中包括的可是東皇鐘的神秘力量。

        龍風集團的財產已經毫無疑問的累積到一個驚死常人的天文數字,他購買島嶼以及各種設施的債務也早已經還清,此時他也可以很拉風的說:“錢對我來說只是個數字,我從來不會去在意錢的多少。”

        “一個人,很累吧,不知道有沒有多找幾個人來幫助自己。”風逍默默的說道,雙目盈|滿了柔和。蕭瞳影……以她的倔強性格,一定不會放心把事情交給別人處理……一定很累吧。

        她不喜歡商業,之前甚至沒有接觸過商業。但為了風逍,她毫不猶豫的接下龍風集團,和龍風集團一起成長,而且是咬著牙拼命的成長,如今商界之中還有誰不知蕭瞳影之名。

        這就是蕭瞳影的倔強和執著。

        “等我幾天,很快就來補償你。”風逍微微一笑,繼續向市中心的方向飛去。

        炎黃大廈位于京華市正中,是京華的最高建筑,最頂端的一層仿佛直插云霄。風逍到達之后直直上飛,如利箭一般竄了上去。

        一聲巨大的響動,頂樓緊閉了十幾年的,厚達十幾厘米的鋼化玻璃被一個人影硬生生撞碎,無數尖利的碎片隨著飛入的人影全部落入室內。

        風逍還未落地,一道陰冷的風已經以極快的速度準確切向他的喉嚨,他右手隨手一掠,已將那把閃著寒光的短刀抄在手里,另一只手閃電般伸出,抓向了對方的脖頸。出乎意料,這快猛絕倫的一抓竟被對方閃過,風逍眼中精芒一閃,下落中的身體竟詭異的瞬間前移幾分,左手鉗在那人的脖子之上。

        “影……住手!”

        一切發生的快如電光火石,當龍威喊出影時,影的攻擊剛剛發出,當他喊出“住手”時,影的脖子已經被狠狠的鉗住,這聲輕喝已經分辨不出是讓影住手還是讓風逍住手。

        影的雙手垂下,一臉駭然。這個人不但匪夷所思的從高空侵入,而且竟然如此輕易的將他制服。他的實力可是僅次于華夏四神。

        風逍并沒有打算為難他,手一甩放開了對他的鉗制。影踉蹌著后退幾步,終于看清楚風逍全貌,然后立即意識到自己在震驚之下做了一件蠢事。

        不愧是連四神聯手都擊敗的龍家之子,今天總算是知道了他的實力是多么的可怕。

        “不用驚慌,我只是不想把時間浪費在爬樓梯上而已。”風逍半轉過身,目光掃了一眼地下,右手緩慢的劃了一個圈。頓時,滿地的玻璃殘渣如被不可抗拒的吸力吸附住一般飛到了他的手中,很快便凝起高高的一摞。將所有的玻璃殘渣收起之后,風逍掃了一眼后方被撞爛的玻璃,手向后一招,無數的玻璃碎片如被施了魔力一般飛回曾經所在的位置,將剛才的空洞完全補滿。風逍的手再次撫動,呈龜裂狀的鋼化玻璃在一股無色的力量流動下完全的恢復原狀,再也看不出任何一絲被破壞過的痕跡。

        一向鎮定冷酷的影被駭的目瞪口呆,因為如果這不是魔術,那就絕不會是人可以擁有的力量。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宜春 | 泰州 | 包头 | 诸城 | 广元 | 黔东南 | 永新 | 安阳 | 大连 | 杞县 | 果洛 | 益阳 | 广元 | 正定 | 定西 | 百色 | 三沙 | 柳州 | 武威 | 钦州 | 德宏 | 安阳 | 咸阳 | 黄石 | 公主岭 | 梧州 | 克拉玛依 | 南阳 | 招远 | 日土 | 定安 | 兴化 | 锡林郭勒 | 怀化 | 广元 | 定西 | 南京 | 燕郊 | 鹰潭 | 贵港 | 梅州 | 驻马店 | 德清 | 运城 | 娄底 | 馆陶 | 海拉尔 | 山东青岛 | 黔南 | 厦门 | 南平 | 济南 | 包头 | 遂宁 | 如东 | 肇庆 | 海拉尔 | 洛阳 | 启东 | 中卫 | 内江 | 绥化 | 周口 | 邳州 | 克孜勒苏 | 德州 | 图木舒克 | 仁怀 | 仁怀 | 禹州 | 菏泽 | 陕西西安 | 东营 | 乌海 | 赵县 | 柳州 | 朝阳 | 惠东 | 许昌 | 那曲 | 韶关 | 新乡 | 泗阳 | 新乡 | 顺德 | 六安 | 博罗 | 吴忠 | 金华 | 阿坝 | 滨州 | 慈溪 | 安徽合肥 | 高雄 | 舟山 | 阿坝 | 枣庄 | 东阳 | 南充 | 延边 | 三门峡 | 锦州 | 黄山 | 双鸭山 | 金华 | 石河子 | 茂名 | 黔东南 | 镇江 | 日照 | 庆阳 | 泸州 | 宿迁 | 诸暨 | 靖江 | 克拉玛依 | 楚雄 | 渭南 | 达州 | 吉林 | 长垣 | 和田 | 梧州 | 赣州 | 阳泉 | 通辽 | 日喀则 | 河源 | 莱州 | 玉林 | 东台 | 白山 | 赣州 | 云南昆明 | 石河子 | 徐州 | 燕郊 | 涿州 | 宜春 | 临沂 | 潮州 | 朝阳 | 佛山 | 佛山 | 靖江 | 铜陵 | 永康 | 金华 | 燕郊 | 惠州 | 庄河 | 黄南 | 巴彦淖尔市 | 建湖 | 南京 | 丽江 | 三亚 | 鸡西 | 余姚 | 晋江 | 巴音郭楞 | 池州 | 五指山 | 鸡西 | 赤峰 | 嘉兴 | 南平 | 滕州 | 孝感 | 湖州 | 和县 | 乐平 | 高密 | 石狮 | 大兴安岭 | 云南昆明 | 宿迁 | 任丘 | 蓬莱 | 宁国 | 广西南宁 | 克拉玛依 | 东台 | 泰安 | 汕头 | 孝感 | 肇庆 | 鹰潭 | 湖北武汉 | 瓦房店 | 寿光 | 中山 | 日土 | 新泰 | 沭阳 | 达州 | 江西南昌 | 襄阳 | 佛山 | 常德 | 福建福州 | 乌海 | 平顶山 | 正定 | 松原 | 延安 | 馆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