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網游動漫 > 網游之修羅傳說 > VIP章節目錄 第543章 皇城之危(下)

    VIP章節目錄 第543章 皇城之危(下)

        侍衛也是人,在這個世界,他們比玩家更像一個“人”,因為他們如果死了,便是真的死了,不可能再復活過來。所以,他們會比普通玩家更珍惜生命,在修羅面前……也會更害怕。

        被修羅轉眼間殘殺到還剩不到二十幾人的時候,他們心膽欲裂,忘記了自己的職責,開始如玩家一般瘋狂的奪路逃竄。他們絕非膽小之輩,但沒人會傻到明知是送死還要去送死。

        修羅要殺的人,豈能活命。

        四散逃開的侍衛被修羅以恐怖的速度一個一個的追上,斬殺……而等他追上并斬斷最后一個白銀侍衛時,他的位置剛好處于天龍西街的邊緣。那里有太多的NPC,以及剛剛上線,還不知已經發生了什么的玩家。

        無盡戰斗中,以敵人的鮮血洗練身心、滌蕩靈魂,從而讓死去的心靈在殺戮中得到升華。這,才是修羅的真正道路,風逍不知道,曾經的羅迦也不知道。

        因絕望而墮入修羅道的人,太容易沉淪在殺戮血海中不可自拔,最終淪為只知道殺戮的野獸。而能從中升華心靈,找回失去的心,并體會到殺戮真諦者,必然是可怖可畏到極點的人物。但如今的修羅,毅然正在走向前者。

        手提魔神劍,他沖向依然熱鬧非凡的天龍西街。

        追隨而來的蕭天驚駭欲絕,兩個可怕的字閃過他的腦際。

        屠城!

        “冰塊!你快攔住他,現在只有你能攔住他了……再這樣下去,即使他有一天醒來,也一切都晚了!”

        陳冰兒沒有回答,沒有一絲猶豫的跟到了修羅身后。她要做他的影子,等他有危險的時候,她會用盡自己的一切去保護他。

        老大瘋了……老三也跟著瘋了!

        那我這個當老二的,也跟著瘋狂一次吧!

        蕭天猛的一咬牙,效果倍增的“瞬”猛然發動,轉眼間擋在了修羅面前,就這么硬生生的擋在他面前。

        “你給我停下!!”盯著那雙仿佛是被鮮血染紅的雙眼,他用盡全力的大吼著。毅然的神色凌然不懼。

        修羅停步,舉劍……陳冰兒迅速上前,冰冷的雙手用力握住了他的右手,但修羅的動作沒有一絲的停滯……

        蕭天的身體向左瞬移七米,依然滿臉哀求的看著他:“老大,求你醒醒……瑤兒雖然不在了,但你還有我們啊,還有默默戀著你的冰塊,還有你最喜歡的寶寶妹妹,還有你的夕若,你的小柔柔,還有為了你天天拼命工作的姐姐……還有天天為你牽腸的父母……老大,求你醒過來吧,你知道現在有多少人為你傷心難過嗎……你不可以讓他們傷心了!”

        修羅的動作猛的停滯……死去的靈魂劇烈的激蕩起來……

        瑤兒……瑤兒……

        凄厲至極的嘶吼從修羅喉底發出,濃濃的悲涼與殺戮氣息濃烈到猶如實質,可怕的氣浪竟將蕭天硬生生逼退數步……蕭天的心跳瞬時加速了無數倍,他沒想到自己的幾句話竟激起他如此大的反應……而且很明顯,不但沒有達到期望的效果,反而將他徹底激怒。

        自己究竟哪里說錯了……

        難道是……瑤兒妹妹?

        刺目的黑光在修羅身上凝結,然后被他咆哮著釋放而出……蕭天暗嘆一聲,身體絲毫未動,因為這分明是禁咒的威壓,大范圍的黑暗系攻擊禁咒他根本逃無可逃。而且,這里離鬧市區如此之近,黑暗禁咒也勢必會波及到那里,馬上,又會有很多人葬身于修羅之手。

        老大……我該如何喚醒你!

        轟~~~

        沉悶的爆炸聲響起,蕭天剛想無奈的閉上眼睛,忽然又猛地睜開。

        一個直徑十米左右的金色光罩從天而降,適時的罩住了修羅所在的位置,將那招原本可以波及到百米之外的黑暗系低級禁咒“噬魂地獄”硬生生的隔絕在金罩之中,發出沉悶的爆炸聲。

        一直沉默的黃金巨龍終于出手了,而且一出手,就是他的最強防御技——罩神杯。顧名思義,連神都能罩住的結界,一旦被困入其中,縱然圣獸也別想輕易逃脫。那金色的光罩同時還能雙向隔絕一定程度的攻擊,用來困敵或是逃逸幾乎可以做到萬無一失。

        咣!

        咣!

        咣!

        修羅的魔神劍一次又一次的重擊在光罩之上,發出刺耳的金屬撞擊聲,

        蕭天小松一口氣,抬頭看向天空。只一眼,他便認出了黃金巨龍。風逍曾經不止一次的和他提起過它,圣獸麒麟死后,它便成了天龍皇城的最強守護者。

        “你是黃金巨龍?”出于禮貌,蕭天還是問了一句。

        身材高大,金發金須,全身金芒的中年男人從空中飄下,卻沒有回答蕭天,而是一臉凝重與威嚴的看著被困在金罩里的修羅。

        “有沒有什么辦法可以讓他清醒過來,他受到了巨大的打擊,把心封閉起來了。”蕭天急聲問道。

        黃金巨龍依然一臉肅然。金罩中的修羅一直在瘋狂的攻擊,發出不間斷的金屬脆響,但卻始終沒有對金罩造成絲毫的損傷。

        “曾經的羅迦每天尚能保持三刻的清醒,然后將自己置身于一個無人的角落,以免造成太多的殺孽。”黃金巨龍終于開口,聲音沉重。“而他,殺氣甚至超過當初的羅迦,想要清醒,幾無可能。”

        蕭天的心猛地一沉,不死心的問道:“那到底有沒有什么辦法,哪怕一線的希望!”

        黃金巨龍看他一眼,搖頭道:“除非……讓他心死的人,重新回到他身邊。”

        蕭天臉上的表情完全凝固……讓他心死的人……風瑤。

        死而復生嗎……蕭天的神情痛苦萬分,現實世界,畢竟不是輪回啊!難道他會這么永遠的化作修羅,以心死與殺戮撫平心中的創傷嗎?

        “否則,就只能將他毀滅。”黃金巨龍皺著金眉道。

        嗚~~吼~~~~

        一聲恐怖到讓人心臟幾乎爆裂的低沉吼聲傳到耳邊,修羅停止了攻擊,一道血紅的光芒從他身體表面爆開,穿透金罩直射蒼穹。強烈的紅芒之中,修羅仿佛剛從血海歸來,全身上下無一處不是血的顏色,連漆黑的魔神劍都變成純粹的血色。

        黃金巨龍勃然變色,在下意識的驚恐中竟連退數步,蕭天更是大驚失色。因為當初就是憑借這招,修羅秒殺了超神級的魔幽!

        修羅皇技——萬劫!

        砰…………

        血劍揮灑,“罩神杯”在修羅這普普通通的一劍之下分崩離析,碎成無數黃金碎片,然后化作金芒散去。

        仇恨的雙眼第一時間鎖定了黃金巨龍,讓這個曾經從來不知恐懼為何物的超神獸全身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一下。

        論實力,修羅或許算不上天龍第一。但他的殺氣,他的氣勢,他的威壓,他的可怕程度,誰人可及其萬一。

        在修羅撲上來之前,黃金巨龍迅速飛身而起,向廣場中央飛去,同時一個巨大的金色光罩被他灑向四方,罩住了整個天龍廣場,使得外人無法進入廣場之內,剛剛上線的玩家也會被擠到金罩之外。

        修羅飛身而起,眨眼間已經追至他的身后,一劍劈下,魔神劍所到之處,空間發生了清晰的扭曲。

        黃金巨龍的身體猛的下沉,險而又險的躲過。真正交手,他才知道修羅的實力是何等的強悍,剛才一劍摧毀“罩神杯”,已經讓他震驚無比。

        修羅終于被黃金巨龍引向廣場中心,陳冰兒冰眉輕蹩,默然跟在后方,目光死死的看著空中的修羅,唯恐他從自己的視線里消失。如果不是因為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絕非黃金巨龍對手,早已奮不顧身的沖上去與之對抗。蕭天搶她一步跟了上去。

        “老大,你快醒過來吧!你的寶寶在等你,我的姐姐在等你,冰塊為了你半年都沒回過家了……就連南宮家的三個小妹妹每天都會問你回來了沒有,軒轅家的二小姐每次見到我都會追著我跑,問你在哪里……很多人都在等你啊!!”

        “老大!你曾經和我說過,是男人,這輩子就別提放棄這兩個字……為什么你現在卻食言了!!”

        “……”

        用盡全力,他用自己最大的聲音怒喊著。他知道,他一定聽的到。

        修羅的攻擊幾乎次次都是暴擊,而他的暴擊觸發的是恐怖的三倍傷害。以他加持“萬劫”后八百多萬的基礎攻擊能力,隨手一劍便是數千萬的傷害。

        簡簡單單的一次攻擊其破壞力便相當于只有圣獸才能施展的高級禁咒,黃金巨龍越戰越驚,越戰越怯,當年的羅迦雖然強大,但他的恐怖在于攻擊時附帶的可怕效果上,真正實力與自己相差并不遠……為什么他,竟然強大至廝!!

        黃金巨龍沒有了還手之力,他所有的動作,都是在盡可能的抵擋、抵消攻擊,他不知道在修羅恐怖到極點的攻擊之下自己究竟還能堅持多久。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保亭 | 吴忠 | 巴彦淖尔市 | 果洛 | 忻州 | 阳泉 | 吉林 | 泉州 | 醴陵 | 阳春 | 昌吉 | 苍南 | 蚌埠 | 宿迁 | 梧州 | 鹰潭 | 乌海 | 黄冈 | 宜昌 | 温州 | 海西 | 甘肃兰州 | 佛山 | 高密 | 鹤岗 | 安康 | 巴彦淖尔市 | 曲靖 | 靖江 | 大庆 | 扬州 | 大庆 | 鹤壁 | 香港香港 | 陕西西安 | 白沙 | 绥化 | 定安 | 诸暨 | 佛山 | 诸城 | 汕尾 | 任丘 | 阿拉善盟 | 自贡 | 南京 | 济源 | 垦利 | 新余 | 漯河 | 吉林长春 | 偃师 | 长治 | 玉溪 | 日照 | 塔城 | 临汾 | 澄迈 | 包头 | 澳门澳门 | 柳州 | 文昌 | 雅安 | 巴中 | 临海 | 仁怀 | 永康 | 宝应县 | 湖州 | 吉林 | 崇左 | 揭阳 | 湖北武汉 | 湖北武汉 | 沭阳 | 吉林 | 丹阳 | 海安 | 凉山 | 桐乡 | 景德镇 | 萍乡 | 灌云 | 温州 | 广安 | 娄底 | 河源 | 伊犁 | 新泰 | 包头 | 白银 | 日喀则 | 无锡 | 泗阳 | 龙岩 | 佛山 | 韶关 | 百色 | 吐鲁番 | 保定 | 六盘水 | 忻州 | 汝州 | 阜阳 | 改则 | 图木舒克 | 台湾台湾 | 湛江 | 攀枝花 | 益阳 | 诸暨 | 乌海 | 宿州 | 金华 | 芜湖 | 德宏 | 香港香港 | 梧州 | 灵宝 | 安阳 | 陕西西安 | 庆阳 | 朝阳 | 乌海 | 阳江 | 怀化 | 内江 | 陕西西安 | 日土 | 醴陵 | 库尔勒 | 保定 | 大连 | 深圳 | 枣庄 | 贵港 | 嘉兴 | 永康 | 衡阳 | 齐齐哈尔 | 台北 | 广安 | 德宏 | 巢湖 | 山南 | 新乡 | 阿里 | 海南海口 | 昌都 | 湘潭 | 固原 | 宜昌 | 台湾台湾 | 白山 | 南阳 | 保亭 | 榆林 | 泗洪 | 长垣 | 塔城 | 乌海 | 广西南宁 | 惠东 | 绥化 | 朝阳 | 上饶 | 松原 | 任丘 | 海丰 | 高密 | 枣阳 | 德宏 | 海北 | 仁寿 | 永康 | 基隆 | 晋城 | 茂名 | 诸城 | 海南 | 大理 | 莆田 | 海西 | 江西南昌 | 天门 | 金昌 | 库尔勒 | 呼伦贝尔 | 如皋 | 广西南宁 | 忻州 | 莆田 | 辽源 | 雄安新区 | 衡阳 | 嘉善 | 忻州 | 乌兰察布 | 乐清 | 鹤壁 | 晋江 | 信阳 | 正定 | 安康 | 诸暨 | 德州 | 湖南长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