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網游動漫 > 網游之修羅傳說 > VIP章節目錄 第508章 意外的相遇

    VIP章節目錄 第508章 意外的相遇

        吞天禁地:無數年前,一顆圣靈之花的種子從天而降,落入這片沙化的土地中,并不斷的釋放著純凈的生命氣息,于萬年之后催生了這片生機盎然的土地,并吸引了無數的生物久居此地。后來,吞天獸無意間發現此地,于是便長期棲息于此,并時刻守護在圣靈花種所在的中心位置。從此這里變成了人人望而卻步的“吞天禁地”。

        風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他之前的猜想一點都沒錯,圣靈之花的種子果然就在這里。一切,真是出乎意料的順利。

        風逍剛要繼續前行,忽然發現了眼角那一抹紅紅的影子,他半側過頭看向那里……

        一個楚楚動人的女子身影站在這片幽綠的叢林之前,美目含憂的看著前方,似乎在擔心著什么,等待著什么。看清那個女人的相貌,風逍大吃一驚。

        魅雨!?

        她怎么會在這里!?

        風逍收回小白,直直的從空中降下,落到了魅雨身前,魅雨只覺得眼前黑影一晃,本能的慌亂失措,腳步猛的后退,隨后她的臉上布滿了驚詫,失聲喊道:“修羅!”

        “你怎么會在這里?”風逍掃視了一下四周:“恨天呢?”

        有恨天在的地方必有魅雨,反過來亦然。而如今,她卻只有孤零零一人。更讓風逍不解的是……他們是怎么到這里來的?

        和自己一樣沿海而行?他不相信。穿過葬神沙漠?他更不相信。

        魅雨依然瞪著美麗的雙眸看著他,不知是不愿回答,還是依然沒從驚詫之中回過神來。風逍震驚于在這里遇到她,魅雨亦同樣驚訝在這里遇見修羅。

        “他們是借助末日黃泉來到這里的。末日黃泉劍和吞天獸似乎有著某種聯系,能帶著他們破開空間來到吞天獸棲身的地方。”

        風逍:“……”

        “婉兒……”風逍扯了扯嘴角,用意念道:“真是不聽話,我們可是有協議的,不能將你從玩家那里得到的記憶告訴我的。否則這個生活豈不是會很無聊,而且會很限制我的……”

        “啊……風哥哥不許生氣,我再也不會啦。”意識海中的軒轅婉兒調皮的吐了吐小粉舌,嬉笑著說道。

        很快,她又沉默下來,默然呢喃道:“魔族殘兵想利用他們來解開封印……他們,不足為患……但是魔君呢……魔君在哪里?為什么她的記憶里沒有絲毫關于魔君的信息?”

        還有……那個恨天,他的一生,注定以悲劇收場。

        當發現支持自己的全部竟是一個天大的謊言時,沒有人可以扛得住這樣的打擊。

        “你們是借助末日黃泉來到的這里?”風逍問道。

        魅雨看著他,幾乎是下意識的點頭。她迅速后退兩步,定了定神說道:“修羅,你為什么會在這里?”

        那一晚,那個手持金劍,有著讓人沉迷的目光的男子……

        修羅!!

        自那一次起,修羅在她心中的印象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我來這里找一個東西。”風逍沒有隱瞞,用目光示意了一下身后的吞天禁地。

        魅雨美目一閃,連忙說道:“不要進去,這里有一只很厲害的怪物。”

        “我知道,超神獸吞天獸。”風逍渾不在意的一笑。

        魅雨點頭,然后又輕搖螓首,舒眉笑道:“我差點忘記了呢,修羅可是斬殺超神獸滄海怒鯊的人,應該不會懼怕任何怪物才對。”

        “那是當然。”風逍的身體挺直了不少,傲然說道:“我如果是第二,全華夏誰敢說是第一。”

        魅雨撲哧一笑,淡淡的緊張和壓抑感頓時消散很多:“原來威震世界的修羅也是這么自戀。”

        “因為我有自戀的資本。”風逍眉頭一揚。

        魅雨:“……”

        “恨天在里面?”風逍轉過身來,,看著眼前安安靜靜的叢林。魅雨在這里等待的唯一理由便是恨天在這個吞天禁地中,難道他在做什么隱藏任務……他們既然知道吞天獸的存在,那么……難道他竟是去找吞天獸!?

        “他是去找吞天獸?”風逍轉過身,看著她的眼睛問道。

        魅雨猶豫了一下,一臉擔心的說道:“他必須得到吞天獸的血液,才能,才能喚醒末日黃泉劍的能力。”

        “所以他就去找吞天獸?難道他不知道這是去送死?”風逍皺眉道。

        “不!”魅雨搖頭,這次,她猶豫了很久,終于還是說了出來:“吞天獸不會攻擊末日黃泉的主人。”

        “哦?”風逍明顯一呆,細細的琢磨了一會這句話,卻始終無法理出頭緒來。他向魅雨揮揮手,轉身走向吞天禁地:“我需要去找我要找的東西,我想我們很快就會再見面的。”

        “等一下!”

        魅雨小跑到了他的身后,一臉忐忑的小聲說道:“可不可以帶我進去……我,我不放心他。”

        “好啊。”風逍微笑道:“說到保護一個人,我應該比恨天要擅長的多。”

        “謝謝你。”魅雨輕舒一口氣,帶著感激笑意的美眸眼波朦朧。

        地面鋪滿了最純凈的綠色,樹木雖不顯得密集,但顆顆高聳入云。兩人并肩走在一起,許久沒有說話,只能聽到頻率均勻的踏草之聲。魅雨的雙手幾乎是下意識的緊捏著衣角,螓首半低,不時偷眼看向一臉沉靜的修羅。第一次與修羅同行,沒有幾人可以做到不緊張。

        “為什么吞天獸不會攻擊末日黃泉的主人。”風逍問道,目光依然看著前方,兩耳則隨時注意著周圍。異常的響動絕對逃不過他的耳邊。

        魅雨抬起頭來,一臉歉意的向他微笑著道:“這件事情……”

        風逍立即會意,連忙說道:“沒關系,這本來就是你們的秘密,沒義務讓我知道的。那……我問你一個更隱私的問題如何?”風逍笑瞇瞇的看著她。

        “啊?”魅雨一聲低叫,顯然對風逍的這個問題措手不及。

        “美女,不知我有沒有榮幸知道你的芳齡?”

        魅雨從來不將自己的容顏顯露人前,每次風逍見到她她的臉上都遮著紅色的紗巾,也或許,除了恨天,沒人見過她的相貌。就連風逍那次與她在現實中碰面,看到的也僅僅是水晶般的美眸。

        她的身上一定隱藏著太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我……二十五歲了。”魅雨微笑著回答。

        “有意中人了沒。”風逍笑瞇瞇的問了一個更“隱私”的問題。可是很快,他心底有了絲絲震動,因為從她依然含笑的美目中,他捕捉到了絲絲凄然。

        她微笑搖頭:“我只是一個沒有未來的人,或許這輩子都不會有意中人吧。不過這樣也好,我很喜歡,想做什么都可以。”

        沒有未來!?風逍細細琢磨著這句話,一時沉默下去。

        頭頂傳來幾縷不正常的勁風,六只長著尖長嘴巴的鳥型怪物一起從空中急沖而下,分別攻向風逍和魅雨。風逍頭都沒抬一下,右手修羅逆上的龍眼閃動,六根修羅刺分不同的方向同時射向空中,準確無誤的將六只鳥怪秒殺。

        “好厲害!”魅雨一臉驚嘆的呼道。如此的輕松寫意,或許也只有他可以做到。

        咝~~~

        就在這時,右手邊,一只蓄勢待發,五米多長,足有碗口粗細的花斑巨蛇猛的向魅雨射來。魅雨聞聲回頭,正好對上那已經張開的巨大蛇口,尖利的毒牙陰光閃動。魅雨頓時花容失色,尖叫一聲,死死的抱住了身邊風逍的手臂,身體與他緊緊貼在一起……

        砰砰砰砰!

        四根修羅刺釘在花斑巨蛇的身上,清空了它的血槽。風逍一臉笑意的看向緊緊抓著自己的受驚美人,雖然面部因受到驚嚇而顯得有些蒼白,但無法掩飾那仙子般的絕美。瑤鼻高翹秀挺,粉唇彎翹香潤,那雙清澈的美目透著驚慌。風逍的腦海中不由的閃過四個字——空谷幽蘭。

        “那蛇已經死了。”風逍慢悠悠的說道。她靠的太近,讓他幾乎感受到了她胸部的形狀。

        “啊……”

        如受驚的小鹿般,她慌忙松開手臂,接連退了好幾步,臉上的蒼白被明顯的粉色代替,雙目更是躲躲閃閃的不敢去碰觸風逍的目光:“剛才,我……”

        “哦,我知道,這是正常反應,毒蛇爬蟲類的東西本來就是你們女孩子的天敵,再勇敢也會害怕的。”風逍一臉理解的笑道,目光不著痕跡的掃過她的全身。那起伏落致曼妙無比的曲線在紗裙下,更顯得縹緲動人,

        “只是,如此美人,為何要每天把自己的臉掩住呢?”風逍的目光定格在她的臉上,越看越是覺得驚艷,魅雨下意識的摸向自己的面部,隨后再次發出一聲驚呼。

        “你……你還給我。”今生第一次,她如此的惶然無措,心跳如鹿撞。

        風逍微微一笑,將手中的紅色面紗交還給她:“美女,我們走吧。”

        再次遮住自己的臉,她稍退半步跟在他的身后,臉色再也沒有之前那般坦然。甚至,復雜的神色中,隱約有著淡淡的委屈。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正定 | 库尔勒 | 绍兴 | 保亭 | 三沙 | 广西南宁 | 清徐 | 宿迁 | 通化 | 伊春 | 长兴 | 邢台 | 日喀则 | 广州 | 衡水 | 白城 | 邹城 | 中卫 | 澄迈 | 六盘水 | 云南昆明 | 海拉尔 | 辽阳 | 蚌埠 | 钦州 | 襄阳 | 林芝 | 嘉兴 | 营口 | 宁波 | 滁州 | 陇南 | 黑河 | 潮州 | 白城 | 淮南 | 海安 | 泰兴 | 清远 | 鹤岗 | 宁国 | 儋州 | 迁安市 | 灌南 | 安阳 | 文昌 | 枣阳 | 忻州 | 和田 | 日喀则 | 阿坝 | 丽水 | 馆陶 | 吉林长春 | 阿拉善盟 | 云浮 | 香港香港 | 常州 | 迁安市 | 玉环 | 丽水 | 株洲 | 阳江 | 台湾台湾 | 驻马店 | 铜陵 | 阿拉尔 | 铜仁 | 铜仁 | 毕节 | 桂林 | 黄南 | 定州 | 潮州 | 海西 | 余姚 | 阿克苏 | 榆林 | 灌云 | 阿坝 | 张北 | 六安 | 丽江 | 汕尾 | 连云港 | 四平 | 巴彦淖尔市 | 阿拉尔 | 云南昆明 | 金华 | 仁怀 | 广西南宁 | 蚌埠 | 台州 | 德宏 | 台山 | 延安 | 德州 | 德阳 | 浙江杭州 | 聊城 | 蚌埠 | 贵港 | 黄冈 | 甘孜 | 象山 | 连云港 | 庄河 | 商洛 | 乌海 | 吴忠 | 桂林 | 张家口 | 广安 | 山东青岛 | 玉林 | 巴音郭楞 | 招远 | 泗阳 | 泰安 | 明港 | 宜宾 | 遂宁 | 漳州 | 中卫 | 招远 | 茂名 | 赣州 | 自贡 | 海南 | 庆阳 | 南安 | 陇南 | 随州 | 乌海 | 东方 | 商洛 | 济南 | 任丘 | 南京 | 新疆乌鲁木齐 | 宁国 | 绵阳 | 济南 | 黄石 | 玉溪 | 济宁 | 高雄 | 六盘水 | 山南 | 安顺 | 兴安盟 | 永康 | 温州 | 海东 | 伊春 | 南京 | 达州 | 黄冈 | 崇左 | 嘉兴 | 枣阳 | 保山 | 张家界 | 牡丹江 | 乐清 | 昆山 | 钦州 | 宜都 | 乌兰察布 | 乐清 | 平潭 | 长葛 | 周口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涿州 | 长兴 | 牡丹江 | 霍邱 | 宿州 | 邯郸 | 兴安盟 | 张家口 | 台州 | 桂林 | 洛阳 | 西双版纳 | 襄阳 | 东营 | 怀化 | 仁怀 | 芜湖 | 神农架 | 宁夏银川 | 七台河 | 舟山 | 博罗 | 平凉 | 金昌 | 莱芜 | 株洲 | 扬中 | 临汾 | 济南 | 张家口 | 临海 | 临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