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網游動漫 > 網游之修羅傳說 > VIP章節目錄 第500章 我討厭你

    VIP章節目錄 第500章 我討厭你

        怪不得自己居然連續搶劫失敗……這個看上去刁蠻任性的小丫頭身上居然藏著這么一個讓人嫉妒到吐血的職業。拋開其他一切的職業特性不說,那個金幣每天增長1%的特性,簡直……太TMD逆天了。這意味著即使她什么不干,一年下來金錢數量也會自動增加好幾倍。如果這讓那些拼死拼活創業打拼,數年才能回本的人們知道,非發瘋加吐血不可。

        “藍藍……”風逍俯下身體,臉幾乎碰到了她的鼻子尖,甚至聞到了她身上自然散發的少女馨香:“藍藍,你平時買東西的時候都不用自己的金幣嗎?”

        男子的氣息撲面而來,楓葉藍星的眼瞳隨著他的靠近而逐漸放大,心跳也“怦怦”加快:“我……我為什么要用自己的金幣!我的東西,誰都不可以搶走……你……”

        果然如此啊。風逍不得不為可憐的楓葉兄弟默哀了一下。

        “我們做個交易怎么樣?我用100萬金幣買我送你的那個發夾,怎么樣?”

        守財加斂財加戀財到極點才能獲得的職業。金幣,無疑是對這個小丫頭的最大誘惑,更何況如此巨大的一筆。但出乎風逍意料的是,楓葉藍星依然拼命的搖頭:“不要不要不要!我就是不還給你,打死都不還給你!”

        “500萬!”

        “不要!”

        “一千萬!!”風逍猛的一咬牙,他就不信了這個愛金幣如命的小丫頭會不動心。

        “不要!!就是不要!這是我的東西!”

        風逍:“……”

        那張如粉雕玉琢般小臉布滿了倔強與堅決,似乎,那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發夾,而是她最最重要的東西。

        “給不給!!”語調驟變,風逍的臉色變得惡狠狠起來。

        “不給!”

        “給不給!!!”

        “不要!就是不要……你,你要做什么?”看到他變得有些可怕的臉色,楓葉藍星下意識的后退一步。她這輩子唯一一次挨打,便是被他提起來打屁股那次,她記憶猶新。

        “最后問你一次,給我給我!”

        “不……不給!那是我的東西,我……嗚哇……你,你干什么!!大壞蛋放我下來……”

        嬌小柔軟的身體直接被風逍拎了起來,夾在手臂間,風逍揚起手里,對準她的小屁股,狠狠的一巴掌扇了下去。

        這一下下手可不輕,火辣辣的痛感從嬌臀上傳來,楓葉藍星小口微張,然后“哇”的一聲大哭起來:“嗚哇……好疼……修羅大壞蛋,你又欺負我……嗚哇!!”

        風逍將她的身體夾緊,慢悠悠的說道:“既然你知道自己是軒轅小圣女,就該知道你沒有理由違抗我的任何命令。你這么不聽話的小丫頭當然要打屁股。”

        楓葉藍星掙扎哭喊,可寢宮周圍不可能有外人的存在。她的哭喊也只能是徒勞。她的小屁股再次慘遭風逍的毒手,那似乎熟悉的又痛又怕又羞的感覺傳來,她拼命的掙扎著,兩只小腿不停的向后踢騰。

        “現在還聽不聽話啦?”

        風逍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讓她的全身一緊,然后又拼命喊叫起來:“我討厭你!我就是不聽你的話,就是不給你……”

        屁股上又挨了一下,火辣辣的痛感痛徹心扉。疼痛,委屈,楓葉藍星拼命忍住的淚滴終于落了下來,掉落在地面上。

        “你給不給我……”

        “……”

        “嗚哇……好疼,真的好疼……你送給我的東西,卻還要要回去,而且還打我……嗚嗚,你怎么可以這么壞……嗚哇,你為什么要這么欺負我……嗚嗚……”

        比起臀部的疼痛,心中的委屈更是讓她難過,精致的小臉此時已經哭的梨花帶雨。那嚶嚶的泣聲讓風逍怔住,手上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他扯了扯自己的頭發……的確,自己不但想從她手里把東西奪回,未遂后還把她打了一頓屁股——風逍訕訕一笑,自己怎么跟個強盜似的。

        風逍心里一軟,同時生出些許的歉疚。他輕輕的放下她的身體,伸出手來一點一點抹去她臉上掛著的淚滴。

        似乎是感覺到了他的歉疚,楓葉藍星沒有拒絕,也停止了哭喊,一邊輕泣著一邊用那雙水光盈盈的大眼睛可憐巴巴的看著他。

        “對不起藍藍,剛剛是你修羅哥哥不對,不哭了好不好。”那雙靈動的眼睛淚光瀲滟,讓他不由的一陣心疼,暗暗埋怨自己剛才一時大腦上火。

        依然在輕泣,挺翹的瑤鼻隨著抽泣聲一挺一挺的,她看著他的臉,隱帶哭腔的說道:“大壞蛋,你總是欺負我。”

        “是你修羅大哥哥的錯,以后我再也不這么欺負你了好不好?”風逍雙手伸到她的背后,分別按在一瓣柔軟的臀掰上輕輕揉動起來:“還疼嗎?”

        “你……你又摸我屁股,占我便宜。”她的聲音不知不覺的低了下去,卻一點逃開或掙扎的意思都沒有。那雙撫摸她羞人部位的大手仿佛有著魔力,讓那里的火辣辣痛感很快的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隱隱的灼熱感,從臀部蔓延到心里,讓她的臉色羞紅,連心跳都加快了好多。

        見她似乎不再生氣,風逍輕然一笑,柔聲說道:“那枚發夾對我真的很重要,藍藍把它還給我好不好?我一定會馬上送給藍藍一個更漂亮的。”

        她的頭稍稍低了下去,似乎在想著什么。風逍的手依然在她的嬌臀上輕輕揉動著,那柔嫩的觸感讓他愛不釋手。

        “你……你只要答應我兩個要求,我就把它還給你。”楓葉藍星抬起頭來,挺動了一下小鼻子,同時將頭上的彩色發夾摘下,放在手中,輕輕攥著它。

        “什么要求。”風逍笑著問道。

        楓葉藍星看了他一眼,聲音低低的說道:“第一個要求,我……我不喜歡廣場附近的那個小閣子,我要……我要住在這里,要什么時候都可以來這里玩。”

        這里,自然是指風帝大人的寢宮。風逍頭上的黑線一閃即逝,他一臉溫和的說道:“好,從現在開始藍藍喜歡的話可以隨時到這里來玩,我也會在這附近為你安排一個大大的藍藍公主閣,這樣可以嗎?”

        楓葉藍星一臉驚喜的張大小口,還沒等她歡呼出聲來,風逍又一臉嚴肅的說道:“不過!!在這里你必須聽我的話,不然我,還有你的姐姐們會不高興,那樣的話……”

        “我一定聽話,我一定聽話!”楓葉藍星迫不及待的點頭,生怕他忽然反悔。

        “那第二個要求呢?”風逍微笑著問道。

        風逍的腸子都快悔青了——當初怎么就一時沒想開把那個發夾給了她呢!哎,給什么不好,而偏偏她的職業又……風逍暗中替自己默哀,從來都只有自己敲詐別人,卻在不知不覺中送給了這個小丫頭好大一筆敲詐的資本。

        “第二個要求。”楓葉藍星嘴唇諾動了幾下,似乎在猶豫著什么,不過很快眼中星星連閃。她一臉興奮道:“你要把整個風城的金幣都交給我管,我好喜歡金幣的。”

        三道黑線清晰的出現在風逍的腦門上,他幾乎是吼著說道:“不行!!!”

        “為什么啊?”楓葉藍星粉唇撅起,臉上再次掛上委屈:“我大哥說,風城的金幣流通量太大,普通人根本無法很好的掌管,好多時候都會好麻煩好麻煩。而我可以帶好多的金幣,而且,我身上的錢每天都可以自己漲哦。這個秘密,我誰都沒告訴呢。”

        “不行!這個要求絕對不行……要不,你換一個好不好。”風逍堅決的搖頭,同樣可憐巴巴的看著她。

        在得知她所擁有的職業特性的那一刻,風逍的心里就有過一瞬這個想法,但馬上被他否決。如果這個職業出現在瘋子身上,風逍絕對會樂個夠嗆,但偏偏……一想到她是如何得到這個職業的,他就冷汗不止。

        她依然是個不諳世事的愛玩小丫頭,怎么有魄力擔起這個重任。拋開這些不說,如果只是將她當成金錢倉庫,她無疑是好到不能再好的選擇。但如果到了使用金錢的時候呢?

        這個小丫頭會允許別人從她身上拿到一分一毫!?

        “為什么啊……哼!不要,就這一個要求,不然……我就是不給你我的發夾。就算你再欺負我,我也不會給你。”

        風逍恨不得一拳把自己腦袋砸穿,當初怎么就把這枚發夾給了這個小丫頭。扔了都比現在的情況要好。

        “我可以讓瘋子把風城稅收以及各方面所得的金幣指定轉移到你身上。”風逍抓著她窄小的肩膀,咬著牙說道。

        “但是!!這些錢除了我,瘋子,還有所有住在這里的姐姐,不許交給任何人。還有,在我們需要用錢的時候,你絕對不可以拒絕,聽到沒有!就算是讓你一次把所有的錢用光也不許拒絕,聽到沒有!!”

        剛才,風逍心電急轉間,忽然想到如果她可以聽話的話,把錢轉移到她身上或許會是一個好到不能再好的結果。于是,咬牙間,他決定賭一次試試。賭這個小丫頭會聽話。

        “嗯……嗯……嗯……”楓葉藍星如小雞啄米般點頭,等到風逍說完,她依然呆呆的看著他,兀自不敢相信的說道:“你……你說的是真的嗎?我真的可以?”

        “如果你聽話的話。”風逍輕舒一口氣說道。

        “天啊……”

        那一刻,楓葉藍星眼前的星星飄飄灑灑,兩只眼睛幾乎變成了金幣的形狀。可以擁有那么多,而且越來越多的金幣,她幸福的幾乎要飄起來。

        “我們拉鉤。”她伸出嫩嫩的纖細小指,興奮的晃動著。

        風逍同樣伸出小指,和她的小指勾在了一起。他忽然間覺得,事情的發展似乎并不會像想象中的那么復雜,不可捉摸。甚至,這說不定又會是一個從天而降的驚喜。

        半個小時后,風逍牽著楓葉藍星來到雷帝與瘋子面前:“藍藍,你要在一個星期之內熟悉所有金錢的來源,以及需要用到金錢的地方,然后,我才可以讓雷帝叔叔把金錢的流向指定給你。”

        “嗯!”她用力的點頭,舉著小拳頭說道:“我一定會很快很快就學會的,然后就會有好多好多的金幣。”

        “藍藍,還有接下來的一個月就交給你們了。”風逍向雷帝與瘋子點點頭,轉身離開。他在路上已經和他們交代過了自己可能要離開風城一個月之久。

        “修羅大哥哥!”

        嬌甜的聲音從背后響起,楓葉藍星小跑著來到他身前,抬起頭認真的看著他,忽然莞爾一笑,小聲道:“我討厭你……”

        看著她如小兔子受驚般跑開的身影,風逍笑著搖頭。討厭自己的女人,似乎有點太多了。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龙口 | 唐山 | 牡丹江 | 如皋 | 阿里 | 蚌埠 | 唐山 | 浙江杭州 | 浙江杭州 | 双鸭山 | 南充 | 绍兴 | 阜新 | 张家口 | 澄迈 | 燕郊 | 惠东 | 河南郑州 | 东莞 | 简阳 | 滨州 | 大庆 | 任丘 | 台北 | 大连 | 乳山 | 泰州 | 六安 | 枣阳 | 吐鲁番 | 咸阳 | 儋州 | 昭通 | 安岳 | 娄底 | 宣城 | 伊犁 | 慈溪 | 三河 | 临汾 | 赤峰 | 滁州 | 偃师 | 香港香港 | 漳州 | 泰州 | 喀什 | 桐乡 | 文山 | 德宏 | 天水 | 单县 | 汕尾 | 黄石 | 乌兰察布 | 燕郊 | 天水 | 庆阳 | 韶关 | 河源 | 包头 | 宜宾 | 莱州 | 中卫 | 娄底 | 沧州 | 玉溪 | 鞍山 | 赤峰 | 潮州 | 岳阳 | 衡阳 | 钦州 | 茂名 | 铜陵 | 大兴安岭 | 海丰 | 抚州 | 宜春 | 清远 | 桐城 | 德州 | 广西南宁 | 临猗 | 杞县 | 阿拉善盟 | 广西南宁 | 哈密 | 霍邱 | 常州 | 泰安 | 许昌 | 任丘 | 贵州贵阳 | 防城港 | 屯昌 | 十堰 | 临海 | 醴陵 | 克拉玛依 | 灌南 | 张家口 | 九江 | 眉山 | 河北石家庄 | 长葛 | 金昌 | 惠州 | 河源 | 梧州 | 邯郸 | 阿勒泰 | 高密 | 伊春 | 诸城 | 开封 | 梧州 | 仁寿 | 葫芦岛 | 湖州 | 鞍山 | 乌兰察布 | 天水 | 单县 | 乌兰察布 | 扬州 | 台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德州 | 宜都 | 晋江 | 张家口 | 泰安 | 宝鸡 | 防城港 | 吕梁 | 启东 | 芜湖 | 如东 | 滁州 | 厦门 | 珠海 | 龙岩 | 海安 | 迪庆 | 阿勒泰 | 平凉 | 延安 | 九江 | 汉川 | 雅安 | 永康 | 宁波 | 巢湖 | 浙江杭州 | 海北 | 达州 | 楚雄 | 吐鲁番 | 忻州 | 四川成都 | 湛江 | 梧州 | 博罗 | 象山 | 神木 | 湛江 | 张北 | 信阳 | 日土 | 仁怀 | 贵港 | 海南海口 | 澄迈 | 阿坝 | 漯河 | 改则 | 榆林 | 克孜勒苏 | 乐清 | 玉环 | 清徐 | 改则 | 靖江 | 博尔塔拉 | 临海 | 萍乡 | 百色 | 乐山 | 台州 | 台南 | 大丰 | 江苏苏州 | 白城 | 五家渠 | 洛阳 | 通辽 | 日喀则 | 台北 | 三明 | 衡阳 | 吐鲁番 | 浙江杭州 | 莒县 | 乐山 | 塔城 | 九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