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網游動漫 > 網游之修羅傳說 > VIP章節目錄 第497章 軒轅VS末日黃泉

    VIP章節目錄 第497章 軒轅VS末日黃泉

        帶著血腥味道的危險氣息迫近,末日黃泉原本就長達三米的劍身上竟又生出三尺多長的血色劍芒,那令人窒息的威壓讓風逍的身體都不受控制的向后傾斜。風逍并沒有躲閃,感受著末日黃泉的接近,他毫不猶豫的橫起軒轅,同樣傾盡全力劈向末日黃泉。

        無法形容那一刻的聲音,軒轅劍與末日黃泉交接那一刻,兩人的身體在一瞬間完全的凝固,甚至連意識都同時變成空白。金色的光芒與血色的光芒閃動間,發出如雷電吸引般的怪異聲音。

        末日黃泉的劍身之大超過軒轅。但此時在軒轅那越來越澎湃的金芒下顯得有些暗淡。雖然軒轅尚存一道封印,但它畢竟是東方神話中的最強力量!能與此時的軒轅相峙不下,已經足以彰顯它的強大。

        兩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幾乎是同一時間,兩人手中的武器同時翻轉,巨大的推力伴隨著能力的迸發將兩人震了出去。風逍的身體倒飛十幾米才停住,手中的軒轅也將地面劃出一道十幾米長的深深溝壑。恨天僅退了幾步便已穩穩停住,目光淡漠的看著風逍。

        正面交鋒,風逍稍處下風。他拍拍身上被濺上的灰塵,冷然道:“你很強,你手中的劍也強到超乎我的意料……那么,你接我這一劍試試!!”

        黑色的夜幕下,那熊熊燃燒的金色火焰刺目無比,讓人難以逼視。似乎感受到了那股不可抗拒的威壓,末日黃泉竟有了輕微的顫動。恨天眉頭一皺,臉色凝重的舉起末日黃泉,一團恐怖而濃烈的血光開始凝聚。

        這次是風逍先出手,他的身體前沖,手中被金芒淹沒的軒轅攜著霸道絕倫的氣勢斬向恨天的身體,就在這時,風逍的耳朵輕動了一下,因為他分明聽到了一個輕盈的腳步聲正在靠近院門,或許是聽到了什么異常的響動,那個腳步聲加快了起來。

        “君臨天下!!”

        金劍劈下,同時一股讓人窒息的血腥之氣撲面而來,迎向軒轅。

        轟——

        風逍的身體在空中劇烈翻滾數周后才扶著軒轅劍踉蹌著落地,而恨天的身體則如一顆炮彈般射了出去,砸穿了身后的小屋后繼續倒飛了數十米才狠狠的砸到地面上,身體都陷入地面大半。同時,他手中的末日黃泉從空中掉落,插在他身邊的土地上。

        破舊,但一塵不染的院門被推開。風逍目光一轉,他首先看到的是一雙水色光波般的美眸,只是此時那雙美眸中充滿了駭然。

        “恨天!!”她驚呼一聲,猛的丟掉手中剛買回來的東西,楚楚動人的身影拼命的向他跑去。

        “這個女人……難道是她?”

        未等魅雨的接近,恨天已經從地上站起,艱難的拔出末日黃泉,被擊散力量的身體拖著劍,一步一步,一瘸一拐的向這邊走來。

        “恨天!你沒事吧?”魅雨心疼的看著已經遍體鱗傷,全身都在滲血的恨天,走向前去想要攙扶住他。

        “滾開!”

        他無情的揮手,讓自己的身體又猛的一個踉蹌。魅雨停住腳步,目光緊隨著他的每一個動作。這樣的呵斥,她早已習慣。

        在“君臨天下”之下,末日黃泉沒有斷裂,或許連損傷都沒有。而恨天,他現在雖然虛弱,但依然能行動,而且意識清醒,表示他并未受太大損傷。

        此時的恨天幾乎已經沒有了威脅,但風逍對他又高看了幾分。如果不是自己軒轅在手,自己對上他必敗。強悍到極點的身體,強大至極的末日黃泉……天下之大,果然臥虎藏龍。而他,僅有二十幾歲的恨天,便是一個超越葉皇天的人。他的強大,不止表現在輪回。甚至相對而言,他在現實中對風逍的威脅遠勝輪回世界。

        魅雨微低臻首緩步跟在恨天身后,忽然,她目光一顫,終于想到了那個擊飛恨天的人。連忙擋在恨天身前,看向風逍。

        “你是誰!”

        話剛出口,她看向了那個男子,秋波慢閃間,不由的一怔。那男子手持金劍傲立在那里,目光同樣在注視自己。借著朦朦月光,她終于看清了他,眼前頓時一陣昏沉,眼睛沒有了景物,只有這個神秘男子。這是一個俊邪到幾乎妖異的男子,他那雙正在打量自己的眼睛仿佛在一瞬間占去了她所有的理智!

        移開目光,舒緩加速的心跳,她再次看向他時目光變得平淡中隱含惱怒,雖然,她并沒有從他身上感覺到危險的氣息。

        “我的名字說出來你應該沒有聽說過。不過我的另一個名字你應該知道。”風逍淡然一笑,平舉軒轅:“修羅!”

        這個名字,讓她的美眸有一瞬間的收縮。

        “白家后人,為何要與魔為伍。”

        淡淡的一句話讓魅雨的身體猛的一顫,臉色因極度驚詫而顯得有些發白。

        “我想,我們還會再見面的。”沒有去看他們的神色,風逍收回軒轅轉過身體,縱身消失于夜幕之中。

        恨天,你恨的,究竟是什么?

        不過,總有一天,我會從你身上知道魔族的殘余勢力究竟被封印在何方。

        回到機艙中,風逍始終一言不發。蕭天也沒有主動問什么。

        “告訴我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沉思中的風逍忽然說道。

        …………………………

        “他……究竟是誰……”魅雨怔怔的看著漆黑的夜幕,仿若身處夢境。

        一聲沉悶的落地聲……一直扶著末日黃泉,全身隨著呼吸劇烈起伏的恨天終于失去了意識,癱倒在地上。

        雖然不是完全形態的軒轅,但它畢竟是軒轅,豈是如今狀態的恨天與末日黃泉所能抵擋的。

        …………………………

        半個月后,2209年12月中旬。

        天煞風云與上帝之手的建城準備速度雖然不可能和風城相比,但也沒用太長的時間。半個月后,隨著一個響徹天龍大陸的系統提示音。一個名為“天極城”的城池開始在天龍皇城之北的百里之處建立。而這個消息也給了世界各國不小的壓力。因為目前全世界第一座由玩家建立的城市便是出現在華夏戰區,而這即將生成的第二座,也即將坐落于華夏——雖然這個天極城的規模似乎并不能和風魂城相比,但發展起來,也是相當巨大的一股勢力。

        建城工作開始后,大片的情報人員散布于天龍大陸各個角落,隨時注意各大幫派的動向以防不測。而一隊隊夸張的人群則全神戒備的守在城地之外,但三天過去了,他們并沒有聽到異動,疑惑的同時神經也慢慢松弛下來。

        “天極城”的開始建立并沒有引起多少的轟動,自從天煞風云拿到建城令牌,這個結果便已經注定。而已經有了讓世界震撼不已的風魂之城,即將出現的“天極城”并沒有給他們帶來太多的新鮮感。甚至,沒人相信它今后的成就能與風魂城相比。

        而對于華夏玩家來說,或者全世界來說,一個名字開始進入他們的視線,并在他們心中越來越清晰。

        龍風集團!!

        無論是天龍皇城,還是冰雪之城、火神之都、雷神之城、風魂之城,到處都貼滿了這個剛剛成立沒多久的公司的名字,以及這個公司馬上就要推向市場的令人不可思議的產品。這種規模、這么夸張的廣告讓無數的商家嫉妒的眼紅。而這個夸張廣告的效果也是顯而易見的,人們每天討論的話題,總有一些是指向這個神秘的龍風集團。

        而最讓他們感興趣的,是三天之后龍風集團召開的首次新聞發布會。據說,他們將在那場新聞發布會上推出一種真正劃時代的產品。

        這段時間以來,風城的事情完全被風逍丟給了雷帝,一句話都沒有過問。他相信以雷帝的能力以及他對雷城子民的熟悉程度,管理風城的一切并不是問題。而那開始著手建設的“天極城”,他更是連過問的興趣都沒有。每天都帶著幾女在雷城的某些隱秘地圖里晃晃悠悠的練級,等級不緊不慢的提升著,而他的這個不緊不慢,在普通玩家眼里卻只能用“飚飛”來形容。

        “叮!恭喜玩家‘風魂’等級升為74級……”

        久違的升級提示音依然是那么的悅耳。風逍滿意的笑了起來。70級以后普通玩家十天都不一定能升一級,而他時停時歇的半個月就輕而易舉的升了兩級。他走過去一手抱起寶寶,一手抱起星星:“好了,今天就玩到這里吧,我們該回家看看了。”

        風帝寢宮之外的巨大庭院,三個少女如同三只小蝴蝶般輕呼著追來追去,風逍剛一出現,便和其中一個結結實實的撞到一起。

        “嗚~~好痛哦。”南宮香菱捂著被撞痛的額頭,一臉委屈的看著忽然出現的風逍,嘴唇不知不覺中已經高高的撅起。

        香雪和香凝也停止了追趕,紛紛如小兔子般跳到風逍身邊,“好哥哥,你好壞哦,把我家菱兒都撞痛了,快說,要怎么賠!”

        風逍窘了一會……這三個小丫頭,究竟什么時候才能長大。

        南宮三姐妹的職業相同,都是魔法師。不過自從她們到了天龍皇城便再也沒去主動打小怪物,后來干脆不再跟著嘯月升級,每天自由自在的玩耍。而最近一段時間則天天膩在風城的宮城之中,玩玩鬧鬧的無憂無慮。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松原 | 盘锦 | 甘南 | 四川成都 | 金昌 | 曲靖 | 晋中 | 钦州 | 湘西 | 防城港 | 宿迁 | 仙桃 | 怀化 | 宝应县 | 正定 | 潍坊 | 延边 | 楚雄 | 南安 | 保山 | 常德 | 山南 | 基隆 | 衡阳 | 丹东 | 巴音郭楞 | 滕州 | 运城 | 巴彦淖尔市 | 宜宾 | 莆田 | 诸城 | 台南 | 四川成都 | 遵义 | 绍兴 | 安庆 | 五家渠 | 吕梁 | 台中 | 天长 | 开封 | 攀枝花 | 山西太原 | 鄂尔多斯 | 台南 | 甘肃兰州 | 安庆 | 海宁 | 珠海 | 新乡 | 大庆 | 台中 | 淮北 | 莱芜 | 通化 | 桐城 | 包头 | 怀化 | 嘉峪关 | 张家口 | 泰安 | 聊城 | 莆田 | 海宁 | 赵县 | 广州 | 桂林 | 莆田 | 长兴 | 高雄 | 鄂州 | 遵义 | 青海西宁 | 湘西 | 大理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长治 | 益阳 | 天门 | 五指山 | 黄石 | 汕尾 | 香港香港 | 阿坝 | 广安 | 蓬莱 | 阳江 | 灌南 | 台南 | 文山 | 铜川 | 文昌 | 抚州 | 临汾 | 醴陵 | 邢台 | 鄢陵 | 绥化 | 保亭 | 福建福州 | 商丘 | 山南 | 济南 | 海安 | 荆州 | 漳州 | 晋城 | 巢湖 | 白山 | 六盘水 | 赣州 | 阿拉尔 | 松原 | 包头 | 铜仁 | 保定 | 固原 | 江门 | 大连 | 青海西宁 | 肇庆 | 广汉 | 承德 | 万宁 | 山西太原 | 仁寿 | 荆门 | 黄南 | 安顺 | 泗阳 | 四川成都 | 西双版纳 | 德宏 | 吉林长春 | 金坛 | 桓台 | 郴州 | 包头 | 吐鲁番 | 日照 | 三亚 | 巴中 | 天门 | 河池 | 甘孜 | 怒江 | 昌吉 | 巢湖 | 建湖 | 宝应县 | 盐城 | 无锡 | 东阳 | 佳木斯 | 青海西宁 | 丹东 | 顺德 | 台湾台湾 | 济南 | 昌都 | 白山 | 滨州 | 禹州 | 台南 | 荣成 | 济南 | 石狮 | 眉山 | 南充 | 衡阳 | 厦门 | 潍坊 | 澄迈 | 怒江 | 海门 | 白城 | 汕头 | 海西 | 平凉 | 乳山 | 芜湖 | 莱芜 | 文山 | 临沧 | 商丘 | 巴音郭楞 | 遵义 | 金华 | 福建福州 | 揭阳 | 吐鲁番 | 诸城 | 商丘 | 那曲 | 博尔塔拉 | 南通 | 荆州 | 鹤壁 | 神木 | 淄博 | 文昌 | 大丰 | 承德 | 和田 | 广安 | 江西南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