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網游動漫 > 網游之修羅傳說 > VIP章節目錄 第491章 嘯月的條件

    VIP章節目錄 第491章 嘯月的條件

        “時間差不多了。可以開放了。”風逍拿起通話器,向正在皇城的蕭天說道:“小天,發布全區公告吧。”

        一分鐘后,風魂之城三個方向的城門打開,守衛在皇城、冰城、火都、風城傳送陣的侍衛們也幾乎在同一時間撤離,與此同時,一個響徹天龍大陸的系統提示音嘩然響起。

        “……風魂之城自今日起正式對所有玩家與天龍子民開放!所有人都可通過城中的傳送陣直接傳送至風魂之城……”

        “……所有楓葉幫與赤炎幫的成員可永久免費使用傳送陣,購買道具、武器、餐飲以及鑒定時全部半價……”

        公告只響了一次,但引起的轟動效果足以令人瞠目結舌。天龍廣場白光閃爍,僅僅幾秒鐘的時間便塞滿了密密麻麻的人群,然后爭先恐后的沖向離復活點不遠的那個白色傳送陣,人人都想在第一時間去見識一下這個由修羅建立起的新城。而更有無數玩家,甚至幫派拼命的往傳送陣方向擠,因為已經有太多的理由決定了他們以后準備永駐風魂之城。

        公告聲剛發布出去,身處大殿中的風逍就隱約聽到了宮城之外的喧鬧聲。楓葉兄弟和赤炎兄弟則是同時一臉激動的站了起來:“修羅兄弟,這么厚的一份大禮,我們實在受之有愧。”

        剛才那風城明顯偏袒楓葉幫與赤炎幫的公告絕對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壯大兩個幫派的勢力,與之相比,節省大量的幫派開支倒是次要的了。

        “不,如果不是你們的幫派,我風城如今存在與否尚且還在未知。”風逍笑著說道。

        楓葉浩然與赤炎魔火對視一眼,紛紛苦笑一聲,苦笑中又帶了淡淡的慶幸。他們知道當時之所以能擊退四大幫派的聯手攻城,幾乎全部倚賴于風瑤與幽冥五行圣麒麟,自己所做的也僅僅是在一定程度上阻擋了入侵者的腳步。

        風城廣場南街,一個看上去極為雅致的高高閣樓里,楓葉藍星的小腦袋從樓上的窗戶里伸出,眼巴巴的看著遠處廣場、街道……完全塞滿視線的恐怖人群,口水淚水幾乎一起流了出來。

        “嗚嗚……大哥說,拋開好多好多城民的稅收,這些生意好好的店鋪每家都要把所得金幣的90%上繳城主……會有好多好多金幣……還有那么多家奇怪的店,那么多買地皮駐地的人,還有這么數不清的使用傳送陣的人……嗚嗚……哇!!好多金幣啊!都到那個大壞蛋修羅手里了!好想要……好想要!!”

        “就算不是我的,帶在身上也好開心哦……嗚哇——”越想越是委屈,楓葉藍星竟然就這么趴在窗戶上委屈的哭了起來,似乎……全世界的金幣都應該屬于她一般。

        “這些金幣到了我藍藍的手里,還可以變更多更多……我,我一定要修羅大壞蛋把金幣全部交給我管!”

        馬上就自己把那張可憐兮兮的小臉上的淚水擦干凈,飛快的跑下閣樓,像個小兔子般跑向宮城的方向……宮城之內的侍衛沒有一個敢攔她。

        “修羅大壞蛋!把所有的金幣交出來,天下最厲害的藍藍要……”

        楓葉狂瀾雙腿一軟,差點摔到凳子底下去,他連忙站起身來,拽著楓葉藍星就往外跑:“我家藍藍年紀小不懂事,修羅大哥可千萬不要生氣,我馬上去教訓教訓她。”

        連話都沒說全一句的楓葉藍星被楓葉狂瀾連拖帶拽的拉走,風逍終于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無奈的想到:小圣女……小惡魔……小財迷,真是苦了軒轅家了。

        大殿平靜了不到一分鐘,一個沉穩均勻的腳步聲從殿門口傳來,風逍稍一抬頭,對上了嘯月如鷹似雕的眼神。

        “你在找荒神嘯月弓?”嘯月開門見山的問了一個讓風逍暗吃一驚的問題。

        “你知道了我的身份?”風逍反問道。

        嘯月眼神一肅:“不要忘記我的身份。作為未來的守護者之一,我又豈能不知道自己要守護的人是誰。”

        作為未來的鷹組首領,他的確必須知道誰是他要守護的人。而風逍是龍家后人的事實,他有知道的資格和必要。告訴他這一切的必然是龍威無疑,而且順帶暗示了他風逍在找荒神嘯月弓的事實。

        “傳聞你對那把神弓愛若生命,連睡覺時都不離身。你真的舍得這么輕易的送給我?”風逍看著他的眼睛說道。

        “我只有一個條件!”

        “什么條件?”風逍好奇的問道。

        “娶我的姐姐!”嘯月一臉冰冷的說完,看向風逍的目光帶上些許的怪異。因為他知道,這個“卑鄙無恥不要臉”的修羅已經暗地里對他那三個純潔如白紙的姐姐們下手了,而且占的便宜還不是一般的大。

        “呃……為什么?”嘯月的怪異目光豈能瞞過他的眼睛,饒是他臉皮厚如城墻此時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我不想他們嫁給那個廢柴北冥沖云,更不想讓我的家族依附北冥。而且……哼。”嘯月惡狠狠的看了風逍一眼,冷哼一聲別過頭去。意思很明顯:況且你已經把她們又親又摸了,還想不負責任不成!

        如果能依附龍家,那將比與北冥聯姻好上百倍千倍,龍家暴露在外的實力永遠都只是冰山一角,這個延續數千年屹立不倒的強大家族究竟隱藏著多么強的勢力,無人知曉,也無人有能力知曉。

        “你家人知道這些事嗎?”風逍想了一下問道。

        “不知。”嘯月搖頭。

        “那北冥沖云呢,他最近有什么動作?”提到那個他恨不得馬上打殘的人,風逍的眼睛不自禁的瞇起,遮掩住那一刻的兇光。

        “不知。我已經脫離了泣血輪回。至少,他已經很久沒去主動找她們。”

        “那好,讓她們以后住在宮城里,我會把她們養的白白胖胖的。”風逍一揚眉毛,嘴角差點沒控制住讓淫笑露出來。

        嘯月干凈利索的轉身離去:“荒神弓我已經交給了龍首長。相比起那把弓,我對狙擊槍更感興趣。”

        ………………

        風城人聲鼎沸,冰雪之城與雷神之城同樣熱鬧非凡。白雪覆蓋的城市,荒涼蒼蕪的空城,僅僅10個銀幣,他們便享受了現實世界絕對享受不到的視覺盛宴。拍照的,攝像的,接任務的,游玩的,熟悉場景的,四處皆是興奮和驚嘆的呼聲。

        有人喜,亦有人愁眉不展。比如,黯然追悔的上帝之手。比如,暴跳如雷的天煞風云。

        然而,一個簡短的全區通告讓因風城的開放而沸騰起來的華夏戰區徹底混亂起來。上帝之手全身一震,天煞風云更是激動的直接從座椅上跳了下來。

        明日……風行天下拍賣行風城中心分行將拍賣華夏戰區第二塊建城令牌!!!!

        眾神領域,好久沒到輪回世界來玩的端木霄正逗弄著手中的一級寵物超萌兔,聽到提示音后,他的動作頓了一下,萬千思緒在他腦中以極快的速度交織,淡淡的眉毛蹩了一下。

        “爸爸,你要買下那塊建城令牌,對嗎?”他抬頭問道。從他的臉上,他一眼便看穿了他的想法。

        上帝之手嘆道:“只能如此了。否則,這么久以來我們家族在輪回消耗的心血早晚會毀于一旦。只有擁有自己的城,才有和他抗衡的勢力與資本。”

        “那你準備和天煞幫聯合建城,對嗎?”端木霄繼續問道。

        “對。人人都想成為那近乎代表著巔峰地位的城主,但真正有能力、勢力、財力、魄力建城的又有幾人?即使是我們家族,想要建立風魂城那樣的規模也是難上加難。與天煞聯合建城雖然非我所愿,但已經是最好的選擇了。面對修羅,我們輸不起。”

        輸不起……如果他真的是血皇影風,那雙方就是不死不休的敵人,無論如何都輸不起!

        “哦?”端木霄沒有反駁,而是假裝一臉疑惑的問道:“那你有沒有想過,建城令牌全區只可能出現三塊,必然只會在一些極其強大的怪物身上才爆出,誰才有這個能力打到全戰區只有三塊的建城令之一呢?”

        “要說能力最強的話……哦?你的意思是說,修羅?”上帝之手皺眉說道。

        不過很快他又搖頭:“不,不會是他。他此時必然正忙于新城規劃,不可能有時間去打建城令牌。而且,新城的關鍵時期他怎么可能會寄拍建城令牌來分散玩家與自己的注意力,并且送出去一個巨大的威脅。”

        “建城令牌只要是50級以上的黃金BOSS就可以爆出,很多有能力的玩家組隊后都有戰勝的可能。而修羅使用的那塊建城令牌也是由50多級的黃金BOSS爆出。所以,并非只有修羅有能力得到建城令牌。而這塊建城令牌也一定不是來自修羅,他沒理由為了錢賣出這么大一個威脅。”

        上帝之手每說一句,端木霄便點一下腦袋,最后臉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然后抱起超萌兔說了聲“我去玩咯”跑回內室。

        上帝之手沉吟一下,走出了幫派總堂,他有必要馬上和天煞風云當面商討。

        看著上帝之手離開的背影,端木霄臉上的天真笑意完全消失,他輕輕撫摸著手中的雪兔,低聲自語道:“有時候,最不可能的才是事實。”

        第二塊建城令牌問世居然沒有聽到系統公告。唯一可能的解釋便是得到建城令牌的人拒絕發布。這么好的一個成名機會卻白白放棄……為什么。而建城令牌如果那么容易得到,就不是頂尖尊貴的建城令牌了。

        而修羅在50多級的黃金BOSS身上便可以得到,他不由得想到一個很有趣的屬性——幸運。

        而如果這塊建城令牌的主人真的是修羅,那么他自然也想到最有可能買下這塊建城令的人便是天煞與端木,那他的目的究竟是…………

        “兩大幫派,或者說兩大家族傾其所有所建起的城池如果被無情摧毀……真是好殘酷的報復手段呢。”他搖頭笑了一下,又開始嬉笑著逗弄起手中的兔子。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鄢陵 | 佳木斯 | 无锡 | 本溪 | 包头 | 临夏 | 昆山 | 文昌 | 如东 | 邢台 | 项城 | 万宁 | 禹州 | 基隆 | 衡水 | 垦利 | 攀枝花 | 景德镇 | 丽水 | 漯河 | 运城 | 滨州 | 朔州 | 陕西西安 | 东营 | 莱州 | 琼中 | 新余 | 菏泽 | 周口 | 金坛 | 义乌 | 肇庆 | 启东 | 海宁 | 汉中 | 泰兴 | 德宏 | 台湾台湾 | 德清 | 防城港 | 荆门 | 山南 | 邯郸 | 嘉峪关 | 燕郊 | 赣州 | 馆陶 | 陕西西安 | 仁怀 | 平潭 | 临猗 | 黔东南 | 任丘 | 甘肃兰州 | 十堰 | 临沂 | 本溪 | 仙桃 | 汉川 | 贺州 | 南阳 | 泰州 | 绵阳 | 儋州 | 安徽合肥 | 芜湖 | 阳春 | 顺德 | 中卫 | 台南 | 遵义 | 鹰潭 | 新余 | 内江 | 海门 | 丹东 | 长治 | 江西南昌 | 黑龙江哈尔滨 | 梅州 | 万宁 | 珠海 | 铜陵 | 广饶 | 许昌 | 禹州 | 聊城 | 清徐 | 舟山 | 池州 | 库尔勒 | 娄底 | 阳江 | 资阳 | 鄂州 | 株洲 | 安吉 | 楚雄 | 单县 | 惠州 | 大丰 | 长葛 | 桐乡 | 澄迈 | 遵义 | 绍兴 | 东莞 | 东方 | 鄂尔多斯 | 天长 | 五指山 | 广汉 | 惠东 | 章丘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吉林长春 | 齐齐哈尔 | 屯昌 | 齐齐哈尔 | 惠东 | 绍兴 | 萍乡 | 西双版纳 | 天水 | 沧州 | 潍坊 | 邹平 | 崇左 | 朔州 | 绥化 | 随州 | 乌海 | 义乌 | 荣成 | 温岭 | 池州 | 巢湖 | 曹县 | 澄迈 | 临猗 | 烟台 | 孝感 | 玉树 | 凉山 | 菏泽 | 明港 | 济源 | 亳州 | 长葛 | 陕西西安 | 北海 | 玉环 | 中山 | 海宁 | 任丘 | 馆陶 | 呼伦贝尔 | 咸宁 | 泸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大庆 | 湖州 | 湛江 | 万宁 | 贵州贵阳 | 黔东南 | 临夏 | 临汾 | 丹阳 | 昭通 | 云浮 | 河北石家庄 | 贺州 | 海东 | 绥化 | 莱芜 | 荆门 | 肥城 | 淮安 | 德清 | 改则 | 南阳 | 鸡西 | 神木 | 佛山 | 台山 | 林芝 | 大兴安岭 | 朔州 | 桂林 | 诸暨 | 吉林 | 铜川 | 雄安新区 | 台湾台湾 | 松原 | 河源 | 吉林 | 泗阳 | 永新 | 昌吉 | 潮州 | 鹤岗 | 甘肃兰州 | 泗阳 | 通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