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網游動漫 > 網游之修羅傳說 > VIP章節目錄 第487章 異變!鐵甲禁蟲(下)

    VIP章節目錄 第487章 異變!鐵甲禁蟲(下)

        鐵甲禁蟲:70級神獸。生命22000000。終年沉睡于地底的土系昆蟲類神獸。擁有讓人膽寒的身體和堅不可摧的防御,并能輕易的制造一定范圍內的土地崩裂和地震。攻擊范圍很大,但攻擊方式比較單調,攻擊強度也并不是很出色。

        天賦:鐵甲護身:身體周圍遍布鋼鐵般的護甲,除非擊破所有的護甲,否則無法傷及它的本身。

        土之壁障:對土系能力有一定的操縱能力,并能免疫50%的土系攻擊。

        弱點:懼怕風屬性攻擊,風系抗性-50%,

        技能:地脈震蕩波、地震波、山崩地裂。

        絕招:真?山崩地裂。

        探清它的信息,風逍的眼瞳猛縮,咬牙說道:“70級神獸!”

        “什么!”楓葉狂瀾一聲驚叫

        ,連一向沉穩的楓葉浩然也是一臉的震驚之色。

        別說神獸,就是一只70級仙獸也是他身邊這近四萬的隊伍絕對無法抵擋的。拋開它們幾乎無法擊破的防御不說,僅憑它們夸張的攻擊強度和攻擊范圍就能讓這一大幫人連近身的機會都沒有。

        如果是純魔法型神獸,風逍并不是很懼怕,因為他每一種元素的抗性都極高,可以免疫大部分的攻擊。而眼前這只鐵甲禁蟲卻是物理攻擊為主,土系攻擊為輔。而且攻擊時附帶可怕的“石化”效果。

        所有的元素抗性中,他的土系抗性最低,而所有的異常狀態抗性中,他的抗“石化”能力也是最低。

        “看來,又要把所有的絕招全部用上了。”風逍一臉無奈的搖頭,摸了一下??前的神龍徽章。這枚強大的國器是他可以對抗神獸的唯一資本,一旦失去,他將絕無戰勝神獸的可能。而如今,他對這枚神龍徽章的使用資格還僅剩下十幾天。

        “修羅大哥,怎么辦……怎么會出現神獸攻城,我們根本不可能打的過它啊。”楓葉狂瀾緊張的說道。

        “風帝大人!西門這里居然出現了神獸!你們那邊如何?”

        通話器里傳來雷帝帶著明顯緊張的聲音,風逍皺眉回道:“我們這里也出現了,不過不用擔心,你那邊能抗的住嗎?”

        “沒問題!這只大螳螂雖然很強,但我自信能夠擊敗它,更何況還有三十多個黃金侍衛幫助!”

        “嗯!小心一些。”

        “風帝大人,你可一定要平安啊!”

        掛斷通話器,風逍轉頭道:“你們全部撤回城內,我來對付它,放心,我一定不會讓它接近城門。”

        楓葉浩然迅速點頭,他知道面對神獸,人再多也只是擺設之用的炮灰。連阻擋

        一下它前進的腳步都不能。

        遠處的鐵甲禁蟲一直用那雙巨大而恐怖的眼睛看著這里的龐大隊伍,終于,它的身體動了起來,或許是由于身體太重太大,它爬行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但卻帶著一股越來越近的危險氣息。

        “寶寶,記得把這顆糖給你的蝶兒吃。”

        這是由那近三千只怪物煉化而成的風系晶石,蘊藏著恐怖的風系能量。風逍把這顆綠色的晶石放到寶寶手里,然后喚出小白,沖向前方,在他動身的那一刻,“神圣之光”、“圣光屏障”兩道光芒幾乎同時加持到了他的身上。

        “加油,哥哥!”風瑤的雙手有些緊張的握在??前。

        “靈動之風”、“絕靈之風”、“時間指輪”加持完畢,風逍的速度再次提高數倍,直直的沖向鐵甲禁蟲。鐵甲禁蟲的反應能力明顯有些遲鈍,還沒來得及抬起身體發動攻擊便已經被小白狠狠的撞上,隨著撞擊處的紫光大盛,那

        龐大的身體如敗葉般倒飛了出去,速度快到讓人咋舌,最后甚至脫離了人們的視線,而風逍也絲毫不做停留的沖向它的落點。

        “太夸張了吧。”楓葉狂瀾目瞪口呆的看著前方,狠狠的揉了幾下自己的眼睛。

        “放心吧,一只神獸而已,我家老大隨便兩下也就整死了。”蕭天一臉臭屁的拍拍他肩膀,向城內走去。忽然他又停住腳步,側過臉來看著嘯月的背影:“我勸你還是不要過去的好,雖然你的能力很強,但在神獸面前,你和一個0級的普通玩家沒有任何區別,去了也只能讓我老大分神保護你。”

        嘯月目光閃爍不定,然后冷哼一聲,轉身走回城內。

        有了幫主的命令,城門前的人海很快便井然有序的退回城中,等待著風帝的凱旋歸來。唯一遺憾的是,他們無法親眼目睹修羅單挑神獸的震撼奇景。但他們更知道,修羅之所以用特殊的技能將神獸擊飛到遠方是為了不讓戰斗波及到他們。

        小白經過超神級別的進化后,獸王剎的效果再次提升,鐵甲禁蟲那巨大的身體被擊飛了足有五百多米遠才重重的落到地面上。而風逍也緊隨其后的到來。

        轟??

        就在鐵甲禁蟲落地那一剎那,一聲劇烈的震蕩傳來,以鐵甲禁蟲身體為中心,大地完全沸騰,無數破碎的巨大巖箭騰空而起,剎那間遮天蔽日,如同流星雨一般帶著清晰可見的土黃色沖擊波朝著風逍的方向撲面而來。

        風逍眉頭一蹩,顯然他沒想到鐵甲禁蟲的反應竟然如此之快,但他憑借“時間指輪”的加持狀態立刻反應過來。雙手緊握軒轅.魅影般的身體直直的沖向遮天的巖箭、兩道強烈的金光以他的身體為中心完全爆發.金光所及,所有近身的巖箭都被彈開,而此時的他也已經加持完所有的輔助技能,迎著密不透風的攻擊向鐵甲禁蟲斬去。

        九黎之氣,軒轅圣炎、神龍天威,金龍護身,再加上風瑤的“神圣之光”,面對神獸,他不得不使出自己的全力

        。

        生命836879,魔法271808,攻擊111438,防御33037。

        (初始狀態:生命156257,魔法97471,攻擊18917,防御6128。)

        十秒的無敵狀態,他的身體還未靠近鐵甲禁蟲時便已經給它加持了一個減緩時間的“時間指輪”,然后一招熾炎連斬重重的轟擊在它的身體上。

        -160342,-163342,-155322,-161245!

        好強的防御!

        神獸的尊嚴豈容一個小小的人類挑釁。那強力的一擊雖然只傷害到了它的護身鐵鱗,卻已足夠讓它憤怒。

        轟??一聲滔天巨晌,地面被徹底掀起,無數破碎的巖石騰空而起,四散飛濺,就像一座巨大的山岳突然炸

        開一般。急勁的破空之聲令人發怵。每一片碎巖都像利箭一般激射而出。幾乎覆蓋了周圍數百米的范圍。

        那些能輕易致人于死地的巖石風逍絲毫不懼,但那股滔天的沖擊力卻是他無法抵擋的。

        天地劇烈震蕩中,他的身體倒飛了近百米。艱難的停住后,他以最快的速度沖了回去,他目前的狀態時間每一秒都極其珍貴,一旦消失,他將再也沒有了對抗鐵甲禁蟲的資格。

        鐵甲禁蟲身體共由二十段組成,除了頭部,每一段身體都有五米多長,上面都覆著一張令人心底生寒的恐怖鱗片。而這些鱗片是鐵甲禁蟲堅不可摧的第一道防線,除非將這十九張鱗片全部摧毀,否則無法傷到它的身體。

        每一張鱗片都有著100萬的生命,這些鱗片加起來足有近兩千萬的生命。再加上那巨大的面積,或許普通人唯一能做的便只有一片一片的擊毀。

        飛馳到鐵甲禁蟲的上空,在它再

        次暴怒出手之前,手中的軒轅化杖,魔攻力提升為31611,隨著軒轅杖的揮動,巨大的龍卷風咆哮間完全將鐵甲禁蟲的身體籠罩其中,大片的傷害從罩住它全身的鱗片上接連的飄起。

        五行之中,風是土之克星。鐵甲禁蟲在“等離子風暴”中痛苦的掙扎,巨大的身體隨著風的肆虐劇烈的翻滾,再也無法做出攻擊。

        十秒之后,風逍的無敵狀態消失,鐵甲禁蟲全身的恐怖鱗片生命全部掉落大半,而風逍的第二個禁咒“雷射死光”緊接而至,將剛從颶風肆虐中脫離出來的鐵甲禁蟲送入了紫色的轟雷地獄。

        身形巨大決定了它不高的行動力,自始至終,它都無法從轟雷煉獄中脫離出來。又是十秒過去,它全身的護身鱗片全部化作能量體消散,露出了它漆黑猙獰的身體。

        “吼、吼、吼……”

        鐵甲禁蟲突然抬起頭。仰天發出三聲怒吼,一團耀眼的黑色與黃色交織的

        氣流突然從他身體的每一部分散發出來,并向外散播著,妖綠色的雙眼中充滿了不可預知的狂暴,死死的盯住空中的風逍。

        自它出生至今,護身鱗甲第一次被破。而踐踏它神獸尊嚴的,是眼前這個小小的人類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辽阳 | 邹城 | 江苏苏州 | 随州 | 承德 | 黄石 | 松原 | 燕郊 | 六安 | 荆州 | 漳州 | 七台河 | 济南 | 汉中 | 西藏拉萨 | 启东 | 永康 | 鄂州 | 秦皇岛 | 霍邱 | 莱州 | 淮安 | 遵义 | 镇江 | 本溪 | 伊犁 | 新余 | 白山 | 三亚 | 和县 | 包头 | 无锡 | 衢州 | 库尔勒 | 保定 | 新泰 | 山南 | 单县 | 东莞 | 天长 | 平潭 | 七台河 | 定安 | 怀化 | 德宏 | 临汾 | 大丰 | 河源 | 沛县 | 临海 | 宁波 | 秦皇岛 | 莒县 | 固原 | 淮北 | 株洲 | 焦作 | 阳春 | 阜新 | 图木舒克 | 吉林 | 安顺 | 寿光 | 永康 | 益阳 | 临汾 | 安岳 | 偃师 | 海拉尔 | 寿光 | 扬州 | 六盘水 | 长葛 | 陕西西安 | 大兴安岭 | 三亚 | 淮南 | 宜宾 | 张掖 | 泗洪 | 保山 | 铜仁 | 大理 | 安阳 | 宜春 | 德州 | 南京 | 莱州 | 长垣 | 禹州 | 鄂尔多斯 | 晋江 | 河南郑州 | 鹤岗 | 大庆 | 吉林长春 | 广安 | 崇左 | 兴安盟 | 顺德 | 淮安 | 内江 | 襄阳 | 兴安盟 | 阳春 | 宁波 | 承德 | 资阳 | 湘潭 | 任丘 | 吴忠 | 琼海 | 酒泉 | 赵县 | 四平 | 诸暨 | 玉树 | 运城 | 驻马店 | 江门 | 廊坊 | 五家渠 | 姜堰 | 辽源 | 泰兴 | 毕节 | 江西南昌 | 永新 | 琼海 | 三明 | 清远 | 绵阳 | 朝阳 | 德宏 | 咸阳 | 灌云 | 湖北武汉 | 上饶 | 淮北 | 咸宁 | 邹城 | 南京 | 钦州 | 寿光 | 新乡 | 桐城 | 曹县 | 项城 | 宁国 | 常德 | 伊犁 | 简阳 | 怒江 | 新疆乌鲁木齐 | 龙岩 | 莱芜 | 七台河 | 海东 | 甘南 | 温岭 | 大丰 | 揭阳 | 山西太原 | 鄢陵 | 辽阳 | 临夏 | 武夷山 | 江西南昌 | 邳州 | 如东 | 曲靖 | 汉中 | 桂林 | 萍乡 | 洛阳 | 黄南 | 宜宾 | 昌吉 | 日喀则 | 台湾台湾 | 潮州 | 塔城 | 伊春 | 喀什 | 滨州 | 台湾台湾 | 安岳 | 乐山 | 安康 | 台山 | 东方 | 桐乡 | 仙桃 | 抚顺 | 阿勒泰 | 石嘴山 | 遵义 | 仁寿 | 荆州 | 海安 | 澄迈 | 潍坊 | 山南 | 灌云 | 定西 | 图木舒克 | 东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