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圣堂 > 正文 九百二十九 八大妖孽

    正文 九百二十九 八大妖孽

        以域敵域,瀚海三圣顯然是在用法則,強行改變地利上的先機,失卻先機,那就打出先手。

        轟……

        沙暴,將不亂團兩人席卷裹挾進去,無數沙粒,化成一道道風沙之鞭,席卷抽打著風暴中的一切,每一顆沙粒,都散發著灼熱的溫度,侵蝕著不亂團兩人的身體。

        幻圣的入夢,毒圣的毒物,轟然卷入沙暴當中,乘風而襲,不斷侵蝕。

        “哼!”

        一點尤冷哼一聲,真元猛然一爆,只見一點金光從他額間射出,元神出竅!

        元神噴出萬千雪花,轉瞬之間,便在風暴當中,層層護住兩人。

        毒物紛紛結冰落下,沙石被雪花冰住,紛紛落下,七色的入夢之氣,也被雪花層層疊疊地擋住。

        “直接點,如此粗淺的法則,就不要拿出來丟人現眼了。”

        將神語帶不屑,冷冷說道。

        很顯然,對瀚海三圣轟出來的法則之道,有點瞧不上眼的味道。

        “洛風,看來你又要輸了啊。”

        舒不起笑瞇著眼,說道。

        洛風卻很淡定,“呵呵,難道舒兄真的以為,這就是瀚海三圣的聯手秩序了?”

        這還只是開始,僅僅只是試探,真正的秩序殺招,還在后面。

        瀚海三圣皺起眉頭,不亂團有點難纏,那些冰雪的力量,異常古怪,上面依附著某種他們所不能理解的冰雪秩序,憑著三人各自的法則力量,根本就不可能轟破一點尤的冰雪防御。

        “聯手。”

        這一招,原本是想留在最后,爭奪天下第一的時候,再殺出來。

        轟。

        沙圣雙手一撐,只見他的手中出現了一件葫蘆寶器。

        砂之葫蘆!

        “咦?這東西,不是洛風的嗎?”

        “難道沙圣會和洛風走得這么近,寶砂葫蘆先天寶器,沒有一點人為煉制的痕跡,與沙圣的沙之法則相得益彰,恐怕,是借寶砂葫蘆,形成沙的秩序。”

        老男孩點了點頭,一語道出奧秘。

        轟轟轟,沙圣身后一道熱潮涌來,只見冉冉之中,滾滾沙海,如同海嘯撲天蓋地吹來。

        就在這滾滾海嘯之沙當中,兩道身影,如同中流砥柱,正是幻圣與毒圣兩人。

        幻圣身上,薄煙陣陣,一道道幻之氣息涌入每一滴沙中,絲毫無遺。

        毒圣這時,身上寶光綻放毒的氣息,完全從他身上消失,“大道返璞,極道有反毒之極致,生生不息。”

        從流毒不止,到生生不息,一股迥然矛盾,卻又有著循環的毒與生的法則秩序,從毒圣身上展開,卻也與幻圣的幻之氣息一般,落入到滾滾沙海的每一粒砂中。

        三種完全不同的法則秩序,竟然以這種方法,詭異的結合一起。

        只見沙之海嘯,結成一個龐大的沙之世界。

        沙的世界轟然落下,直直地朝仍被沙之風暴卷裹困住的一點尤與將神兩人轟去。

        卷入這個世界,就是卷入瀚海三圣聯手秩序當中!

        “三足方能鼎立,三,奇之數,三圣,有那么點意思。”舒不起的眼神亮了一下,三,在天道當中,乃是堅韌之數,一道牢不可破的秩序,至少需要三種法則才能組成,缺一不可。

        很顯然,瀚海三圣找到了三足鼎立的秩序之道,而不是硬生生拼湊的聯手。

        洛風淡淡一笑,“這還只是開始。”

        舒不起看了洛風一眼,心里面雖然覺得有點不妙,瀚海三圣要是真的找到了秩序的三足鼎立之法,恐怕不亂團要輸,“不過,將神和一點尤還沒有發力呢,現在說結果,有點早。”

        “拭目以待。”

        洛風很有信心能從舒不起那里將他輸走的寶器贏回來。

        砂之世界落下,將神與一點尤躲無可躲,只能直接面對,被整個世界吞噬進去。

        轟……

        七彩爆開,一砂一世界,萬千砂,就有萬千世界,無數砂,就有無數世界。

        瀚海三圣,有如無數世界的神主,每一個世界的演變,皆由心生而動。

        所有的力量,都壓向將神和一點尤兩人,只見一顆顆砂粒撞到兩人身上,一個個世界破碎開來,無盡的炎火噴涌而出,腐蝕之氣滋滋作響青紫綠三色相間,灼燒得空中騰起濃濃黑煙。

        仔細看去,每顆砂粒的世界,大地都是沙漠,樹林都是鐵鑄,空中的云,是成群成片的毒物,但是,這三場,在世界當中,形成了一個獨特而又穩定的循環,這便是秩序,三足而立,堅不可摧,無窮無盡,不將敵人徹底消滅,絕不罷體。

        瀚海三圣并沒有因為將敵人陷入他們轟出的砂之世界當中而就罷手,三人一齊持法,聯袂打出一道道包含法則奧理的法訣,世界轉動,無數鎮壓,無數撕扯。

        不亂團,毫無還手之力,只能憑借真元硬生生的抗受著一輪又一輪,一個小世界接一個小世界的全力轟擊。

        他們的力量,完全被砂之秩序,一砂一世界徹底壓制,在擊破這個世界的秩序之前,兩人根本就不可能做到反擊,真正是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轟……

        一點尤將一道道轟到面前的火焰揮散,幾次試圖沖出這個砂之世界,卻被硬生生的壓制。

        “認輸,今天心情很好,不想殺人。”

        沙圣的聲音響起,這兩個家伙有點難纏,雖然他有把握徹底擊殺一點尤和將神兩人,但是,恐怕要暴露出砂之世界更多的秘密,這一招,原本是要用在最后一戰,現在不得不提前轟出,速戰速決,以免夜長夢多。

        “投降?”

        “呵呵,投降的應該是你們。”

        一點尤和將神互視一眼,轟隆隆隆……

        只見白色的冰寒之氣,從兩人身上源源不斷噴勃而出,沖擊著砂之世界的法則秩序。

        很顯然,這點冰寒之氣,哪怕再強大,也是不可能沖破三足鼎立的秩序的。

        “雙冰合法,永凍!”

        咔嚓,一陣凍結的聲音響起,砂之世界,萬千砂粒中的世界,落下大雪,雪花六瓣,繽紛而落。

        能夠破除法則秩序的,唯有秩序。

        將神,一點尤,兩人的寒氣彼此相交,一縷縷法則,借著同性同質的寒氣,結合一起,形成一道冰之秩序。

        永凍!

        咔嚓……

        碎裂之聲響起,只見砂之秩序的世界,破開一個巨大的豁口,眨眼之間,將神一點尤兩人從中電射而出。

        瀚海三圣一滯,定睛看去,只見將神兩人耳鼻口眼,都汩汩流血,很顯然,破開三足鼎立的秩序世界,兩人付出的代價有點大。

        “既然不肯投降,那就唯有一殺,結陣,三生三界三生死,殺……”

        幻圣語氣冰涼,眼中布滿殺意,一聲殺令,只見砂的秩序世界一下擴張,又朝著不亂團兩人席了過去。

        席卷一半,無數砂粒卻是轟然一聲發生變化,白氣從中彌漫開來,幻光七彩,天上,地上,地下,三界同時張開,過去,現在,未來,三生同時發出呼喚之聲,生與死,在一絲一線間游離。

        三足鼎立的秩序世界,當以幻圣為主導時,所生成的世界,多彩多幻,令人迷失自我。

        “天下永凍,唯我不寒,結勢。”

        這時,將神一聲咒令,法訣轟出,一點尤尾隨其后,一掌轟出萬千寒氣,法咒相隨。

        “不亂團要反擊了。”

        舒不起看了眼洛風。

        洛風仍然是胸有成竹的淡笑,“現在說出來也無妨了,瀚海三圣,三種秩序,三三結合,呈九之極象,無論對手有什么樣的手段,都能相生變化,產生克制,可以說,一旦占據先機,就能無敵。”

        無敵?呵呵,舒不起笑了笑,沒再說話,洛風的眼界,還是沒有到達那個境界,舒不起的目光朝著不亂團的兩人看了過去,只是不知道這兩人,有沒有走到那一步……

        就在這時,瀚海三圣的幻之秩序世界,再一次將將神、一點尤兩人困入其中,幻象碾磨,無窮殺機撲向兩人。

        “以法破法,雙冰合法,南北合極,永凍不破,極冰秩序,任他世界無敵,毀滅!”

        將神陡然一躍而起,頂天立地,瞬間,在幻象世界當中,化成一尊凜凜雄威的冰霜巨人,一擊轟出,萬千冰雪,滾滾落下,剎那間,萬千幻象破滅,兩人再次沖出三圣轟出的秩序世界。

        這時,一點尤深吸口氣,“來而不往,非禮也,南北合力,磁極同心,赦!”

        轟……

        北地極海,南風冰原,分處南北兩大極地,這時,只見兩人隱約溝通南北,以兩人為著橋梁,構建起一道宏偉之力。

        四周,一陣變化,都能感覺到,從空中橫跨而至的強大力量,圍繞著兩人而轉。

        “這不可能,他們是人,不是神,怎么可能借地域之力為己身之力。”

        洛風一下站起,滿臉驚愕。

        舒不起微微一笑,在他眼中,卻并不稀奇,看起來,不亂團的將神、一點尤,也已然達到了那一個境界,溝通母鄉地力,而且,一南一北,南北磁極相連,生出來的力量,更加澎湃百倍。

        王猛瞇了瞇眼,南北磁力溝通,所牽動的,其實不止是北地極海與南風冰原的力量,而是磁極相通,所經過的一切的力量,都為之所用。

        這是一種奇異的秩序,強加法則于世界,形成秩序法度,這,又是一種另類的強大,僅就強度而言,這股力量,絕不會比死人團的廣陵世界要弱。

        “滅!”

        幻圣臉色鐵青,瀚海三圣,都能感覺到天空橫貫而至的那股偉力,這是一股絕對壓制的力量。

        “給你們一個機會,現在認輸,還來得及,一會若是缺手斷腿了,別說我們沒有事先提醒。”

        一點尤冷笑一聲,卻并沒有停留,直接出手。

        轟隆,空中劈落一道閃電!

        七彩磁極,瞬間吞沒了整個戰臺。

        力量,根本就不是同一個等級的,不亂團顯然高出不止一個層次。

        啪啪啪……一連三聲清脆裂聲響起,只見三個滴溜溜轉轉的小金人翻飛不定,法則秩序緊緊環繞其上。

        只一擊,瀚海三圣便被打出了元神!

        “認輸!”

        沙圣果斷認輸。

        四周,剎時間,一片喧囂嘩然,不亂團勝了?

        之前,明明還是瀚海三圣占據了絕對的上風,怎么眨個眼睛的時間之后,瀚海三圣就主動認輸?

        漫天飄舞的雪花,有點讓人心中發寒。

        誰都能看得出來,瀚海三圣的三足鼎立有多么強勢,不然,也不可能一而再的將不亂團網入他們聯手之后的秩序世界當中。

        但是,能夠轟破三足鼎立,還能夠借用家鄉真元靈力為己用,這是一種逆天。

        王猛卻視之理所當然,瀚海三圣的聯手固然強大,卻有著一個巨大的缺點,那就是缺乏變通,為了追求純粹的聯手配合,卻忽略在個人的法則之上,尋找到完全屬于自己一個人的秩序力量。

        這,才是修行的根本。

        不過,將神和一點尤最后一場南北磁極,讓王猛心中若有所思,幾點靈感,突然鉆入腦海當中。

        八強,最后一戰落幕,不亂團戰勝瀚海三圣團。

        四強戰,全都是妖孽!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三明 | 眉山 | 日喀则 | 海宁 | 公主岭 | 五家渠 | 洛阳 | 铜陵 | 长兴 | 梧州 | 湖州 | 安徽合肥 | 南充 | 克孜勒苏 | 临汾 | 台北 | 吐鲁番 | 营口 | 中山 | 石嘴山 | 商丘 | 遵义 | 澳门澳门 | 黔东南 | 肥城 | 临沧 | 威海 | 神木 | 通辽 | 青州 | 嘉峪关 | 台南 | 绥化 | 云南昆明 | 新余 | 海东 | 白城 | 怒江 | 阿勒泰 | 承德 | 博尔塔拉 | 台南 | 泸州 | 潜江 | 吐鲁番 | 娄底 | 保定 | 松原 | 周口 | 庆阳 | 驻马店 | 东海 | 高密 | 甘肃兰州 | 阿拉善盟 | 台中 | 东海 | 灌南 | 台州 | 宜昌 | 汉中 | 漯河 | 南阳 | 天长 | 莱芜 | 东方 | 莱芜 | 鄂尔多斯 | 任丘 | 泉州 | 安吉 | 梅州 | 河池 | 宿州 | 瑞安 | 永州 | 聊城 | 凉山 | 燕郊 | 德清 | 吉林 | 克孜勒苏 | 那曲 | 海北 | 恩施 | 伊春 | 威海 | 德宏 | 汕尾 | 葫芦岛 | 泉州 | 仙桃 | 曹县 | 衡水 | 宜都 | 来宾 | 唐山 | 怀化 | 达州 | 垦利 | 昆山 | 平凉 | 浙江杭州 | 濮阳 | 邹城 | 锦州 | 四川成都 | 迪庆 | 云南昆明 | 云南昆明 | 衡水 | 肥城 | 鄂州 | 遵义 | 白沙 | 海东 | 大丰 | 那曲 | 肥城 | 新疆乌鲁木齐 | 宁国 | 金华 | 洛阳 | 深圳 | 柳州 | 丽水 | 丽江 | 上饶 | 张掖 | 泉州 | 宁德 | 德阳 | 茂名 | 日土 | 红河 | 南京 | 金华 | 偃师 | 湛江 | 营口 | 迁安市 | 德清 | 馆陶 | 大丰 | 沧州 | 伊犁 | 张北 | 寿光 | 青州 | 基隆 | 保定 | 江苏苏州 | 澳门澳门 | 中卫 | 宁波 | 儋州 | 濮阳 | 南平 | 溧阳 | 马鞍山 | 凉山 | 四川成都 | 泰兴 | 汕尾 | 大兴安岭 | 玉林 | 禹州 | 香港香港 | 肥城 | 武夷山 | 南阳 | 儋州 | 五家渠 | 昌都 | 义乌 | 佛山 | 滁州 | 吉林 | 济源 | 无锡 | 十堰 | 漯河 | 铁岭 | 阿里 | 南京 | 无锡 | 泉州 | 本溪 | 普洱 | 玉溪 | 台山 | 大理 | 温州 | 灌云 | 和县 | 黄山 | 塔城 | 启东 | 儋州 | 蚌埠 | 牡丹江 | 新疆乌鲁木齐 | 黔西南 | 昌吉 | 衡阳 | 莱芜 | 丽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