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圣堂 > 正文 九百二十八 三圣

    正文 九百二十八 三圣

        王猛雖然沒有明確表達,但是姬軒轅是個聰明人,當晚,四皇子姬霜天將會迎娶王家一名族女為正妻的消息從皇宮傳出。

        不能與圣堂直接親近,可以走王家的路線,據說,是與王猛姑姑最親近的族女。

        天下第一道場,讓姬霜天很感嘆,心中的驕傲早就已經收斂起來,他答應迎娶王家族女之后,便立刻被姬軒轅立為第一皇儲,如果沒有意外,他將會成為下一任大周皇帝。

        當然,這個消息,在鎬京并沒有引起太大風波,大家的視線,完全都在第二天的第一道場大戰之上。

        洛風被淘汰之后,徹底放開了他的嘴巴,晚上又在酒鬼酒檔里面開曝了。

        “我賭瀚海三圣會勝。”

        聽到洛風提到賭字,舒不起果斷不能忍了啊,與賭相關的事情,怎么都是他首當其沖才對吧,“我覺得將神和一點尤很強啊,不亂團,聽名字就有點拉風。”

        “這……三圣比不亂要好聽吧?”

        “不亂不亂,不覺得很酷嗎?”

        酒檔當中,其他酒客一個個閉嘴不語,耳朵卻是豎得筆直,剖析的來聽的話,其實能夠從這些禁忌勢力的對話當中,聽出不少東西出來。

        洛風已經曝光過了,瀚海三圣聯手之后,三重法則秩序,有點嚇人的感覺。

        但是,從舒不起的話來看,不亂團應該也有某種聯手的大招。

        誰強誰弱,還真不好說,只是,洛風信誓旦旦地打賭,讓人不由對瀚海三圣充滿了期待,到底會是什么樣的三重秩序?

        反正兩人又是胡吹了一通。最終洛風還是進了舒不起的套,可憐的孩子啊。

        第二天,瀚海三圣團與不亂團,不分軒輊,同時露面出場。

        戰臺之上,瀚海三圣呈品字而立,淡淡氣息,互相交融。

        另一側,是不亂團的將神和一點尤。兩人卻是一前一后,身上各自散發著強者的氣質,似乎,并沒有聯手的意思。

        臺下,舒不起找到了洛風。“賭不賭?”

        靠,舒不起沒事就找他賭,把他當什么了?冤大頭嗎?不過,洛風就不信了,會老是輸給舒不起,瀚海三圣的實力,他曾親眼看到。說實話,和轟天的暴力一樣,有點無解的味道。

        洛風左思右想,拼了。不就是件寶器嘛,“賭,干嘛不賭,就算你用千千偷天。也不可能干擾到這一場的結果,若是我輸了。我的寶器,隨便你挑,我贏了,上次輸給你的寶器還我。”

        爵不賭搖了搖頭,看來,被淘汰之后,洛風的智商有點著急了。

        戰臺之上,瀚海三圣與不亂團對峙了片刻,沙圣開口說道:“聽說你們有一套聯手的法則秩序,討教了。”

        “不必廢話了,一起上吧。”

        將神說話很簡單,不就是想找借口群毆嘛,直接點就是一個字,干。

        一點尤就很干脆,伸出右手,就是一件寶器飛出。

        轟隆一聲,寶器在空中化成一座寶塔,轟然落下。

        瀚海三圣,沙圣,幻圣,毒圣,三人齊聲冷喝,心有靈犀,只見沙圣朝著空中落下的寶器寶塔一招轟出,幻圣卻是雙掌幻蝶飛揚,布下一道道幻陣防御,而毒圣,不聲不響,從其腳下,無數毒物向著四面八方擴散游走出去。

        沙圣一擊轟中寶器寶塔,咚隆一聲,寶塔一下粉碎,化成萬千冰晶散落下來。

        很顯然,一點尤的寶器寶塔,根就不是用來鎮壓三圣的,而是特意讓對方打破寶塔,這時,萬千冰晶凝結整個戰臺,每一點冰,都與一點尤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絲絲的真元法力,從一點尤身上度入那些冰晶當中。

        一瞬間,大半個戰臺,便化成冰原一般。

        不亂團的兩人,一個來自北地極海,一個來自南風冰原,雖然這兩處,一南一北,但卻都是極寒之地。

        整個戰臺,化為冰的世界,一下,就成為了不亂團的主場。

        瀚海三圣臉sè齊變,大意了,讓對方搶占了地利先機,這其實是沒有想到,而且,冰之世界的地利,對他們三人顯然不利,瀚海世界,不是沙漠,就是太陽,那是炎熱之地,三人在冰寒當中戰斗,雖然以他們的境界,這種影響很細微,但是,對手的境界,這點細微的影響,很有可能就會被滾起雪球,一招失措,步步失敗。

        “好一個劃地為冰。”

        這時候,想要再扭轉地利,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一點尤一身真元,都與化為冰原的滿地冰晶相連,除非,一舉將一點尤擊敗,否則,只會陷入與一點尤對拼真元之上。

        很顯然,對拼真元厚度,瀚海三圣有點吃虧,天知道一點尤活了多久,真元的積累有多雄厚,而且,極寒之地成長起來的修士,身就以氣息悠長,真元雄渾著稱,來自炎帶瀚海的修士,以爆發著稱,持久嘛,就有點欠缺了,這身沒有高低優劣之分,只看個人如何帶動戰斗的節奏來分勝負了。

        現在,節奏掌握在了不亂團的手中,至少是在地利之上,已然占據了細微的優勢,在實力相近之時,這點優勢,就是美妙的節奏。

        瀚海三圣身上同時爆出真元,沙之黃,幻之彩,毒之紫。

        “失了地利,不能再失先機,殺。”

        沙圣目光一凝,率先動手。

        雙手舉過頭頂,只見黃sè真元之光,在他雙手之間,形成一道沙之風暴,轟隆呼嘯聲中,風暴越來越大,卻是化成一道沙之龍卷,朝著不亂團兩人席卷而去。

        一出手,就是法則沙暴!

        幻圣臉上突兀地出現了一縷笑容,這笑容漸漸變形,吸引著七彩之光,突然之間,幻圣便消失不見,一株七彩花株,立在那兒,搖曳生姿,花株之上,有七朵艷麗不可方物的花朵,分別七種顏sè。

        “花非花,霧非霧,幻中世界,入夢。”

        呢喃之音,從花株之上,悠悠揚揚傳開,戰臺之上,被一陣輕薄之霧籠罩起來。

        這時,毒圣的身體,吱吱嘎嘎,發出無數毒蟲奔行之音,仿佛在他的身上,藏有無數致命毒物,這時正在一齊暴走奔行。

        這不是活物,而是毒魂!

        淡淡的紫sè毒息,夾混在幻圣散發出去的幻霧當中,向著四面八方散開。

        (各位師兄師姐,兩更了,來點票票支持一下!)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聊城 | 神木 | 乐山 | 伊犁 | 四平 | 邹城 | 清徐 | 宜宾 | 宝鸡 | 瓦房店 | 海门 | 那曲 | 湛江 | 醴陵 | 南安 | 湖南长沙 | 广安 | 龙口 | 眉山 | 基隆 | 延安 | 巴彦淖尔市 | 白城 | 遂宁 | 常德 | 新泰 | 云浮 | 普洱 | 偃师 | 泸州 | 新乡 | 阳春 | 垦利 | 瑞安 | 葫芦岛 | 宜昌 | 乐平 | 南京 | 邯郸 | 瑞安 | 邹城 | 丹阳 | 阿克苏 | 沛县 | 丹阳 | 汝州 | 博尔塔拉 | 乳山 | 河北石家庄 | 公主岭 | 石河子 | 济源 | 沛县 | 淮安 | 绵阳 | 辽宁沈阳 | 抚顺 | 巴彦淖尔市 | 漯河 | 迁安市 | 来宾 | 仁寿 | 衢州 | 天水 | 日土 | 哈密 | 大庆 | 喀什 | 石嘴山 | 荆州 | 上饶 | 保定 | 晋江 | 林芝 | 汉川 | 大兴安岭 | 怒江 | 深圳 | 牡丹江 | 抚州 | 九江 | 南平 | 泰安 | 象山 | 桓台 | 池州 | 荆门 | 临夏 | 武夷山 | 桐城 | 潜江 | 固原 | 枣阳 | 邳州 | 鄂尔多斯 | 张掖 | 柳州 | 深圳 | 常州 | 郴州 | 宁波 | 鸡西 | 四平 | 南京 | 泰州 | 海南海口 | 安岳 | 甘南 | 白沙 | 永新 | 日喀则 | 台中 | 姜堰 | 绵阳 | 玉树 | 韶关 | 忻州 | 日喀则 | 延安 | 潍坊 | 吉林 | 长垣 | 新沂 | 漯河 | 巢湖 | 宜春 | 定州 | 临沧 | 海拉尔 | 晋江 | 象山 | 五指山 | 兴安盟 | 阿里 | 济南 | 呼伦贝尔 | 桐乡 | 宜都 | 武安 | 新疆乌鲁木齐 | 烟台 | 张掖 | 固原 | 泰安 | 马鞍山 | 广安 | 招远 | 梧州 | 黄南 | 荆门 | 漯河 | 周口 | 象山 | 和田 | 青海西宁 | 顺德 | 吐鲁番 | 蓬莱 | 张掖 | 九江 | 巴中 | 昭通 | 周口 | 启东 | 香港香港 | 洛阳 | 宁国 | 玉树 | 抚州 | 株洲 | 梧州 | 临夏 | 巴音郭楞 | 万宁 | 济宁 | 平潭 | 泰州 | 醴陵 | 安康 | 海宁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湖州 | 遂宁 | 安徽合肥 | 汉川 | 景德镇 | 涿州 | 恩施 | 崇左 | 濮阳 | 琼中 | 内江 | 浙江杭州 | 通辽 | 三沙 | 天长 | 泸州 | 巢湖 | 清徐 | 南京 | 燕郊 | 莒县 | 东莞 | 榆林 | 平顶山 | 驻马店 | 海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