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圣堂 > 正文 八百三十七 王猛的來歷!

    正文 八百三十七 王猛的來歷!

        “讓十五位宗主在風云堂候見,嗯,我就不去了,讓趙濱去處理一下,態度要有禮,我們要的不是盛氣凌人,而是讓圣堂之光照耀萬界,我始終相信,王猛會有回來的一天,我希望他能看到這一切,要讓萬千世界都在圣堂的光輝之下。”

        趙凌萱說到這里,卻是微微一笑,“走吧。”

        高丹丹等人一齊點頭,“是,宗主。”

        提到王猛,眾人都是眼中一片赤熱,安道等人堅信王猛會以神的姿態回歸小千界的心情,比起趙凌萱,只高不低,趙凌萱還存了一絲思念之情,安道等人,卻是真正的信力,王猛飛升之后,眾人是人正將王猛當成神來看待了。

        一行人,在空中劃過虹彩般的光線,從內門飛抵外門。

        這里,已然有數萬修士聚集一起,然而秩序卻是無比井然,仔細看去,這數萬修士,無一不是天姿橫溢之輩,沒有一個弱者,無一不是各個小千界最菁英最jīng華的年輕一代的弟子。..

        最出sè的弟子,都要送去圣堂,這已然是各個小千界的共識!

        趙濱,李譽,高峰……這些圣堂的新一代弟子,都齊齊而出,維持著現場的秩序,每一個圣堂弟子身上,都是光華外溢數丈之外,強大的力量仿佛無窮無盡,戰甲,功法,靈兵,都是萬界最強,展示著圣堂的底蘊與強大,而且那些佼佼者還有希望參悟圣殿,這是由王猛親自撰寫的萬能寶典,包羅萬象,乃至天下第一寶典。

        不過這時,萬千目光,都落在了從內門飛出來的虹霞劍光之上,圣堂的無敵強大,已經是誰都知道的事實了。

        然而圣堂當代宗主趙凌萱,還有新一代圣堂眾……這些站在萬千小千界頂點的強者,卻是難得一見。

        也只有每隔五年的圣堂開放rì。才有機會見到他們。

        對年輕一輩的弟子們而言。這無疑是一次巨大的激勵,他們能夠站在這里,能夠見到這幾位大人,就是對他們天賦才華的認可。

        “圣主問鼎,天道闔,圣堂堅信,圣主必將回歸……”

        趙凌萱輕輕開口。聲音并不大,但是其中各種威嚴力量,卻直接烙印在每個修士的心神當中。

        所謂圣主,便是王猛,王猛問鼎飛升,天道關閉飛升之路。圣主回歸,便是飛升之路重開之rì,這就是圣堂的契機。

        趙凌萱只停留了片刻,便離開了圣堂外門,卻是來到一處連綿不絕的大殿,大殿之間,白云飄飄,這些云朵之間。可以看到有修士和靈禽靈獸行走其中。卻是一座座云橋。

        這里便是星盟新址,萬千世界。沒有比圣堂所在的小千界更合適的地方了,星盟自然也移址于此……當然,主要是為了方便星盟盟主趙凌萱。

        由于圣堂對萬千小千界的影響力rì益擴張,原本十分松散的星盟,也變得更加有凝聚力,只要趙凌萱是星盟盟主,這股凝聚力都不會松散。

        “見過盟主大人。”

        “盟主大人不是去參加圣堂開放rì的大典了嗎?怎么這么早就過來了。”

        趙凌萱淡淡說道:“處理今天的事務吧。”

        “尊盟主法旨……目前,有青云小千界和雷霄小千界就一座天金秘礦所屬沖突不斷。”

        “各位對此有何建議?”

        “上中下三策,上者,兩界可合力開采天金秘礦,中策,兩界以擂臺斗法,勝者可得秘礦,下策,暫時收為星盟所有,永封秘礦不采。”

        “下策太過,上策雙方必定還會再起紛爭,這樣吧,每隔三年,進行一次擂臺斗法,勝者可享三年開采權限,同時限定一年開采總量不得超過前一年總量的三成。”

        趙凌萱一聲輕語,便決定了此事,青云、雷霄兩大小千界,原本就是死敵,這時能夠讓星盟裁決紛爭也全是看在圣堂的份上。

        各項事宜,趙凌萱都是有條不紊地處置,半rì過去,這才飄然起身,灑然離去。

        飛入云端,趙凌萱靜靜望著這方世界,默然當中,一把長劍從她身后飛出,正是王猛為她煅造之劍,睹物更思人……

        小千界大勢已成,趙凌萱堅信。

        迷失神殿,據說是諸神空間最神秘的地方,也是人氣最低的地方,這里是化神境修士都不太愿意來的地方,只有一些妖孽強者才會偶爾試探,但多是鎩羽而歸。

        此時王猛、馬甜兒、索明、寒初雪、張揚、孟凝紫已經抵達。

        張揚和孟凝紫是碰運氣,能行就行,不能行就離開,機會難得。

        此時的王猛和寒初雪正在冥思,這是王猛想到的辦法,先接觸這里的秩序。

        當然這種程度的理解也只有王猛和寒初雪才懂,對寒初雪來說,憑借著九重天獨一無二對時間和輪回的理解,也有一探的能力。

        半響寒初雪站了起來,微微搖搖頭,坦白說,這里確實太危險了。

        也許只有王猛才可以探究。

        就算是以馬甜兒和索明的能力,恐怕也要望塵莫及。

        一旦迷失在時間之海,將永世不得超生,也不能進入輪回。

        很多時候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

        在迷失之海,存在著太多不可控的因素。

        王猛整個人像是睡著了,一道道金光從王猛的身上散發出來,緊跟著一個金sè的身影從王猛的頭頂浮現。

        不一樣的形象,卻足以讓馬甜兒和索明激動不已。

        王猛的元神。

        元神出竅的王猛微微一笑,“身體進入有點麻煩,我先進去,等我消息。”

        同樣的聲音,但眼前這個元神一言一行都充滿了不容置疑的氣場。

        馬甜兒和索明點點頭。

        張揚和孟凝紫確實目瞪口呆,元神境嗎?

        這一切的差距都顯得太過鴻溝,其實這種情況一點也不用在意,很多人都經歷過。

        在馬甜兒和索明的記憶中,唯一能抵擋王猛這種進步速度,甚至還能壓制一會兒的只有一個人。

        明人。

        在沒有明人的世界里,誰能阻擋王猛?

        時間神殿一陣轟鳴聲,梵音響起。遍布整個神殿的各式咒符產生。神殿在晃動中漸漸的平靜下來。

        馬甜兒和索明習以為常,為王猛的身體護法。

        雖然不至于有什么問題,但以防萬一,畢竟這里是諸神空間。

        時間。

        破碎空間之中,王猛為自己的秩序打下了空間軸,從單純的空間能力上升到構建的高度。

        而時間里,會有什么?

        這也是王猛所期待的的。

        光芒閃過。王猛身處星空之中,仿佛是宇宙的中心,腳下就是銀河。

        美麗如夢一樣的世界,在銀河之中蘊藏著天地之間的奧義,腳踏銀河如神一般偉大,一切盡在掌握。

        銀河開始流轉。光芒不斷的閃爍著,王猛的元神開始變小。

        王猛感覺到了身體的變化,但是在這里卻無法施展任何力量。

        時間在變化,他陷入了迷失之海的秩序之中,無法對抗。

        在不斷變小的過程中,王猛回到了凡間。

        那個誕生他的地方,最重要的是他見到了久違的父母。

        “這孩子好可愛,我們收養他好不好?“女人傾國傾城。一把仙劍橫行天下無敵手。她是萬眾仰慕的仙子,真正的仙子。

        “你想?”男人很英俊。很魁梧,他的目光中盡是溫柔,這是一個沒有什么可以阻擋他的男人。

        “當生命變得漫長而無休止,活著跟死了有什么兩樣,我想重新過人的生活,這孩子是上天的恩賜。”

        男人苦笑,什么時候她也會相信命運了,對于修士來說,命運也不過是一種力量。

        “你看這孩子多可愛,小拳頭握的緊緊的,眼神也這么厲害,將來一定會成為了不起的人的!”

        男人搖搖頭,“這里是成神的最后一站,怎么可能會有生命,這是天道唯一可以阻止我們的最后一步,我們已經可以成神了!”

        女人嫣然一笑,“成神嗎,意味著一切成空,你不在是你,我不在是我,那又有什么意義?我不想證明什么,就算是命運,也是我的選擇。”

        女人望著那個孩子,心底涌出了無窮無盡的愛意,一步之遙便可成神。

        但是就在這里出現的這個孩子,卻打破了她成神的想法。

        絕情方可成神,但是兩人卻以至情到達半神的頂點,找到了成神之路。

        然后在這里,等待兩人的不是法則的最后一擊,不是天劫,而是一個嬰兒。

        嬰兒看到兩人,一點沒有害怕,反而笑瞇瞇的搖動著胖乎乎的小手,那靈動的大眼睛讓女人無法自拔。

        男人嘆了口氣,“你可知道,我們要放棄什么?”

        女人抱起了孩子,再也不肯放手,目光的溫柔可以融化一切。

        母愛,是這個世界上可以做出一切犧牲的因果,哪怕在強大的女人也無法阻擋。

        而他,不可能一個人成神,也無法成神。

        無論是不是天意,他要承認,天道贏了,但誰輸了呢?

        男人笑了,因為只要她開心就是最重要的,成神又算什么呢?

        兩人抱起了嬰兒,神格破碎,強橫的力量打開三界,一路降到凡間。

        這是萬千世界的最底層,從呼風喚雨天下無敵的半神,變成了凡間最普通的夫婦,兩人要從事勞作,凡人的生老病死開始折磨兩人。

        但是自始至終,幸福始終伴隨著兩人,因為有一個好兒子。

        金麟豈是池中物,這孩子最終還是踏上了修行之路。

        但是這個孩子不知道的是,他的成長,他的離開,也意味著一段命運的終結。

        這就是當年最強的兩位半神犧牲一切換來的生活。

        這個孩子長大了,踏上了父母當年的路,成神之路。

        而且,走的也是至情至xìng之路,逆天的種子,終究還是要逆天。

        問題是,這孩子本身來自于天道,這也是天道不得已而為之。

        這個孩子叫王猛。

        (在杭州參加活動,保底第二更要稍微晚一點,但一定會完成的,請大家放心,繼續求月票,快月底了,暴走吧,圣堂眾!)(未完待續。)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台南 | 长葛 | 惠州 | 吉林 | 昭通 | 吐鲁番 | 台北 | 韶关 | 偃师 | 潜江 | 开封 | 甘孜 | 如东 | 鄂尔多斯 | 九江 | 西藏拉萨 | 安徽合肥 | 四川成都 | 保山 | 安阳 | 德宏 | 宜昌 | 铜仁 | 达州 | 和县 | 汕尾 | 灌云 | 吐鲁番 | 临沧 | 芜湖 | 黔南 | 平潭 | 和田 | 长葛 | 九江 | 黄冈 | 黄山 | 吉安 | 海西 | 图木舒克 | 如皋 | 汕尾 | 江苏苏州 | 陵水 | 云浮 | 葫芦岛 | 如东 | 汉中 | 湖州 | 襄阳 | 温岭 | 锡林郭勒 | 宁国 | 保山 | 佳木斯 | 邯郸 | 揭阳 | 常德 | 博尔塔拉 | 克孜勒苏 | 迁安市 | 琼海 | 海安 | 揭阳 | 寿光 | 白城 | 大同 | 白山 | 通化 | 庆阳 | 淮安 | 清远 | 东台 | 亳州 | 莆田 | 东营 | 任丘 | 固原 | 桓台 | 泰州 | 大连 | 长葛 | 巴彦淖尔市 | 五家渠 | 丹东 | 鞍山 | 雄安新区 | 黄山 | 巴彦淖尔市 | 锦州 | 河南郑州 | 枣庄 | 海西 | 盘锦 | 宁德 | 葫芦岛 | 神木 | 武安 | 眉山 | 平潭 | 三沙 | 高密 | 琼海 | 衡水 | 山南 | 克拉玛依 | 项城 | 红河 | 常州 | 绵阳 | 建湖 | 岳阳 | 新泰 | 唐山 | 南充 | 天门 | 丽水 | 铁岭 | 文昌 | 瑞安 | 六安 | 灵宝 | 清远 | 营口 | 本溪 | 安吉 | 安康 | 衡水 | 周口 | 随州 | 涿州 | 白城 | 溧阳 | 聊城 | 醴陵 | 图木舒克 | 巢湖 | 香港香港 | 吐鲁番 | 昭通 | 大兴安岭 | 德宏 | 龙岩 | 安顺 | 那曲 | 项城 | 白沙 | 江西南昌 | 安徽合肥 | 镇江 | 临汾 | 洛阳 | 钦州 | 湛江 | 日照 | 马鞍山 | 遂宁 | 泰兴 | 驻马店 | 新余 | 广饶 | 伊犁 | 庄河 | 海西 | 定西 | 包头 | 迪庆 | 浙江杭州 | 东海 | 平凉 | 偃师 | 亳州 | 台湾台湾 | 宜春 | 大同 | 迁安市 | 淮南 | 黄山 | 如东 | 保亭 | 安顺 | 香港香港 | 临汾 | 海宁 | 张掖 | 梧州 | 台北 | 禹州 | 抚州 | 汉川 | 台山 | 贵港 | 宜昌 | 东莞 | 齐齐哈尔 | 海宁 | 嘉兴 | 吐鲁番 | 兴安盟 | 邯郸 | 海南海口 | 酒泉 | 南充 | 济源 | 安顺 | 阿坝 | 赤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