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圣堂 > 正文 七百四十五 少女的羞赧

    正文 七百四十五 少女的羞赧

        這時,一道道蜃幻之氣凝成的意念從四面八方涌來,滲透般的侵向兩人。

        王猛淡淡一笑,神念一罩,卻是將這些蜃幻意念一一全部粉碎,若是令這些意念侵入識海,那就會迷失本心,真的以為自己身處望城當中,而不知是在蜃界當中,沒有了本心意志,以蜃界的真實,哪怕擁有一身強絕的實力,也要中招。

        “走吧。”

        “我們去哪?”

        “望城白家。”

        王猛很好奇,望城白家里面會有什么。

        很顯然,古蜃樓蟲通過了某種方法,從他的神念當中,提取了他的部分記憶,從而創出了望城這片蜃界,企圖用他所熟悉的環境而令他失去防備。

        孟凝紫點了點頭,難道金狼和望城有很深厚的關系?

        啊,不會和王猛也有關系吧?

        越想越可能,好像在王家有傳聞說,王猛曾在望城遇到過金狼。

        木皇和雷神索明都加入了以王猛為宗主圣堂,要說是王猛的面子,孟凝紫就算是死也不肯信,但要是說是金狼的面子的話……那就再正常不過了。

        “金狼兄,你和最近名聲大噪的圣堂,是不是有關系?”

        王猛一笑,太有關系了,“嗯,有點關系。”

        “難道你是……太上宗主?”孟凝紫眨了眨眼。

        王猛一汗,小丫頭在想什么呢,“圣堂就只有一個宗主,我算是大家的師兄吧。”

        孟凝紫一怔。師兄?

        “那我要是加入圣堂的話……金狼兄也就是我師兄了?”

        “嗯,算是吧。”王猛笑了笑。

        孟凝紫呆了呆。早知道,她就也加入圣堂了,張揚邀請過她的,只不過家族方面過不去,不過她還是不明白為什么會讓王猛做宗主,想問,又覺得這應該是圣堂的**。

        說話間,一座巨大的府邸出現在兩人面前。正是白家大宅。

        白胖子從大門當中跑了出來,身后,跟著的,赫然是……

        “王猛!”

        孟凝紫吃了一驚。

        “是古蜃樓蟲幻化的,有點意思。”王猛捏了捏孟凝紫的手,“凝神聚氣,不要被蜃氣迷惑了心神。”

        古蜃樓蟲最厲害的地方就在于。哪怕你明明知道一切都是蜃陣虛構出來的蜃界,也會不自覺的從某一個小細節融入其中,漸漸,就會忘記這是蜃界,而以為身處于真實當中,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孟凝紫點了點頭。深深地吸了口氣……

        這時,就看到古蜃樓蟲幻化的王猛一臉風度翩翩的笑容朝著孟凝紫走了過去,“凝紫,怎么了?到家了,還不進來。站在這里做什么?”

        “唉?”

        孟凝紫一愣,這個假冒的“王猛”在說什么?

        “怎么?后悔嫁給我了?當初可是你先追的我。”

        “噗……”王猛忍不住噴了。這貨不是王猛,這貨不是,顯然這是古蜃樓蟲提取了孟凝紫的心思所制造出來用來針對孟凝紫的“破綻”。

        在孟凝紫心里面,對金狼很是傾心,而金狼就是王猛的信息,古蜃樓蟲顯然從王猛的神念當中提取到了,糅合在一起,就變成了眼下這個情況。

        只能說,古蜃樓蟲貪多嚼不爛了,異蟲就是異蟲,再怎么厲害也不會明白,人類在戴上面具之后,就能完全變成另一個人的理由。

        孟凝紫臉色一陣發青,一陣發白,“妖物,受死!”

        混蛋!誰會去追什么王猛啊,啊!混蛋!就算王猛變得厲害了又怎樣?就算王猛是圣堂的宗主又如何?她孟凝紫……才不是那種見異思遷的女人!

        而且,偏偏是在金狼面前!

        不能忍!

        殺!

        一把紫弓從她左手顯形,朝著古蜃樓蟲幻化的王猛頭上斬殺過去。

        砰……

        一聲裂響,幻化的“王猛”瞬間被打得吐血倒地,半天沒能爬起來。

        一旁,王猛扶額……看到“自己”這么廢柴,一擊就被人打倒的感覺,還真是怪異。

        就在這時,白胖子發出一聲呼嘯,從白家沖出一群人來。

        張小江,明人……

        王猛臉色一寒,看見自己被惡整了還沒感覺,這時,卻是觸到了王真人的逆鱗真火了,一道神念爆出,王猛正要出手,就在這時,天空一道閃電猛地劃開了天地。

        轟隆隆隆……

        只見索明冷笑的立于空中,布滿怒火的雙眸筆直的盯向下方。

        然而,下一刻,就看到索明舉起戰錘,轟然化成一道雷電,朝著兩人轟殺而下。

        “假的?”孟凝紫呼吸一滯。

        “是真的。”

        王猛拉著孟凝紫向后一退,看來索明在困住他的蜃界當中遇到了什么事情,這時又被古蜃樓蟲引來對付他們了。

        轟隆!

        一記對拼。

        索明目光一凝,盯著王猛,“是真的師兄?”

        假的王猛可擋不住他剛才那一記雷神之錘,而且王猛身上的氣勢,不是區區古蜃樓蟲能夠模仿的,索明轉過頭,看向幻化出來的“張小江”一群人,撓撓頭,“這玩意還真厲害,很難區分。”

        王猛一笑,搖了搖頭,這方面并不是力修的特長,索明只能保證自己不受迷惑,卻很那區分,“不必了,我已經找到了它們的真身,只是有點可惜……”

        說話之間,轟隆一聲,整個世界都如玻璃一般崩碎瓦解開來。

        一道神念,風暴一般碾碎了整個世界。

        這時,就看到天空當中,八道木雷之龍護衛著馬甜兒徐徐落下,馬甜兒一聲淡笑。“真是的,我還想研究研究呢。”

        她一直就御使著木雷之龍飛在半空當中,區區蜃樓大陣,對丹修大成的她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影響。

        王猛搖了搖頭,拉著孟凝紫走到馬甜兒面前,“我去去就來。”

        說著,便一躍而起,撕破空間消失不見。

        馬甜兒意念一動,一道木雷之龍便護在了孟凝紫身側。雷韻四射,任何蜃氣都不能侵。

        “你喜歡他什么?”馬甜兒一臉好奇的問道。

        “啊……我,也說不清楚。”孟凝紫有點羞赧,木皇竟然這么八卦。

        “木皇……姐姐,圣堂是個……什么樣的地方?為什么以前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孟凝紫有點緊張,想要更接近金狼,從圣堂著手。或許更好。

        “圣堂,無所不在。”馬甜兒微微一笑。現在恐怕是可以這樣說了,小千界、中千界、大千界,甚至神界,仙界。

        孟凝紫正要再問,天空突然一亮。空間撕裂開來,就看到金狼抓著一個女童從中現身出來。

        孟凝紫吐了口氣,原本以為在見過金狼的實力之后,她不會擔心,但是看到金狼的瞬間。她才知道原來自己還是擔心了。

        馬甜兒看著孟凝紫微微一笑,飛蛾撲火大抵如此了吧……

        是飛蛾太蠢。還是火太溫暖,她也沒有答案。

        索明瞪著王猛帶回來的女童,“師兄,這東西是?”

        “古蜃樓蟲皇,第一次看到能化人形的,身上還有丹藥的味道。”王猛笑道。

        古蜃樓蟲皇一臉猙獰,嘴里發出哧喝的怪聲,“放了我!不然你們都會死!不,你們滅了我的族群,已經死定了!”只見無數肉色的觸角從蟲皇嘴角伸出,散發出一道道白色的霧氣。

        馬甜兒手指一動,一道木雷之龍朝著女童一噴,只見青氣一閃,便將蜃蟲皇噴出的白色霧氣逼了回去。

        “好重的邪氣,師兄?”馬甜兒看了王猛一眼,如果不是有用處,王猛也不會帶回來了。

        “這只蜃皇的屬性對你有點用處,先鎮壓封印起來,回去凈化后再和你說。”

        王猛點了點頭。

        甜兒甜甜一笑,木雷之龍一卷,便將古蜃樓蟲皇鎮壓封住,化成一顆小小的木珠收入了乾坤袋中。

        “走吧,陣眼應該就在這附近的什么地方。”

        五皇都曾各自搜尋過塔九十層,卻從來沒有找到過陣眼所在,現在看到這些古蜃樓蟲,就知道原因所在了,沒有什么比古蜃樓蟲的族群還擅長掩藏東西了。

        不過,一物降一物,對于古蜃樓蟲而言,王猛身上的神格氣息太引誘了,終于沒忍住,出手了。

        很顯然,這些古蜃樓蟲是被豢養的,一般的古蜃樓蟲,哪怕再強大,也不會化形為人,多半是化形為龍,任何蟲類異獸,都以化龍為尊。

        這時,王猛神念層層輔開,片刻,便找到了一座隱藏在地下的大陣。

        王猛定住空間,拉住三人直接破開空間,來到了地底的大陣當中。

        “傳送陣?”馬甜兒目光一動,八道木雷之龍,變得更加靈動,進行著防御。

        大陣通體都由玉石構成,渾然一體,然而,在大陣四周,卻布著數個邪道陣法,不斷散發著一種隱匿的波動,正是這種氣機的波動配合古蜃樓蟲的蜃氣,將整個大陣散發出去的空間波動完美的遮避起來。

        若不是古蜃樓蟲按捺不住向王猛動手,哪怕王猛憑借神格的神念,也很難在短時間內找到這座被隱藏起來的大陣,這顯然是有人后天重新布置過了。

        “是邪魔陣……我去破了。”索明目光一凝,鎖定了幾處邪道陣法,躍到空中,雷神之錘,道力全開,轟隆隆的破殺下去。

        索明的道很簡單,用一根筋去形容也不為過,但是以索明的性格,越簡單就越有效,雷神道力萬邪莫擋,片刻之間,便將大陣四周的邪魔之氣,破除得一干二凈。

        “準備了傳送了。”

        王猛向馬甜兒看了一眼。

        馬甜兒一笑,伸過手,三道木雷之龍將孟凝紫護住,隨后就朝著王猛眨了三次眼睛,顯然三道有點多余,以馬甜兒現在的實力,一道木雷之龍就足以萬無一失了。

        孟凝紫有點小失望,她更想被王猛牽住手。

        各位師兄師姐,求月票,求推薦票,謝謝謝,對了,端午節快樂,盡情爽的時候,注意安全和休息^_^(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邹平 | 吉林 | 运城 | 泉州 | 恩施 | 淮南 | 天水 | 三沙 | 鹤岗 | 广饶 | 惠州 | 信阳 | 安阳 | 燕郊 | 东海 | 宝鸡 | 三门峡 | 曲靖 | 宁波 | 秦皇岛 | 咸阳 | 鄂州 | 株洲 | 五家渠 | 云南昆明 | 黑河 | 锦州 | 新泰 | 邢台 | 六安 | 石狮 | 牡丹江 | 石狮 | 黄石 | 天门 | 山西太原 | 景德镇 | 临汾 | 泸州 | 马鞍山 | 九江 | 温岭 | 阜新 | 贺州 | 衡阳 | 信阳 | 南京 | 垦利 | 晋江 | 大连 | 呼伦贝尔 | 威海 | 嘉兴 | 宝鸡 | 辽宁沈阳 | 抚顺 | 张家口 | 嘉峪关 | 巴彦淖尔市 | 三明 | 揭阳 | 清远 | 衡阳 | 石狮 | 广汉 | 张掖 | 九江 | 湘潭 | 阳江 | 清远 | 陵水 | 迪庆 | 常州 | 南京 | 阿拉尔 | 西双版纳 | 文山 | 大理 | 衡阳 | 南阳 | 霍邱 | 乌海 | 遵义 | 平顶山 | 沭阳 | 葫芦岛 | 桂林 | 滁州 | 葫芦岛 | 衡水 | 昆山 | 黄山 | 黄冈 | 沭阳 | 铁岭 | 淮南 | 益阳 | 海北 | 晋城 | 宝鸡 | 台南 | 温岭 | 霍邱 | 攀枝花 | 衡阳 | 七台河 | 铜川 | 潜江 | 松原 | 玉林 | 基隆 | 海拉尔 | 江苏苏州 | 台州 | 漯河 | 雅安 | 扬中 | 德清 | 新疆乌鲁木齐 | 固原 | 阿勒泰 | 商洛 | 濮阳 | 铜仁 | 宿迁 | 淮北 | 玉林 | 龙岩 | 四川成都 | 丹东 | 凉山 | 垦利 | 白银 | 阳江 | 黄石 | 安庆 | 德州 | 怒江 | 阿坝 | 海拉尔 | 白山 | 红河 | 永州 | 新沂 | 张家口 | 垦利 | 长葛 | 台州 | 北海 | 兴安盟 | 新疆乌鲁木齐 | 巢湖 | 宁德 | 宝应县 | 宁德 | 山南 | 邹平 | 乳山 | 乐平 | 莱州 | 大庆 | 昌吉 | 宁波 | 佛山 | 吐鲁番 | 包头 | 南阳 | 苍南 | 博罗 | 扬中 | 锦州 | 台州 | 江苏苏州 | 张家口 | 湘潭 | 东营 | 新余 | 偃师 | 潜江 | 郴州 | 菏泽 | 张家界 | 偃师 | 咸阳 | 衡阳 | 铜仁 | 绥化 | 阿坝 | 临沂 | 山西太原 | 怀化 | 项城 | 黄冈 | 兴安盟 | 河源 | 普洱 | 廊坊 | 阿拉尔 | 石狮 | 潮州 | 天门 | 长垣 | 商丘 | 珠海 | 通化 | 常德 | 永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