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圣堂 > 正文 七百二十四 與眾不同

    正文 七百二十四 與眾不同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大個兒jīng疲力盡的爬了起來,渾身都是深可見骨的傷口,撲哧撲哧的喘著粗氣,蛇怪癱在地上,蛇頭被大個兒砸成了一灘爛泥,已經死得不能再死。

        “大個兒干得漂亮!”

        “好棒!”

        小伙伴們的鼓勁聲不斷在大個兒耳邊響起。

        不過大個兒卻高興不起來,這才只是第一道難關,他就已經快要jīng疲力竭了,接下來的肯定是要這只蛇怪更強大的生物?

        繼續前進,一路上,各種各樣強大的妖物異獸層出不窮,大個兒每一次戰斗,都是拼盡了全力,站在了死亡線的邊緣才將敵人擊敗。

        大個兒的心中積累著怒氣,前幾次遇到敵人,還講究著攻防一體,到后面……、……已經是徹底放棄了防御,呢……攻擊就是最好的防守,大個兒的氣勢打了出來,不過,畢竟是封神塔筑基五十層的最后一層,各種怪物也不是吃素的,給大個兒身上留下了各種各樣的傷痕。

        不得不說,在前面十層的時候,金角猿得到的金體質還是非常重要的,讓它渾身如同鋼筋鐵骨一般,換一般的真元獸早就粉身碎骨了。

        小家伙們有點擔心,可是王猛卻越看越有意思,并沒有給金角猿治療,他很想看看大個能做到什么程度。

        終于到了塔五十的陣眼,妖王的地盤。

        “吼……人類,從我的視線離開,我可以饒你一命,若是心存妄想……”

        狀若萬年古樹的妖王盯著王猛,嘴里發出了鋸木般的威脅話語。

        “吼。”大個兒一躍而起,要殺就殺,哪里來的那么多廢話。

        要打就打!

        妖王目光一凝,正要反擊,卻已經被大個兒侵入身下,“吼!”大個兒猛地一頭撞向妖王。

        轟隆……

        金行的力量瞬間從大個兒額上的金角爆發出來絕殺一擊!

        煙硝爆起,妖王的身體瞬間爆開,發出慘叫的聲音:“嗬啊……無知的蠢蛋們,你們斷絕了你們的生路,死吧!出現吧,萬土凝空!”

        空,即為零,霉為領域。

        只見天空陡然一暗古樹模樣的妖王瞬間化為灰燼,與此同時,一個如同角斗場般的巨大地牢將所有人都圍困起來,大半個天空都被土石的壁壘所遮蔽。

        隆隆的異響從地下響起,一只土石構成的傀儡大軍,怪物般的從地下隆起散發著一股腥惡的死亡氣息,大地,并不全部意味著生命的起源同時,也是生命終結之所在,即死亡之所在,這是大地蘊含的死亡力量,死亡之土石傀儡怪!

        由土和堅硬的石塊構成的傀儡怪,大多身高三丈以上是大個兒的一倍有余,石塊之間的縫隙不時噴出一道道綠sè的土煙毒瘴。

        大個兒的眼中毫無畏懼,一個怪物,還是無數個是比自己矮小還是比自己巨大,在大個兒的眼中,都沒有任何的區別,目標永遠只有一個所有會動的東西,統統擊倒到不會動為止!

        殺!

        大個兒撲了出去。

        銳金之氣,在大個兒的金角之上爆裂開來,一頭撞在了一頭土石傀儡胸前,轟隆,銳金之殺,無所不破!

        轟隆……——聲巨響土石傀儡瞬間被大個兒的銳金之氣切成了碎片。

        但是,這只是撲在最前面的一只,只有兩丈多高的最弱的一只,后面轟隆隆隆的腳步震動聲中,更加高大的土石傻儡蜂擁而至浩浩蕩蕩,帶著冰冷的氣息逼壓上來。

        大個兒仍然無所畏懼,靈活的移動身體,然后用最兇猛的一擊將一只只傀儡擊成碎片。

        不遠處,大嘴有點擔心,身體一直蠢蠢yù動,想要草忙。

        九折拍了拍大嘴,讓大嘴平靜下來。

        平常的大個兒,是個非常冷靜的家伙,今天的戰斗,卻一直處于暴走當中,雖然暴走令大個兒的力量變得更強悍了,但其實是一種近乎于透支的方法。

        九折清楚,大個兒有多么渴望著蛻變,所以,此時此刻的大個兒不需要任何的幫忙,這是屬于他的戰斗。

        王真人則是越看越有趣,很像,太像了,怎么會這樣呢?

        王猛從大個身上看到了一點影子,他的影子……

        當年圣堂眾被困在魔靈空間也是這樣的戰斗,源源不斷的敵人,看不到的希望,卻硬生生被熬了出來。

        置之死地而后生,這是只有人類修士才會的,可是現在竟然在大個身上看到了。

        任何真元獸,哪怕是神獸,都不會擁有這種能力,這應該是獨屬于人類的。

        大個兒渾身是傷,敵晨……實在是太多了,大個兒已經記不起到底已經擊碎了多少只土石傀儡,應該有上百了吧?可是,為什么眼前還有這么多?

        這就已經是極限了嗎?

        可是,明明能感覺身體里面還有著一團力量……但是,就像是被大壩擋住的河流,再無窮的力量也只能憋曲在大壩當中,從小小的壩口一點點流淌出去。

        大個兒閃開一個又一個土石傀儡的襲擊,身后陡然一震,卻是靠在了巨大的土石牢籠的邊緣,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從中堊央的位置打到了邊沿……這里,已經沒有可以供他靈活閃避的地方了。

        這時,十幾只靠得最近的土石傀儡噴著腥臭的氣味撲了上來,石塊縫隙之間的毒火閃爍著yīn寒的死亡氣息……

        遠處,大嘴按捺不住了,怒吼一聲,在這個土行力量主導的世界當中,一道海嘯般的水行元力陡然爆發,大嘴沒事喝進肚子里面的水可沒有被浪費掉,而是以某種神秘的方式儲存在他的身體當中,就算是在沒有水行真元力的地方,大嘴也能創造出一個水行的領域。

        已經受傷不輕的大個兒在沒有可以閃避的地方,面對這樣的攻擊,恐怕就是必死的局面了……

        “呢……”就在這時,大個兒的吼聲傳了過來。

        只有戰死的金角猿,沒有退縮的金角猿!

        大嘴愣了愣,卻是又強行按下了即將爆發出去的力量……

        “再等等……”九折也有點緊張了,一雙翅膀,轟然一聲爆出一團鳳凰真炎,情緒緊張之下,原本就不好控制的力量,這時候也有點爆走了,不過,九折的目光并沒有盯著那些土石傀儡,而是地下的某處……

        大個兒瘋狂的擊潰了兩只土石傀儡,但是,卻也被另外幾只土石傀儡狠狠的擊中了身體,雖然避開了頭部的要害,但是,那種鉆入骨髓的劇痛,讓大個兒知道,他的[**]已經到了極限了……

        不過,不甘心啊!

        明明,還有著更強大的力量,可為什么使用不出來?

        轟轟轟……

        身上,又連續不斷的被土石傀儡擊中!

        含著毒瘴的石拳,每一擊,都在大個兒的身上留下一道道碧綠sè的毒印,所謂的百毒不侵,在不斷積累的傷勢之下,也不是那么萃用了,大個兒嘴里噴出一口烏黑的毒血,體堊內排毒的能力,已經超過了界限。

        大個兒喘也來的氣,都帶著綠sè的毒霧。

        “大個兒,放棄吧,下次再來過也是一樣。”大嘴急了,叫道。

        大個兒搖了搖頭,這一次退縮了,那下一次呢?金,是一往無前的鋒銳,沒有退縮的道理啊!

        倒下……那算不了什么,至少,讓他戰斗到不能動彈為止。

        大個兒猛地沖了出去,然后再次被擊倒,站起來,再上……——次又一次!

        吼,這一次站起來時,已經傷得有點迷糊了的大個兒不知道從哪里抓住了一只崩潰了的土石傀儡的石腿,猛地又撲了出去。

        轟隆!

        陡然間,大個兒金角之上閃過一道銳金戰氣,和之前擠壓出來的狀態不同,這道銳金戰氣洶涌澎湃的涌向了大個兒手中抓住的石腿,以石腿為中心延展開來。

        殺!

        大個兒眼中爆出一道金光,額上的金角噴勃而出的銳金戰氣不僅沒有消褪,從戰棍之上逸散開來,散布在大個兒身上,形成了一道模糊不清的戰氣鎧甲。

        轟天一擊,只見一道扇面的銳金之光,隨著石腿的一記橫掃,震蕩了大半個土石牢固,無所不摧,無所不破,剎那間,無數土石傀儡都在銳金之氣的摧襲之下,失去了土行真元,轟然碎垮成一堆殘骸。

        大個兒卻一無所覺,仍然在拼命的揮舞著手中的石腿,一道道銳金戰氣通過戰棍橫掃出去,擊殺著一群又一群的土石傻儡。

        直到,最后一個會動的土石傀儡被摧毀倒下……

        王真人樂了……這種戰氣是只有頂級力修才能做到的,但是竟然被大個掌握了,王真人見過的世面不少了,但這種奇葩的事兒還真是第一次見到。

        難怪以前沒有發現大個的突變,它的神xìng其實發揮到其他地方了。

        這個變化可就牛逼了,要知道真元獸擁有著人類修士無法比擬的強橫[**]和天然靈xìng,而人類最強大的就是學習進化能力,而這個能力似乎是被大個掌握了。

        大個顯然還沒意識到這一點,依然緊緊握著石腿,非常的興奮。

        就在這時,地面陡然震動起來,只見之前那只妖王又再顯現出來,顯然它有些意外,更有些忌憚,這群家伙中,眼前這個金角猿是最弱的一個可是卻把它的嘍啰全干光了。

        妖王獰笑著,身上冒出無數的細根鉆入地下,地面在攪動。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单县 | 梅州 | 保定 | 防城港 | 洛阳 | 鄢陵 | 丹东 | 高密 | 泰州 | 怒江 | 南京 | 单县 | 贺州 | 巴彦淖尔市 | 阜阳 | 晋中 | 醴陵 | 汕尾 | 温州 | 青海西宁 | 汝州 | 海丰 | 镇江 | 黄南 | 泗阳 | 庄河 | 孝感 | 百色 | 长治 | 江门 | 唐山 | 沛县 | 沭阳 | 赤峰 | 燕郊 | 安徽合肥 | 琼海 | 巴音郭楞 | 鸡西 | 阿勒泰 | 营口 | 西藏拉萨 | 梅州 | 阳泉 | 攀枝花 | 项城 | 桓台 | 兴化 | 铜陵 | 临汾 | 天长 | 台湾台湾 | 西双版纳 | 宝鸡 | 益阳 | 牡丹江 | 本溪 | 遂宁 | 乌兰察布 | 湛江 | 垦利 | 黔西南 | 霍邱 | 张掖 | 那曲 | 红河 | 澳门澳门 | 临沂 | 吐鲁番 | 南京 | 朝阳 | 清徐 | 青州 | 大庆 | 伊犁 | 绵阳 | 庆阳 | 延边 | 泉州 | 阜新 | 临夏 | 九江 | 昆山 | 无锡 | 宣城 | 曲靖 | 阿克苏 | 保亭 | 铜陵 | 烟台 | 宜春 | 屯昌 | 海南海口 | 宜昌 | 垦利 | 达州 | 喀什 | 黔西南 | 遵义 | 绵阳 | 东营 | 牡丹江 | 灵宝 | 周口 | 晋江 | 承德 | 河池 | 象山 | 海拉尔 | 德清 | 涿州 | 三亚 | 项城 | 丹东 | 库尔勒 | 黄石 | 凉山 | 玉环 | 忻州 | 丹阳 | 大丰 | 清徐 | 鄢陵 | 阿克苏 | 温岭 | 铜陵 | 陵水 | 辽源 | 吐鲁番 | 沛县 | 盐城 | 长垣 | 铜川 | 绥化 | 任丘 | 汉川 | 江门 | 湖州 | 张掖 | 孝感 | 邢台 | 诸暨 | 玉溪 | 南京 | 遵义 | 梧州 | 桂林 | 三河 | 庄河 | 浙江杭州 | 无锡 | 三亚 | 锡林郭勒 | 昭通 | 馆陶 | 海丰 | 赤峰 | 台湾台湾 | 临夏 | 绵阳 | 甘肃兰州 | 贵港 | 任丘 | 丹东 | 启东 | 梅州 | 陵水 | 德州 | 宿州 | 丽水 | 吉林 | 邳州 | 淮北 | 长治 | 枣阳 | 承德 | 沧州 | 日喀则 | 赵县 | 唐山 | 普洱 | 新余 | 北海 | 承德 | 曹县 | 双鸭山 | 贺州 | 阜新 | 平潭 | 江苏苏州 | 陇南 | 中山 | 阿里 | 黔西南 | 潮州 | 巴彦淖尔市 | 金昌 | 东莞 | 新疆乌鲁木齐 | 鄂州 | 仙桃 | 单县 | 贵州贵阳 | 菏泽 | 运城 | 象山 | 东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