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圣堂 > 正文 六百五十六 一路發

    正文 六百五十六 一路發

        這時,就能明顯感覺到空氣中彌漫的法則壓力,王猛收斂起神識,前兩次進入封神塔,都造成了法則的異常波動,這一次王真人是來幫人的,自然是收斂一點。

        孟凝紫并不是第一次來五十九層,不過平常都是在外海歷練,進入內海也是跟張揚他們一起。

        這時,輕車熟路,便帶著眾人進到內海邊界。

        這時,就能明顯感覺到內外海的差異,外海的霧氣雖然濃郁,卻是靜止的,內海的霧,就像是層層疊疊的海浪一樣,不斷的涌動翻騰,散發著冷冽的氣息。

        賈元蒼白的臉色愈加蒼白,這時,易勤問等人便輪流攙扶,不時輸入真元為賈元續氣。

        孟凝紫也認出了賈元身上的蠱毒,說道:“我需要的紫仙草與睡巖凈蓮都生長在內海的紫霧峽中,如果大家沒有意思見,就由我來帶路吧,金狼兄?”

        王猛點頭說道:“我是第一次來。”

        不需要神識,也能感覺到絲絲的法則之力正在催動著這些霧氣,按常理,霧屬水,氣乃風,不過,這片霧海,還蘊含了另一種幽深的力量。

        一路前行,孟凝紫突然頓足,做出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眾人連忙止步,擺陣防御,這時,就聽到霧海當中,傳來一陣幽幽的琴音。

        “命格一千以下,立刻封閉心海,別妄圖嘗試,這是霧海琴妖的控神之嘯,小心被她控制。”

        孟凝紫說道,挽起長弓,屏息凝氣,就見到一道紫氣盎然的真元之矢浮現弓弦之上。

        弓之守御,東皇御紫,一聲訟咒,八道紫氣散開,一下落在眾人身上。

        剎時,琴音便消失不見,入耳的卻是陣陣嘶啞的尖嘯。

        易勤問松了口氣,說道:“這還只是內海最弱的琴妖……剛才我差點就守不住識海了。”

        王猛笑了笑,挺有意思的紫氣東來大法,紫,為氣之極,白氣,紅息,青虹,紫極,若論威力,王家的天璇火云功要勝出紫氣東來大法不少,但是就持久而論,紫氣東來大法則更勝一籌。

        “現在還不是放松的時候,還有別的東西。”王猛耳中一動,從尖嘯當中聽到了一陣隱秘的步聲。

        話音剛落,就看到濃霧當中浮現出幾十雙閃亮的眸子。

        “霧鬼!”

        易勤問臉都青了,在內海碰到霧鬼,幾乎就是必死之局,這些霧鬼在霧海當中,幾乎就是無敵,無論怎么打,只要有霧氣,霧鬼就能得到源源不斷的修復。

        孟凝紫眨了下眼睛,沒有動手,而是看向王猛,她很想再看王猛出手一次。

        王猛也在眨眼,見孟凝紫看過來,就說道:“孟小姐,看你的了。”

        孟凝紫錯愕地睜大了眼睛,這人……怎么這么慫?

        王猛不是慫,而是他的真元力有限,輕易不能動手。

        這時,霧鬼越來越近,孟凝紫無語了,拉開神弓,一道紫氣化為箭矢,東皇御紫,昆侖誅邪!

        ——萬箭齊發!

        霎時之間,萬道紫矢射出,數十只霧鬼瞬間便被打成一片虛無……恢復?那也得有個本體才行,孟凝紫這是直接滅殺本體。

        易勤問的臉色由青變白……好變態的神弓……賈元眼神波動,眼角抽搐一下,嘆道:“不愧是大周八圣,以前我還不服氣,現在我服了。”

        孟凝紫收弓而立,開口說道:“過獎了,下次要看金狼兄的了。”

        王猛笑了笑,“好吧,沒問題,不過……還是讓我來帶路吧。”

        孟凝紫加入隊伍,目的,就是想再看金狼出手一次,上一次在封神塔二十八層,一切發生得太快,很難判斷出金狼實力的極限……從當時的情況上來看,隱約有可能是七絕那個層次,但是按倪庸的說法,金狼應該是個年輕人,而倪庸從來不會在年齡上出錯誤,他為什么裝老成呢?

        加上張揚的事兒,她很想再確認一次王猛的實力到底在哪個層次。

        聽到王猛答應的條件,孟凝紫淡淡點頭,讓出了領頭的位置。

        王猛站在前面……半晌……孟凝紫額際都有點發黑了,“金狼兄,怎么還不走?”

        “我在看路……”王真人是不會承認他其實不認路的真相的。

        孟凝紫深吸了口氣,語道:“繼續向前走一里,就是黑石林,通過黑石林,就到了涌霧峽峽口。”

        ……一路穿行。

        “金狼兄,你是不是走偏了?”孟凝紫提醒王猛說道,孟凝紫已經發現某人的方向感真不是一般的差。

        “有嗎?我覺得這邊的霧要淡一點,說不定有好東西。”

        王猛笑了笑,繼續向前,孟凝紫皺了下眉,握緊了手中的神弓,跟了上去。

        賈元,易勤問等人則是苦笑,目光閃爍,小心翼翼地緊跟了上去。

        “啊!這不是萬影果么?一二三四……十一,竟然有十一顆之多!”突然,易勤問指著一顆怪樹上的果子激動萬端的叫道。

        “快快快!誰帶了碧玉瓶,萬影果不能手摘,只能用玉截采。”賈元猛咳一聲,也是興奮地叫了起來,易凈宜和易凈月兩姐妹立刻沖了上去小心翼翼的把果子放好。

        孟凝紫愣了一下,還真遇到了好東西……摘下樹上的十一顆萬影果,負責帶路的王猛獨得三顆,孟凝紫分得兩顆,剩下的正好一人一顆。

        分好萬影果,王猛調整了下方向,又繼續向前……片刻,孟凝紫又皺起眉頭,“金狼兄,我們是不是又走偏了方向?”

        “根據我的直覺,還是走這邊安全一點。”

        孟凝紫張了張口,又閉上,繼續握緊神弓跟上,指間紫氣悄然彌漫。

        片刻……“啊!這,這這這不是開元仙株么?這么大,應該有百年的年份了!”

        易勤問再一次激動地叫了起來,其他人目瞪口呆,這是什么人品,爆棚了啊!

        賈元的臉上泛起不正常的紅暈,“在四處找找,應該有伴生的開元仙草……”

        又是大收獲。

        孟凝紫愣愣地眨眼,這似乎也太容易了吧,難道金狼能看穿迷霧?

        進到內海,每多走走一步,危險就會加劇一倍,同時,收獲也會增加一成,但在這么短短的時間里,就發現兩樣珍稀的仙果神材……不是沒有過,但那都是不可復制的奇遇!

        再一次分配好仙株仙草,繼續前行。

        走了許久,這一次,卻是易勤問忍不住了,說道:“金狼大人,怎么不繞路了?”

        王猛一笑,“我怕孟小姐有意見。”王猛是特地選了幾個比較安全的地方給眾人一些幫助。

        孟凝紫偏過頭,權當作沒聽見。

        易勤問扁了扁嘴,朝賈元大師兄看了一眼,便走到孟凝紫身側,說道:“孟仙子……”

        “隨便。”

        孟凝紫不等易勤問說完,隨口應道,她倒要看看,這個金狼還能繞出什么花樣出來!

        易勤問連忙加緊兩步回到王猛身后,“孟仙子不會有意見。”

        王猛淡淡一笑,這個虛迷霧海的確是個寶庫,天然的迷夢之境,對這些天材地寶形成了保護,不過這些寶物所散發出來的靈波,王真人是想忽略都有點難,連他都動了收攏的念頭,他的身體和九折它們需要的東西也不少,看來封神塔的這一層是藥材庫,真是好地方,回頭自己來的時候,要好好研究研究。

        于是又是一陣東拐西繞……易勤問一開始,還大驚小怪的一陣亂叫,到后面,也有點麻木了,收寶物,摘仙果,就跟在稻田里面割稻子一樣。

        大家看向王猛的眼神都有點變味了,這哪里還是個人,簡直就是人形尋寶神器。

        不過,孟凝紫看著越來越豐收的乾坤袋,心里面卻是納悶壞了。

        按理說,天材地寶,乃天之所鐘,一旁都應該會有異獸守護,怎么王猛每次找到的,都是只有寶物,沒有帶來風險的異獸?而且走到現在,竟然連一場戰斗都沒有發生,這……就有點不同尋常了。

        怎么都想不通,隨著東西越收越多,她干脆也不想了,就當是奇跡吧。

        一里路,繞了十幾里,才繞到了目的地的黑石林。

        王猛停下腳步,望著黑石林,一股異樣五行氣息迎面壓來,法則在這里似乎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扭曲分解了開來,形成了一個獨特的域。

        踏入其中,便覺得身體一沉,一身真元神通,竟然受到了壓制。

        王猛身體一震,命格法則一沖,便擺脫了這股壓力。

        這時,就聽到賈元說道:“到了黑石林就安全了,這里是禁武之地,任何力量在這里都受到壓制。”

        王猛眨了下眼,稍稍剎住了身形。

        不過,孟凝紫的眼睛卻瞪大了少許……錯覺嗎?她剛才好像看到金狼運用了某種神通。

        王猛放慢腳步,神識探查著黑石林的秘密,似乎這里存在著一種封印的力量,這股力量異常強大,很有可能是由神親手所為……穿過黑石林,就是內海的涌霧峽,這里的霧氣,開始變得有些稀薄,在峽谷的上方,一道漩渦正源源不斷的吸取著四周的霧氣。

        “走吧,想要找到睡巖凈蓮和紫仙草,還要看運氣……”

        孟凝紫說道,忍不住朝王猛的金狼面具看了過去。

        賈元,易勤問等人也是一邊摸著乾坤袋,一邊看向王猛。

        “都看我做什么?孟小姐,你來帶路吧。”王猛笑道,這幫家伙還真撿東西撿上癮了啊。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海宁 | 安阳 | 临猗 | 台北 | 永州 | 澳门澳门 | 长葛 | 吉林长春 | 福建福州 | 景德镇 | 常德 | 阿勒泰 | 潍坊 | 庆阳 | 巢湖 | 信阳 | 长垣 | 邹城 | 庆阳 | 大兴安岭 | 阳春 | 灌南 | 周口 | 宜春 | 克孜勒苏 | 澳门澳门 | 灵宝 | 瑞安 | 广元 | 伊犁 | 顺德 | 渭南 | 和田 | 普洱 | 南安 | 巴彦淖尔市 | 昌都 | 嘉峪关 | 塔城 | 肥城 | 固原 | 海宁 | 广汉 | 抚州 | 邹城 | 黄山 | 姜堰 | 山东青岛 | 双鸭山 | 宜都 | 肇庆 | 和田 | 铁岭 | 瓦房店 | 汝州 | 山南 | 湘潭 | 桓台 | 泗洪 | 抚州 | 安阳 | 牡丹江 | 昭通 | 承德 | 淮北 | 巴彦淖尔市 | 黔南 | 和田 | 桐乡 | 台北 | 丹东 | 潍坊 | 玉溪 | 莒县 | 岳阳 | 新疆乌鲁木齐 | 台州 | 梧州 | 吉林长春 | 海丰 | 丹东 | 济南 | 甘肃兰州 | 库尔勒 | 张家界 | 汕尾 | 如皋 | 临汾 | 长兴 | 莱州 | 偃师 | 陕西西安 | 定州 | 香港香港 | 肇庆 | 黄南 | 泗阳 | 佛山 | 通辽 | 通化 | 海南海口 | 酒泉 | 昭通 | 山东青岛 | 金华 | 十堰 | 海南 | 丹东 | 惠州 | 辽源 | 黑河 | 洛阳 | 昭通 | 德州 | 神木 | 赵县 | 贺州 | 漯河 | 常州 | 蚌埠 | 南京 | 琼中 | 石狮 | 丹东 | 铜仁 | 和县 | 定西 | 鄂尔多斯 | 阿拉善盟 | 晋江 | 基隆 | 伊春 | 黔西南 | 四川成都 | 衢州 | 宜宾 | 承德 | 南京 | 钦州 | 陕西西安 | 常德 | 秦皇岛 | 余姚 | 邯郸 | 宜宾 | 新余 | 溧阳 | 大丰 | 沧州 | 大连 | 湖州 | 大连 | 张掖 | 山西太原 | 河北石家庄 | 江西南昌 | 天长 | 龙岩 | 邹城 | 随州 | 象山 | 云南昆明 | 崇左 | 苍南 | 黔西南 | 淄博 | 丹东 | 昆山 | 天水 | 宣城 | 泸州 | 白城 | 鹤壁 | 葫芦岛 | 偃师 | 天门 | 莱州 | 洛阳 | 三河 | 诸暨 | 湖南长沙 | 柳州 | 烟台 | 仙桃 | 淄博 | 汕头 | 三门峡 | 衢州 | 正定 | 垦利 | 正定 | 河南郑州 | 固原 | 永康 | 自贡 | 盐城 | 南安 | 威海 | 绍兴 | 张家口 | 四平 | 许昌 | 荣成 | 安吉 | 安徽合肥 | 信阳 | 双鸭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