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圣堂 > 正文 六百一十二 宴請

    正文 六百一十二 宴請

        一道寒光射出,那個丹仙盟弟子的手僵硬在半空,王猛淡淡的看了一眼躲在里面的吳元,緩緩的走出丹仙盟。

        像戰瓔珞,王猛要讓三分,但是其他任何人,當真是以為王真人是好脾氣,有人要招惹他,王猛也是歡迎的,省得太寂寞。

        那個丹仙盟弟子直挺挺的僵硬了,王猛走之后才倒了下去,登時丹仙盟大亂。

        王猛站在丹仙盟門口,望著天空,該需要活動活動身手了。

        回到白家的時候天已經黑了,路過戰瓔珞的地方,燈火通明,王猛沒進去,對方有什么招兒他就接著好了。

        但王猛的清閑日子算是結束了,戰瓔珞要辦一個宴會,說是為了慶祝她來望城,這樣才算隆重。

        白胖子是雙手雙腳贊成,這也可以讓白家重新站回望城的統治層面,兩人這么一說,事兒就成了,白胖子的辦事效率也是相當高,很快白家就開始布置,然后廣發請帖。

        白胖子本來擔心王猛會拒絕,但王猛卻是無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躲是躲不掉的,五行借靈已經完成,王猛還真想伸量伸量那些敢遞爪子的。

        修行一途,九死一生,對敵人心軟就是對自己殘忍。

        穆赫家、昆家、姜家、折家,四大家族自然是要邀請的,他們誰會來就不好說了,其他一些家族,以及望城的各勢力肯定也少不了,三大會那邊也發出了請帖,人家賞不賞臉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這次宴會無疑是白家宣布復蘇的一次重要契機,辦好了,白家就算是正式宣布回歸,辦砸了,那就是折戟沉沙,可能機會就再也沒有了。

        由于有戰瓔珞這個特殊的存在,其他人也要掂量掂量。

        挫折使人成熟。白胖子知道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盡管可能要冒一點點風險,因為白胖子也不知道戰瓔珞的用意,但是富貴險中求。雖然昆家那頭是答應了,其他人看在白家當年的交情上也不至于反對,但誰能料到有沒有變故,這次宴會也是一次態度的反應。

        小李子雖然人嘻嘻哈哈,但是辦事方面可是滴水不漏,效率相當高。

        對于戰瓔珞,白胖子是馬屁如潮。盡可能的化解戰瓔珞的怨氣。

        戰瓔珞不置可否,淡淡的看著王猛,“你覺得這次宴會會有什么事兒發生?”

        望著戰瓔珞白皙的肌膚,饒是這種關系,王猛也有些驚嘆,真是見過最白皙的女孩子,不是那種蒼白,而是一種透著生命力的白。想來也跟她修行的功法有關。

        “該發生的總是要發生,如果按照一報還一報,我的名聲已經臭到頭了。不怕在加一點。”

        王猛笑道,他可從來不覺得存在是建立在別人的憐憫上,實力才是硬道理。

        “破罐子破摔嗎,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戰瓔珞邁著優雅的步子走了。

        戰美眉的個頭不高,嬌小型,臀部又非常漂亮,全然不知道身后幾個男人都盯著她看。

        “小白,各大家族反應如何?”

        “目前為止還沒有動靜,老大, 會不會……沒人啊?”

        白胖子還是很擔心的。

        王猛微微一笑。“若是沒有戰瓔珞,真有可能,但這次不會,不知道多少人等著看熱鬧,機會難得,我們怎么能不好好招待呢。”

        王猛絕對出手了。氣勢就完全不同了。

        白家要辦宴會的消息很快滿城風雨,一方面是因為白家本身,但最重要的還是王猛這個人才!

        望城的風雨都是沖著這個人來的,白家以為靠上了一顆大樹,卻不知這可大樹已經是空心了,只要輕輕一戳就是一個洞。

        昆耀陽接到帖子的時候,正和吳元在一起。

        “吳兄,這宴會我們去湊湊熱鬧?”

        “昆兄,有興趣我自當奉陪,戰瓔珞肯定是準備了一場好戲,我們怎么能錯過,說不定有些人也去,正好一鍋燴了。”

        吳元說道,王猛這個混蛋,竟然直接敢傷丹仙盟的人,真是不知好歹,事兒已經稟告上去了,當然少不得添枝加葉一番,換個人可能還要調查一下,但是王猛以往豐富的經歷,別人只會覺得更復雜。

        “吳兄放心,干倒了姜家,姜碧瑤就是你的女奴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昆耀陽說道,把玩著身邊的女人,下手有些中,豐滿的女子有點痛苦,卻不敢吱聲,這種感覺讓昆耀陽加重了力道。

        吳元還是溫和的多,嘴角泛起一絲冷笑,“這爛貨,已經不知道被折無淚用過多少次了,我可沒什么興趣,我要穆赫小雨!”

        昆耀陽一愣,“哈哈,吳兄好眼光,不過我們昆家的戰略是要先解決姜家和折家,最后才能對付穆赫家。”

        “呵呵,你覺得我是真的沒事才在望城逗留的嗎,既然咱們是盟友我也不瞞你,本想借姜家的殼打開局面。”

        吳元說道。

        昆耀陽目光波動不定,他只是想借吳元在丹仙盟中的力量,沒想到眼前這個人似乎也是競爭對手。

        “原來吳兄也是來者不善啊。”

        “呵呵,望城地位不同了,肯定要重新洗牌,誰也不能獨大,這是規矩,我們愿意和昆家平分望城,當然也代表了我背后人的意思。”

        說著吳元比劃了一個手勢,昆耀陽臉色立變。

        “好,吳兄誠意十足,我們聯手,先做掉姜家和折家,說實在的,我對姜碧瑤這娘們還是挺有興趣的。”

        “你隨意,只要把穆赫小雨留給我就行了。”

        吳元淡淡的說道,何來半分情義。

        “話說,戰瓔珞真是水靈啊,那白皙的肌膚一捏都能捏出水來,不能嘗嘗真是太可惜了。”

        昆耀陽的手在女人的懷里大肆的揉搓,似乎把她當成了戰瓔珞。

        吳元皺了皺眉頭,“這個人不能動,鎬京戰家可不是好惹的。”

        “嘿嘿,山高皇帝遠,何況我們這里有個職業黑鍋。”

        昆耀陽卻不是很在乎,吳元太循規蹈矩了,成大事者有什么好在乎的。

        “不行,你當戰家是死的,沒那么好騙。”

        “呵呵,我只是開個玩笑,吳兄也當真啊。”

        昆耀陽沒有堅持,在沒有占據絕對位置的時候,他的獠牙都是收著的,這吳元對他很有幫助,尤其是目前昆家的局面,想要吞并其他家族,穆赫家不會坐視不管的,所以必須有強力的盟友。

        “吳兄,白家是條小魚,我們總不會真去給他們捧場吧。”

        吳元微微一笑,英俊臉上露出狡詐,“這是一臺好戲,利用王猛先給姜家和折家上點眼藥水,個個擊破更好。”

        “你有招兒?”

        “你等著看好戲就成了。”

        白家宴會開始了,已經門可羅雀的白家再一次熱鬧起來。

        望城一個有頭有臉的人物陸續出現,很快大廳里就變得熱鬧起來,只是這種熱鬧卻透著一種古怪的味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注冊會員可獲私人書架,看書更方便!去讀讀 】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温州 | 姜堰 | 临海 | 昌都 | 凉山 | 仁怀 | 自贡 | 孝感 | 安吉 | 新乡 | 曲靖 | 营口 | 自贡 | 仁怀 | 钦州 | 池州 | 河南郑州 | 平凉 | 张掖 | 襄阳 | 朝阳 | 鄂尔多斯 | 张家口 | 鹤岗 | 兴化 | 大理 | 六安 | 广西南宁 | 三河 | 锡林郭勒 | 凉山 | 朔州 | 咸阳 | 蓬莱 | 嘉兴 | 贵州贵阳 | 沭阳 | 深圳 | 阿坝 | 开封 | 宝应县 | 盘锦 | 阿勒泰 | 辽阳 | 宁波 | 包头 | 资阳 | 禹州 | 哈密 | 湘西 | 甘肃兰州 | 金昌 | 库尔勒 | 长垣 | 娄底 | 赵县 | 沭阳 | 清徐 | 亳州 | 南通 | 沧州 | 红河 | 图木舒克 | 湖南长沙 | 郴州 | 临海 | 湛江 | 延安 | 澳门澳门 | 海南海口 | 大兴安岭 | 塔城 | 渭南 | 安吉 | 株洲 | 临汾 | 龙口 | 永康 | 公主岭 | 潮州 | 霍邱 | 日喀则 | 章丘 | 新泰 | 乐山 | 台湾台湾 | 张掖 | 新乡 | 临海 | 馆陶 | 中卫 | 燕郊 | 鹤岗 | 甘南 | 贺州 | 吉林 | 东海 | 岳阳 | 伊犁 | 文山 | 酒泉 | 武夷山 | 荆门 | 德阳 | 柳州 | 启东 | 延安 | 长治 | 阿拉善盟 | 库尔勒 | 马鞍山 | 福建福州 | 通辽 | 鸡西 | 安康 | 连云港 | 昌吉 | 阿勒泰 | 廊坊 | 巴中 | 通辽 | 临夏 | 青海西宁 | 邵阳 | 宁波 | 高雄 | 赤峰 | 阳泉 | 诸城 | 滁州 | 运城 | 文昌 | 齐齐哈尔 | 仁怀 | 娄底 | 宁波 | 黔东南 | 安岳 | 开封 | 南平 | 临沂 | 枣阳 | 南阳 | 三亚 | 灵宝 | 清远 | 嘉峪关 | 绍兴 | 崇左 | 娄底 | 滨州 | 信阳 | 海拉尔 | 晋江 | 岳阳 | 惠东 | 阜新 | 海安 | 大连 | 焦作 | 任丘 | 林芝 | 吴忠 | 包头 | 徐州 | 海南 | 临沧 | 灌南 | 灌云 | 荣成 | 阜新 | 馆陶 | 如东 | 德宏 | 建湖 | 招远 | 漯河 | 邹城 | 东海 | 德阳 | 吕梁 | 基隆 | 潍坊 | 松原 | 辽阳 | 安阳 | 公主岭 | 渭南 | 库尔勒 | 南京 | 临沂 | 防城港 | 平顶山 | 定安 | 七台河 | 象山 | 宜春 | 灌云 | 淮北 | 高密 | 九江 | 任丘 | 阜阳 | 渭南 | 江苏苏州 | 和田 | 泗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