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圣堂 > 正文 五百九十五 好巧

    正文 五百九十五 好巧

        王真人和老馬此時已經快到太淵骨地了,王猛不停的打著噴嚏,看來惦記他的人還挺不少的。〖去讀讀 〗

        王猛需要專心的把真元修到玄輪境的巔峰,能突破最好,還要捕捉一只合適的真元獸,在姜家人多眼雜太不方便。

        “老馬,讓我騎會兒又不會死。”

        除了城之后,王真人就開始步行了,這老馬也太實在了,還好在有外人的時候還給他幾分面子。

        老馬甩了甩尾巴,白了王猛一眼。

        “老馬,我要去太淵骨地,你也要去嗎,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你想做啥就做啥吧。”

        王猛簡單的跟這異獸道別,雖不曉得本體是什么,但絕對不簡單,而且有如此智慧,王猛向來平等對待。

        老馬搖搖頭,還是跟著王猛,王猛也無所謂,多個伴兒倒也不寂寞。

        之所以選擇太淵骨地,也是這里人跡罕至,元氣相對充沛一些,而且王猛修行的時候勢必要動用元神,目前控制力不行的時候,動靜會太大。

        當今天下,有八大奇人,綽號三仙五皇,三仙分別是馭靈會會長,丹仙盟盟主以及神器閣閣主,五皇,則是指五大五行高手,每個人都代表著自己所在五行的巔峰。

        其中火皇所在的元家,是大周王族,跟王家都是大周的支柱。

        元家同樣是牛氣沖天的人物,尤其是當今的火皇就是元家的老祖宗元罡,盡管老祖宗云游天下,追求飛升的奧義,但只要元罡在一日,元家就屹立不倒。

        火皇歸來,立刻震動了整個鎬京。

        無論是大周皇帝,還是元家、王家等大大小小家族的家主都要來拜見。

        只不過元罡最討厭這類應酬,除了幾個必要的,全推掉了。大家也都知道他的脾氣,也不敢打擾,但讓元家最高興的是,老祖宗竟然要在鎬京停留一段時間。這無疑讓元家氣勢大漲。

        元罡的出現對元家來說就是最大的節日,各宗派各直系外系的子弟都來了,老比小,其實更像小孩子,元罡雖然脾氣暴躁,但喜歡提攜后輩,若是被選中收為弟子。絕對一步登天。

        無數人做夢都想成為元罡的弟子。

        只不過元罡收徒弟可不管你是不是元家的人,要看你有沒有天賦。

        作為元家家主,元昊當然知道這一點,而且更重要的是,有了弟子,就能栓住這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老祖宗。

        王家強勢,尤其是年輕一代很強勢,元家被壓的很厲害。需要氣勢,而這只有元罡能帶來,但老祖宗對這些事情不感興趣。已經超然世外,俗物已經放棄,但元昊可不超然,所以他也只能走曲線救國的線路。

        但是家族派系里一百多個年輕弟子,大大小小,竟然無一人被相中,其中不乏鎬京年輕一代的高手。

        “老祖宗,給您看的都是年輕一代最優秀的了,若是這都看不中,就真沒人了!”

        元昊說道。心里那個焦急啊。

        元罡瞪了元昊一樣,“小子,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注意,那些亂七八糟的事兒我不管,不過這次我確實動了收徒之念,那個人就在大周。你帶來的這些阿貓阿狗,連他一個跟毛都不配。”

        元昊那個汗啊,這天上天下還有這種人嗎?

        “老祖宗,鎬京除了王家和皇族的人沒到,都到了,今晚上陛下宴請您,您可以看看皇族里面有沒有合適的。”

        元罡胡子一甩,“看你慫了吧唧的,我在的這段時間還要拜訪幾個老朋友,有時間會指點指點這些小崽子,什么王家李家,只要找到那個有趣的小子,可以培養出一個超過我們五個老鬼的人物!”

        元昊顯然不信,這不是信口開河嘛。

        當晚,大周皇朝的皇帝姬軒轅在皇宮內大擺筵席,邀請了鎬京最有分量的貴族,當然人數有限,而且幾乎每個家族族長都帶來了自己的孩子,在鎬京是沒有什么瞞得住人的,元罡這次回來動了收徒之念,而且不限門第,只要合適,王家的人也無所謂。

        到了元罡這個位置,其實境界完全不同了,能讓他關注的也只是大周皇朝而已。

        不但各大家族,哪怕是姬軒轅也是做足了準備,讓自己的兒子女兒都以最佳狀態出現,哪怕是最小的十公主姬瑾兒。

        觥籌交錯,各路奉承不絕于耳,但是掃了一拳,元罡越來越興趣,跟姬軒轅說了一聲就先走了。

        火皇甩甩屁股走了,大家的心可是哇涼哇涼,尤其是在座的都是鎬京的年輕一大的精英。

        姬軒轅望著元昊,“難道這么多人,前輩一個都看不入眼?”

        元昊起身告罪,苦笑道:“老祖宗剛剛和水皇決戰于太淵骨地,大戰三天三夜未分勝負,結果遇到了一個奇怪的年輕人,結果老祖宗和水皇都動了收徒之念。”

        登時所有人的眼珠子都瞪的滾圓。

        “不太可能吧,火皇和水皇怎么能同時看中一個人?”

        姬瑾兒清脆的聲音響起。

        小公主無論怎么樣大家都不會介意的,童言無忌,何況也是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聲。

        “那人呢?”

        姬軒轅禁不住問道。

        元昊苦笑,“不見了,在他們眼皮子低下溜走了,只是有一點可以確定,此人的體質是五行缺失。”

        登時所有人都望向王家,五行缺失也很少見,在鎬京最有名的五行缺失就是王家的敗家子了。

        但是顯然這個人絕對不可能是王仁才。

        在場的年輕人沒一個服氣的,五行缺失,不是廢物嗎?

        憑什么比他們強!

        很快宴會就恢復了正常,火皇的脾氣比較奇怪,說不準什么時候就變化了,也不能指望看一眼就能確定。

        “七姐,你怎么了?”

        姬瑾兒發現了姐姐的奇怪。

        姬茹鄢當真沒有心情,因為王仁才確實去了望城,而望城離太白山脈很近。根據手下的匯報,王仁才確實進過太白山脈。

        這一切都是巧合嗎?

        天下有這么巧的事兒嗎?

        太淵骨地,永遠都處于廝殺當中,骨魔與太淵妖靈之間。永遠不可能和平共處,吞噬妖靈的骨魔能夠得到突破極限晉升的機會,同樣,太淵妖靈吸食骨魔的靈魂也能夠得到突破的契機!

        兩者在這里的廝殺,幾乎從來沒有停歇過,誰也奈何不了誰,而且。每年,都會有成千上萬的新骨魔和太淵妖靈在冥冥當中誕生出來,誰也不知道源頭在哪里,據說得到這股力量就能雄霸通天大陸,但哪怕是最強的人也無法進入太淵骨地的核心。

        在這里,除了廝殺,還是廝殺……而且,由于太淵妖靈與骨魔可以說是世仇。雙方只要見面,就是你死我活,絕對不會有逃跑的。哪怕等級相差懸殊,弱的一方也是寧肯戰死也不退縮。

        這是在太淵骨地的深處,但萬物生生不息,由于妖靈和骨魔的大戰讓太淵骨地所在太白山脈又生機勃勃,誕生了大量的靈獸異獸,但除非是強大到一定程度的靈獸,否則是絕對不會靠近太淵骨地。

        那里的真元更旺盛,卻也最危險,一旦被骨魔和妖靈發現,生靈是很難逃脫的。

        但王猛的到來。卻給這里帶來了一片新的風氣。

        一匹老馬嘶吼著在太淵骨地腹地狂奔,那態度,囂張之極,身后跟著一群白壓壓的骨魔,抓狂的追著這匹老馬!

        在它們的地盤上,竟然還有比它更狂的存在?這怎么能忍?

        王真人和老馬都需要真元來恢復。倒是不謀而合,一般修士修行只能靠功法一點一點積累,但王真人顯然很另類,太淵骨地這個地方讓王猛記憶深刻,一方面可以抓自己需要的真元獸,另一方面可以憑借這里較濃厚的元氣進行修行,王猛的元神覆蓋,不懼異獸的洞察,當然深淵里的骨魔或者妖靈的真元核才是王猛更需要的。

        這也是迫不得已,改變五行缺失,需要消耗的真元很多,光靠修煉這一點完全不夠,萬事開頭難,王猛需要更多的真元來開辟身體,至少讓身體適應元神的需求,只要元神可以充分的使用,至少保命無憂。

        第一次面對骨魔的時候,王真人有心是想試試老馬,這家伙的智慧肯定是一個不簡單的異獸,所以王真人直接藏了起來,在元神的保護下,所有的骨魔沖向了老馬。

        但是讓王猛瞠目結舌的是,老馬沒有逃跑……也沒有預料中的顯出原形大戰一場,而是非常光棍的到底,……裝死!

        問題是,這一招真夠狠的,氣息全無,就像是一塊石頭一樣,骨魔抓狂了,遭遇了妖靈大戰一場,兩敗俱傷,倒被一人一馬撿了便宜。

        老馬的牙齒非常好用,直接咬碎骨魔的外殼,同時的魔核,這是強悍異獸才能具備的強橫消化能力。

        然后在王真人皺著眉頭把骨魔的晶核吸收的時候,老馬的眼珠子差點彈出來,這都行???

        一人一馬顯然都是狡猾之輩,王猛身體級別不夠,顯然不愿意用強,太危險了,而老馬似乎也有顧忌,也不愿意動手,,兩人目前的實力硬抗骨魔或者妖靈都不太明智,這些東西又多是成群結隊,一個一個搞又太慢。

        為此,王猛和老馬達成了合作協議,畢竟兩人都裝死不干活,這太淵骨地也不用出去了。

        所以王真人和老馬開始利用骨魔和妖靈的矛盾,一個勾引骨魔,一個勾引妖靈,引著雙方大戰,然后他們坐收漁翁之利。

        骨魔和妖靈一碰頭,相克的仇恨立刻爆發,立刻丟棄王猛和老馬戰做一團。

        在雙方火熱開戰之后,王猛和老馬立刻躲到一邊吸收爆裂的能量。

        戰斗很快結束,多余的骨魔,老馬又出現了,活蹦亂跳的勾引著骨魔。

        但就在這時,衣衫襤褸的王真人突然從一側猛跳出來。

        (今天晚上外~外~活動251167,七點四十開始預熱,歡迎來玩。)RS

        【 注冊會員可獲私人書架,看書更方便!去讀讀 】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衢州 | 铜陵 | 三河 | 攀枝花 | 兴化 | 焦作 | 揭阳 | 广州 | 宿州 | 通化 | 嘉善 | 济南 | 甘肃兰州 | 黄山 | 金昌 | 安顺 | 乳山 | 宁国 | 毕节 | 石狮 | 如东 | 新乡 | 赵县 | 萍乡 | 日照 | 济南 | 遵义 | 酒泉 | 三亚 | 台州 | 济南 | 黄山 | 喀什 | 泸州 | 吉林 | 姜堰 | 吐鲁番 | 河池 | 绵阳 | 潜江 | 章丘 | 安徽合肥 | 任丘 | 黄山 | 镇江 | 惠东 | 资阳 | 菏泽 | 唐山 | 哈密 | 陇南 | 玉林 | 库尔勒 | 延边 | 龙岩 | 黄南 | 台中 | 迪庆 | 大庆 | 包头 | 大理 | 中卫 | 博罗 | 五家渠 | 广西南宁 | 邹平 | 铜陵 | 汉中 | 海安 | 宁波 | 吉林 | 邹平 | 图木舒克 | 永新 | 固原 | 定州 | 大丰 | 牡丹江 | 高密 | 大连 | 兴安盟 | 吉林长春 | 安吉 | 马鞍山 | 兴化 | 泗洪 | 东营 | 资阳 | 黄石 | 公主岭 | 南通 | 安庆 | 抚顺 | 长葛 | 赤峰 | 宜昌 | 鹤壁 | 周口 | 桓台 | 建湖 | 景德镇 | 平凉 | 七台河 | 焦作 | 镇江 | 德宏 | 南安 | 中山 | 宜昌 | 广元 | 永新 | 怒江 | 广西南宁 | 防城港 | 桂林 | 衡阳 | 桂林 | 库尔勒 | 山东青岛 | 锡林郭勒 | 广元 | 临沂 | 贵港 | 潮州 | 北海 | 镇江 | 湘西 | 鄢陵 | 公主岭 | 泰安 | 朔州 | 铜仁 | 莒县 | 汉中 | 偃师 | 鹤岗 | 吉林长春 | 莒县 | 台山 | 莱芜 | 章丘 | 那曲 | 鄂尔多斯 | 如东 | 荆门 | 鹤壁 | 顺德 | 周口 | 楚雄 | 双鸭山 | 福建福州 | 三门峡 | 柳州 | 濮阳 | 溧阳 | 衡阳 | 云浮 | 南平 | 库尔勒 | 玉林 | 任丘 | 辽阳 | 吴忠 | 庆阳 | 益阳 | 临海 | 乌兰察布 | 乐山 | 通化 | 淮安 | 呼伦贝尔 | 海西 | 济南 | 临汾 | 铁岭 | 通化 | 徐州 | 恩施 | 和县 | 文山 | 崇左 | 无锡 | 文山 | 崇左 | 定州 | 绍兴 | 潜江 | 长治 | 琼中 | 绥化 | 巴中 | 台北 | 任丘 | 湖北武汉 | 枣庄 | 四川成都 | 馆陶 | 黑龙江哈尔滨 | 嘉善 | 昆山 | 黄石 | 眉山 | 昌吉 | 盘锦 | 江苏苏州 | 陕西西安 | 沧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