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圣堂 > 正文 五百六十七 榮幸

    正文 五百六十七 榮幸

        緊跟著幾天,捷報頻傳,明人帶領妖族大軍,取得了輝煌的戰果,把蚩鑄的軍團消滅的七七八八。

        林靖皓面對的蚩荒的魔軍也退兵了,季萬里那邊經過了幾次戰斗,據說也是取得了巨大的戰果,具體不知道,但蚩蟄的軍團也退兵了。

        龍族這個時候沒有閑著,只不過等他們出手的時候,蚩影的魔軍已經退了,蚩影擺了個空城計。

        只可惜,她雖然保留了軍團,但自己卻掉進去了。

        蚩影和蚩青被關在雪月城內,封印了力量,顯然這兩人將是未來消滅魔族的重要棋子。

        魔主猶在,但是在封魔大陣中,星盟四大強者卻已經油盡燈枯,魔主到底還能剩多少功力?一旦封印破壞,還有什么魔物?

        這才是星盟核心擔心的。

        眼前的勝利固然可貴,但下一步該怎么辦還需要冷靜對待,蚩影和蚩青無疑很關鍵。

        在房間里,蚩青死死的盯著蚩影,“你……被破身了, 是誰!”

        “王猛……一場意外。”

        蚩影淡淡的說道,倒是沒有刻意回避,提到了王猛吞噬魔氣的情況,蚩青也愣了。

        “這不可能。”

        “可不可能都是已經發生的事兒,除非是父皇巔峰出世,否則,有敗無勝。”

        蚩影說道,她是最了解魔主實力的,又看到王猛的出手,那不是這個世界應該存在的力量。奇怪的是,為什么竟然不引發天劫。

        這種力量,已經完全可以統治這個世界,這不符合法則,法則必然會剿滅,可是竟然放任了。

        對于王猛,天道大概希望他永遠留在小千界。永遠不要出去。

        望著蚩影的表情,蚩青忽然明白了,“你想犧牲自己刺殺他?”

        蚩影搖了搖頭。“這種人已經殺不死了,你沒見過他的出手,對元氣和魔氣的掌控已經隨心所欲。控制空間、時間,還有一種更可怕的力量,似乎也可以決定任何的事情的結果。”

        換一個時間,蚩青會覺得蚩影失心瘋了,但是她是見識過王猛實力的,只是沒蚩青說的那么夸張罷了。

        但是她知道,蚩影不會在這種時候危言聳聽。

        “你該不會是想……,不行,這絕對不行!”蚩青怒道。

        蚩影沒有辯駁。

        這時門開了,胡靜走了進來。在這個慶祝的時刻,她倒沒忘了這兩個重要的俘虜。

        蚩影見到胡靜忽然嫣然一笑,“外面好熱鬧,姐姐竟然還能想起我們。”

        胡靜笑了笑,“我在魔族的時候。你對我很好,這個人情我是要還的。”

        “呵呵,我對姐姐是一片真心實意。”蚩影說道。

        胡靜沒有接話,“告訴你們一個不算太好的消息,魔族在五大陣線全面崩盤,死的死。逃的逃,已經縮回了魔都,星盟反攻的時刻就要來了。”

        蚩青站了起來,“你胡說,就憑你們,做夢!”

        胡靜很平靜,“看著我的眼睛,你們就知道我說的是不是真的,影妹妹,我們曾經的提議你好好想想,一旦攻克魔都,星盟這次絕對不會罷休,已經不是封印這么簡單了,攻入深淵,徹底蕩平魔族恐怕是無數修士的心聲了。”

        “胡靜,你少危言聳聽,待我魔主出世,必然會將你們全部殺光!”

        被封魔定關了一段時間的蚩青倒還中氣十足,看來是關的瞬間短了,應該加點火煉一煉。

        胡靜嘴角泛起一絲笑容,擺擺手,“就算你們魔主能出世,但又怎么樣,跟星盟四大強者對抗了這么久,他還能剩幾成功力?影妹妹,王猛的力量你是見識過了,還有一個跟他不相上下的明人,哦,忘了告訴你,因為你的原因,王猛的功法大功告成,天下無敵,這不是什么笑話,我想,他應該很期望魔主出世,斬殺魔主,你們魔族還剩下什么希望?”

        “你們這么有本事,那就殺啊,有種殺了我,我倒要看看最后誰生誰死。”

        蚩青怒道,她顯然還是不相信。

        胡靜根本沒有理會蚩青,而是望著蚩影,魔王只要留一個就夠了。

        “我要承認一點,以目前的情況,必然要攻入深淵,而我相信深淵并不是什么好地方,徒增雙方的殺孽,我打夠了,但這只是我的想法,不能代表其他人的,這需要我們共同的努力。”

        胡靜繼續慢悠悠的說道,現在的局面星盟底氣十足。

        跟蚩影這種聰明人,該加點實話的還是要加點實話。

        深淵環境惡劣,跟千百年已經適應了的魔族作戰那是大大的不利,真要進去雙方都不會有什么好果子吃。

        不過最差的結果也是要把魔族重新封印起來。

        但這并不是解決后患的好方法。

        隱藏起來的敵人才是最可怕的。

        抗魔大戰,看似星盟這邊取得了輝煌的勝利,但星盟幾十年來積攢的家當已經用的七七八八,若是真的殺入深淵,最后的結果誰也不能預料。

        這不是一兩個人的戰斗,而是整個小千界。

        在魔都,蚩鑄和蚩蟄絲毫高興不起來,若說五魔王之間有爭斗是不假,少了蚩荒這個竟爭對手,蚩鑄開心還來不及,但魔都被破壞,死傷慘重,各大展現全面失控這卻是蚩鑄始料不及的。

        魔軍雖然損失慘重,但依然保持著很大的規模,而且退回到了魔都,這里的環境已經被深淵火焰改造,比較適合魔族作戰,更強的魔物也在從深淵里出來,只是要積攢成一個軍團卻也沒那么快。

        支持蚩青和蚩影還在星盟手中,這成了蚩鑄的心頭之事兒。他寧可兩個妹妹都戰死,也不希望她們被俘虜。

        關鍵是他手頭上又沒有什么過硬的籌碼去交換。

        “大哥,我覺得事已至此,你應該盡早確定對策,你可是我們的主心骨!”

        蚩蟄說道。

        這個二弟一直是自己的盟友,蚩鑄倒很放心,現在總算沒人跟他爭了。

        “二弟。魔族現在的重任就落在我們肩上了,你覺得現在我們應該怎么辦?”

        蚩鑄確實有點慌亂,連續的潰敗。加上魔都的情況,都讓蚩鑄有點失去了章法,而自己這個二弟又足智多謀。現在還真需要一個人給他點意見。

        “大哥,其實目前的情況也挺好,星盟的人都認為他們勝券在握,就會從他們的龜殼中出來,而這個時候我們不妨示敵以弱,再給他們來個全殲,我們的五大軍團雖然受到了床上, 但加上新補充的,還保存了三分之二的力量,魔都已經被改造的已經有七八分深淵的魔氣。魔物的戰斗力將至少提升三成,到時候肯定會給星盟一個大驚喜,只需要一戰,大哥,現在最重要的是你應該即位魔主。這樣才能安定軍心!”

        蚩蟄說道。

        蚩鑄聽的心花怒放,確實有道理,雖然想到王猛和明人的可怕還心有余悸,但在魔都,怎么都輪不到他出手。

        “二弟,關鍵時候還是要靠你!”

        “小弟。敬大哥一杯,不,應該是敬我們的魔族的新一代魔主,千秋萬載,天下一統!”

        蚩鑄單膝跪地,一旁的魔族立刻獻上美酒。

        “哈哈,好,二弟,從此之后,你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我們二人定可以帶領魔族創造不是輝煌,干了!”

        蚩鑄直接拿起酒壺,大口的喝了起來,忽然酒壺掉在了地上,蚩鑄面色大變,“你……”

        蚩蟄緩緩站了起來,臉上露出得意甚至帶著猙獰的笑容,“大哥,我的好大哥,你知道我等這一天等多久了嗎?”

        “為什么!”

        “為什么?什么為什么,當然是為了魔主之位,你說說你,頭腦簡單四肢也不發達,只不過是年紀大點,就想當魔主,魔族在你手中才叫沒了希望!”

        蚩蟄笑了笑,“現在蚩荒死了,若是有可能我會救回兩個妹妹,想來她們會支持我這二哥。”

        “你敢弒兄,這是要被魔神詛咒的!”

        蚩蟄搖搖頭,“大哥,我怎么敢,你酒里只不過是萬年驅魔草汁液,渾身無力而已,我可是千辛萬苦才知道的。”

        這個時候從內殿里突然多了一個身影,……竟然是人類。

        “大哥,為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的朋友,季萬里!”

        “本人極道盟季萬里,見過大魔王,能其實親手送大魔王上路也是本人的榮幸。”

        季萬里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

        蚩鑄掙扎著站了起來,“你…………勾結……”

        “大哥,別說的這么難聽,大家本是同源,相煎何太急,我和季兄已經約好了,魔族和極道盟二分天下,這樣多好。”

        “呵呵,魔主英明,我們極道盟對魔族是友好的,小千世界廣闊無限,非一族之力可以征服,我們可以共享,有了龐大的力量,我們可以共同開闊征服更強的位面!”

        季萬里笑道。

        “無恥!”蚩鑄心中的怒火能把自己點燃了,他使徒呼喚自己的魔將,卻絲毫沒有動靜。

        內部的敵人總是最可怕的。

        他低估了蚩蟄的野心,難怪蚩蟄的軍團保持的最完整,除了死了一些炮灰,強大的力量都在。

        季萬里那邊也是一樣,極道盟的力量也在加強,這也是有一些修士離開去燃燒堡壘的原因,總是對峙,不停的對峙。

        “好歹他也是我大哥,給他一個痛快。”

        “放心,我的速度天下第一。”

        季萬里光芒一閃,蚩鑄的頭飛了起來,眼睛爆睜,一口血噴在了季萬里身上。

        蚩鑄怎么都沒想到自己會是這種死法。(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注冊會員可獲私人書架,看書更方便!去讀讀 】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石狮 | 瓦房店 | 河池 | 永康 | 咸阳 | 广西南宁 | 厦门 | 郴州 | 赣州 | 安吉 | 无锡 | 清徐 | 陵水 | 无锡 | 济南 | 白沙 | 亳州 | 大丰 | 日喀则 | 和田 | 南阳 | 中山 | 衢州 | 兴安盟 | 台湾台湾 | 沧州 | 日喀则 | 大丰 | 随州 | 如皋 | 宁波 | 黑龙江哈尔滨 | 黄山 | 平顶山 | 果洛 | 汉川 | 沧州 | 伊春 | 株洲 | 柳州 | 吉林长春 | 晋城 | 昭通 | 临汾 | 大理 | 厦门 | 淮安 | 日土 | 蓬莱 | 丹阳 | 乌海 | 绵阳 | 赤峰 | 海西 | 资阳 | 榆林 | 来宾 | 宜宾 | 嘉峪关 | 慈溪 | 克孜勒苏 | 阜新 | 珠海 | 连云港 | 宁国 | 杞县 | 汝州 | 茂名 | 晋城 | 崇左 | 湖南长沙 | 天水 | 阿里 | 泗洪 | 甘肃兰州 | 宁国 | 泰州 | 日喀则 | 南通 | 辽阳 | 孝感 | 吴忠 | 霍邱 | 亳州 | 招远 | 余姚 | 肥城 | 汉中 | 图木舒克 | 邳州 | 济南 | 宝鸡 | 浙江杭州 | 鹰潭 | 丽水 | 靖江 | 甘南 | 泰州 | 南京 | 包头 | 保亭 | 如东 | 云浮 | 阿勒泰 | 宜宾 | 保山 | 朝阳 | 澄迈 | 商丘 | 松原 | 忻州 | 咸阳 | 衡水 | 怒江 | 宜宾 | 淮北 | 梅州 | 桐乡 | 济源 | 新乡 | 内江 | 宝鸡 | 白山 | 眉山 | 西藏拉萨 | 邢台 | 滁州 | 铜仁 | 石狮 | 盘锦 | 邳州 | 五家渠 | 赣州 | 平潭 | 泰兴 | 资阳 | 徐州 | 姜堰 | 大丰 | 昆山 | 金昌 | 新沂 | 基隆 | 马鞍山 | 禹州 | 宜都 | 寿光 | 洛阳 | 广汉 | 山西太原 | 松原 | 宝鸡 | 株洲 | 文昌 | 琼中 | 长兴 | 潜江 | 恩施 | 赤峰 | 单县 | 宁国 | 琼中 | 鹤壁 | 新沂 | 包头 | 金昌 | 诸城 | 正定 | 广州 | 曹县 | 阿坝 | 鹤壁 | 顺德 | 榆林 | 漳州 | 信阳 | 宜春 | 黔南 | 岳阳 | 临海 | 桂林 | 包头 | 库尔勒 | 牡丹江 | 南阳 | 鸡西 | 安岳 | 泰安 | 阳江 | 鹤岗 | 常德 | 琼海 | 阳江 | 鄂州 | 泗阳 | 遵义 | 扬州 | 齐齐哈尔 | 漳州 | 石嘴山 | 北海 | 绍兴 | 吐鲁番 | 吉林 | 仁寿 | 博尔塔拉 | 南京 |